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老儿和还珠楼主


《神雕侠侣》第40回“华山之巅”里记载,郭靖杨过等豪侠正去华山给洪七公欧阳峰上坟,却邂逅了一群在峰顶上吵吵嚷嚷的宵小。听说这几个带着干粮上山评职称的丑类,此番是拼死也要争出个天下第一的名分来的。金庸老儿的那段文字写得甚是刻薄精妙,我难以形容其一二。以芥子纳须弥的佛家手段,藏锋不露地讥刺了世象,可称得上是神来之笔吧?不过,金老早年虽然偶有妙手,也能展现出一番画骨的神功来,但如今这身贪图虚名的臭皮囊里,装得沉沉的似乎只是“寿高德薄”四个大字。这位人间的仙师,年齿越长,课人以严、待己以宽的嘴脸似乎就越是严肃,坐拥金山却偏偏又要炫耀自己人淡如菊;少年掘金、中年*、晚年养名;一辈子尽想着名利兼收地在文坛上玩个双飞、鸳鸯浴,忙得是不亦乐乎啊……所以我不厚道地以为,金老抢在盖棺前为自己定做一面“文学巨匠”的牌坊,现在想来是没有问题的咯。



前人评李白,用了一句妙语---“神龙困于蝼蚁”。在下以为金氏当然万万够不上神龙的标准,不过陷于谀杀的蝼蚁堆里显然是不会错的。但滑稽的却是,这老儿非但自诩为是神龙,甚至还老眼昏花地把周围那群猥琐的吹鼓小朋友也看作是彩凤哪,现在这堆俗物就整天活在龙凤互动的幻境中,在那相嚅以沫地吐着泡泡。所以我们不妨把眼睛往上抬、瞟过去,再看看金老高悬在《神雕侠侣》里关于论剑排坐次的那面风月宝鉴,果然是颇具自讽风度的吧?金大师伤己于无形的功力实在不同凡响。



撇开金庸老儿的求名之心不谈,单说他的小说。金氏殊胜的地方在于以禅入文,凭末流的武侠高谈佛学的“破相”,借寸席的小说暗播大乘的“皮毛”。这种伎俩虽然仅是雕虫之技,却也能让昏愚的众生误以为他是码字的菩萨哪,金老一叶障目的幻术功夫真算是人间的一绝了。不过,老报奴拖沓的文字、传统的叙事技法和缠足的想象能力,实在是捧不上案头供人清玩的。别说不能与文坛的大家相比,便是拿来与活鲜生动的肉蒲团同台竞演,恐怕也会被扔个鸡蛋满头。


既然提到了金大师,礼节而言,也得把北大的孔庆东先生倒提着拎出来示个众。孔兄学问厚重,买春之夜、古今鸡女考之类的学术论文也是著作等身,而孔兄的眼界却是更令人扼腕----着一身素服扮孝子为金老儿唱和,睁大一双瞎眼硬往大师的殿堂里抬。莫非孔兄是想全地球都知道,他深得“24孝”的人子精髓乎?孔兄登高而演的这套感天动地的“伯乐拍马神掌”,固然是因为发力过猛而露出了脱线的裤裆,但其中蕴涵的那点谄筋谀骨,还是颇让在下大感开了眼界的。呵呵。


从金氏的不堪,无妨引开去再说一个以承上启下之功,开神怪武侠新风的还珠楼主。记得武侠小说发展到民国时代,突然现出了一个峰回路转的境界,又出来了个金光四射的人物。 “还珠”之名取之于对某位风尘遗女的深情怀念,凭这一点,便可探知实沈的楼主与那个躲在深闺里养名的“君子”实在不是一路的东西。其实这个世上表扬自己学佛精深并不算太难,难的却是如金老般一边嘉奖自己深通佛理,一边还穿金佩银地在丽春院中扶臀挺腰、闻操鸡而起舞。


与其时的庸碌众生平江不肖生、陆士鄂等相异,还珠楼主的妙处在于,他善写神怪道术,融合了道家与西南巫术,营造出一个光怪陆离又诡秘幽深的幻象世界。他的法术描写也脱出了前人的巢曰,写飞剑说法宝,详尽细致,且暗与科幻相合。至于楼主的文字,即使是以我这种阅遍了天下英雄的天眼来看,那也是字字珠玑、神光如锦,阅之竟如隆冬饮热茶,颇有回血补阳的功效。同时代的山鸡型同行不免要唏嘘一阵,这些个不入流的东西,即使是以叠罗汉的丑态累加起来,恐怕也还是难企仙光满身的还珠楼主寸指之高吧?


还珠楼主随手玷起的,便是旧学的玉屑。而他又非林琴南似的食古不化、视新学为洪水猛兽,因此得以融科幻于旧派小说中,终于上承了清末侠义小说的魄宝,下拓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天地。今日再看《蜀山剑侠传》里垂下的那些奇文妙段,如金鳞玉片、朵朵纷呈,又恰似暗室留香、广场遗珠,大大地施惠了拾遗的梁、金之流。但后来者皆是巧取之心多于感恩之德,虽然附上还珠楼主的骥尾加以演译后,出挑的几个,如金梁之辈也侥幸博得了些掌声,但要指望这些东西能激赏楼主的金身,其难度无疑于汴京城里的泼赖牛二高中了状元。还是李敖说得好啊,丑类口齿再长,却也是“只知道任重和道远,却不晓得日暮与途穷,陆游的诗句道尽了他们心中的窃喜,那是:自揣明年犹健在,东厢更觅茜金栽。 ”


最后再添一笔还珠楼主的逸闻吧。金克木先生说道,建国后他曾于图书馆内觅到了一篇还珠楼主的新品,是专论西南少数民族文化的。还珠楼主在里面有儒派大家的谦谦然之态,写序言道,得闻领导文化的同志对我的教诲,李某有所顿悟,决定自此痛改前非矣---克木先生这段暗劲内藏的白描甚是精巧,让在下无意中知道了,原来还珠这朵民国的飘蓬,勉强还是在新中国里找到了一方立锥之地的嘛,哈哈。只不过,毛公当年连词话版金瓶M都可开动机器自动印上个2000本塞牙缝,又何必容不下区区一本非淫非盗的《蜀山剑侠传》呢?累得我们这些后世的小子们,今天尽捧着一个水里的幻月充宝贝,却失掉了掌中的那颗夜明珠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