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军阀孙传芳宁死不当汉奸走狗



孙传芳骂道:现在当官的都说自己是人民公仆,凡是仆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不是赚主人的钱,就是勾搭主人的姨太太,心狠的做梦都想把主人连骨头吞进肚里------


北洋军阀孙传芳一生充满传奇,战场上曾所向无敌,政治上更是妙语连珠。1924年孙中山宣传革命,提倡为官应当人民公仆不要当老爷。孙传芳哈哈笑骂道:“现在当官的都说自己是人民公仆,欺世谎言以此为最无耻,凡是仆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不是赚主人的钱,就是勾搭主人的姨太太,心狠手辣的做梦都想把主人连骨头带皮吞进肚里------


孙传芳85年前说此话时,闻者一笑了之。谁也没有把孙中山的宣传和孙传芳的话当作一回事。如今想来,却是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孙传芳,1885年4月17日出生于山东泰山,字馨远。孙12岁时父孙毓病故,生活陷入贫困。其三姐作了北洋军师长王英楷二房,孙传芳入营当了一名马弁。后在王英楷的提携下先后进入行营将弁速成学校、北洋武备学堂、日本振武学校学习军事


孙传芳从小参谋一跃成为最年轻的北洋军阀,只用了7年。


孙传芳从日本归来做了湖北督军王占元的参谋。孙投王占元所好很快提拔为团长。随后在竞争第二师师长位置时,被能力甚差却是马屁高手的王金镜抢去位置。第二年即1921年湖南军阀赵恒惕攻打湖北,只会吹牛拍马的王金镜落荒而逃,王占元请出孙传芳。孙传芳带领部队与湘军血拼八天八夜,打得湘军众将心惊胆寒。湘军最能打仗的将领鲁涤平惊呼:“王占元手下竟有这样的将领,仍是孙猴子转世,日后必成大事”。孙传芳在前线血拼,前来支援王占元的北洋军阀吴佩孚乘机灭了王占元,孙传芳前后受敌,只好退兵武汉。


孙传芳虽败却一战成名,吴佩孚亲自约见孙传芳,送给他30万大洋做军饷,又保荐他当了第二师师长,长江上游总司令。孙传芳对吴佩孚感恩戴德,投于吴门下。


1922年,孙传芳奉曹锟、吴佩孚命令攻打福建。孙传芳用计获得福建督军王永泉信任被委以重任。孙传芳却乘王永泉不备之时率兵占领福州,兵不血刃迫使王永泉下野。1924年孙传芳与江苏督军南北夹攻浙江直系督军卢永祥,占了杭州。卢永祥逃到东北求救于张作霖,张乘机出兵挑起了直奉大战。战争最紧急关头,冯玉祥在北京发动兵变,倒转枪口攻打吴佩孚。张作霖率领奉军势如破竹,连下天津、北京、直隶、山东、安徽、江苏、上海。张作霖此时几乎占有了中国半壁江山。为此张作霖狂妄地叫嚷:“当今天下,只有我打人,再没有人敢打我。”


孙传芳却说:“我要告诉张胡子,老子就敢打你。”1925年10月15日孙传芳在杭州发兵开打张作霖,只用了一个月时间,横扫上海、江苏、安徽、山东奉军,活捉奉军前敌总指挥施从滨,并砍了他的头。由此,孙传芳统治的地盘扩大到福建、浙江、江西、上海、安徽和山东。孙传芳自封为五省联军总司令,手下有20万精锐陆军,还有海军和航空兵大队。陆海空军齐全。孙传芳成为北洋军阀最年轻的一方霸主。他只用了7年时间。


