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三十六章节 春节攻势(三)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4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天色已经渐渐的泛亮了,整个大纳土纳岛上一片风声鹤唳、惊惶之气,首府-腊奈城内更是鸡飞狗跳,一辆辆机动车辆发动的轰鸣声响彻在黎明前的夜幕下。

岛上出现了大批不明来历的武装分子,这样的消息几乎是在纳土纳岛上疯传而开,驻军频频遭到袭击,哨所里的哨兵被射杀,巡逻队也遭到了伏击,死伤殆尽。

驻守在纳土纳岛上的印尼武装部队已经开始全面进入一级警戒,提防随时会出现的武装袭击,同时调遣部分力量,在全岛进行拉网式的搜查,一定要找出着这些武装人员来。

袭击几乎是在同时发生的,这让腊奈城内的印尼驻军司令部显然感到甚是不解,何以同时发生密集的行动,如是这样,那么只能有一合理的解释,那便是这次袭击是有预谋的,而能够这样的采取同时性的、有预谋、有计划的袭击,恐怕并不是所谓武装组织能够做到的。

而且纳土纳群岛上就从来没有什么抵抗武装存在过,唯一可能的也就只有是外来袭击力量了,而这种力量,最是显而易见的,便是来自北方的那个大国。

但毕竟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谁也不敢说这样的话语,但毕竟中国人在此用兵,也似乎符合情理之中,毕竟纳土纳群岛是婆罗洲和马来亚半岛之间的重要扼制点,夺得此处,对于中国人来说,那将是扼制住了东马与西马之间的咽喉点。

尽管已经采取了一定的动员,可是整个纳土纳岛上依然显得那样的混乱,三三两两的游哨巡逻在空无人影的街道上,偶尔的有几辆打着车灯的军车组成车队,呼啸而过。满大街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城内显得气氛十分的紧张。

眼看着天就快亮了,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至少在白天,这些武装分子也好,中国人也好,就不会那样的肆无忌惮了吧。而且白昼里,采取搜捕行动则更是有利。

腊奈城-驻军司令部,东方似乎已经开始出现一点点的鱼肚白之色了,看样子,用不了太久,天就会放亮的,几个持枪哨兵显得甚至悠闲的聚在一起,抽着烟,胡乱的聊着天,这些执勤的哨兵们懒洋洋的用这种方式来打发无聊的时间,毕竟天就快亮了。

靠近大门方向的几个哨位上的士兵早已经提前溜号了,黄黑色的路障杆倒是依然放在那里,反正这个时候也没有车辆进出,甚至连哨所里的士兵也凑在一起相互之间聊天、抽烟。尽管上司已经明令要求加强司令部的警戒,但谁会真正去搭理这道命令。总不至于袭击这里吧,开玩笑,这里可是驻军司令部,武装分子吃饱撑着了,敢来打劫司令部。

停在不远处的一辆‘梭鱼’轮式装甲车则是装模作样的摆开着架势。除了昏昏欲睡的机枪手半身探出在车顶机枪护盾外,整辆车里就没有其他人了。都猫在一旁睡得正酣呢。

一个军官某样的红色贝雷帽走了过来,见到此景也是骂骂咧咧的,显然部下的失职让他感到一丝难堪,要是被司令部里的那些官僚们看到,这些混蛋又得挨藤条了。山猪,哪来流传下来的规矩,对犯事失职的士兵处以鞭笞。新加坡,这个猪猡样的国家。一定是他们的狗屁藤笞让雅加达的官僚们似乎若有所悟,这些狗,他们难道什么都得学那些华人猪。

“山猪,你们这些山猪,都给我醒醒。”军官显然对这些懒惰的家伙感到不满。

那辆‘梭鱼’装甲战车上,打着哈欠的机枪手从机枪护盾后露出脸,冲着值班哨兵喊道“哎,叫他们这些山猪替换我,我都快蹲在这里有三个小时了。”

“那你继续蹲在车里吧,反正就快天亮了。”一个嘴里叼着烟的哨兵头也不抬的摆摆手,压根就没有搭理机枪手的请求,而是继续着他们的话题。

这些中国山猪,不是他们的春节嘛,怎么都还要折腾,虽然长官们没所有说明这些袭击者是中国人,但所有的士兵们都能够猜出几分,除了中国人之外,谁还乐得来纳土纳岛搞什么袭击,真是闲得发慌吗?春节也不休假,真是爱找麻烦。不过春节在印尼也是公假,要不是被调到这个该死的岛上来,也许在泗水,还真的能够好好享受到这样的中国节日。

