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为何宁死不过江

一、谁以成败论英雄?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一代霸主毛泽东就是这样间接评论西楚霸王项羽。

胜利的霸主耻笑失败的霸王,貌似理所当然,你不得不服。

然而,我偏偏不服。

对此,估计很多人会嗤之以鼻:“你算老几,敢不服?”如果西楚霸王再世,虽然我是为他打抱不平,但他估计也会冷嘲热讽地说:“这是我们雄霸之间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这草民不服了?”面对西楚霸王的冷嘲热讽,我可以拿出许多自由民主的新潮思想反驳他,但是那样说,估计他也听不懂,所以我会用孟子的一句话来对付他——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别以为你们称王称霸就了不起,我们老百姓才是老大,哼!)

五四运动以来,所有将儒家全盘否定的人不是没有读懂孟子,就是别有用心。孟子的许多思想是非常“民本”的,孟子的这句话放到现在,虽然只是一个常识性的道理,但是无论是统治者还是草民,很多人对这常识都不屑一顾,导致“官本位”的思想流行得丧心病狂。

中国历史总是停滞不前的最大阻碍就是这个所谓的“官本位”,几千年来,国人都服从一个道理——有权就有一切,权大于一切。

国人为什么这么忠诚地服从这个“道理”呢?因为我们是一个最懂得“适者生存”的民族,我们恬不知耻地无视社会环境的恶劣,自我陶醉地研究如何适应恶劣的环境。无论是生活中还是电视肥皂剧中,我们都在这样教育年轻:“我们改变不了这个社会,只能去适应社会。”于是乎,大家都为了自己的利益去适应这个社会,“有权就有了一切”是吧?好,我要权,直接要不到,我就巴结有权的,搞关系,间接利用他们的权力绕开一切规章制度。“权大于一切”是吧?好,我没权,我认倒霉,跟“有权”的斗,他们迟早会用“法”来“治”我,我学聪明点,不和你们的斗。

其实我觉得,将这种生存哲学命名为“官本位”,只是从它“外形”上的定位。从它内涵上定位的话,应该命名为“流氓主义”。每次看到一些官僚奉行“权大于法”时;看到官僚家属欺行霸市时;看到一些警察、城管暴力执法时。我都情不自禁地想起香港电影中的黑社会流氓,觉得与其说我们这个社会姓“资本主义”还是姓“社会主义”,还不如说是姓“官僚主义”,与其说是姓“官僚主义”,还不如说是姓“流氓主义”。我们骨子里都有一股流氓的思维,都像我们那位超级偶像、一代霸主毛泽东所自诩的那样——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这也是为什么一场所谓文化的大革命会演绎得像流氓暴动的原因之一。

所以,当我对西楚霸王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时,霸王估计还是会瞪圆双眼怒斥道:“说白了,你就是不服是吧?”我如果立即耿直地回答:“说白了,也就是不服的意思。”话音刚落,还未等西楚霸王发飙,他的老婆虞姬一剑就将我刺死了。

看到没有?这就是流氓,说什么道理都没有用,只问你服不服?

霸王们如此,草民自然不得不服。举个例子吧,比如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草民的房子被政府强行拆迁了,于是我非常好心地过去告诉他:“不用怕,你不想拆迁,这房子永远都可以不拆迁。老百姓才是老大啊,国家利益也要排在老百姓利益后面呀,政府算个屁呀。”那人一定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然后吓得赶紧拆迁,因为他以为我是便衣,随时都可能将他由“钉子户”升级为“反革命”,吓得赶紧服了。

正是因为大家如此臣服,所以我们的历史就成了“成王败寇”、“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历史。

你不服吗?



二、楚国人就这脾气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男人们评价项羽大多是贬义,从性格上总结其失败原因,都说他是“妇人之仁、匹夫之勇”。但是在李清照眼中,项羽却是一个纯爷们,死了都令人崇拜,死了都要爱。

李清照写这诗虽然有其一定的历史背景,可能主要是讽刺一下偏安一隅的南宋政权。不过也正是项羽这种宁死不过江的精神才能和南宋政权的苟且偷生形成鲜明对比。

项羽百战百胜,却在最后一战功亏一篑,突围到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浦)时,只剩下二十六个骑兵。乌江亭长建议他渡江称王,项羽回答说:“当初带领江东的子弟八千人渡过乌江向西挺进,现在无一人生还,即使江东的父老兄弟怜爱我而拥我为王,我又有什么脸见他们呢?或者即使他们不说,我项羽难道不感到内心有愧吗?”于是拒绝过江,与追兵决一死战,最后自杀身亡。

后来,“无颜见江东父老”成为了一句成语。这种打败了就没脸见人的心态,其实是楚国的传统。楚人尚武爱国,坚贞不屈,有许多名将都是因为战败而自杀的,甚至国王也不能例外。《左传。庄公十九年》中就记载了这么一个让后人看来很有意思的故事:鲁庄公十九年(《左传》是在《春秋》的基础编撰的,而《春秋》是鲁国人孔子修订的,所以记载别国的历史也是按照鲁国的年号来写。可见什么叫历史,谁有话语权,谁就是历史。现在网络时代了,咱们网民也有点并不十分保险的话语权了。)楚文王率兵与巴国军队激战,结果大败而归。回到都城时,掌管城门的官员鬻拳见楚文王吃了败仗还好意思回来,于是不允许楚文王进城。楚文王也没有认为鬻拳是在搞政变,自己想想也没有好意思进城,于是移师去攻打黄国,战胜后才好意思班师回朝。不过最后他还是没有好意思回去,在归途中病死了。鬻拳安葬好楚文王后,也自杀了。