孙传芳色胆包天抢夺上司女人,一片痴情又足以感天地。


孙传芳的第一个上司王占元是个好色滥色之徒,什么样的女人落在他眼里总要搞到手才心满意足。这一点与北洋军阀的开山师父袁世凯倒是一脉相承,袁世凯曾在自家花园里看到一妙龄绝色女子,不顾光天化日众目睽睽抱住她按倒当地就行其事,后来才知道此女原来是其三儿媳。袁世凯为此下令凡袁家女人一律穿红裤,免得再发生扒灰丑事。但王占元没有袁 世凯的色胆,患有“妻管严”。王占元老婆的丫环何洁仙,是个让男人见了就挪不动腿的美人胚子。王因老婆看管太严多时未能得手。有天深夜,王占元乘老婆熟睡之际,扑住睡在老婆旁边小床上的何洁仙,几下撕下其小褂内裤正要蛟龙探穴时,被一声大喊惊住,其老婆亦被惊醒将王占元从何洁仙身上生生揪了下来。喊声是孙传芳发出的,原来他也看中了何洁仙。王占元为此怒气勃发,把第二师师长给了王金镜,将孙传芳打入冷宫。第二年赵恒惕攻打湖北王金镜节节败退,王占元请孙传芳出山时,孙传芳装病并放言,除非将何洁仙许配于他否则病体难逾。王占元答应打退湘军即把何洁仙送与他。孙传芳却要王占元先送何洁仙过来冲喜方肯上战场。王只好将何洁仙送与孙传芳。


孙传芳与何洁仙同房第一夜,何要为孙洗脚净手-----孙搂着何说:“堂堂孙夫人岂能做下人之事。”孙传芳对爱情忠贞不一,自与何结为夫妇从不染指其他女人。何洁仙从丫环摇身变为孙夫人,孙传芳又集所有宠爱于她一身,何何等甜蜜幸福。可惜红颜薄命,何洁仙当丫环时已患上痨病,嫁与孙一年后即病逝。


孙传芳痛哭流泪埋葬了何洁仙,将其生前最喜欢的一条白手帕藏于上衣胸袋,以示永远和爱妻一起。孙传芳驻扎在宜昌,宜昌女子师范学校请他参加毕业典礼,孙传芳为优秀学生颁奖,对姓周女生一见钟情,当即立正敬礼,大叫一声:“周小姐,请你嫁给我”。


周佩馨时年16岁,琴棋书画无数不精,尤擅丹青工笔,是见过世面的姑娘。饶是如此也被孙传芳一声大喊吓得哭着逃走了。孙传芳年轻有为,声名显赫,文武全才,周家焉有不肯之理。少年将军与小佳人终成百年之好。孙传芳敢爱敢为的霸道作风令人称道,这是真正的男人。


日本侵华总司令冈村宁次劝老同学孙传芳出山担任伪职,孙传芳坚决不从并皈依佛门做了和尚。有人劝他,独居僻处仇家会乘机前来报仇,孙传芳宁死不当汉奸,果被一奇女子刺杀。


为了对付北伐军,孙传芳与奉军张作霖结成抗赤联军。1928年张作霖遇难,张学良易帜投入蒋介石旗下。孙传芳从骨子里看不起蒋介石,通电下野隐居天津做了寓公。九一八事变华北成为日军势力范围,日军大本营首选孙传芳出任华北伪政府主席。后成为日本侵华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与孙传芳是日本振武学校的同班同学,并当过孙传芳的军事顾问。冈村宁次数次亲自做孙传芳工作,均被孙一口回绝。孙传芳为了摆脱冈村宁次纠缠,竟皈依佛门做了和尚,法名“智园”。有人劝他:你多少年战场撕杀结下仇家无数,如今单身只影只恐仇家来寻仇报复。孙传芳淡淡一笑,死于同胞之手,比当汉奸卖国贼苟活强上千倍。


孙传芳从此一心向佛做善事。但朋友的话不幸言中,1935年10月13日,孙传芳正在佛堂听经之时,一位自称“董惠”的黑衣女子闯进佛堂,手持20响驳壳枪,对准孙传芳后脑连发三枪,孙传芳当场毙命。


此黑衣女子正是当年被孙传芳砍了头的奉军前敌总指挥施从滨之女谷兰。施谷兰为报父仇专门拜师学艺,练就一身好功夫。怎奈孙传芳帅府警备森严,无法下手。孙当和尚后遣散卫士,本人也与刀枪绝缘,施谷兰乘虚而入,刺杀孙传芳轻易得手。


抗日战争中,施谷兰积极参与抗战,为国为民做了不少好事。1957年被北京市政协聘为特邀委员。1973年去世。


孙传芳宁死不当汉奸走狗卖国贼,为他北洋军阀的人生划上了流芳千古的句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