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45

翰峰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云当全然陶醉在这羊乳般的湖水中,幻化中只觉自己也如同这仙境中的一只快乐的小鸟。现在这只小鸟只想变成一条快乐的游鱼,倘佯在羊乳的世界里。云当急急的除去身上衣饰,快步走到湖边,发出一声欢快的叫声,一跃跳入水中。全身刚刚入水,欢快的叫声立刻变为了一声惊呼,水太凉了!此湖中的湖水大都为高山冰雪融水,凉可彻骨。还好匈奴人久居寒冷之地,此时又正值八月,云当惊呼过后觉得尚可忍受,爱极了这游在羊乳中的感觉,也就玩耍起来。

耿恭听到了云当的第一声欢叫急忙赶来,尚未见到云当时紧接着又传来了一声惊呼。耿恭唯恐有什么意外发生,狂奔而来,没想到却看到了如此旖旎的风光图画,云当就像西王母座下的仙女一样戏水在瑶池仙境之中。时而露出水面的上身不着一缕,洁白如玉,与羊乳般的湖水混为一处,若非一头秀发乌黑如云,当真还不易分辨。

眼见此景,耿恭顿时呆住。傻傻看着,全然不知心在何处。水中的云当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异常,直起身子向湖边看来。耿恭一眼见到云当优美的胸部,霎时只觉血往上涌,脑中“嗡”的一声。脑袋一阵眩晕,磕在了身旁的树上,发出一声轻响。

云当眼睛往耿恭所在的方向望来,眼见着一人发狂一般朝自己冲来,吓得尖叫起来。霎那间已认出了是耿恭,又羞又怒,指着耿恭大叫:“下流东西,你……”,眼中余光瞥到自己赤裸的前胸,顿觉不妥,不及把话说完,赶紧把身子没入水中,急切间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把眼睛死死盯住了这个越来越近、胆大包天的坏小子。说时迟,那时快,云当只见耿恭抽出腰间短刀,身子象弹弓一样弹起,右手所持的刀直向自己头顶插落。

云当只“啊”出半声,眼睛一闭,连头没入水中,后半声惊叫还没出声就大大吞了一口水。突然感到身后一个大浪涌起,一股莫名的大力卷起漩涡,像要把自己吞没一般。云当急忙朝岸边划去,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使劲,却始终无济于事。还好这股大力量稍纵即逝,云当手脚并用,只觉得身后一浪一浪涌来把自己推向湖岸,等云当上岸后回头一看,水中的景象让她吃了一惊。只见耿恭与一头巨大的怪物搅在一起,湖水象开锅一样卷起大大小小的漩涡,耿恭就在漩涡中时隐时现。

耿恭此时心中暗暗叫苦,从小长在山中的他水性并不好。匈奴人又不许奴隶配有长刀,只是眼见到水中一团巨大的黑影逼近云当,而云当还浑然不觉时,事出紧急,只得以随身短刀跳入水中搏斗。只见眼前的怪物长着鱼一样的身子,血盆大口,后肢十分粗大,前肢却短得可笑,可满嘴的钢牙和那条大棒般的尾巴一点都不可笑,而是可怕。耿恭在水中立足不稳,只得屏住呼吸顺着湖怪卷起的水势躲闪。急切间已躲过了湖怪三次大嘴袭来,那怪物几次袭击落空,不再攻击,大嘴在水中微微闭合,一条巨尾在身后摇摆不定。耿恭飞快浮头换了口气,知道自己水性不佳,干脆把身子一坠,直直站在湖底。此处离岸不远,耿恭眼见湖怪不再攻击,脚下便缓缓向后退去。

那湖怪感到耿恭想要逃走,怎肯让一顿点心跑掉,巨尾一摆,迅捷无比朝耿恭游来。耿恭逃走无望,只得再斗。根据自己多年打猎的经验,大兽的心窝、眼、鼻总是脆弱之处。可不知这湖怪的鱼身上何处才是心窝,即便冒险一试前肢右下处,这短刀也不知能否刺穿。急切间不容多想,眼前湖怪张着大嘴袭来,耿恭双脚用力一蹬,身子跃出水面,右手的短刀就向湖怪大嘴上方的眼鼻处插去。那湖怪把嘴往水下一埋,粗大的后腿一蹬,把刚落入水中的耿恭顶到空中,紧接着巨尾一摆,跃出水面丈许,大张着嘴,只等耿恭自行落入口中。

