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来辛辛苦苦积攒的10万元血汗钱,两天时间居然被不法分子轻而易举地从银行的ATM机上盗取一空,儋州储户符先生真是欲哭无泪,万分心痛。存款在ATM机上失窃,银行是否应该承担一定的赔付责任呢?今年5月,符先生在银行拒赔的情况下,向法院提起了法律诉讼。



10万元存款不翼而飞



符先生是儋州市电信部门的一名技术维护员,2005年12月,他到建设银行海口美舍河支行开立账户。工作几年来,符先生勤俭节约,在建设银行存下了10万元,准备用作购房。


符先生向记者介绍:去年11月23日下午6点左右,我到建行海口海甸支行二东路的自助大厅取款,我先用储蓄卡刷开自助大厅的玻璃门,在ATM机上按照正常流程取了500元现金,同时,我也看到卡内的余额还有100067.70元。12月2日下午3点左右,我到建设银行儋州市军屯营业部查询一笔钱是否到帐,这时才发现卡上的10万元已于11月24日、25日分八次被他人转帐或者现金提取,卡内余额仅仅剩下4500多元。


“我当时以为是取款机的显示出错了,后来反复几次查询,才意识到大事不妙。随即,我到军屯营业部的柜台进行核实。但营业员的答复令人崩溃:‘卡上的余额确实只剩下4500多元,其余的钱均在海口被人提取!”符先生现在说来,心情仍难以平静:“整整10万元啊,两天时间居然被人轻而易举地盗取,银行的安全在哪里啊?”



储户要求银行承担责任



符先生10万元被人盗取后,心情一度深受打击,对银行的信任度一下子降到最低点。事发后,符先生对储蓄帐号进行了电话挂失,并立即向海口海甸派出所报警。2008年12月3日,符先生到建行海口海甸支行打印交易清单,发现储蓄卡里的10万元是在建行海口龙华支行营业部个ATM机上分八次被他人取走的。后来,符先生直接向海口市公安局龙华分局经侦大队报案。但由于利用ATM机作案的不法分子太狡猾,警方至今仍在调查当中。


符先生认为:储户到建设银行海口美舍河支行开立账户,事实上双方已经形成了存储合同关系,银行有义务,也有责任保障储户的存款安全。由于海甸支行对自助银行大门、大厅和ATM机技术上和安全防范不到位,疏于管理,造成储户在取款的过程中,储蓄卡被人复制和密码被盗,进而丢失10万元的血汗钱。为此,银行的过错是造成储户存款丢失的根本原因,银行应该赔偿储户10万元及其利息的损失。



建设银行拒绝赔付储户损失



对于符先生的遭遇,银行表示同情。但一直坚持拒绝对符先生的赔付。建设银行代表称:建行的ATM机是安全的,只要储户使用正确的储蓄卡并输入正确密码,就是合法操作,银行就必须接受其提款要求。符先生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他的储蓄账户被支取或者转帐的钱款是被盗取的,公安机关对此也没有作出明确结论来支持符先生的诉求。银行已经尽到了安全防范的义务。就此,符先生的要求,银行不能满足。



储户起诉建设银行但一审败诉



由于经协商无法解决问题,符先生今年3月底向海口市美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银行为此承担责任,赔付10万元存款及其利息。


5月底,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符先生败诉。法院认为,储户符先生(原告)与建行之间存在储蓄存款合同关系,双方签订的《建行龙卡储蓄卡领用合约》合法有效。根据合约,只有持该储蓄卡的人凭该卡,按银行要求输入正确的密码进行取款、转帐等交易,均视为原告本人所为,银行有义务接受持卡人的付款要求。同时,银行依据密码等电子信息为原告办理的各类交易所产生的电子信息记录,均为该项交易的有效凭据。


法院还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材料,只能证明符先生的10万元从储蓄卡中支取或转帐,但不能证明是他人非法支出,也不能证明是通过伪造的储蓄卡支出,还不能证明有人在原告称的ATM机及其周围安装了某种设备,且该种设备是否能够据以伪造原告的储蓄卡也无证据证实。


据此,法院驳回了符先生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符先生负担。



储户不服已向法院提起二审



法院的一审判决,符先生心有不服,目前已经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二审诉讼。


符先生的代理律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发生类似的事情,银行败诉是有很多先例的。因为银行与符先生建立了储蓄存款法律关系,储户将存款存入储蓄机构后,即失去了对存款的控制,储蓄机构有保护存款安全的义务。银行应遵守国家有关规定,保护储户存款的安全。


此外,银行卡是银行给储户制作和签发的,银行在制作此卡中设有特殊装置,具备了防伪功能。在实际操作中,用银行卡在ATM机上取款,首先是检验客户手持的银行卡能否通过银行计算机系统的验证;第二就是验证储户输入的密码是否正确。而银行一旦对帐户设定密码,该密码即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除设定人外,他人不可能知晓。符先生持有的储蓄卡和自设密码一直由其本人保管,并未遗失,其本人也否认自己取款的事实。而根据银行服务系统查询,其卡上的10万元是被人在海口分8次提走的,银行应该为此承担责任,而不是推卸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