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接收了“信义堂”的人,占了“信义堂”的地,当然不能放过“信义堂”的钱财了,在一阵大肆翻箱倒柜之后,人民军五大巨头,坐在桌子边,看着一堆堆金银财宝,眼里不断的放射出璀璨的光芒,五个人嘴里体现着“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壮观情景。奶奶的,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啊,这“信义堂”的哥们也太能搜刮了吧。对于缺钱的李琮来说,这真是天上掉馅饼了,现在看来还是要好好感谢一下“信义堂”的各位前辈们,要不是他们昨天努力搜刮,今天我们就要努力乞讨了。想到这里,李琮从心底涌起了对“信义堂”诸位老大的感激之情,李琮眼里饱含着泪水,心里默默地祝福这几位一路走好:我李琮绝不辜负各位大哥的深情厚谊,将这钱坚决花完、花好,决不出现任何呆账、死帐、坏帐,绝不中饱私囊。

经过一阵颇费脑筋的统计计算,从“信义堂”共计缴获钱财40多万银元,加上以前“合法”继承“忠义堂”的财产,现在人民军共计拥有财富50万银元。李琮心里暗自盘算:看来是不是该有必要成立一个财政部了,说不定还能发行一下国债什么的,李琮有点异想天开了。

虽然一下子“合法”继承了这么多财产,但是,李琮历来都是深谋远虑的(当然,昨天晚上的战斗显得有点准备不足,其他表现还是很不错的),钱放在这里终究是死钱,必须要想办法让钱生钱,也许是时候做点小生意了。

这二龙山离哈尔滨挺近的,这可是个发财的好地方啊,那里是大城市,商机比较多,不好好利用就太浪费了。

李琮决定成立人民军的贸易公司,挑选几个精干的手下来打理这一切。

李琮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另外四巨头,得到一致的赞同,刘进和张宏自然知道金钱的重要性,以后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必须要取得充足的财源,才能保证队伍的正常发展,而黄东和吴德宝则是对金钱的无限向往,这是本能的驱使,谁嫌钱多了扎手啊。

经过一番精心考察和挑选,从“信义堂”投降过来的小头目倒是一个不可多得人才,为人精明,最被李琮看好,这人在除了李、刘、张三人之外,学历水平算是能排在第四位了,能认识1000多汉字呢(开玩笑),帐也能算得很清楚,更为主要是这家伙以前就做过生意,对周边情况熟悉,只不过后来生意失败,被人追债,才上山入伙。

李琮让人叫来小头目,小头目一进门立刻以一个很正规的军姿站立,单手敬礼,嘴里大声喊:“报告,战士张子明前来报到。”

李琮亲切的挥挥手:“好了,坐下吧。”

张子明双手放在膝盖,坐在椅子上。

李琮很满意张子明的表现,短短几天就能适应新环境,很不错了,有些战士还在区分左右手呢,这人一看就很精明。

李琮对张子明说:“现在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不知道你有没有信心完成?”

张子明站起来回答道:“保证完成。”

李琮淡淡地说道:“我想成立一个商社,做一些小生意,想让你当这个商社的总管,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张子明有些迟疑:“干商社这一行,我没问题,可是我想问问营长,你真的放心把钱交到我的手上?你就不怕我跑了?或者我把生意做砸了?我以前可是把本钱赔光了才上山入伙的。”

李琮大笑着:“哈哈,你放心,我既然敢找你来,我就不怕你跑了,既然敢把商社交到你的手上,就不怕你赔了。只是有一点,我要说清楚,这是人民军的钱,你个人绝对不许中饱私囊,否则,就要有纪律来处分你,更有甚者会掉脑袋。你只要一心一意为人民军办事,我们就不会亏待你,你的月饷是10个银元,每次做成生意给你提成盈利的2%。你看合不合适?如果觉得不合适,还可以再商量。”

张子明眼睛里闪起了泪花,扑通一声跪下,:“营长,你放心吧,士为知己者死,我张子明是明白的。你营长这么看得起我张子明,我粉身碎骨也要报答你。”

李琮赶忙扶起张子明:“记住,不是报答我李琮,是报答人民军,懂了吗?当然你还有更重要的任务,那既是以商社为掩护,秘密收集各方面的情报,不管是东北军的还是外国人的,都要注意收集。另外,你必须要在哈尔滨建立起我们的情报网,就是趁机多发展我们的情报人员,以后我们生意做大了,你的情报网也要不断扩大,我们必须要做到整个东北只要有风吹草动,我们就必须比谁都抢先一步知道。你明白吗?还有就是你以老百姓的身份下山去,人民军只能是你秘密的身份,不能让何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以后我会派单人和你联系。明白吗?”

