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女在家遭亲生父亲砍杀(组图)

zhao2365192 收藏 3 505
导读:被刘启宽踢坏的房门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9_93712_9593712.jpg[/img] 彭州少女遭人砍杀浑身是血 凶手竟是生父   8年前,彭州军乐镇黑龙社区的刘俊慧因不堪家庭暴力离家出走,留下了年幼的女儿和儿子。昨日下午,刘俊慧在彭州市人民医院再度见到了女儿芳芳(化名)——这一次,14岁的女儿在家遭人砍杀,而孩子口中的凶手不是别人,正是丈夫刘启宽……   据医生介绍,芳芳身中4刀,其中颈部两刀,背部两刀,胸部伤口系背部

被刘启宽踢坏的房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彭州少女遭人砍杀浑身是血 凶手竟是生父



8年前,彭州军乐镇黑龙社区的刘俊慧因不堪家庭暴力离家出走,留下了年幼的女儿和儿子。昨日下午,刘俊慧在彭州市人民医院再度见到了女儿芳芳(化名)——这一次,14岁的女儿在家遭人砍杀,而孩子口中的凶手不是别人,正是丈夫刘启宽……


据医生介绍,芳芳身中4刀,其中颈部两刀,背部两刀,胸部伤口系背部刺穿所致。经过将近一天的救治,芳芳目前伤情仍很严重,需要住院观察治疗。



目前,当地警方正在调查此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少女之苦



满身是血 14岁少女惊呼被父杀



昨日凌晨3时左右,彭州军乐镇黑龙社区,居民刘启保迷迷糊糊地听到自家的狗一阵狂吠。狗叫声中,隐隐约约夹杂着侄女芳芳的呼救声:“救命啊——”刘启保使劲摇了摇头,芳芳的声音更加清晰了。他一把掀开被子,打开房门,冲进了芳芳的房间。打开电灯的瞬间,52岁的刘启保见到了一生中最恐怖的一幕:年仅14岁的芳芳趴在床上,几乎全身都是血。



刘启保踉跄着走近芳芳,孩子的背上、颈上的血口触目惊心。“咋个回事?!”刘启保又惊又吓。“我爸杀我……他说我坏了他名声……”芳芳断断续续地说了两句,就昏迷过去。而此时,芳芳的父亲刘启宽早已不知去向。芳芳12岁的弟弟兵兵(化名)跑出房间,向姑爷家奔跑求救。刘启保和芳芳的姑爷找了辆三轮,辗转将芳芳送到彭州市人民医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医生说,芳芳被送入医院时,颈部、背部以及胸口都有明显的刀伤,性命危在旦夕。经过将近一天的救治,芳芳目前伤情仍很严重,神 可怜身世 母亲不堪家庭暴力出走



蹲在抢救室外,刘启保老泪纵横。他的亲生弟弟刘启宽,是芳芳和兵兵的亲生父亲。8年前,刘启宽的妻子刘俊琴因为家庭暴力离家出走,留下了芳芳和兵兵。刘启宽没有正当工作,靠打零工为生。一直未婚的刘启保艰辛地抚养着两个孩子。而刘启宽,总会因为一些小事对两个孩子拳脚相向。芳芳的表婶许明霞(化名)说,就连刘启保,也经常遭到刘启宽殴打。



两个多月前,芳芳告诉刘启保,说爸爸刘启宽侵犯她。害怕芳芳出事,刘启保将此事告知了黑龙社区。社区便将芳芳安置到当地板房区居住。刘启宽对此事甚为不满,说这是告诉全社区的人他侵犯自己女儿。



“他说要把我和侄女侄儿都杀了!”刘启保说,在弟弟一再坚持下,一周前他将芳芳接回家。前几天,刘启宽一直在朋友家睡,前晚才回家,谁料到他真的对女儿下了毒手。刘启保说:“他(刘启宽)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相信民警也会把他抓回来。”



母子之痛



再度相见 女儿惨遭杀伤危在旦夕



昨日下午5时,芳芳的母亲刘俊慧急匆匆地赶到了医院。看到满身是血的女儿,刘俊慧号啕大哭:“妈妈实在对不起你!”



