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四四、大清剿(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八月九日下午,作战部队在龙潭营地完成集结。这是十二军成立以来首次全军集合,这次除了留守基地的教导队两个排之外,全军能作战的人员都集中在这里了。

为了不影响部队战斗力,除了各营(包括独立团)增加两个步兵排扩充到四百人(独立团是五百人);军警卫营与教导队、炮兵营、管训队、新成立的卫生连组成警卫团,共计一千两百余人;临时从其它部门抽调的人员(不包括情报处)加上从教导队抽调的干部组成暂编团,共计五百余人,这支部队由杨晋指挥。为了理顺独立团的指挥序列,提升高连升为副参谋长,任命许杏虎为代理团长。

八月十二日,侦察连报告,平川沟方向发现一股日军,其两翼及背后十公里范围内未发现有日军踪迹。该股敌人包括日军斋腾联队,伪军一个团,共计四千两百余人,重武器只有十二门八二迫击炮,四门三七速射炮,六十门六零炮,五十余挺重机枪,敌军装备有大量的自动步枪和冲锋枪。该部配备有大量的电台和步话机。

得到报告后,党育明下令,警卫连、侦察连一个排,炮兵营两个连、一、二营、独立团立即出发,务于十四日凌晨前到达一二四零峰。三营、教导队、装甲排、卫生连、暂编团留守营地。出击部队携带三部自行火箭炮(把火箭炮装在了半履带车上)、六门自行迫击炮(装在半履带车上的八二迫击炮),八挺高射机枪和二十辆半履带车。

由于有了半履带车的帮助,重武器的运输方便了许多,行军速度也比较快,十三日深夜,部队到达一二四零峰南坡。随后侦察排迅速地对四周进行了侦察并发现了日军的外围警戒哨。“军长,日军现在距我军五公里左右,在树林外扎了很大一片帐篷。敌营地四周挖了两道壕沟,布设了铁丝网和雷区,在四个角还修了大约五米高的岗楼。日军和伪军似乎没有住在一起,伪军住在营地的东北角,日军火炮集中在营地中央部位,那量还有大量的照明设备,怀疑是日军联队部。日军营地四周一千米内已经被扫清了射界,而且还布了一些地雷,我们挖了几个回来,跟我们以前见过的不大一样,有点象我们的跳雷。还有就是日军每隔一段时间就向天上打照明弹,感觉日军很警惕。敌军在南侧警戒力量薄弱,那个方向很少打照明弹。”

“好,你们盯住了,有情况随时汇报。炮兵在这里把火箭炮架好,迫击炮前出到敌营地一千五百米处,独立团到敌营区南边,二营到北边,一营到东边,警卫连到西边。三点钟前各部必须到位。以火箭弹爆炸为准,火箭弹落地后迫击炮和步兵炮一齐向敌人开火。以最大射速攻击五分钟后步兵发起冲击,三七炮攻击敌机枪火力点。各营留两个排作预备队,提防敌人援兵。现在出发。各营就位后派出人把攻击路线清理出来,但是小心点不要暴露目标。”

两点四十分,各部都通报说已经就位。

三点半,各营报告攻击路线清理完毕。在确认各营确实完成准备后,党育明下令,火箭炮开火,警卫营报告首发命中敌营区西南角,随后射手调整了方向和距离,一气把三十五发火箭都打了出去,同时大量迫击炮以二十发/分的速度不停地射击。一阵猛烈地炮火之后,三七炮发出了怒吼,营地周围的岗楼和机枪降阵地都飞上了天,步兵迅速向日军营地靠拢,炮火一停,步兵就冲进了敌军营地。随后敌军营地内枪声大作,并不时传来手榴弹的爆炸声,十五分钟后,独立团报告攻击敌联队部的部队受阻,敌人施放了毒气弹,有三十多个战士中毒负伤。

党育明一听就皱起了眉头,随后一营报告伪军被围住,但是拒绝投降;二营也报告攻击受阻,敌人不断施放毒气;只有警卫连进展顺利,已经拿下了敌机枪中队,并把机枪转向了正在抵抗的敌人。

四点十分,独立团报告,有一百多敌人从松树镇出来增援,被挡在了路上。

党育明见双方还在坚持,命令迫击炮攻击,一二营的预备队参与战斗,先解决日军联队部。

二十分钟后,战斗还在激烈进行着,党育明亲自来到前沿。“虎子,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拿下来?”

