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Micheal Jackson走了,一个新的时代不过刚刚开启

风花雪草 收藏 4 190
导读:Jackson是我们这个时代精神文化领域的缪斯。因为Jackson的出现,真正的现代美国文化形成了,从此我们不再关注一个人的种族肤色,我们只会说“他?噢,那是个美国人”。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文化打下的深深烙印,而他缔造的这种文化的力量,超越了国界,弥合了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种族,以及不同民族之间的隔阂,促进了人类文化的融合,并使我们明白,这个地球上没有真正的血缘上的单一民族,人群与人群之间的差别只不过是文化.信仰的不同而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早晨醒来,Jackson走了,在这个远离美国的国度,所有的一切都按步就班,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但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Jackson开启的这个时代,在我们这个地球似乎才刚刚开始。



Jackson是我们这个时代精神文化领域的缪斯。因为Jackson的出现,真正的现代美国文化形成了,从此我们不再关注一个人的种族肤色,我们只会说“他?噢,那是个美国人”。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文化打下的深深烙印,而他缔造的这种文化的力量,超越了国界,弥合了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种族,以及不同民族之间的隔阂,促进了人类文化的融合,并使我们明白,这个地球上没有真正的血缘上的单一民族,人群与人群之间的差别只不过是文化.信仰的不同而已。Jackson的音乐舞蹈宣泄的是自由.人性的解放(人权)或许还附带着它所萌芽的民主社会的民主精神。曾经,我们的主流文化认为,他的一切都是颓废的,是资本主义世界的靡靡之音。但是他却发出了Heal The World(拯救世界),We Are The World (天下是一家)的呼声。他以The King of Pop的身份,影响了二十世纪后半叶的几代人,用他的天籁之音和绝伦舞姿在不同文化中取得了共鸣。当历史步入二十一世纪,当我们还在津津乐道于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时,一个叫奥巴马的黑人“不可思议”的成为了美利坚的总统。



在Jackson巅峰时期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所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蔓延整个世界,在那个信仰缺失的时代,作为西方文化的代言人,Jackson给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们扛起了一面信仰的大旗,使他们了解到了一种不同于人民民主专政的西方民主模式。由于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尚处于较低水平,解决温饱是民众的第一诉求,因此,这种民主理念没有在中国社会形成共识。稍后,当这股风潮刮到苏联东欧时(它们的社会经济发展程度远高于我们),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那里极权专制的政治制度涤荡一清。在那之后,我们经济的市场化得到进一步发展,资本成为整个社会追逐的宠儿,但人民民主专政的体制,随着社会各个阶层的分化,以及新的阶层的形成,逐渐不能适应形势的变化,变成了一种官僚+资本+专政的新模式,官僚以专政的名义为资本保驾护航,践踏着草根民众的权益,将我们这个政体成立之初要专政的对象置在了另一种专政的保护之下。而与此同时,西方的社会也发生了深刻的变革,当我们还在憧憬共产主义均贫富的乌托邦时,我们惊奇的发现,西方的无产阶级都已成了有产阶级,他们凭着自己的选票将资本家们整的战战兢兢,而他们享受的福利,医保以及民主权利对我们来说只是个空中楼阁。因为我们是无产阶级社会,所以我们的一切名义上都是国家的,甚至你脚下的那间屋子,70年后都可以以国家的名义收回。而权力的拥有者们,以国家的名义成为了世界上最富有的有产者。当我们绝大多数人浸淫在这些既得利益者打造的精神家里时,整整一代追求平等的学子们,擦去血泪,背井离乡,循着Jackson的舞步,走上了追寻平等自由的征途。在Jackson生活的那个国度,你可以自由的听着他的歌声,自由挥洒你作为人的天性,而最重要的是,在那个国度,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时间步入二十一世纪,在我们这个国度,整个社会陷于一种权力.资本.关系构筑的网中,权力缺乏有效的制约,贫富差距扩大,财富高度集中,社会公平均等的机会越来越少。整个社会似乎正在慢慢陷入一种危机中,表面上似乎风平浪静,而我却分明嗅到了一股暗流,蠢蠢欲动。在我们的社会里,权利与金钱联姻成为了一种常态,这相较于西方社会资本与民主的结合对社会肌体的危害更大。一个社会的良性发展需要大多数人都成为中产阶级,但我们没有形成真正的中产阶级。我们的社会结构不是一个梭型,而是一个倒置的漏斗型,而漏斗嘴是那些从上到下的大大小小的官僚阶层以及垄断部门.行业,他们有一个统一的称谓:既得利益者。既得利益者的本质就是,只要不侵害他们目前的利益,以及他们取得以后利益所凭借的权势,他们不会为任何其它的事而分心。虽然从草根阶层通向特权阶层之间的这道门敞开着,但是没有关系,金钱的铺垫,对后来者而言,即便能力再强,利益所得者是不会分一杯羹给他的。而既得利益者的最大特点就是将他们个人.群体.部门的利益置于国家.大众利益之上。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草根阶层①利益的漠视:宪法规定,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而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时,在国民履行义务的同时,在国家最需要赐给其权利的地方,譬如:医保,养老,教育三大民生领域,曾经很少见到利益所得者控制的政府发挥作用的影子。当然,教育行业的改革近几年初见成效,国家对《劳动法》的大力贯彻,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老有所养的问题,但是在最为重要的医疗领域,改革举步维艰。我们都知道,在发达国家(甚至经济远不如我们的印度,朝鲜),这三大民生问题都是政府给民众兑现其权利的最主要领域,在对市场经济极度推崇的美国,政府也在这些领域牢牢地发挥作用,而在曾经极度仇视市场经济的中国,政府刚刚想在这些领域承担起它的义务时,某些人就站出来呱噪,嚷着要完全实行市场化。如果完全归于市场,那要政府干什么呢?我们的医疗行业几乎已被政府完全抛给了社会,而行政的干预又使医疗行业不能完全市场化运作,如果真的能够完全抛给市场,不加干预,普通民众看病可能真的会更容易一些,但你想既得利益者可能放手吗?他们不会放手,他们现在还在为他们的利益而唇枪舌剑,践踏着普通民众的权利,而医改还将步履艰难。


