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三卷 斗智斗勇 第八十一章 偷袭

zjl0503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特高科这些笨蛋,得的什么情报,良心都大大的坏了,回去的找他们算账!”他躺在一块山石上,手捂着胸口怒气冲天的想到。

鬼子兵们的这一天,简直就是像条狗似的被人牵着转了一天,而且是毫无收获;坐在地上罗圈腿又斗鸡眼的阿南回中尉越想越觉得窝囊,我大日本皇军何时受过这样的污辱?简直就是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时隔不久,不可避免的,他开始听见士兵们议论纷纷起来,很快变成发牢骚,很快指桑骂槐起来;声音不大,但他绝对能听得见,大意不外是我们之中的某人简直就是猪脑袋瓜子,要不然我们焉能有这个结局?而后开始有士兵有意无意充满嘲笑的偷偷看向他。

阿南回中尉越想越气,气量狭窄的他最后竟然气得歇斯底里起来;眼望众多嘲讽的目光,他拔出指挥刀像疯狗一样开始四处乱挥乱砍起来;一个不开眼的士兵企图劝阻他,被他一脚踹倒在地上,而后扔下指挥刀,扑上前竟然骑在那个鬼子身上乱撕乱咬起来,很快将那倒霉的家伙咬得浑身血迹斑斑。

许久,在众多鬼子的安抚下,劝慰下,他停下手,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喘息起来;又过了一段时间,他终于渐渐安静下来。

他的眼睛空荡荡的望着群山,眼前只有白云在天空不紧不慢的飘荡;走了一天,连敌人的汗毛都没捞着,阿南回中尉觉得没有再乱转下去的必要了;他只好集合起队伍,灰溜溜下山回去了。


武工队员们胜利回师了。看敌人狼狈撤走,赵威龙让刘强运起轻功去通知刘闯;晚上,大部队和群众也都回来了;武工队队部里,赵威龙向刘闯和党代表林丹汇报了他们是如何拖住了鬼子,以及如何将鬼子拖垮了的具体经过;又特别报告了在大部队撤退的时候,有人故意用树枝给鬼子做标计,这说明革命队伍中有奸细这个重要事情。

“对于这个事情,从上次鬼子趁你受伤要来伏击我们,我即已开始发觉了;只是我虽已暗查许久,却一直没发现眉目;”刘闯皱着眉头说,“这个奸细不简单,伪装得很好、很深,不过我相信狐狸终归会露出尾巴的!”

“和鬼子在山上捉一天迷藏,你们也累了吧,休息一下?”林丹关心的问道,毕竟女同志比较细心;旁边的副大队长肖振山也热心的劝赵威龙去休息一下。

赵威龙当然对这点运动强度没放在眼里,因此上连连摇头。

“鬼子一无所获,而且还搭了不少狗命,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要提高警惕?”刘闯对赵威龙和林丹说道。

两人连连点头,于是刘闯让副大队长肖振山安排战士们去站岗放哨,要放远一些,并且沿途要放好消息树。

接下来各领导们坐在一起开会,开始讨论起下一步斗争的方向和革命根据建设工作的诸项事宜。

听着同志们在踊跃的发言,赵威龙的脑子里则在考虑另一个问题;他在考虑革命队伍里的奸细问题,“怎么能揪出来呢?怎么能让他露出马脚呢?”他绞尽脑汁的想着,渐渐的,有了一些眉目,“很简单嘛,有够笨!”他自言自语道;赵威龙发现若是想抓住奸细并不难,原来怎么没有想到,自己真有够笨!


“威龙你说什么?什么很简单?”刘闯疑惑不解的问道。此时会议上副大队长肖振山正在发言,他正说道:“如何保住根据地的胜利果实,这是个难题?需要我们认真进行探讨……”

赵威龙就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很简单嘛,有够笨!”顿时将肖振山同志闹了个张口结舌、面红耳赤,张大了嘴,半天合拢不上。

“没,没什么,对不起,我在想怎么抓奸细的事?”赵威龙赶紧解释道,引起会场与会同志们一片善意的哄笑。

“有眉目吗?”刘闯关心的问。

“没有。”赵威龙连连摇头;他知道,眼前还不到透露他的想法的时候;在奸细没揪出之前,最好自己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他满面堆笑对肖振山歉意的说道:“对不起,请肖队长接着说。”