另外,项羽的祖父是楚国名将项燕,曾经大败秦国名将李信,后来被秦将王翦击败后也自杀了。

瞧见没有?楚国人就这刚烈的脾气,不成功,就成鬼。


三、不是所有男人都薄情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这是项羽被汉军围剿于垓下(今安徽省灵璧县南)时,夜闻四面楚歌,独对爱妻虞姬,发出的绝唱。唱得既壮怀又苍凉,既缱绻悱恻又壮志未酬,好不感人。

虞姬闻到霸王流露出英雄气短之意,立即拔剑起舞,纵情歌唱:“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唱罢便横剑自刎,意欲断英雄之情长,激霸王之斗志。

虞姬之死虽然激得霸王突破十面埋伏,但是难断英雄之儿女情长。

自古以来,有无数原本令人羡慕的情侣最后都不得善终,令人扼腕。然而最令人痛惜的是有些知名眷侣却由于男人的不争气,破坏了后人对爱情的幻想。比如明代大儒钱谦益。

钱谦益是明代知识分子中领袖级别的人物,他与明末名妓秦淮八艳之首柳如是破除世俗偏见共结连理,堪称老迈书生与妙龄妓女结合的典范。

然而,钱谦益这个所谓的知识分子是有问题的。作家李敖曾说,“知识分子如果是谄媚当政者,这个知识分子是绝对要不得的,这是我的一个定律,请大家用我这个定律去检验全世界的任何知识分子,任何高等知识分子最后要谄媚当局、谄媚当道者,这个人绝对是人格有问题的。”我觉得除了“李敖定律”,还有一个“才女定律”也能检验知识分子的骨气。柳如是就是检验钱谦益的试金石。明亡之后,柳如是劝钱谦益殉节,约定一起投水自杀,谁知在水边钱谦益却蔫了,说水冷,改天再跳吧。柳如是倍感绝望,奋身投水自杀,被钱谦益一把抱住。不久钱谦益剃发留辫投降清廷,为了巴结豫亲王多铎,贿赂的礼物别具一格,令“王为色动,接礼甚欢。”还利用职权将三个别人家的女儿当礼物献给多铎,导致女孩子们的父亲登门大闹。一代大儒就此无耻下流。

其实千百年来,这种男女约定殉情的事情很多,大部分结果都是男的蔫了,女的死了。不信的话日后多关注一下这类新闻,时不时就会有这种模式的事情发生。所以奉劝各位痴情女,哪怕遇到草玄这样刚烈的好男人也别相约殉情,结果保证是你死他活。

当然,痴情女们也别太绝望。因为我觉得至少还有一个人会为男人们挽回点颜面,那就是项羽。因为项羽既痴情又刚烈,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为他而死,他岂会轻易释怀?



四、我们为何不过江




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

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这是唐代诗人杜牧的诗作《题乌江亭》,他和当年乌江亭长的意见差不多,认为项羽如果过江的话,将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非常有趣的是,到了宋朝王安石看了杜牧的诗作后,有不同的见解,于是也写了一首《叠题乌江亭》:


百战疲劳壮士哀,中原一败势难回。

江东弟子今犹在,肯为君王卷土来?


王安石认为垓下一战已决雌雄,败势难回,项羽过江也无法东山再起。

一个宋朝人和一个唐朝人,就这样跨越时空辩论了一番。而这个跨越时空的辩论,估计后人们还会延续下去。

项羽本人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除了他回答乌江亭长的话,应该还有一些潜台词他没有说出来。简单点说,就是虞姬不会白死,楚国人的血不会白流,霸王不会徒有虚名。

被汉军战败到如此地步,项羽服不服?

既服也不服!

不服的是你刘邦,没有韩信,你永远都是我西楚霸王的手下败将。服的是,霸王我确实兵败了,既然输了,我也不赖皮,我认栽了。但是,这种服和草民们的臣服又有所不同,这是流氓、豪客式的愿赌服输。

正因为霸王流着楚国人的血,毫不例外地有着楚国人那种刚烈的傲骨。楚文王虽然吃了败仗,但并非溃不成军,带回来的军队还有能力掉头去击败黄国。而霸王我溃败得只剩下二十六个骑兵,这样都不死,还有和颜面见江东父老?

再想想虞姬,她为激励自己而殉情,而自己最后却如此一败涂地,如果不以死相陪,还算个纯爷们吗?

于是,项羽带着他的傲骨,带着他的豪气,带着他的悲情,死了!

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应该像李清照一样对项羽表示敬意。

但是想想这些流氓英雄的本质,我们还是要有着清醒的认识,因为无论西楚霸王赢了,还是刘邦赢了,草民们还是要臣服,被权势者变着花样地驱使,玩你没商量。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怜的草民为何总是有着这样的命运呢?因为草民自甘堕落。为什么说草民们自甘堕落?因为草民们都自私,只想着自己不被人驱使,不被人压制,要成为驱使别人,压制别人的人。

所以当草民们不甘于压迫而变成革命者,推翻了压迫自己的大山,但同时自己却又成为了压迫别人的大山。草莽英雄们是否意识到,自己摇身一变,竟然会成为自己曾经誓死要打倒的对象?我们一次次地高声欢呼:“我们从此站起来了。”却没有意识到,我们一部分站起来了,又去奴化别人,大部分人站起来了,又甘愿被新的人奴化。

于是,我们的历史就像一场没有休止的摔跤比赛,不是你压着别人,就是别人压着你,反正总有人被压着。

项羽为何不过江的原因是找到了,但是他过不过江对草民们而言,没有本质的意义。草民们要反思的是,我们自己为什么渡不过这条翻来覆去的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