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李大为就要下去当战地记者啦,出发那天,王绍成带着他的警卫员来为他送行,阳光灿烂,蓝天上有几朵白云悠闲的飘着,远处宝塔山巍峨挺立,李大为骑的枣红马被王绍成的警卫员小张牵着跟在他俩的后面,李大为穿着一身灰军装,打着绑腿,腰间扎着一根武装带,一架照相机就挂在胸前,一个黄牛皮做的文件袋从左肩斜挎下来被皮带扎住背在身体侧边,来到延河桥上,王绍成站着脚,从头到脚把他审视了一番,过后又检查了一下他打的绑腿,看着他身上的那个文件袋问道:“大为,里面装着些什么?”

“哈哈,”李大为笑着说,“还能有什么嘛,一支水笔和一沓用来写东西的草稿子,其它的就是十多筒胶卷,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那是少不了的。”

“嗯,看来你这个革命战士身上还是少了一样东西。”王绍成背着手注视着他说道。

“哦,老王,你说是那把二胡吗?”李大为说,“用布袋套着放在马背上了,不过,下去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碰它。”

“什么二胡?”王绍成笑着说,“我说的不是它。”

“其他的东西我都放在箱子里给你保管了嘛,那些东西我下去后一时也用不上。”李大为说道。

“我说的都不是这些东西,”王绍成说完转过头来对后面牵着马的警卫员招了招手,“小张,你过来!”

“首长,什么事?”他的警卫员牵着马走了过来。

“把你的枪解下来!”

小张从枪套里拿出了他的驳壳枪给王绍成递了过来。

“连枪套和子弹夹一齐解下来。”王绍成接过他的枪后命令道。

“首长,你------你要干什么?你要------缴我的枪?”小张惊慌失措,不情愿的解着身上的皮带。一边解一边说,“我没有枪怎么保护您嘛,再说,当了您的警卫员后这支枪就跟着我啦,怪好使的。”

“不准多嘴,这是命令,要绝对服从。”王绍成又说道。

小张不情愿的把枪套和子弹夹递了过来,站到一边后还不时的用眼睛瞟着他手里的那支驳壳枪。

李大为不知道王绍成要干什么,过后,看到他把那支驳壳枪插进枪套后给自己递了过来,李大为一下子傻眼啦,懵了片刻,过后,这才拿着枪高兴地跳了起来。

小张站在一边看到李大为那种高兴的样子,难过得要死,只得低着头,斜眼看着自己的枪转眼之间就易了主人。

“哎呀,老王,这支枪你真的要送给我了?”李大为还是有些不相信,拿着枪爱不失手的问了一句。

“大为,我们今天就要分别啦,以后就很难见面了,这支枪就送给你作留念,你带着它在路上可以防身,到战场上可以打敌人。”

李大为二话不说赶紧把枪背在身上,过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和戴着的军帽,接着双腿并拢来了个立正,右手变掌“嗖”的一下放到帽沿,雄赳赳的给王绍成来了个标准的敬礼。

“敬礼!”

“哈哈,”王绍成背着手,仰头大笑,过后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道,“嗯,不错,这才像个真正的战士。”

“首长,那我的枪咋办?”小张看到自己的枪已背在李大为的身上,已是回不来了啦,非常难过,过后小声的对王绍成说道,“保护你是我的职责,没有枪咋个保护您嘛?”

“回去到警卫排领一支不就得了吗?”王绍成瞪了他一眼,“看来你这家伙是有点舍不得这支枪嘛!”

“我要双枪!”小张嘟着嘴贪得无厌大声地说道。

“行,就给你使双枪。”王绍成说。

“这还差不多,”小张也高兴啦,“一支换两支,划得来!”

分别在即,李大为和王绍成两人想说的话还很多,可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各自对对方的那份情谊,最后,李大为对王绍成说:

“老王,我们俩就要分别了,我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你,照张像合个影作留念吧!”

“行啊,就合影作留念。”王绍成点头同意。

李大为随后打开照相机的头盖,对着远处的宝塔山选了一个角度,叫王绍成站过去,他调好焦距,过后把照相机递给了小张并教他怎么照相,交待了几句过后,小张知道摁快门了,他便跑过去站在王绍成的身边,让小张给他俩照了一张像。

两人照了这张像,王绍成从军装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来,抽出两支,对李大为说道:“来,大为,抽支分别的烟,过后我俩就各走各的。”

李大为接过他递过来的香烟放到嘴里,用火柴点燃,抽了几口,他转过身去,眺望着远处的宝塔山和那一排排窑洞,感叹地说道:“要离开延安啦,心里又依依不舍的,等到以后全国解放啦,我一定回云南带着我妹妹来延安玩一趟,让她看看我曾经住过的窑洞。”

“哦,对啦,”王绍成这时也想到什么来,对他说,“以前听大红说你们有个妹妹,她就在云南?”

“是啊,就在云南的昆明,就在报社里当记者。”

“叫什么名字?”

“杨青云。”

“咦,你的这个妹妹跟你和大红不同一个姓嘛。”

“不同一个姓,就不能成为一家人吗?”李大为笑着问道。

“哦,不同姓的成一家人那就是好事喽。”王绍成笑着也说了一句。

李大为看着远方,眼里充满着憧憬的说道:“但愿有那么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