“那我接着说,我认为,要保住根据地的胜利果实,第一条就是要更好的发动群众,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肖振山继续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果然,第二天一早,地下党送来情报,鬼子并没有走远,而是临时停留在了离此六十多里地的松岭子乡;情报上说要根据地的同志们提高警惕,随时注意敌人的偷袭。

游击队接到情报,马上开始准备对策;首先柳树村的村民被游击队分散安排在了附近几个村子入住,以防止敌人搞突然袭击。

武工队这天晚上也没有在柳树村休息,那里已成敌人眼中钉,肉中刺,还是小心为妙;为防不恻,武工队这天晚上住在了离柳树村南面十里地的南店村;而游击队则住在了离柳树村东面十多里地的小岭村;这样一来,柳树村根据地一带暂时成了空城,即使鬼子来了也会扑空,白忙活一场。

可刘闯知道,革命队伍里有奸细存在,他必须得时刻保持警惕性,不能让敌人钻了空子;因此上可以说他一直在剑拔弩张着,高度戒备着;同时奸细这个问题使他如梗在咽,如芒在刺,寝食难安。


下午,游击队所在的小岭村村外那片树林里,一个身背长枪的游击队战士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他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在树林里转悠半天,直到确信附近没有人注意到他,便径直来到树林最外面数第三颗大树下,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蹲下身迅速的放在树下的一块石头下;而后,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不久,一个平民打扮佯装拾柴的人出现在树林里;左右观察没有人注意后,貌似随意的走到第三颗大树前,蹲下身迅捷无比的将石头下的东西取出放入怀中,而后急匆匆向树林外走去。

他走到离小岭村外约一里地远,一处偏僻的路上,那里有一辆马车停在那里,车上零散的放着一些碎柴;他将身上才“拾”的木柴扔到车上,然后坐上马车,快马加鞭的驾起马车飞驰而去。

一个时辰后,时间已是傍晚,松岭子鬼子兵营内,罗圈腿又斗鸡眼的阿南回中尉手里拿着一张只有手指大小的纸条,上面写着:武工队,南店村南面第三间。

“集合。”阿南回中尉走出门口,高兴的喊道。鬼子们开始在院子里忙忙碌碌的集合起来。此时,松岭子伪军大队长罗占山听见动静,也忙不迭的像哈巴狗般向阿南回中尉所在房间跑来,“报告,罗占山随时听从调遣。”他站在屋子门口殷勤地向鬼子表现道。

阿南回中尉因为在此前已得到尾野狐信中佐的密令,不许带伪军一同参加行动,以免误事;因此上矮小的他便翘起脚后跟,安慰的拍着四旬左右、高高个子的罗占山肩膀:“罗大队长,你的就不辛苦了,在家好好看家的干活。”

“为太君出力是我的荣幸,请太君下令让我们前行,保证全力冲锋陷阵,虽肝脑涂地亦在所不辞。”罗占山并没听出阿南回中尉言外之意,依旧毕恭毕敬向鬼子表现着;他决没有想到,鬼子现在不需要他们伪军来当炮灰了。

阿南回中尉又一次翘起脚,不这样做他够不着高大的罗占山;他拍着罗占山肩膀,神秘的说:“罗君你的好意我的心领了,可尾野狐信中佐说,伪军的不可靠,这次要由大日本皇军单独偷袭武工队的干活,你的明白?”自以为聪明的阿南回中尉无意间暴露了最大的军事秘密。

铁杆汉奸罗占山这才知道,这次行动他们伪军靠边站了,他才知道自己的热脸贴在了对方的冷屁股上。他只好恭敬的和阿南回中尉告别后,悻悻然的离开了。“不让去更好,你以为谁愿意去惹神通广大的武工队?”走出屋门,罗占山自我解嘲道。

罗占山走出鬼子临时队部不远,正遇见副大队长吴庭旺热情的迎了上来;吴庭旺一边取过他的大衣,一边递上一颗烟:“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目标是哪里?我好通知弟兄们去做准备?”

“妈的不用我们了,这次没我们什么事,人家要单独行动。”罗占山讪讪的说道,心里可是闹腾起来;也不知是因没得到皇军的厚爱而有些失落,还是因没去参加行动而觉得侥幸?他知道和武工队打交道,往往都是没好结果的。

吴庭旺听了可是直皱眉头,他觉得事情严重了,不禁接着问道:“单独行动?皇军这么好心,不要炮灰了?“

“什么好心,他们要去偷袭武工队,怕我们的人去了给他们暴露目标,你以为他们会安好心?”罗占山酸溜溜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