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的不高兴:武汉城的边缘化和自我拯救

武汉的不高兴缘自于近年来的失落,而失落的原因,在于它曾经拥有的辉煌。


“东方芝加哥”时代自然不必说了。就是从民国时期到抗战前夕,武汉就兴建了500多家工厂,包括4家声名显赫的纱厂,武汉也由此与青岛、上海一起成为当时中国最重要的纺织工业基地;建国之后,武汉成为国家投资的重要工业基地,在156个国家重点建设项目中,就有7个落户武汉,诞生了一大批堪称“共和国长子”的工业企业,“武钢”、“武重”、“武锅”、“武船”、“武车”……个个声名显赫。


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沿海城市率先在改革开放中崛起,西部大开发和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也成效明显。这一切让武汉感到迷茫。“武汉在哪里?”这是一位市长的“天问”,叹息武汉沦为政策边缘化城市的宿命。


被“政策边缘化”的武汉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城市竞争力逐年下滑。2003年,武汉在全国百强城市排名榜上仅列17位;在2004年的中国城市竞争力排行榜上,武汉排到了第24位。


武汉的确不高兴。



中部坍塌,非均衡发展战略让武汉迷失


2005年全国两会,温家宝总理提出,要“抓紧研究制定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规划和措施。充分发挥中部地区的区位优势和综合经济优势,国家要从政策、资金、重大建设布局等方面给予支持。”


一位官员称,在座的中部省份人士“像听到了久违的‘春雷’一样,感觉随之而来的将是春天甘霖。”


事实上,从20世纪末开始,以武汉为首的中部城市就开始寻求中部崛起。“中部崛起”一词,最早见于中共湖北省委的党代会决议,在当时只是湖北的省级方略。而在中央领导人正式提出“中部地区崛起”时,山西、河南等中部其他几省也群体性地发出崛起的呼声。


中部为什么要崛起?事情源自于近30余年中国的非均衡发展战略


改革开放30年来,东部以发展经济为第一要义,在“先富起来”的指导下,得到了国家政策的首度倾斜,上海、广东、深圳等一大批城市崛起;西部开发的近10余年来,中国西部以环境保护、基础设施改善为主要理念,进行轰轰烈烈的西部大开发,大批城市也在此政策中受益。包括近几年来的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东北三省城市也因此获得长足发展。


1998年的武汉,在经历增长的黄金时期之后,全国性的国有企业和金融改革启动,大批职工下岗,省市属企业、集体所有制企业倒闭的不计其数。而随着周边省市获得来自中央令人眼花缭乱的政策后,这座老工业基地迅速陷入了“中部坍塌”的迷茫。



特殊政策的眷顾不太可能降临,武汉需要自我拯救


在中部崛起战略由国家提出之后,中部省份立刻如争相要奶的羔羊,终于等到了“母亲的眷顾”。于是一系列的官方、非官方论坛、讨论会随即召开,但最终讨论的结果,无一例外地向中央开出要政策的单子。


这里面,武汉的一位教授甚至向媒体直接宣称的“10条建议”,将“要政策”演绎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在建议中央类似设立“西部开发办公室”那样,设立“中部发展办公室”之后,紧跟着提出“武汉直辖”。


在政策撬动经济轴心的中国,也许被边缘化的武汉的确有说不尽的委屈。并且,一个城市的发展往往与国家的战略捆绑在一起的。


但是,综观武汉发展之路,从晚清张之洞兴办工业,到国民政府扶持其工业发展,再到新中国一大批“武字头”企业落户,构成武汉新中国的工业构架。似乎每次武汉的跨越发展,都少不了政府及政策的影子。


而武汉自身又做了什么?“身为九省通衢的武汉,难道永远离不了政策的眷顾?”一位名为“武汉人”的网友发贴称,并直斥武汉人“等、靠、要”的习惯和发展心态。有人鉴于武汉的资质和未发挥的潜力及优势,将武汉比喻为一个“拿着金饭碗讨米的人”。


在中部崛起战略被提出之后,龙永图受邀在武汉演讲,但他讲的是劝慰中部“抛弃陈旧的计划时代的思维,自我拯救自我革新”。


武汉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吴传清教授也认为,武汉经济地位的变化,其一政策影响,其二则是人们观念上的保守、自满、自得等,没有抓住机会及时完成转型而造成的。


事实,早就有学者判断,中部6省已不可能再像深圳那样,赢得多少特殊的政策。


原因有二,其一,东部沿海、西部、东北均获得了优惠政策,此时再加上中部,既然全中国都有的“优惠政策”,还有什么优惠可言?其二,时过境迁,中国的非均衡战略在东部改革开放和西部开发之后基本已告一段落,虽然会在某些领域和地区出现,但不可能再出现向一个地区大量倾斜的可能。


因此,中部崛起其实是中央对中部的一场动员,他们应该收获的是被鼓舞的士气和自我拯救的意识。



竞争力排名逆市上场,不高兴的武汉如何带着微笑上路?


两年前,位于武昌中北路的武汉重型机床厂厂址790亩地块,以总价35亿余元拍卖成交,刷新了武汉“地王”纪录。而今,这家老牌国有企业已经从这里永久消失,在这片曾经厂房林立、机器轰鸣的土地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型商业住宅区。


武汉正蜕去老工业的壳,进而努力地将自己包装打造成为现代的国际化都市,金融、物流、地产等第三产业被写入政府的发展纲要之中。


首先,武汉谋划的是区域城市群的崛起,以武汉为圆心,以100公里为半径,将周围的8个城市,也是湖北产业和经济实力最集中的核心区圈进“武汉城市圈”,意图一体化发展。最近,武汉城市圈以及长(沙)、株(州)、(湘)潭城市带已经被国家批为综合配套改革实验区,正式跻身“新特区”行列。


与此同时,2008年爆发的经济危机,使人们将眼光从沿海转向内陆腹地,随着外向型经济的发展模式遇到瓶颈,国际市场需求走软,强化内需拉动的作用迫在眉睫,以武汉为代表的中部地区由于辐射整个国内市场,其战略地位将被重估。这在第七届(2008)中国城市整体竞争力排行榜上得到了应证,武汉位列全国第17名,超过了成都、厦门、长沙等城市。相比2007年,武汉的名次逆市上升了5位。


九省通衢的武汉,处于一个向好与向坏皆有可能的十字路口:武汉与广大内陆城市拥有相同的承接产业转移的机会,如果武汉不能自我拯救,则面临着再次被边缘化的可能。因此,一个不高兴的武汉将如何带着微笑上路,是武汉在未来发展的关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