(二).对国家领土,主权,利益的漠视:我们的国家,在某些人眼中可能觉得是一头大象,它确实很庞大,脾气温和,不怒自威,不会为蚊虫叮咬,小猫小狗而惊慌失措,而一旦发起怒来,老虎,狮子都会被踩于脚下。而在我们的周边国家看来,我们不过是一头Fat pig,长的再肥也不会咬人,谁都可以随意踢它一脚,因为他们知道,pig嘛,踢得再狠,顶多嗷嗷叫几声。利益所得者的本质,决定了他们必将个人.群体.部门的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国家的领土领海主权在慢慢丧失,国民在自己的领海,在国外,人权遭到践踏,而我们看到的只是愤青们无助的呐喊以及精英阶层的麻木不仁。


(三).维持现状,不作为:利益所得者的本质决定了他们会竭力维持现状,只要不危及他们的利益,那管它洪水滔天。由此导致的是社会底层民生的乱象。对于社会出现的矛盾,他们不是设法解决,而是任其自由发展,当出现无政府状态,法制被践踏,矛盾激化后,他们不是想着如何疏导,而是一味封堵,封堵,直到没法再堵为止。如今,我们社会上的群体性事件层出不穷,如果一个人犯罪,是他的错,那么所有人都犯法的时候,是不是我们体制的某些方面出了问题?


确实,我们的体制出了一些问题。体制里的人们,也不会想到会形成现在这种局面,因为我们体制的初衷就是将一切权力归于人民,而邓公阐述的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但我们现在却离这个目标渐行渐远。体制的圈外,依然有很多人在前仆后继的挤入,体制的圈内,也有一些人感到迷茫,但他们却不敢进一步的深究。但是,所有这些问题的解决,又必须让我们从深层次剖析这种体制,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②



我们可以看到,西方社会自从罗斯福新政以来,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过去那种生产过剩而导致的金融危机,不是资本家改恶从善了,而是他们民主制度的发展遏制了资本的恶性扩张,而民主制度的另一个作用,就是监督制约权力的滥用,并遏制权力与资本的结合。这就为我们解决这些体制方面的问题提供了一个现成的办法。