“嗨,猪,你过来,帮我擦干净靴子。”一个哨兵冲着不远处正佝偻着身体蹲在那里的亚洲人喊到“猪猡,过来,给我擦擦靴子。要不然我切开你的喉咙。”

“はい(发音为:哈伊)”随着一声日语的应答,这个亚洲人匆匆忙忙的跑上前来。

没错,这是一个日本人,东亚战争末期,大批的难民或是搭乘着飞机,或是乘坐各种船只,试图经由北冰洋或是从印度洋经苏伊士河飘离到欧洲大陆、南美大陆。但是去欧洲的一部分,除了一些曾经的华族、社会名流被欧洲人收留了,并组成了日本流亡政府之外,没有任何显赫家世和地位的平民只是被安排在了北非的难民营之中。

而有极大一部分人在日本南美等国大使馆、领事馆的那些外交官员的努力下,逃到了南美。不过很多人都没有这样的幸运,他们中的很多人在这场逃亡浪潮中死于了非命。除了一些人因为船只迷航,而最终葬身于大海之外,很多人却是因为上错了岸,而丢失了生命。

在战争末期,曾经有不少日本人逃到了印度尼西亚,之所以这些日本人选择逃往印尼,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简单的理由-从日本往南,便是可以到达印尼,再由那里选择流亡其他欧洲、南美国家,再者,一直以来,印尼都是日资企业的重要投资对象国之一。

可是日本人错了,的确,日本人是错了,也许日本人会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战争问题,而是始终拒绝向中国政府道歉,尽管在大陆战争期间,他们选择了错误的作为,但归根结底,这只是日本人脑子里只有一根筋的原因。这个国家,永远都是在想当然的思维着,用自己的逻辑来断定别人的思维,总是认为自己所想,便是他人所为。他们总是难以理解别人的作为、举动,但却永远不会去回头思考自己,甚至是看待自己一下。

也正是因为这样,许多流亡的日本人总是认为“印尼人也许不会去排斥我们的”、“毕竟我们长期给予了雅加达政府以投资。”、“我们是日本人啊,而不是华人。”

可事实上真是这样吗?当然不是,也许很多日本人在一上岸,就被印尼军警给扣留的时候,他们很难认为,印尼人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对待自己。可是历经了数次排华浪潮的华裔在这个问题上,却是看得比日本人清楚。因为也许是中华民族的子孙看待问题总是多个心眼的原因吧。至少看待问题的时候,不是那样的死心眼、一根筋。

其实在2008年的次贷危机中,人们就已经发现了日本的国民性中的某一点,和华裔十分相似,即抛开政治层面,日本人和中国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勤劳的民族。这是因为,首先日本文化的精髓本身就来源于中国,其次,在明治维新之前,甚至在1945年战争结束之前,日本和中国都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农业性的国家,农耕文化积累于血液的深处。

这种思想便是如同一个农民一样,他总是喜欢料理自己的庄稼地,一日三下地,或是除草、或者耕地,总是将精心的打理着自己的农作物,他们不会闲下来,他们总是让自己忙个不停,而这就是勤劳的根本来源点。当成熟的庄稼卖出去后,收入囊中的金钱,又总是看得特别重要,于是便是总是攒着积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皆是如此。

于是这样,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的思维中,对懒惰者总是不屑一顾,充满鄙视,而这种观念在西方社会是根本没有的。当然了,消费观念也是这样,西方人热衷于今天花掉明天的钱,而中、日两国却是无一例外的过着‘国民爱存款’的日子。

这样下来,也就有了2008年的那次危机中,当各国都是囊中羞涩的时候,中、日两国却都是荷包满满,而这一点,却也是所有国家都是嫉妒万分的。

可是东南亚的国家,尤其是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马来人,却截然和东亚国家不同,马来西亚具有“马来人的马来西亚”的观念,即马来人在什么事务上都优先,外来投资进入马来西亚,得让出巨大的股份给马来人,而印度尼西亚土著人的那些愚昧、疯狂更是疯狂,他们愚蠢而又懒惰,对任何富有勤劳的民族,这些愚蠢的懒汉都是充满着敌视,这样的国民性是印尼人根缔上的问题,当然了,排华事件中或多或少都掺杂着政治问题,但无一例外的都是和印尼人的仇富心态有关。他们宁可将时间浪费在骚乱、打架之中,也不愿意前去劳动。他们更是愿意去垂涎那样富有者。

而这个时候,一群懵懂上岸的日本人,显然就如同一只只肥嘟嘟的羔羊样,在这些印尼人的眼中看来,简直就是盘子里的美味了。当然,剥夺钱财可不是那样简单的,最好还是得控制起来,至少马来民族的骨子里充满着的残酷是日本人以及当初的华人都从来没有想象到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