张子明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个当家的还真是不简单,野心够大的,难道他想当第二个张作霖?不过,这样的人才真是干大事的人,能在他手地下做事,以后肯定不回亏了自己。虽然这个任务完成起来有相当大的风险,被官府察知,弄不好还会掉脑袋,但是,自古以来富贵险中求啊,没有风险就没有前途,只要自己干得好,说不定以后少不了拜将封侯,这个风险值得冒。

张子明立刻敬了一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半个月以后,哈尔滨出现了一家名叫“兴隆”的商社,老板就是从二龙山上下去的张子明。当然,李琮也秘密的派遣了一个心腹悄悄监视张子明,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兴隆商社开始做的生意就是将二龙山上的土特产贩运到哈尔滨,以前这二龙山土匪横行,除了商队,普通老百姓没人敢随便到二龙山来挖土特产,而土匪们又不愿意去挖,有现成的钱天天送上门,谁还愿意去下那个苦力气呢?因此山上的土特产资源丰富,尤其是山参、名贵药材等,第一个月的收入就超过了3万块大洋,这让李琮他们喜出望外。但是,这土特产也不能长挖,一是在多的土特产也有挖光的时候,二是李琮从后世来深知保护野生资源的重要性,保护环境,不和子孙后代抢饭碗。因此,兴隆商社的第一个月只是为了打开自己的局面,就是后世通俗的说法——打广告,大力宣传自己,这样才能结交更多的商界精英,拓展自己的业务。

很快,张子明就开始贩运起各种紧俏物资,尤其是将蒙古地区的马匹、牛羊等牲畜贩运到内地,将内地的茶叶、盐、铁制品等贩运到内蒙古,这在当时都是暴利生意,自然使得张子明日进斗金。但是,张子明日渐兴隆的生意引起了别家的不满和嫉妒,又欺负他是新来的,纷纷对张子明采取了打压手段,甚至联合起来不让张子明买卖货物,一时间,张子明的货物囤积十分严重,生意是大受影响。

张子明苦思冥想得不到解决办法,他知道,自己是犯了众怒了,别人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根本不会跟他达成谅解的。于是,张子明将自己的境况回报给了李琮,李琮心里想:妈的,不让老子赚钱,你们也别想赚到钱,你们的货物运输很大一部分要经过我们二龙山,我就在这里好好招待招待你们,也显现我们土匪的热情。

哈尔滨的各个商社的货物都是委托给一些专门从事运输的人或者商社来办理,因为,出了哈尔滨外面的世界也不太平,到处是土匪、强盗,因此,要想保证自己的货物不被抢,只能是委托一些江湖人士或者他们所经营的运输商社来运输自己的货物。而运输商队很多都要从二龙山过,因此,李琮为了让张子明生意独自坐大,不得不狠下心肠对别人的商队采取了各种骚扰措施,李琮命令部队,打着“信义堂”的旗号,尽量拖延别的商队达到哈尔滨的时间,让张子明的商队总是抢在别人的前面进入哈尔滨,从而占领市场,当然,李琮不会对这些商队下毒手,只是让战士们对他们进行刁难,不论别的商队如何哀求,如何送钱,李琮一概不理,不接受对方的买路钱,也不伤害对方,让商队住在自己开设的野店之中,不打不骂,以非常友好的态度对待他们,但是就是有一条,不放你们过去。别的商队也只能干着急没办法,谁敢和“信义堂”的土匪比横啊,他们大当家的那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角色,自己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还敢再去和对方硬拚,傻子才那样干呢,况且对方对自己还不错,有吃有喝,价钱公道,算了,自己只是跑江湖的,何必为了雇主的货物而丢了自己的性命呢?于是,那些受雇送货的伙计们谁也不愿意出头,好好待着吧,总会放我们过去的,只是迟早的问题,这个时候最着急的就是那些东家了,左等右等不见商队回来,急得一个个直上火,这货物晚到一天,自己就要损失近一成的利润,能不急吗?他们哪里想得到,那些伙计们此刻正在李琮的宾馆里面逍遥自在呢。只要张子明的商队一到哈尔滨,李琮就会让战士们放这些商队离去,毕竟自己不是为了打劫这些货物,而打着“信义堂”的旗号,是为了避免让人民军的旗号抹黑,虽然手段是显得卑鄙了一点,但是,却能很快将张子明商社的旗号打出去,因为不惯是什么货物,张子明的兴隆商社总是第一个到货,因此大家渐渐就习惯了到兴隆商社去买东西,这也让兴隆商社财源滚滚,发达兴旺。

而别的商社也很快看出了矛头,怎么总是张子明第一个到?难不成这家伙和“信义堂”的土匪有什么联系?土匪们为什么不对他的商队拦截呢?于是,很多老板都来到张子明的商社和张子明联系,希望让他来运输自己的货物,这样才能保证货物的准时到达。

张子明见众多商家老板来到自己的商社,心思略微一转就知道他们所为何事,但是,脸上依然是受宠若惊的表情,拱拱手对大家示意说:“各位老板光临小店,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快请坐,快请坐。”一面吩咐伙计赶紧看茶。