提到民主,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但不应该沦为公众的禁忌。


西方民主理念的普及来自于宗教,凭借着***的福音书,他们将上帝面前人人皆平等的理念在两千年的时间里传遍了整个***世界,使***文明存在的社会成为当今世界四大文化中最为发达的社会。在那儿,民主的普及促进了科学的发展,科学的发展,又促进了民主的进步,民主体制的完善又使科学更为高效的发展,并遏制了资本的恶性扩张,科学民主的有机结合则推动了整个西方社会的全面进步,并使人类的各种文化互相包容。科学与民主在二十一世纪初在那儿已逐步进入了一个良性发展的轨道。


在我们的社会,由于体制脱胎于专制社会,两千年的森严的封建等级制度的影响根深蒂固,民主的理念远未深入民心。其实,我们也曾尝试过普及民主平等理念。毛泽东同志曾经讲到: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和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两件事都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他作为一个纯粹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做的第一件事解放了人民的身体,而做的第二件事就是试图进一步解放人民的思想,打掉人们精神领域的枷锁,告诉人民,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让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深入人心,进而消灭人群里的三六九等。经过文革的洗礼,老百姓们明白,没有什么权威是不可以被推翻,没有什么权贵是不可以被打倒的。但是,这种自上而下的民主是极其脆弱的,一旦来自统治阶层的推动力消失,这种民主进程就会戛然而止。即使推行了,也是既得利益者的阶层民主。主席的这两笔遗产,两个未竟的事业,现在都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对于第一件事,我们的利益集团对国家领土,主权,利益极端漠视这已是人所共知的;对于第二件事,因为文革中打倒的那类人,由于我们体制的缺陷,现在又成长起来了,都成了利益所得者,如果时光倒流,他们又会是被打倒的对象,因此集体对主席发动“文革”的真实意图“失声”,而对他所说的那段话也采取了选择性的遗忘。


毛泽东时代,我们没有宗教自由,但我们没有信仰的缺失,因为我们都信仰共产主义(不管它成不成熟),信仰科学民主,因此我们的社会高度团结。如今,我们的信仰自由了,社会却一片乱象。我们统治阶层的理论家们没有在这个社会继续倡导科学民主的理念,而是任由思潮自由泛滥,而在我们身边到处都是偶像的影子。最典型的现象就是:富人信佛,希望世事轮回,来世照样大富大贵;普通民众信基督,希望救世主某一天降临人间,将上帝面前人人皆平等的理念洒遍人间,改变种种社会不平等现象。而对于偶像民族,我们不是用科学民主教化,而是姑息放任,将这些偶像的崇拜者们进一步打造成了蛮族。共同信仰的缺失,偶像时代的复辟,造成了不同文化之间的危机。



当然,单论民主是不行的,单论科学也是不行的,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可以看到的种种民主的乱象,这都是是科学民主不协调发展导致的,而反华的西方势力,更是打着民主的旗号妄图分裂我们的国家。而我论述的这种民主,是一种自下而上的代表绝大多数普通民众利益的民主,不是某个利益集团(资本家,既得利益者)的民主,也不是西方某些过于个人主义化的民主。贫穷的社会不是社会主义,建立社会主义必须有一定的物质基础,因而发展生产力成为第一要务,在此过程中资本将无法回避,而当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各种弊端就会涌现出来,这时就需要将民主提上议程,因为它是解决此阶段各种问题的唯一手段。我们现在的社会,科学技术已经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但是民主发展的进程远远滞后,科学民主发展的不同步,导致了如今社会的乱象,而且这些乱象还在进一步的加剧,而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加快民主的进程,民主进程的加快首先要使民主平等的理念在整个社会,尤其是草根阶层深入人心,进而在社会上建立一种自下而上的民主监督约束的体制,以遏制权钱结合而导致的不平等。



