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发起黄桥之战的真实意图



陈毅率领新四军苏南指挥部进入苏北,苏北地盘已被三路人马分割占尽,根本无他陈毅立足之地。怎么在苏北“抢”得一块地盘,“抢”谁的地盘,成为陈毅率领的新四军能否在苏北立足的头等大事!


一九四零年年初,实际掌握新四军实权的副军长项英,继续架空军长叶挺,迫使叶挺萌生了回老家打游击辞去军长职务的念头;项还想法与蒋介石建立直接关系,以便有一天扶正时能通过蒋介石这一关;同时拒绝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向苏北发展的指示。使新四军全军陷入生存困境。新四军军部被顾祝同的第三战区大军四面围困;陈毅的第一支队和粟裕率领的抗日先遣支队在苏南被国民党中将冷欣率领的国民党正规军八方挤压,生存发展几乎绝望。项英严密封锁一九四零年党中央“五四”指示精神,使江南新四军陷入更大的危机。


中共中央显然失去了对项英的信心,将中央通讯密码给了陈毅,使陈毅有了直接同延安联系甩开项英单独行动的条件。一九四零年五月下旬,陈毅向延安发电:“皖南、苏南一切应付已到穷尽之时------在你们未指示前,我决心布置移往苏北”。一九四零年六月,陈毅甩开项英率领第一支队与粟裕的抗日挺进支队渡过长江,与先期到达江北的第三支队叶飞、当地发展起来的管文蔚部在扬州、泰州会师。


中共中央接陈毅电报,指示已过江的江南指挥部改为江北指挥部,陈毅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粟裕任副司令员,刘炎、钟期光分别任政治部主任、副主任。江北新四军部队编成三个纵队,叶飞任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委,辖第一、第四、第五团;王必成任第二纵队司令员,刘培善任政委,辖第第二、第六、第九团;陶勇任第三纵队司令员,刘先胜任政委,辖第三、第七、第八团。


陈毅率领的江北指挥部,是新四军当时战斗力最强的队伍。这时陈毅发现偌大的苏北竟无他的立足之地,三路人马先他分割占尽了苏北所有地方。


第一路人马是日本鬼子和伪军,占尽了苏北所有大城市和主要交通线,凭江北新四军5000来人想与日本鬼子抢地盘不现实;第二路人马是国民党江苏省党部主席韩德勤的约35000人马,占领了日军鞭长莫及的比较富裕的城镇和乡村;第三路人马是以泰州李明扬为代表的国民党杂牌部队,如国民党CC系的税警总团,占领了其余地盘。


刚到苏北的新四军只能从韩德勤和李明扬代表的两股势力手中“抢”地盘。江北新四军要“抢”的地盘必须具备二个最重要的条件:首先是有利于抗战,可以直接与日本鬼子交锋;其次是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拿陈毅的话来讲,当时苏北的各方势力,日伪军为老大,韩德勤为老二,李明扬代表的势力为老三,新四军排名老四。陈毅的计划是,要迅速成为苏北老三,短时间内成为苏北老二,再经过持久战把日军赶出去-------


符合新四军这两个条件的只有韩德勤占据的地盘才具备,向韩德勤动手已不可避免。


韩德勤不抗日,但他是国民党派驻江苏的最高行政官员,又是国民党苏北驻军的最高统领。新四军动手抢他的地盘,就是挑起内战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给蒋个石消灭八路军、新四军提供了最好借口;同时,苏北的父老乡亲也不会同意,这是民心问题。苏北最有威望的士绅韩国均曾经写诗一首:“天心已厌玄黄血,世事难分黑白棋”则充分反映了苏北人民群众反对骨肉相残,渴望一致对敌的意愿。


陈毅需要考虑的是,怎么做到让韩德勤主动出击来打新四军,在韩德勤进攻新四军之初怎么示弱,鼓动韩德勤进攻新四军的勇气煽动这个胆小鬼的骄横之气,让他大张旗鼓放手来打新四军;在战事发展过程中怎么恰如其分地退让,将新四军为顾全大局宁愿挨打的胸怀及忍受的委屈无奈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在政治上实现韩德勤首先挑起苏北国共摩擦,承担破坏统一战线的罪责,在民心上获得苏北各阶层最广泛的同情和支持。


陈毅经过深思熟虑,政治斗争上很快有了整套方案。后来的实践证明,陈毅不愧为政治家和军事家,韩德勤与之天壤之别。粟裕后来坚决谦让华野司令员一职,与这有关。粟裕认为陈毅才是统帅,自己最适合当“参谋长”。粟裕作为卓越的军事家几近完美,但指挥部属有点“软”,有很多事例为证,在打张录甫之前,许世友在电话里对粟裕破口大骂,甩掉电话;在对张灵甫发动总攻前,粟裕耽心纵队领导贯彻作战方针有偏差,亲自跑到一纵、六纵等部队,反复关照叶飞、王必成等纵队领导要坚决执行作战纪律。而陈毅只需一个电话哼一声,手下众将谁敢放肆不从。


陈毅在军事上,根据苏北敌我兵力对比,确定联李、联陈,最不济也要让李明扬、陈泰运保持中立,保证新四军集中兵力打击韩德勤。


新四军“抢”占韩德勤地盘的行动按部就班展开了。陈毅给韩德勤写公开信要求“韩主席”给江北新四军一块地方与日伪军作战。韩德勤自是不准,这在陈毅意料中。如果韩德勤同意并划一块紧贴日军苏北大本营的地方给新四军,才叫糟糕。


