狠群 玻利维亚 007 卡米里(五)

xxyy492 收藏 2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size][/URL] “英国人是谋划大师。” 邓诗阳觉得自己对这句话有了切身体会。 正如同二战时一位美军士官对英国人的评价,“我不一定需要他们帮助我从侧翼进攻某个目标,但我肯定会让他们帮我做好计划,因为他们非常擅长做计划。” 哈罗比和基思的确很擅长做计划。 为了进一步了解对手,哈罗比借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


“英国人是谋划大师。”

邓诗阳觉得自己对这句话有了切身体会。

正如同二战时一位美军士官对英国人的评价:“我不一定需要他们帮助我从侧翼进攻某个目标,但我肯定会让他们帮我做好计划,因为他们非常擅长做计划。”

哈罗比和基思的确很擅长做计划。

为了进一步了解对手,哈罗比借助曼林逊的关系,咨询了一个曾经在九十年代被指派到玻利维亚帮助政府军进行反游击战的军事顾问,评估游击队的作战能力。还收买了几个圣克鲁斯监狱的狱警,让他可以向被捕的ELN成员了解游击队的装备情况。

在这一个星期,每天傍晚都有例会,除了通报最新获得的情报,还会进一步完善行动计划的细节。

基思则负责张罗装备,他透过地理学和植物学方面的专家了解当地的植被情况,然后选择合适的迷彩和装备。谷仓已经成了临时基地,每隔几天就会有伪装成运送农药或化肥的卡车在晚上驶进农场,送来各种物资。

武器方面,考虑到弹药的通用性,所有成员都选用了点二二三口径的武器。基思、詹森、杜普里和罗丹四人使用的都是美国Bushmaster公司生产的M4卡宾枪,这些枪全部配有带全自动模式的下机匣,再按使用者的分工作过改装。

负责潜入的杜普里和罗丹都在枪上加装了便于近距离射击的EoTech全息衍射瞄准镜,还换上了长度仅有十点五英寸的短枪管,这减轻了全枪重量,也可以缩短加装消音器时的长度。

基思和詹森都选了十四点五英寸长的标准型枪管。因为基思主要负责指挥,他在机匣顶部装了一个四倍的ACOG瞄准镜,这令他可以方便地观察敌情,在必要时也能射击较远距离的目标。而身为通讯员的詹森并不会主动参与战斗,所以他在护木下装了一个M203榴弹发射器,既可以发射高爆榴弹充当火力支援,也能发射烟雾弹,为撤退争取时间,以及利用烟雾为空中打击指示目标。

马克的武器是一支美国FNH公司生产的“米尼米”伞兵型轻机枪,上面装了一个加拿大的Elcan瞄准镜。考虑到小队主要依靠机枪的旺盛火力压制目标,其他成员会在背包内为他携带额外的弹药和一条备用枪管。

邓诗阳的选择是一支用KAC公司生产的SR-16 M5改装成的精确射击步枪,这支枪有一条二十英寸长的不锈钢比赛枪管,还加装了消音器和两脚架,以及一个Leupold Ultra M3A瞄准镜,确保发射高精度比赛弹可以命中三百码外的橘子。

对于辅助武器,并没有通用性和统一之类的要求,各人大都按照喜好选择了常年惯用的手枪。

虽然邓诗阳比较偏爱老式的1911手枪,但考虑到只有七发容量的弹匣能提供的持续火力有限,他最终还是选了一把美国生产的SIG P229手枪。这种枪体积小巧,十三发容量的双排弹匣也能够提供充足火力。最重要的是,P229和他以前用过的M11型手枪大致相同,操作时会比较熟练。

除了手枪外,小队准备了大量撤退时用于阻延敌人的定向雷和烟雾弹,还有夜视仪、望远镜、对讲机、急救用品、军用口粮等非战斗物品。为了减轻负重,他们都是轻装上阵,没打算穿戴防弹背心和头盔等沉重的防具。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堆放在谷仓一角的东西越来越多,装备也逐渐备齐,但邓诗阳遇上了一个难题。

由于每支枪都存在差异,新枪必须经过校正才打得准,所以每个射手拿到枪后都会进行归零。其他人还好办,他们对精度要求不高,归零值也比较近,在谷仓内就能完成。但邓诗阳需要精确射击几百码外的目标,归零要在更开阔的地方进行。

因此,他向哈罗比的手下打听:“卡米里附近有没有隐蔽,而且适合试射的地方?大约需要一片一百到一百五十码长的空地。”

那个当地人想了一阵,回答道:“出城后一直向东,在省界附近有一片森林,那里很僻静,一天就能来回。但我建议您这两天去,因为到了周末,城里的人会去那里野餐。”

“哦,谢谢。”邓诗阳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找了个激光归零器,大致校正了瞄准镜。跟着比对包装盒上的批号,筛选出同批次的弹药。再找来一叠白纸,用圆规在上面画了两个直径分别为一英寸和两英寸的同心圆,然后用麦克笔在圆心位置画了一个醒目的黑点。做好靶纸后,他又在农场内找来一个行军背包和一条厚毛毯,以及一些图钉、笔和尺子之类的东西。