大家分宾主坐下,一位领头的老板站起来,有点盛气凌人的说:“此次我等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不知为何,近来我等的商货老是被二龙山“信义堂”的土匪所阻,要是这些土匪打劫也就算了,可是他们既不抢我的东西,也不伤害我的人,只是要我们在他们的野店住下来,等一段时间才放行。而这个时候张老板的货物早已到达哈尔滨,因此,张老板可是财源滚滚啊。敝人就想问张老板一句,这土匪为何不拦你的货物呢?”说完,瞪着张子明。

张子明微微一笑,站起来拱了拱手说:“李老板所问,子明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各位的货物都是委托别人运输的,我的却是自己运输的,因为这样我比较放心,至于为什么土匪们要拦下你们的货物?我想多半是你们所托之人得罪了土匪,才招致如此对待。而我没有惹恼他们,自然不会阻拦我的货物了。”

那个被叫做李老板的人不太满意张子明的回答:“张老板所说,有些牵强,难不成我们这么多人所托之人都得罪了土匪?这也太滑稽了。既然张老板不想说出自己的秘密,我们也就不问了。不过,为了维护生意场上的公平,我等有个不情之请。”

:“李老板请说。”

:“以后再出现类似情况,张老板的货物必须要等到我等的货物达到之后才能出售。不知张老板同意否?”

:“什么?”张子明怒火中烧,腾的一下站起来,:“你们也有点欺人太甚了吧。”

李老板嘿嘿一笑,:“张老板不要生气,这是我们商会共同研究出来的结果,还希望张老板能够执行。”说完,得意洋洋坐下,端起茶杯,慢慢的吸上一口,看着张子明,这茶还真不错啊。

张子明看着这些人,心里提醒自己:不要中了对方的计了,对方就是要激怒自己,放自己失去方寸,好浑水摸鱼,他们现在装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来逼迫自己就范,其实他们心里很着急,因为,他们的货物没有人来保证按时达到哈尔滨,因此损失极大,他们无非是想和自己的货物一起达到,所以才想了这个主意,以商会的名义来逼迫自己交出为何能及时达到的秘密,以便他们的货物运输。

想到这里,张子明又神定气闲得坐下:“李老板,你们的要求恕张某不能答应,谁家的货先到,自然可以先卖,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你们突然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我看是不是太无理了?我张某是不会遵守的。”

李老板一听,也微微一笑:“我知道这样的要求是有点过分,但是,你张子明的货为什么先到?你要和我们讲清楚,否则,我们就要去官府评评理了。”

李老板这一招无非是抬出官府来恫吓张子明,私通土匪得罪是很大的,李老板暗示张子明有通匪的嫌疑。

张子明哈哈大笑起来:“李老板,要和张某去官府伦理,好啊,什么时候?我张某在家恭候,我倒要看看,官府会不会同意你们这样的要求?”

李老板一看,张子明根本不吃这一套,心里就有点慌了:自己说去官府伦理,无非是吓吓张子明,让他同意自己的要求,可是现在人家根本不害怕,自己能怎么样?说他通匪,自己又没有证据,而自己的要求也的确是不合理的,但时候官府肯定不会向着自己。

一时间,屋子里面静悄悄的,说也没有说话,张子明慢慢端起茶杯,一边喝,一边观察对方的反应。

另外一个老板站起来说:“好了好了,大家都是生意人,万万不要伤了和气。李老板刚才的话是气话,张老板万万不要到心里去。有什么事情好商量啊。”

这伙人一看,张子明软硬不吃,知道他肯定有一个强大的后台才这样有恃无恐,于是率先服软了,毕竟自己的生意才是最重要的,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张子明也顺势下坡:“刚才是这位老板在逼张某啊,敝人可是一直在退让,要说这做生意自然是要和气的,可是有时候也不得不反击一下。”

那个打圆场的老板不由得干咳了几声:“张老板说的是,说的是,以前的旧事希望张老板不要再提了,我们当然是想和张老板一起和气生财,希望张老板还多多赐教。尤其是这货物运输,希望张老板多多帮忙。”

张子明一听明白了:这帮家伙是想让自己帮助他们运输货物,这个自己还要请示一下李琮,才可以。于是说:“这事请容敝人考虑考虑。”

众人一看也只能先这样了,纷纷告辞离去。

张子明迅速通知了李琮,李琮让张子明答应那些人的要求,帮助他们运货,这样可以拉拢这些商人,也可以让自己的业务多出一项来。

于是,张子明在李琮的授意下,向老板们保证,会将他们的货物按时送到,这样张子明又多了一项业务——货物运输,运输业张子明渐渐独自坐大。

看来,这初涉商海虽有波澜,却还是很成功的。

请大家多多留言!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