刘俊慧边哭边说,丈夫好吃懒做,挣10元就要用20元。



两人经常为钱的事情争吵,自己怀孕的时候,还曾被丈夫打。2001年4月,因不堪忍受丈夫的拳头,刘俊慧离家出走。“我当时真的舍不得两个娃娃,但我实在没得其他办法了。”刘俊慧说,她离开后四处打工,目前在眉山一家砖厂上班。这些年来,她一直很想念子女。



今年5月31日,刘俊慧央求刘启保将一对儿女带出来,偷偷地看望了8年不见的儿女。没想到,儿女见到刘俊慧后只是哭,说爸爸不管他们,经常打人。见面后,放心不下的刘俊慧偷偷跑回了家,发现家里家徒四壁,几乎所有的门窗都是坏的。“我那时想,等我经济条件好点了,想办法带这两个娃娃。”



前晚,刘俊慧整晚都没睡好,总觉得心神不宁。昨日早上7时许,刘俊慧忍不住给刘启宽打了电话,却获悉了女儿被丈夫砍杀的噩耗。


志清醒,但说话仍很吃力,记者采访时她只能点头和摇头表示。

儿子哭诉 爸爸心情不好就打人



刘俊慧说,等芳芳好了,她一定要带儿女离开刘启宽。



兵兵一直挨在刘俊慧的身旁,低着头不说话。但一提及爸爸,这个孩子眼睛里几乎充满了恨意:“姐姐的身上好多血。”兵兵记不清楚挨了父亲多少次拳头和脚踹了,“他经常打我和姐姐,用拳头打肚子,用脚使劲地踹,有时候身边有棍子还会拿棍子打。”兵兵回忆,有好几次,爸爸都把他打到缩在桌子角落里不敢出来。



兵兵说,家里只有大伯对他们最好,给他们吃供他们穿,但爸爸最讨厌他们说是大伯养大的。“爸爸给我们说,是他把我们供大的,不是大伯供的。说我们的衣服都是爸爸给钱买的,大伯没拿钱给我们用。我们只要一说大伯好,他就要打我们。”兵兵说。



“你觉得爸爸是好人还是坏人?”有人向兵兵发问,这个小男孩耷拉着脑袋沉默了10秒钟,再抬头时,眼泪已从脸颊滚落下来……



多难之家



家徒四壁 心情不好砸窗又踢门



一台破旧的14英寸电视机、一张布满油污的布沙发,这几乎就是刘启宽家里的全部家具。4间不大的房里,有两间房屋堆满了杂物和破旧家什。



芳芳的房间没有门,刘启保说门被雨水侵蚀后坏掉,他们也没有钱买新门。这房间里有一张床和一张沙发床。平时,芳芳睡床上,刘启宽则睡沙发上。多年来的家庭暴力,让芳芳对这个脾气暴戾的爸爸敬而远之,虽然很不情愿,但由于现实条件所迫,他们还是住在了一个房间里。刘启保和兵兵则住在对面的房间内。



邻居们说,“这个人(刘启宽),凶得很,屋头啥子都砸得稀巴烂,还经常打屋头的人,你去问一下,他们屋头哪个没挨过他打的?”据了解,今年正月以后,刘启宽的家庭暴力愈演愈烈。“今年以后,经常听得到他屋头砸东西打人的声音。”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许明霞和刘启保都摇头表示不知道。



在邻居们看来,芳芳就是一只可怜的羔羊。“她勤快得很,经常帮她大伯煮饭、洗衣服、割草等,又懂事,看到我们也会打招呼。”许明霞猜说。

躲避暴力 芳芳曾被安置板房区



听到芳芳被其父刺伤的消息,彭州市军乐镇黑龙社区妇女主任郑仁礼脱口而出:“这种父亲真的不是人。”事发前几个月,郑仁礼等社区干部就发现刘启宽有暴力虐待、侵犯子女的行为。郑仁礼等干部曾去过刘家多次,发现芳芳身上有大量淤青和伤痕。“我曾经带人上门去劝说教育他,希望他能改正,还说如果再这样就报警,他听到要报警,赶紧就跑了,在外面住了一段时间才回来。”郑仁礼说。



为保护芳芳不再受到暴力虐待和侵害,村上将芳芳接到镇上建在板房内的敬老院居住。在刘启保和刘启宽的强烈要求下,芳芳在大约一个星期前回家居住。“村上本来就无权将芳芳安置到敬老院,再说,万一在此期间出点什么问题,我们还要负责。没想到,才回家不到一个星期,他父亲就做出了这种事。”对于刘启宽伤害女儿的行为,郑仁礼很愤怒。



据了解,芳芳接下来的手术和治疗费用可能会很大,这让家境贫寒的刘启保难以负担。医院的患者家属也给芳芳捐了钱,“10元、20元都有。”不过,芳芳的医疗费用缺口仍很大。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