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火线 正文 第十四章 受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等眼睛好些后,拉上枪栓,我向着交火方向冲去,绕到一棵大树后,我从夜视仪中开始寻找敌人。

一个家伙正好处于离我不远的灌木丛中,夜视仪中可以看到他刚打完一梭子子弹准备换弹夹,瞄准镜有放大的作用,我甚至能看到夜视仪中发亮的人形物由于紧张,换弹夹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虽然知道对方看不到我,但我还是紧张异常,这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如果扣动扳机,下一秒他便会成为一具死尸,此刻我竟然掌握着一个人的生与死。

无线耳机中不停传来混乱的枪声,一声闷哼让我心里一紧,有人受伤了?!“干!再不能犹豫了!”我不停地自己安慰自己,“要是他这样瞄着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开枪的,曹毅你这是在自卫!”

重新瞄准刚拉上枪栓的那个人,我咬咬牙扣动了扳机,夜视仪中,子弹划着一道耀眼的光线准确地射入了他的胸口,我甚至能看清他惊恐地转头望向这边,然后颓然倒在了灌木丛中,自胸口流出的鲜血由开始的亮白色渐渐变灰。

这是生命流逝的痕迹,我呆呆地望着夜视仪,目睹着自己就这么剥夺了一个人的生命,深深的负罪感涌上心头。

那次抢劫案中我也杀了人而且是第一次,但那时是处于高度紧张中,完全容不得我停下来想。

就在我怔怔地发愣的空挡,数发曳光弹同时飞向我这边,瞬间将我暴露在一片光亮之中,机枪声响起的同时,弹雨向着我这边倾泻过来,。

子弹打在树干上发出“梆梆”的声音,我躲在大树后惊魂未定,明白自己已经暴露后,我向着子弹飞来的方向扣动扳机,一梭子子弹很快便打光,借着火力的掩护,我向着大树一侧就地一滚,滚到了灌木丛中,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钻进灌木丛中。

身后子弹追着我飞来,打进松软的泥土中发出“扑扑”的声音,很像子弹没入身体发出的声音。

刚爬出去五六米,我就觉得小腿一麻,紧接着一股剧痛传遍全身,仿佛小腿的肌肉被人生生揪出来一样,疼得我不停地倒抽着冷气。

腿用不上劲,只能靠胳膊一点一点向前挪动,我知道现在不能停,一停下来跟着飞来的子弹会把我打成马蜂窝。

“菜鸟?是你吗?你怎么样,他妈的你给我挺住!”耳机中传来杀手焦急的声音,但是跟着传来的密集的子弹声告诉我他那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还能挺的住...”剧痛使得我说话都不顺畅,拼了,干,趁着敌人换弹夹的功夫我也快速换上一个新弹夹,自夜视仪中一扫便看到三个家伙正拉上枪栓准备再次向我躲着的灌木丛扫射。

来不及仔细瞄准,我连连扣动扳机,打光子弹后我不敢稍作停留,马上用胳膊支地向前爬去,从骤减的子弹可以猜出刚才冒死的反击有效果。

还没来得及高兴,更多的子弹向着这个方向扑来,干!这帮家伙就找上我了,看来又有人加入了攻击我的行列,我在心里亲切问候了他们祖孙三代数遍。

我哪里知道,因为对方的夜视仪看不到我们,除了铁塔的“火神”很显眼外,他们只能靠曳光弹来寻找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我,当然会使劲招呼了。

又有一发子弹擦着屁股飞过,我只感觉屁股上一下湿了一片,接着便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剧痛抽走了我全身的力气,失血过多使得我眼前一阵阵发黑,再也无法向前爬动半步。

就在我趴在地上准备等死的时候,一个黑影飞快跑过来,一把拉起我扛在肩上便冒着漫天的枪弹飞奔出去。

耳边不时传来子弹高速飞过发出的破空声,我都感觉有好几发紧紧贴着我俩穿过,只差分毫便会洞穿我俩,天太黑我看不清背我的是谁,即使背着我仍然健步如飞,朝着队长他们用火力建起的临时防线后面奔去。

趴在战友结实的肩上,虽然四周不断有流弹飞过,但我却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眼泪早已经重新模糊了双眼,不是因为催泪弹的余威,不是因为伤口的疼痛,是被战士们之间深深的友情所感动。

终于安全地绕到了交火的后方,我听到背我的战友大喊道:“天使,天使!快,是菜鸟受伤了!”

我听出背我的人是一直很少说话的猎人,此刻正焦急地喊着天使,第一次感觉菜鸟这两个字在他口中叫出来是那么顺耳,第一次,我不想反驳。

猎人将我轻轻放下,由于我屁股上也有伤,只得趴在地上只哼哼,很快天使跑了过来,看我浑身是血吓了一跳,马上开始检查起伤口来。

“小腿腓肠肌部分撕裂,臀大肌受损,出血严重,子弹都是擦过并没有伤到骨头。”天使一面飞快地说出我的受伤状况,一面开始给我清洗伤口,酒精洒在伤口上把我痛得直咧嘴。

清洗完伤口后,天使给我撒上止血粉,开始用绷带缠腿上的伤口,由于屁股受伤没法缠绷带,只能用特制的类似创可贴的东西给我粘住伤口。

天使忙完以后,又为了全身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其他伤口后,这才对我说:“我不得不说,你真幸运!两发子弹全都是擦着肌肉飞过,没有伤到骨头,中彩票的概率也不过如此!”

我一边抽着冷气重新趴下,一边道:“等我回去把全部家当全压上买彩票去,中奖后分你一半!”

战斗渐渐接近尾声,只剩下零星的枪声,我看见杀手从前边跑了过来,见我趴在地上吓了一跳,过来就要拉我。

“菜鸟!,你这是怎么了?”一边拉我,杀手一边焦急地问道,没想到他力气还真大,扯得我伤口又裂开,屁股上又湿了一片。

“快放开他,他没事!”天使赶忙过来阻止杀手,我从牙缝挤出一句话骂道:“你个笨蛋,我要被你整死了!”

听到我的骂声,杀手慢慢放下我,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道:“刚才在无线电中听到你受伤,所以才那么紧张...呵呵..”

除了猎人跟白毛狼继续在警戒外,其他人陆续走了回来,看围了我一圈的战友一脸关怀的眼神,我感觉心里一股暖流在流动,全身都暖暖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