准备工作完成时已经到了下午。他走到厨房,拜托负责做饭的胖大婶明天早上为他准备一份可以外带的午餐。他打算在校枪时顺便进行一次野餐。

第二天早上九点,邓诗阳开车离开卡米里,向北驶进通往丘基萨卡省的六号公路。

平坦的路面上已经洒满阳光,显示这又是炙热的一天。他看了眼空荡荡的公路,用力踩下油门,飞快地向省界驶去。

当太阳还没升到最高时,日产“途乐”离开了公路,沿一条泥土夯实的小路向南开进山区。弯曲的公路越来越颠簸,森林愈进愈茂密,路旁的树木一动不动,无精打采地耷拉着铺满灰尘的叶子,森林的生气仿佛已经和水分一起被蒸干,显得死气沉沉。

正午时分,他把车停在一片稀疏的树丛旁。刚打开车门,扑面而至的热浪几乎令他喘不过气。他脱下太阳眼镜,擦干净镜片上附着的水气。然后打开储物箱,拿出一个放着熏肉三明治的塑料餐盒,和一个装满咖啡的保温瓶。

他又在驾驶室坐了一会,在冷气的清凉中吃完午饭,才慢腾腾地下车走到车尾,打开行李箱拿出一个长长的枪袋,一个军绿色背包和一条卷起的毛毯。他在枪袋里取出步枪,然后背起背包,提着枪和毛毯走进森林。

十分钟后,他找到一块开阔的空地。他放下枪和毛毯,在背包里拿出一个Leupold RXB-IV激光测距望远镜,逐一测量对面树木的距离,最后选定了一棵位于一百多码外的高大破斧树。

他放下背包,背起枪走到大树前,在衣袋掏出一张靶纸,用图钉固定在树干大约五尺高的位置。然后走回放背包的地方,借助测距仪把背包挪到靶子正前方一百码的位置,跟着把毛毯摊开铺在背包后面。

他检查了步枪的瞄准镜,确保仰角和风偏的修正旋钮分别指着“1”和“0”的位置。然后装上弹匣,在毛毯上趴下,把枪架在背包上,跟着调节瞄准镜的焦距修正旋钮,使棕褐色树干上的白色靶纸变得清晰。

邓诗阳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打开保险,弯起右脚,微微改变了身体姿势,等呼吸变平顺后,瞄准靶纸中心的黑点扣下了扳机。

“嘭嗖——”消音器发出尖细的响声,一发七十七格令重的比赛级空尖弹头穿过靶纸右上角,钻进坚硬的树干中。

他又开了两枪,然后挟着枪走到小树前。

只见三个弹孔都集中在靶纸右上方,有一个离得有点开,另外两个在距离圆心大约一英寸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小小的“8”字。

他拿出笔,把弹孔逐一圈了起来,然后用尺量了一下。这才确定弹着点比瞄准点高了一英寸,向右偏了大概半英寸。

他走回射击位,仔细地调节了瞄准镜的仰角和风偏修正旋钮,然后又开了三枪,打完再次走到小树前。

这次的弹着点和圆心齐平,但稍微偏左,弹孔群在小圆圈的边缘外侧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三角形。

他换了张靶纸,走回去调节旋钮,然后继续射击……

他不断调节和射击,一共打光了两个弹匣,用了五张靶纸,直到射出的子弹全部准确无误地命中小圆圈内为止。

邓诗阳现在对这支枪很满意。他掏出一把六角形螺丝刀,松开修正旋钮上的螺丝,接着小心地转动刻度盘,把仰角修正旋钮的刻度盘对正“1”,再把风偏修正旋钮的刻度盘对正“0”,然后拧紧螺丝。

归零完成后,他把用过的靶纸烧掉,又捡起弹壳装进一个纸袋。当确定除了树干上的弹孔外再没有其它东西留下后,才收拾东西离开森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十一月最后一个星期。经过两个多星期的准备后,出发的日子到了。

昨天一整天都在整理装备的众人今天都过得很轻松。他们睡到中午才起床,先是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然后在客厅拿着啤酒漫不着边地闲谈,等待太阳下山。

当天色逐渐转暗,市民陆续回家准备晚饭时,一行人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坐一辆不起眼的轻型货车到了机场。他们先在一座偏僻的机库内换好衣服,然后草草解决了晚餐。

傍晚,载着六名亡命之徒的直升机离开机场,借着夜色掩护向帕拉佩蒂河下游飞去。

-----------------------------------分隔线-----------------------------------

注释:

归零(Zeroing):调整枪械瞄准具,使发射的弹头在特定的距离时能正确地命中瞄准点。一旦在某一距离归零完毕,只要按照枪械瞄准具上的刻度简单调整,也会让其它距离下射击能够命中瞄准点。

激光归零器(Laser Boresighter):一种简化的归零工具,原理是把一个激光指示器固定在枪口,再利用激光照射的红点去调整瞄准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