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贩为给活鸡增重用石粉灌进鸡胃(图)

拓石 收藏 0 3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9_93292_9593292.jpg[/img] 从贵州土鸡的鸡胃里取出了大量碎石粉   这种鸡来自贵州,鸡贩子把石粉搅成糊状加点玉米灌进鸡胃   曾经,鸡贩给活鸡增重,主要方式是手工灌玉米、凉粉、石子和泥巴,市民很容易识破。现在,不良分子将石粉搅成糊状后,用机器灌入鸡嘴的伎俩已经出现,市民很容易被麻痹。最疯狂的灌法,一只鸡体内石粉可到半公斤。主城市民每天要用土鸡的价格,为近一吨的石粉买单。不过,不用紧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贵州土鸡的鸡胃里取出了大量碎石粉


这种鸡来自贵州,鸡贩子把石粉搅成糊状加点玉米灌进鸡胃


曾经,鸡贩给活鸡增重,主要方式是手工灌玉米、凉粉、石子和泥巴,市民很容易识破。现在,不良分子将石粉搅成糊状后,用机器灌入鸡嘴的伎俩已经出现,市民很容易被麻痹。最疯狂的灌法,一只鸡体内石粉可到半公斤。主城市民每天要用土鸡的价格,为近一吨的石粉买单。不过,不用紧张,“一摸二看三称”的办法可防上当。


鸡胃有石粉


鸡店每天须疏通下水道


渝中区兴隆街,主营批发鸡鸭的有四家店,顺便兼营宰杀。每天凌晨,他们收购从市内梁平等区县或贵州省凤冈县等地运来的活鸡鸭后,再批发给主城各农贸市场的鸡贩。


昨上午,四家经营户之一、在兴隆街经营了12年活鸡鸭生意的刘德彬(化名)说,近两年,自贵州运来自称是“土鸡”,出现一种怪现象:鸡胃被灌了一种“饲料”——用石粉搅成糊状,再加几粒玉米。“这种鸡每只比正常喂养鸡至少重0.25公斤以上……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几经考虑才说出这个秘密。”


老刘说,其实说出这个行业秘密,还有一个“更实在”的原因:每天凌晨,店伙计把一两千公斤鸡鸭批发出去后,要宰杀约100只鸡送超市。宰杀中,鸡胃或鸡肠会流出牙膏状的石粉,然后进入店门口的下水道,一天下来,下水道很容易遭堵塞。因此,店伙计每天都得当疏浚工,掏挖积在下水道的石粉,否则,杀鸡没法进行。


“每天至少掏10盆以上,最多时有20多盆。”店伙计小赵指着店内直径四五十厘米的盆子说,杀完鸡鸭就当疏浚工,他和另外两个店伙计心中也不爽。疏浚一次,短则三四十分钟,多则一个小时。


疯狂灌石粉


一只鸡增重0.3~0.5公斤


老刘在鸡笼寻了五六分钟,才找到一只正常喂养的鸡,此鸡2.05公斤。接下来,他随手在笼内抓起一只鸡,重2公斤。把这两只鸡宰杀后,两个鸡胃大小差别不明显,然而重量迥异:正常喂养的鸡胃仅3两,灌石粉的鸡胃9两。


为啥如此悬殊?老刘继续实验:剖开两个鸡胃,把胃里所有东西各倒进一个盆,盆中浸水后倒水,正常喂养的鸡胃里是玉米及已消化的食物颗粒,灌石粉的鸡胃除五六颗玉米外,全是灰白或黑色石粉。石粉沥干后,重7两。


“这两只鸡都是我们所说的土鸡,农贸市场每公斤卖28元左右。市民若买到这只2公斤灌石粉鸡,近10块钱其实是买了石粉。”老刘说,他以前做的实验表明,一只贵州来的“土鸡”灌0.35公斤石粉很常见,最恶劣时可超0.5公斤。