耿恭虽在空中,身子却象猿猴般一躬,照准湖怪的下颚处落下。接着双脚一用力,一个空翻高高跃起,落下处已是湖岸。只见湖怪的颚下插着一支箭落入水中,湖怪负痛在水中搅起狂大的浪花,片刻后终于消失不见,只留下水面上一圈一圈的水波仍在荡漾。耿恭向后一倒,瘫倒在湖岸上。

云当眼见着耿恭与湖怪斗在一起,急忙跑到衣物边拿起刀箭,一直等到湖怪跃出水面才有机会一箭射在那怪物的颚下。见到耿恭仰面倒在岸边,大惊失色。丢下弓箭赶忙跑到耿恭身旁探视,却见地上的耿恭睁着双眼愣愣瞧着自己,云当这才发现自己急切间竟然没有把衣物穿上,赤身裸体全被这个男子看在眼里。

云当又羞又怒,叫着:“我杀了你……!”,一巴掌重重打在耿恭的脸上。耿恭一痛,明白过来,赶紧把双眼紧紧闭上。过了不知多久,才听见云当温柔的问道:“喂…你…你没事吧?”。耿恭连忙答道:“没事,没事。”。

又听到云当说:“你…你可以睁眼了。”。

耿恭睁开眼睛,见到云当已穿戴齐整。明媚的双眼正望着自己,脸上的神色带着一些后怕、又带着一些感激、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歉意。耿恭咧嘴一笑,云当也报之一笑,灿烂的笑容有如春河解冻,驱散了两人的尴尬。


耿恭升起篝火,烤干了湿漉漉的衣服。云当心绪难平,一时间无话可说,只是默默看着耿恭。耿恭招来马匹,取出肉干与云当分食,云当接过拿在手中,却没有吃。耿恭咬了一口肉干,突然说道:“今日真是侥幸,想必就是这怪物吃掉了怀玉的马。不知道怀玉会不会也……”。云当一惊,说道:“你说什么?怀玉姐?她在哪?”。

耿恭停了片刻,答道:“没有见到怀玉,只见到她的马被拖走一半,一定是这怪物干的。但愿怀玉吉人天相,否则……”。“否则”什么?却不想再说。云当又问道:“你在哪里见到的。”。耿恭答道:“沿湖边向南七八里地。”。云当摸着胸口说道:“但愿昆仑神护佑怀玉平安无事。”。耿恭心头烦躁,脱口而出:“哪有什么昆仑神。”。

云当听到耿恭这不敬之言,脸上的神色大变,惊呼道:“你敢这样乱说,昆仑神一定会惩罚你的。”。

耿恭有些后悔,他知道匈奴人全族尊奉昆仑神,不敢稍有不敬,自己出言不逊,自然引得云当责怪。可是耿恭毕竟年轻,话已出口,还不想就此软下来,又说道:“昆仑神能怎么惩罚我?”。

云当神情极其认真说道:“匈奴历代大巫师说过,昆仑神会派他的儿子昆仑王子骑着白色的天马、带着灰色的天狼来到人间,凡是遵从昆仑神的就能被天马带上天堂,不遵从昆仑神的就会被天狼撕成碎片。以后你可不能对昆仑神有丝毫不敬。知道了吗?”。

耿恭直直望着云当,看得云当不禁有些恼怒。见他不信自己的话,不知该不该发作,只好板着脸不理他,突然听到耿恭一字一句问道:“你老实告诉我,怀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云当闻言一愣,没想到耿恭问出这个问题,匆忙间不知该如何措辞。眼见耿恭的眼光毫不避让直直看过来,神色急切的想知道答案。云当微微叹了口气,先问道:“怀玉姐是你的心上人?”。耿恭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云当说道:“你一定会娶她吗?”。耿恭说道:“当然!”。云当听了却不再说话。

耿恭心中起急,见云当不说话,又追问道:“你还没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云当沉默一会才说道:“你先告诉我你和怀玉姐的事,我再决定告不告诉你。”。

耿恭不知云当是何用意,盯着云当的脸看着,云当的脸色毅然决然,让耿恭猜不出半点头绪,只好说道:“你先告诉我,我再给你说。”。

云当执拗的摇头说道:“不,一定要你先说,越详细越好。否则你休想知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