“军长,敌人的联队部里的部队不对劲,前面那个大队几下就打趴下了,这伙敌人的火力很猛,现在初步判断里面有五百多人,而且好象是冲锋枪居多,而且还有工事。我们一靠上去他们就打毒气弹,似乎就是咱们上次缴获的那种毒气手榴弹,防毒面具不管用。”

“敌人的炮到手了没有?”

“到手了,炮弹还真不少。”

“里面有毒气弹没有?”

“有。但是都是催泪性的。打了没有什么效果。”

“还有多少?”

“四千多发八二炮弹,两万来发六零炮弹,一千多发六零催泪弹。”

“你个猪头,把那一千发催泪弹都给我打进去。我就不信憋不死他们。”

随着一千多发催泪弹打出去,里面的敌人没有了动静。十分钟后,又往里打了两千多发六零炮弹。步兵跟着炮弹冲进了敌人的阵地,随后双传出了一阵激烈的枪声。几分钟后,战斗结束了,几个战士拿着一面日军联队旗来到党育明面前。随着联队部这里战斗的解决,伪军也放弃了抵抗,剩下的日军也被一顿炮弹打得没有了脾气。随后党育明抽出两个排去协助独立团解决援军,其余部队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残敌,不要考虑节约弹药的问题了。随着密集的炮弹落下,日军的抵抗迅速瓦解。五点半多钟,战斗结束,随后党育明安排伤亡最大的独立团打扫战场,警卫连对俘虏进行甄别,一营对松树镇发动攻击,二营担任战场警戒。

突然通讯参谋跑了过来,“军长,杨司令向全国发通电了,一军拿下开原,消灭全部一千余守敌,缴获了一辆向北方运送弹药的军列。一军在补充物资后炸毁了在大段铁路和沈河铁路桥。”

“好,杨司令他们是在配合我们反清剿。不过这车弹药够鬼子心疼几天的了。现在其它各路敌人有什么动静?”

“敌人昨天晚上已经发出求救电报,估计等一下天一亮敌机就该出现了。另据情报处通报,敌人可能从临江出动援兵。”

“知道了。你通知家里,这边已经解决了斋腾联队,我们会尽快赶回去或者进行下一次作战。一营有什么动静?已经走了半个多小时了。”

“一营说镇上没有多少敌人了,预计半个小时可以解决战斗。”

“好,通知一营,战斗结束后尽快撤出。争取再弄些马匹。这次缴获的物资不少,没有马匹弄不回去。让运输车和马匹先把重伤员、药品、油料、通讯器材和粮食运回去,烈士遗体就地火化,把骨灰带回去。日军尸体上让俘虏堆放整齐,那边俘虏处理的怎么样了?”

“伪军有三百来人要求加入我军,那五百多日军和两百多伪军要求回家。”

“要求加入的编成一队,由独立团押着,背着东西回虎穴,让政委看着处理,要回家的一律押到松树镇释放,释放前把所有的日军腿上都至少打两枪,告诉他们,他们的战争生涯结束了。战场打扫的怎么样了?”