既然知道贵州鸡灌石粉已近两年,刘等经营户为啥仍要收购?老刘说:市内梁平县等地鸡数量远不够主城消费,而贵州鸡正好弥补主城每天逾5000公斤的缺口。


专门制机器


掰开鸡嘴插进管子灌石粉


兴隆街另两家经营户证实,近两年来,他们从运“石粉鸡”的鸡贩处获悉,“石粉鸡”来自贵州省凤冈、眉潭和永兴县,鸡贩让当地碎石厂把碎石打成粉,兑水把石粉搅成粉状,然后用与车辆加油的便携式加油器一样的特制机器,掰开鸡嘴插进管,灌牙膏状石粉。


“两人配合才能灌完一只鸡。”老刘转述鸡贩灌石粉具体方法:一人负责把石粉加压后,从插进鸡嘴的管子末端挤出;另一人抓住鸡不让其挣扎,用手顺鸡脖往下抹,让鸡胃的石粉积得再无法顺鸡脖往下抹为止。最后,再灌进几颗玉米等粮食,以免消费者选鸡时识破。


大坪农贸市场卖鸡的鸡贩刘勇说,石粉虽无毒,但鸡通常两三天才能排泄完,“三天后鸡没卖出,就得赶紧杀掉。否则,鸡会急速变瘦,这跟人吃多了不消化生病变瘦的道理类似。”


鸡贩算细账


每天主城一吨石粉当鸡卖


老刘等经营户算了一笔账:每天,运到兴隆街的贵州产“土鸡”约5000公斤,若以每只鸡通常约2公斤和鸡胃中石粉0.4公斤算,有一吨石粉被主城市民以每公斤28元的价格买走。关键问题是,市民还很难识破,因为膏状石粉混少许玉米后,即使用手捏鸡胃办法选鸡,也会误认为鸡很健康且食量大:按常理,胃中有大量已消化的鸡食和少许未消化的玉米是正常现象。


昨下午,记者把兴隆街“石粉鸡”泛滥状况向市工商局经检总队反映,对方很重视,表示会通知辖区经检支队着手查处。


那么,主城其他农贸市场还有类似现象吗?


首席记者 黄艳春 实习生 王辰宇


主城区真正土鸡极少


究竟哪种才算土鸡?严格的讲,应该是农村传统意义上那种放养的鸡,有两个条件:吃粮食啄野草;放养时间较长。


昨晚,重庆德诚生态鸡老总李惠清说,如此真正土鸡在市场上极少,很多“土鸡”其实就是饲养场用了一点粮食喂养,催肥后就上市,一没有农村土鸡那种真正意义的放养,也没有养那么长时间。这些所谓的“土鸡”吃了不会有问题。但绝对称不上传统意义上的土鸡。这样的“土鸡”质量和价格,都介于饲料肉鸡和土鸡之间。


手工灌鸡到机械作业


据老刘等人介绍,记者掌握了机械化灌石粉前,不良鸡贩给鸡增重的演变过程。


约20年前,鸡贩用手指捅的办法,把稻谷或玉米强行灌进鸡胃。


15年至10年前,鸡贩觉得灌粮食不仅成本高,且增重不太明显,开始用灌凉粉条杂带石子办法。


5年前左右,增重方法变得赤裸:灌黏性好、可揉成团或条的泥土。可这种伎俩很快被细心市民识破:鸡胃被手捏后,出现成团或条的可疑形状。


现在,贵州一些不良鸡贩作弊手法更具麻痹性:选远比粮食和泥土更重的石粉,用水调成糊状后用特制机器对鸡嘴灌来增重,还塞进几颗玉米麻痹市民。


一摸二看三称防石粉


市民不必对“石粉鸡”恐慌!老刘等鸡贩介绍,目前,我市区县出产、运到主城销售的“土鸡”都没灌石粉。贵州鸡的明显特征是鸡脚是灰白色。确定选购的是贵州鸡后,可“一摸二看三称”远离石粉。


一摸。捏鸡胃是否很紧密且有像揉沙包的感觉,另外,若仅能捏到少量的包谷等粮食,多半是“石粉鸡”。


二看。“石粉鸡”的脸部不仅肿胀,且双眼无光,较正常喂养的鸡而言少动喜卧——鸡胃太重,几乎都蹲伏鸡笼。


三称。若一摸二看能掌握,可先记下宰鸡前的重量,待宰杀后再复秤。若宰杀前后误差超过0.75公斤,灌石粉嫌疑就非常大。剖开鸡胃立即知答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