二十世纪,是人类历史的拐点,在区区百年中,人类取得的成就超过了以往数千年的总合,这个世纪,人类的一切纷争中都可以看到偶像.专制以及愚昧的影子,而科学民主自由与愚昧专制偶像之间的博弈则催化人类社会在这个世纪产生了革命性的变革。杰克逊之所以被我们视为人类历史发展中划时代的象征,是因为他与爱因斯坦在这个世纪一起给我们开启了科学民主时代的大门。爱因斯坦告诉人类一个方程式E=mc^2,使人类探索到了物质世界最大的秘密,知道了太阳是怎么回事,并使人类明白,如果没有民主的遏制,独裁专制的战争狂人会将人类引向毁灭;而杰克逊对人类的贡献在于,他告诉了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上帝,人人都是平等的,只要没有妨碍别人,你可以自由的唱歌,尽情的跳舞,并按照你自己的逻辑生活,而别人无权干涉。如果说两千年前,亚历山大,释迦牟尼将人类从蒙昧社会带入了偶像崇拜社会;那么两千年之后,爱因斯坦.杰克逊则使人类从偶像时代过渡到了科学民主时代。



在二十一世纪初,我们看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两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都陷入了危机,美国的社会没出问题,资本出了问题,而他们资本问题的根源:次贷危机(让穷人都住得起房子),可以称作为资本社会的共产主义问题;中国的资本没有出问题,社会出了问题,而这问题的根源在于科学民主。美国还是一个上帝统治着精神领域的国家,两代布什又都来自于“骷髅会”,偶像还在蛊惑着这个国度,而它的飞扬跋扈,曾让我们对这种制度的合理性产生过怀疑,而来自***教家庭的黑人总统奥巴马的到来使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美国正在回归理性,信仰问题,种族问题在这个国家已得到初步解决,换种说法,他们的文明可以充分包容不同的文化,而这些文化已在科学民主的引导下走向融合。而他平易的作风,理性的言论,更使我们相信,一个人折腾地球的局面③将很难再次出现。美国作为这个地球上最大的.最先进的科学民主社会,科学民主与偶像崇拜的博弈还将继续,但科学民主时代将成为一种主流时代已在这个国度充分凸显④。而中国的优势在于,我们的执政党是无神论者,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如果给以民众充分的科学教化,再赋予每个民众合理的民主权利,科学与民主有机结合,那么我们社会的发展将势不可挡。



Jackson走了,在他之后,一个新时代的大门才刚刚开启。从易卜拉欣(亚历山大)→ 穆萨(摩西)→ 尔撒(耶稣)→ 穆罕默德,上天派来的先知曾不断修正着人类前进的轨迹,而上帝在《旧约》里允诺的那位弥赛亚(救世主)一直尚未诞生,而且以后也将永远不会诞生。科学民主的发展,使人类成为了自己的造物主,自己的救世主,而且人类还将在科学民主指引下,不断探索未知的世界,把握自己未来的命运。在这个时代,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界限已模糊不清,文明之间的冲突早已在百年前折戟沉沙,有的只是科学民主自由与愚昧专制偶像之间最后的博弈,而科学民主自由将取得最终的胜利。在这个时代,不管你的偶像是歌星影星明星,还是领袖君主独裁者,或者是上帝安拉老天爷,都将被淹没在科学民主的洪流中,人类多彩的宗教.文化.信仰最终将会统一在科学民主的旗帜之下,而人类社会也将逐渐走向融合,因为我们只有一个地球,那是人类唯一的家园。



自“五四”起,屈指一算,90年已经过去,距离文革也已30多年,期待“德先生”和“赛先生”再次洗礼龙的国度。



杰克逊,感谢你带给我们的一切,虽然你把我们从神的统驭下进一步解放出来,但我们仍然希望你在神那儿找到归宿,不管是在安拉的天堂,还是在上帝的天堂。



①代指无权.无势.无关系.无钱的普通国民

②限于篇幅和时间,对于本文中涉及到的一些概念.问题,笔者将在以后陆续阐述

③特指小布什代表美国军火商,石油巨头以莫须有罪名发动的伊拉克战争

④这种说法某些人可能有异议,但我奉劝你不要再用冷战的思维看待世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