“正在装车。运输队马上就可以离开。”

“行,让运输队先走,独立团出两个排护送。回去之后就不要过来了。”

六点半左右,一营从松树镇回来了,带回了五百多匹骡马,随后运输队和独立团出发了,二营派出两个排把要回家的俘虏都押到了松树镇,在向日军解释了开枪的原因之后把所有的日军都打伤了腿,并给他们丢下了一些药品。

七点钟,一架日军侦察机飞临战场上空,发现了押送俘虏的队伍,便降低高度进行侦察,当场被严阵以待的高射机枪击落。

八点半多钟,才有第二把日机飞临平川沟,他们看到的只有残破的战壕,几千具码放整齐的尸体,以及正在冒烟的并焚烧的物资。不甘心的侦察机扩大了搜索范围,终于发现了被击落的侦察机,便对树林中胡乱扫射了一通后离开了。

这时党育明正带着一二营和警卫连在一二四零峰那边休息,看敌机离开了,党育明命令侦察排对大东岔方向进行侦察。一二营和警卫连在分手前从独立团抽调了部分人员进行补充,现在仍旧是齐装满员。

“军长,不是虎子打的不好,是敌情有误,敌人联队部里有一个小队宪兵和一个特遣队,刚才我问俘虏的时候他们说这些人似乎是和空挺队一样,从各处抽调精锐的日军组成的小分队,大约有一百五十人左右,这些人的战斗力据说在伞兵之上,而且这些家伙精于使用化学武器,特别是那种毒气手榴弹,这次我们又缴获了五百多个。”吴新小声对党育明说。

“噢,这个情报所有的方面都没有提供,回头把这个消息通知情报处,让他们弄清楚。”

“军长,我们现在就回营地吗?”

“不,我估计大东岔那伙敌人应该出现了,另外临江来的鬼子应该也快到平川沟了。知道临江的鬼子来了多少吗?”

“具体情况不清楚,只是含乎的知道可能是一个联队加伪军一个骑兵旅。”

“你埋了多少简易地雷?”

“嘿嘿,反正那么多弹药也带不走,我就弄了三千个子弹雷和五百个拌发手榴弹。还在鬼子的尸体下面埋了五百多个手榴弹。”

“这次的时间太紧了,不然那两百多伪军还能争取一半。一下就阵亡两百多人,伤了四百三十多,好在重伤员不多,这次的代价可是不小。我们占了那么大的优势,还有这么大伤亡回去应该好好总结一下。吴新,你去把两个营长叫来。”

时间不长,王立平和文小力来到党育明的眼前。

“你们俩说说,这仗打的怎么样?”

“这次我们有点轻敌了,没有想到伪军这么顽强,如果不是火箭炮直接把敌人炸蒙了我们的损失小不了。尤其是独立团,冲锋的时候队形太密了,在联队部外面人家几个毒气弹放倒了三十多个,后面的火力支援也没有跟上,这次六百多伤亡独立团占了三百多。我们营打的不够坚决,如果一开始就把四个排都投进去不至于受阻,因为情况不清楚只投入了两个排,结果给了敌人反应的时候。”王立平主动开口。

“我们营的伤亡倒是不大,但是这次打的也不好,一开始就该全压上去,还是胆小了。”

“这次兵工厂做的胸甲效果怎么样?”党育明问道。这些胸甲是程飞鹏提出做的,实际上就是一块高三十公分,宽三十公分,一公分厚,表面淬火的钢板弄个带子挂在胸前。

“效果不错,如果没有那个东西这次阵亡的就多了,我们营那一百个带甲的战士就十来个负伤的,只有一个人牺牲,就是那个东西太沉了,有十好几斤呢。要是能再轻点就好了。”文小力说道。

“以后还会改进的。你们说的都对,但是这次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没有发挥出我们的火力优势,火力密度不够,文小力你们营的炮弹还剩了好多吧?其实如果你一开始就全力打的话完全可以避免后来的交战。这种对敌军营地的攻击火力一定要猛,一旦给了敌人组织的时间我们就被动了,再一个就是步炮协同不力,我问了一下,炮火停了半分钟了部队还没有冲进去,这样很成问题。下一仗希望你们能汲取教训,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