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造就东条英机等日本狂人的“一代宗师”

拓石 收藏 2 407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9_93174_9593174.jpg[/img] 吉田松阴雕像 今年是被日本人誉为“一代宗师”的吉田松阴逝去150周年。前一阵子位于东京世田谷区的松阴神社举行春大祭,着实又热闹了一番。由此,我们也看出日本的“有识之士”们一个半世纪以来确实不曾也不想忘记他。其实,观其所为,觉得我们国人倒是更应记住此君。 吉田松阴,1830年出生于长洲藩﹙今山口县﹚的一个下级武士家庭。五岁时过继给山鹿派﹙军事学派﹚掌门人叔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吉田松阴雕像



今年是被日本人誉为“一代宗师”的吉田松阴逝去150周年。前一阵子位于东京世田谷区的松阴神社举行春大祭,着实又热闹了一番。由此,我们也看出日本的“有识之士”们一个半世纪以来确实不曾也不想忘记他。其实,观其所为,觉得我们国人倒是更应记住此君。


吉田松阴,1830年出生于长洲藩﹙今山口县﹚的一个下级武士家庭。五岁时过继给山鹿派﹙军事学派﹚掌门人叔父吉田大助做养子,开始学习军事学。10岁,进藩校“明伦堂”读书。11岁就已经能在藩主毛利敬亲面前讲解《武教全书》的战法篇。


16岁,可以说是吉田松阴一生最重要的一年,他有幸师从长沼派军事学教师山田亦介,潜心学习了大量西方军事学、海防学并由此对欧美的强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此以后,吉田又冒脱藩之罪私下游历了东北,详细观察了解了东北地区的经济、兵制等诸方面,由其切身之考察,吉田得出了德川幕府已处于生产力停滞、组织僵化、赋税苛刻、民不聊生的腐败无救状态的结论。


1853年,“黑船到来”事件发生,美国海军准将佩里率舰队叩关日本。这时,已经谙熟了儒学、国学及兵学的吉田松阴,为了看看先进国家的武器装备,连夜赶到美国舰队的停留地浦贺。一见之下,美舰那大口径火炮的威凛和舰队的强大深深地刺激了他,而幕府无力的对应更让他愈发认识到了幕府的无能。由此,一个超越了幕府和藩意识的“尊皇攘夷”的大国家民族思想开始在吉田松阴的头脑中渐渐形成。于是,他提出了“天下乃天朝之天下,即天下之天下,而非幕府私有”的主张,进而,在幕府与美国签署了被迫开国的《日美修好条约》的时候他又提出了“以彼进步之术为我物,以此为伐彼之谋”的具有前瞻意识之主张。


吉田松阴因违反幕府关于私下接近外国船只的禁令于1854年入狱。1855年出狱回到家中后,他正式开办松下村塾,招收山鹿派军事学的学生,教授《武教全书》及自己的治国观念和思想。吉田松阴在从事教育的同时,还广邀当时的社会名流,议论将军立嗣、条约敕许开国锁国等国家重大问题,指责幕府种种腐败无能,一时间形成了草莽志士针阀时弊的风潮,这就是日本史上有名的“处士横议”。也由此,吉田彻底得罪了当时握有实权的幕府大佬井伊直弼,终至在“安政大狱”中,在其所作《留魂录》的“肉躯纵曝武藏野,白骨犹唱大和魂。”的郎朗吟诵声中,被井伊直弼处以斩首极刑。


日本史上的一颗巨星虽然就这样在30岁的英年坠落了,但他却为后世日本留下了赫赫遗产,他在著作之一《幽室文库》中曾述道:“凡英雄豪杰之立事于天下,贻谋于万世,必先大其志,雄其略,察时势,审时机,先后缓急,先定之于内,操所张弛,徐应之于外......为今之计,不若谨疆域,严条约,以霸糜二虏( 指英美)。乘间垦虾夷,收琉球,取朝鲜,拉满洲,压支那,临印度,以张进取之势,以固退守之基。遂神功之所未遂,果丰国之所未果也。收满洲逼俄国,并朝鲜窥清国,取南洲袭印度。宜择三者之中易为者而先为之。此乃天下万世、代代相承之大业矣。”


此论面世,欧亚诸国,观之者无不凛凛。更为可怖的是,吉田松荫以16岁出道30岁被问斩的短暂生命,不仅形成并著述了成为日本后世国家扩张主义的指导性纲领的国家发展方向之理论思想,而且还在短短的三年松下私塾的教育生涯中,为其思想、主义的施行培养了一批日本史上赫赫有名的继承其衣钵的维新精英。


这其中就有被誉为“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的铁蹄骑士高杉晋作;与西乡隆盛和大久保利通并称“维新三杰”的倒幕先锋木户孝允;日本历史上首任总理大臣伊藤博文;战争狂人陆军大将山县有朋以及久坂玄瑞、入江久一等当时之所谓时代俊杰。就是后来二战中的如独裁法西斯东条英机、战争狂徒岗村宁次、山本五十六等战争罪魁以及法西斯“大亚细亚“主张的提出者大川周明、“大东亚共荣圈”的提出者时任日本外相松冈洋右等辈。以他们之所为,都可谓之是吉田松荫当之无愧的间接传人。


由吉田松阴“尊皇攘夷”主要理论思想发展确立的日本立国理论方策,以及松下村塾培养出的赫赫执行者门徒,到受其理论影响的间接传人那些二战罪魁们的所作所为,我们看到,吉田松荫的主张不仅在当时成为了维新革命的思想基础,更重要的是其后来成为了日本向外扩张的目标与步骤的理论依据。


截至二战结束,日本几十年的疯狂扩张,可以说几乎是一成不变的实施执行了吉田松阴的立国理论。即使是今天,这种扩张也还是在时时进行着。只不过,方式是由军事改为经济罢了。所以说,某种意义上,我们似乎更不应该忘记松下村塾,更应记住吉田松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