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三十章 不降

无真子 收藏 5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一干将领除唐文斌外,此时都一副期期艾艾的样子,深怕李明华话锋一转,便轮到自己头上。好在有张子雨及时解围,说道:“大家总的表现是好的,但有问题要及时发现,及时解决,现在请大家集体讨论。”

这一干将领都是些老人了,跟随张李二人久了,作战已渐渐摸出些门道来,只是因张李二人平时不端架子,让这些人兵油子气也养成了不少。此刻听说要集体讨论,杜连生急忙抢先发言道:“当时我考虑不周,使大家陷于危险之中,是我的不是,在此我作出深刻的检讨。”说道这里,先团团鞠了个躬,然后接着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对付张三崇这样的胆小之人,若做出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来,岂不抬举了他吗?我们弓弩营的士卒当时处变不惊,这份镇定恰好证明了我们平时训练上下了功夫,叫什么来着…哦,对、对、对、训练有素!训练有素……”

张子雨一听就知道他打什么主意,急忙打断道:“这么说来这警惕性不足是好事了?”

杜连生听张子雨发话,刚想解释几句,却被方兴志接过话去说道:“就是,还就你训练有素了,要说训练有素,我看还是人家步兵旅的兄弟行。

一团团长方继曾听二人将自己扯了进去,急忙推脱道:“二位老人家高抬贵手,就放过小弟吧!”

杜连生明白过来,自己无意中说到了骑兵营当日的痛处,可对于方兴志落井下石,还是有些不忿,说道:“是啊,我们训练是有不足之处,我检讨!我保证今后加强训练,绝不给大家添乱。”

方兴志如何听不出这话意思,气呼呼的说道:“我骑兵营训练不足,临敌出错,我愿意检讨,并保证加强训练,绝不再犯类似错误,给大家添乱……”

这话唐文斌却听出味儿来,说道:“骑兵营可个个都是好样的,从四川到南阳,我们有今天,骑兵营起码有一半的功劳,不过是马匹对这爆炸声实在不能适应而已。我看问题不在训练不足上,这骑兵嘛,就应该完成些机动出击的任务,比如击溃敌人后的追击、拖住敌人援兵……用手雷破阵实在有些为难骑兵兄弟了!我看不如这样,以后这破阵的任务都交给我特战队完成好了,我的那些士兵可是个顶个的投弹能手,随便拉出一个来,仍个七八十步绝对没问题,并且还能保证准头。”

二团长唐文亮听这话可不乐意了,说道:“我说四娃,你这话可不地道了,你特种部队一个士兵配备的手雷都赶得上我一个连了,还好意思把手伸向人家骑兵营?要我看这突击的任务还是应当咱步兵自己来,大家平日里一起训练,配合起来才更默契嘛!”

李明华见越扯越远,急忙打住,说道:“你们又中了杜连生圈套吧?就为这点手雷你们慌什么?我向你们保证,不出一年,保证大家手雷管够,不过现在,还是继续……”

待将总结会议开完,却已过去两三个小时。接着李明华将当日与严知府约定说了出来,话音刚落,方兴志便站出来反对,说道:“我就是从官兵中出来的,如今大家亲如兄弟一般,何苦再去受那狗官欺压?我不干!”说完气鼓鼓坐下。

杜连生也道:“当初在四川时,几个百户商量着要逃,我也有些动心,要不是方老哥及时劝我回头,今天即便我还活着,恐怕也还在为那些狗官卖命。为这,我心里一直感激着方老哥,是他,让我有幸能活到今天,让我能有机会明白自己为什么活着!如今若投降了官兵,那咱们以前不是都白做了么?又怎么对得起支持我们的百姓?”

方兴志听杜连生提起这茬,知道他在为刚才的事向自己表白,怒道:“自家兄弟,提这些干什么?哪个愿去投降官兵他自己去,反正我是不愿做那朝廷的狗官的。”

在座的一应军将都是义军的老人了,如今受了这许久的教育,谁还愿意去做官兵,纷纷附和,更有甚者大骂哪个投降官军,哪个便是没骨气的孬种!

好在李明华事先早有预料,也和张子雨通过声气,此时见众人转不过弯来,张子雨急忙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拿出来相劝!

但即便有当日红军换青天白日帽徽的现成例子借鉴,张子雨也还是花了将近个把时辰,方才勉强说服众人暂时接受官军身份,到会议结束时,都已是半夜。众人皆闷闷不乐而回。

却说李明华接回那两个青楼女子一个叫孙玉儿,一个叫刘仙儿,皆长得唇红齿白、眉清目秀、颇有几分姿色!只是因为尚未接客,所以平日里都是干些伺候人的活计。

到文工团后虽然起初有些不乐,但经过一段时间相处,发觉大家都是平等相待,全然没有以前那许多龌龊,倒也很快喜欢上了现在的生活。由于二人出生青楼,平时多习歌舞,倒比练武的赵钰学得要快。

赵钰在军中毕竟少有女伴,初时也和儿女相处得极为融洽,待后来得知二人原是当日严知府相赠李明华的侍妾,却没来由的怎么看二人也不顺眼,便渐渐疏远了。好在二女平日多遭白眼,倒也不以为意!

张子雨走后,负责文工团事宜之人却是出身于当初陕西投靠的流民,对赵钰自然百般照料,到张子雨问起排练进展之时,却是赵钰获得了首次演出的机会。其余二女因为先来后到的关系,倒没有多想。

只是赵钰心思全不在此,整日里闷闷不乐,一会儿想:“他为什么要接受这两个女人?”一会儿又想:“他绝不是那样的人。”有时有有些自卑,心中失落道:“他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