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瘫痪老太爬进法院状告儿子索赡养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每月200元的赡养费,二儿子就是不给



通化市82岁的金老太自5年前双腿瘫痪后,除了上厕所鲜少下地。但几个月来,她却不惜数次爬行去法院上告,为的是向二儿子两口子索要那每月200元的赡养费。


为省钱 她一点点爬进法庭门


“前后来了四五次,都是早晨不吃饭就过来了,从1楼门卫到法官谁见到那场景都怪心酸的,八十多岁啊……”说起金老太,通化市东昌区人民法院江西法庭的工作人员几乎都认识她,因为金老太每次都是爬行进来,法官要背她,她还执拗地不用,非固执地一点点爬上去。


金老太有5个儿女,老伴耳聋身体不好,现在她和老伴住在小儿子家——火车站附近的一处老式家属楼7楼。


为了上法院告二儿子周某两口子不付赡养费,每次金老太从家到江西法庭来回都要花费40元钱,其中,打车来回20元,雇人背她上下楼20元。因为法庭只有二层,为了省钱,到了法庭她就独自一点点爬进门。


今年2月,她和老伴将二儿子夫妇告上法庭索要赡养费以及医疗费等。鉴于金老太的实际情况,法院审理查明后3月就下了判决,由于老太没有其他证据,最终判定周某每月承担俩老人200元赡养费。


可到了5月份,金老太仅收到一笔200元的赡养费便再没有消息。6月12日,金老太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法院查出儿子账户存款近50万


考虑到金老太的身体情况,东昌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臧海波、江西法庭庭长盖希箐非常重视,第一时间便派人依法送达相关手续,要求此案在最短时间执行完毕。


“上门很多次,可敲他家的门始终没人开,连老太太都曾在他家门口等了半宿才出来人,钱也没给……”执行民警陈鹏说,执行过程中难度很大。


“是周某经济困难没有执行能力吗?”


“光是他的个人账户存款就近50万,还都是定期的,怎么能没有执行能力呢?”执行民警说。


7月7日,执行民警采取强制措施从周某账户中划走1000元,除去周某此前拖欠的赡养费等费用,剩余300元法院视为保证金。法院方面表示,情节严重将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10个老太太我能养起,就不养你”


“‘虎不食子’,哪能轻易就告儿子呢?”昨日,在金老太家,她坐在床上反复念叨这句话,一度掩面而泣,长时间沉默,想要拒绝采访,说儿子不挂着她,她还惦记着儿子。


几次沟通后,她最终从身边拿出了一个笔记本,上面的字歪歪扭扭,语句也不太通顺,但看得出来详细记录了二儿子这些年给的钱,以及当时的情景、她的心情。


说起告儿子,金老太拽着老伴的手哭:“哪怕他说一点暖心的话,我也不会要这钱,更不会告他。在法院看见他,我眼泪刷地就控制不住了,但儿媳妇一搂儿子的脖子说‘走’,这个场面我一辈子忘不掉!”


“我一直想到他家和他一起过。他说什么‘10个老太太我能养起,就不养你’。”金老太用衣角擦拭眼泪哭着说,“当初我对他最好,伺候他两代人,最初是他两口子吃饭,洗衣服,做棉袄棉裤有好几年,后来又照顾大孙子12年,养儿为防老,我怎么能到这下场呢!”


老太:见到儿子比吃药还开心


“光是腿脚不好这5年,老二只来过两三次,给过600元钱还是我赖着要的,每次来了就跟我算账!”金老太最伤心的是,曾经有一次二儿子已经答应每年给2000元,甚至签字画押,可二儿媳一个电话说不行,二儿子就把它撕了,再要钱就让她上法院。


“一直都是那四个儿女养活,他们都没老二过得好,这不公平!”金老太说,二儿子夫妇反复让她上法院要钱,气得她才下了狠心。


昨日,记者几次来到周某家,但一直没等到人,而金老太手中周某的电话也显示号码不存在。


据了解,在法院开庭时,二儿媳曾表示,金老太有5个子女,丈夫已表明不参与继承,而且两人每次到老人家中也资助50元,老人提出困难时还及时送钱,现在她家里也处于艰难时期。


法院民警表示,老太的其他儿女不主张她上告,表示会赡养老两口,但老太执意要上告。


金老太说,之所以母子到了这个地步,是二儿媳嫌她穷,还说待她不好,结婚时啥都没有,到现在还跟她要彩礼钱。最初她干了10多年小买卖,才赚了1.8万,实在是经济有限。金老太甚至发誓,自己每句话都是真的。


“见到儿子比吃药还开心,可我总也见不到他,告他,他来送钱就能看见了……”虽然口口声声说告儿子不后悔,但最后金老太大声哭了,她说,一早接到了法院的电话,二儿子要走了账号,还是不来送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