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二部 第十四章:神机妙算

蒺藜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十四章:神机妙算 马鞭狠狠地打在路边的岩石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把山坡上的积雪震得纷纷滑落了下来。 “你懂个屁!啥是屠杀?你今个儿必须给俺说明白!”崔命硬瞪着一双红红的眼睛,握紧了手里的皮鞭,冲着景奉仙大吼道。他现在已经被复仇的火焰蒙蔽了眼睛,完全丧失了理智,大脑唯一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十四章:神机妙算

马鞭狠狠地打在路边的岩石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把山坡上的积雪震得纷纷滑落了下来。

“你懂个屁!啥是屠杀?你今个儿必须给俺说明白!”崔命硬瞪着一双红红的眼睛,握紧了手里的皮鞭,冲着景奉仙大吼道。他现在已经被复仇的火焰蒙蔽了眼睛,完全丧失了理智,大脑唯一能思考的就是如何给死去的弟兄报仇!现在只要是跟的想法不一致的人,在他看来就是叛徒、懦夫。

“这是一个圈套!他们早就设计好的圈套!你也不动脑子想想,就凭牛家大院那十几个家丁能挡住你五、六十号人马?他牛志起刚杀死山寨这么多弟兄怕你复仇躲还来不及呢还敢主动挑衅?这说明里面一定有鬼,是一个早就挖好的陷阱!”景奉仙喘着娇气一口气将话说完,高高隆起的胸口随着急促的喘吸上下起伏,脸上涨的一片通红。

“闭嘴!看在你是女人的份子上俺不跟你计较。如果你再在这里胡说八道、搅乱军心,那可别怪俺对你不客气了!让开!”崔命硬说着用脚尖使劲磕了一下马肚子,枣红马受到主人的指令猛的掉过了身子,把毫无防备的景奉仙一下重重地拽倒在雪地上。

“驾!驾!”崔命硬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用力的抽打着枣红马。缰绳被景奉仙死死地拽住不放,现在又无缘无故地挨了崔命硬地鞭打,枣红马立即发起狂来,昂着头,嘶叫着,朝山下狂奔而去……景奉仙紧紧攥着缰绳不放,细嫩的双手被勒出了一条深深的血印,整个单薄的身子被枣红马拖出去了十几米远,在雪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大哥!”

“大当家的!不能去啊!”张登高和苏满仓从后面追了上来。苏满仓急忙跳下马背,双手紧紧拉住了枣红马的笼头!枣红马在原地打了几个转转,才停住了马蹄。

“让开!你也要造反?”崔命硬没料到平日里最老实听说的亲信竟也敢阻止自己下山,脸上顿时一片铁青,把手里的马鞭又高高举了起来……

“大当家的!你打吧!你打死俺,总比你把少奶奶活活拖死好!你打吧!”

崔命硬低头看着满脸泪水的苏满仓,手里的马鞭忽然停了下来。苏满仓也是穷人出身的一条汉子,再苦再累从来没有掉过一颗眼泪。就是为自己挨过一枪,也没有见他喊过一声疼,皱过一次眉头……现在却为了一个女人流下了泪水。他心里不由地一阵心酸,慢慢地放下了手里的皮鞭……。张登高此时已经将雪地上的景奉仙搀扶了起来,两人朝崔命硬慢慢地走了过来。

“大哥!你别生气。俺听少奶奶说得在理啊!大过年的,牛志起送这东西一定别有用心,说不准真是一个圈套,不能不防啊!”

“别有用心?设好的圈套?登高,你说,那些死去的弟兄就白死了?弟兄们的仇就不报了?那可是一堆血淋淋的人头啊!它们就好象堵在俺的胸口一样,俺,俺难受呀……俺他娘的咽不下这口鸟气!”崔命硬用力地拍打着胸脯,脸上充满了一股灼灼逼人的杀气。

“这样白白送死还谈什么报仇!俗语讲:小不忍则乱大谋。只凭义气用事不用脑子思考,只能一败涂地!”景奉仙用手拢了一把零乱的秀发,激动地冲着崔命硬嚷道。由于过分激动,声音也随之颤抖起来。

“大当家!还是听少奶奶的话吧,俺看也是这个理呀!说不定这真是一个陷阱,还是回山寨吧!”黄金贵也从后面打马赶了上来,劝起了崔命硬。

“大当家的!你就听少奶奶一次吧……”苏满仓抬起了泪水涟涟的脸膛,望着崔命硬。这几天他一直负责给景奉仙端茶倒水,虽然没有说过几句话,但从她的一举一动中可以看出,景奉仙是一个有学问懂道理的女人。尤其发现她还能看书,这对大字不识一个的苏满仓来说,这简直就是了不起。所以,他对景奉仙的话早已深信不疑。

“大当家的,上次就是因为太大意才上了牛志起当!……”

“俺看大少奶奶讲的在理!”

“不能再上牛志起老狗的当了!”众土匪纷纷议论起来……

听到众人的话,崔命硬坐在马上犹豫起来……

“你下山吧,我不会再拦你!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纵横驰骋。我看你不配做一个男人!你原本是放我下山的,但我现在不想走了。我要留下来看看你是怎样跳入他们设好的陷阱,又是如何带领大家走上绝路的!”俗语说,劝将莫如激将。景奉仙一看大家都劝起崔命硬来,反而让他陷入了层层顾虑之中。忽然心里一动,计上心来,在一旁激起崔命硬来。

“你,你咋知道俺会掉进他们的陷阱?你又是凭啥说俺会走上绝路?俺凭啥相信你?”果然不出所料,崔命硬一听景奉仙的话,立即瞪着一双大眼,上下打量起她来,一副不服气的模样。

“那好,你敢不敢跟我打赌?如果我输了,我……我任凭你处置!如果你输了,你……你就要听我的!”

“好!打赌就打赌!俺一个大老爷们还怕输你不成……”崔命硬听了景奉仙的话,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掉转了马头,快马加鞭向山寨急驶而去。


“老爷,快到了,前面就是东岭山。”景元升在旁边替景维新小心的牵着马。他擦了一把额头上流下的汗水,抬起胳臂向前方指去。景维新抬头看了看白茫茫的山腰,眼睛里涌出了一洼激动的泪花……一行人踏着厚实的积雪慢慢腾腾地向东岭山走来。

“各位老哥哥,你们多费费心。见了崔大当家的一定多替我们说句好话,在下郑太平一定感激不尽!”郑太平坐在马上,对站着身边的崔书明、崔长贵和崔有福抱了一下拳头,一脸真诚的说道。崔书明几个没有说话。通过几天的接触,他们已经对景家老爷的为人有所了解。虽然都是有钱人家,但景维新并不象牛志起那样霸道,残忍,拿穷人不当人看。反而还出大价钱从牛志起手里替大家伙赎回了土地。这在当时靠土地活命的农民来说,简直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举动。

“爹,你就不用添乱了。大家的耳朵里都听出老茧来了。”郑宁远坐在马上一脸的焦急。今天是大年三十,原本应该是跟景奉仙回娘家的日子,现在却踏着大雪再次上山寻妻,现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麻。郑太平看着一脸憔悴的儿子,没有再言语。

“老爷,前面好象是官兵……看样子足足有四、五百人啊!”

“什么?官兵!在哪里?”景维新心里不由地大吃一惊,急忙顺着管家的手指向左前方望去……只见一支国民党的部队正悄悄地向东岭山方向逼近,黑压压的一片,不见头尾,只有阴森的枪管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着幽幽的寒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