新四军立即在军事上投下一个钓饵。决定拿下黄桥,让韩德勤上钩。陈毅和粟裕先拿黄桥开打并不是因为它是战略要地,占领黄桥向东南发展可控制靖、泰、通、启地区,形成与苏南新四军策应之势,向北发展可打通与八路军的联系,向西扩展可与皖西、肥西等地的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建立联系。也不是黄桥的富庶。对黄桥,新四军是一定要的,但选择拿它开打却是因为占据黄桥的何克谦保安第四旅是个最合适的开打对象。保安第四旅是支土匪游杂部队,驻黄桥以来对老百姓盘剥、抢掠、敲诈、奸淫良家妇女无所不为,且有与日军暗通款曲之嫌。旅长何克谦更是凶暴强横。韩德勤都对他异常愤恨。可说是官民共愤,新四军师出有名。


更重要的是,黄桥重要的战略地位和富庶,使得韩德勤一定会对新四军用武。


中央派往华中的代表胡服(刘少奇)对整个计划完全同意,但对先拿黄桥开打持有不同意见。不过,胡服很讲民主,而且让陈毅全权主持一切。


一九四零年七月二十九日凌晨黄桥被新四军拿下,何克谦部二千余人被歼,另被何吞并他人的两个团起义加入新四军。新四军这一战缴获物资无数,部队也得到扩大。


陈毅立即展开争取民心工作,三个纵队的政工干部及战地服务团全面出动宣传组织群众,他自己找朱履先老先生等一批士绅联络感情。对黄桥老百姓谁好谁坏一目了然,新四军很快得到黄桥各阶层的拥护。粟裕带领部队又攻克了黄桥孤山、西来镇等日伪据点,高举起抗日大旗,进一步确定了抗日队伍的形象。


黄桥被新四军占领,韩德勤九月三日出动兵力三万余人,果然杀奔黄桥而来。


陈毅本想一举歼灭韩德勤所部平定苏北,坐上老二宝座,因手下将士出击过早,让韩德勤及大部队逃了回去。韩德勤吓得从此龟缩不出。


就在陈毅苦思引韩再来攻击之计时,韩德勤犯了个致命错误,严令姜埝的保九旅对新四军实行粮食封锁。韩德勤没想到,这一封锁的最大受害者是苏北的商人和老百姓,苏北“国统区”有的地区粮商卖不出粮工人生计困难,有的地区无粮而粮价飞涨,百姓买不起米而挨饿,连两李势力范围内的泰州等地也无米可买。而韩军军官乘机低价收购有粮地区粮商之粮运到日占区倒卖发洋财,半相帮助了日本侵略军。苏北老百姓编了一首民谣泄愤:饿了老百姓,肥了韩德勤,苦了新四军,帮了日本兵。


陈毅立即抓住时机,发动士绅联名向韩德勤写信,要求他立即取消粮食封锁。同时陈毅动员两李一陈向蒋介石请愿,痛陈韩德勤不顾抗日大局,不顾民生,实行粮食封锁的种种恶行。陈毅并亲笔写就一份发给蒋介石的电报,在报上公开发表,痛陈韩德勤破坏抗日,向新四军大举进攻的种种罪行。新四军全体政工干部也不闲着,广泛发动民众,让民众发出惩办姜埝保九旅的呼声,形成全民共讨之的强大声势。连李明扬等第三势力的武装都希望新四军拿下姜埝,解民众于倒悬。


陈毅看到瓜熟蒂落,命粟裕拿下姜埝。这一仗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布匹,粮食更是满库盈仓,不计其数。粮道畅通,人心大快。


这下捅了马蜂窝,连蒋介石也惊动了,严令韩德勤解决苏北新四军。韩德勤向黄桥新四军动手已成板上钉钉。


胡服(刘少奇)拿出了固守待援,等待八路军和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远道来援合围韩部一举解放苏北问题的方案。陈毅也要乘此一举解决苏北问题,坐上苏北老二位置。但陈毅认为等待远道来援解决苏北问题不现实,后来的事实也证明陈毅是对的。陈毅决心以自己之力解决这个问题,并把这任务交给了粟裕。


陈毅的大胆想象很多人包括胡服在内认为不可能实现。双方兵力对比,韩指挥的兵力包括李明扬、陈泰运及十个保安旅,嫡系八十九军和独六旅共十万余众,仅嫡系精锐部队就有三万余。新四军三个纵队总兵力为八千余人,其中有二千七百多人为新兵。


陈毅深知这次歼灭韩军只是手段,夺取韩的广大地盘才是目的。军事之外的大量工作必须做好,使新四军“抢”夺韩的地盘处在有理声高,让蒋、韩吃哑吧亏的位置。陈毅发动苏北知名士联名写信要求韩德勤停止军事进攻,在韩提出新四军必须退出姜埝后,陈毅巧妙地姜埝“送”给了李明扬,并把郭村一并送给了“两李”。在这样情况下,韩不顾苏北士绅民众要求停战的连续呼吁,悍然发动了大规模的军事进攻,彻底钻进陈毅之套,民心、情理完全掌握在新四军手中。


对于姜埝之后陈毅连同郭村一同送给了“两李”,内部有人说陈毅太右了。实质上陈毅将姜埝、郭村送给“两李”收了一箭双利,既稳定了第三势力,又解放了据守姜埝和郭村的兵力,确保了黄桥之战胜利。


黄桥之战过程读者均已烂熟已胸,经此一战,新四军成为苏北老二。至此中共中央对新四军的工作重心放在了江北。形成了中央大员刘少奇与陈毅搭档全权指挥江北新四军,别说叶挺就是项英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对苏北新四军的指挥权。至皖南事变时江北新四军迅速发展到十万余众(包括四、五支队和黄克诚南下支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