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渺桐叶晨飘蛩夜彼岸花语

2009原创 收藏 8 44
导读:[size=18][face=楷体_GB2312] 我的眼神依旧清澈……可以掩饰眼底坚强的泪水……却难以隐藏心底的苍白无力 我的心里依旧纯真…可以掩饰成长中的悲哀……却难以隐藏心酸的忧伤 很多东西渗入了骨髓中,不知不觉的在血液中流淌着 。 我是尘世中游离的一条孤魂,无意的遇见了她。那个房间没有开灯,幽幽的清辉透过窗户丝丝的撒进来,貌似迷漫着一种诡秘的萤光,沉重的空气中散落着绝望的气息,似乎还有希望点缀在其中,犹如一朵花蕊,却没有开放的天时地利。古朴的萧搁置在桐木的八仙桌上,每个孔间隔的连

我的眼神依旧清澈……可以掩饰眼底坚强的泪水……却难以隐藏心底的苍白无力 我的心里依旧纯真…可以掩饰成长中的悲哀……却难以隐藏心酸的忧伤 很多东西渗入了骨髓中,不知不觉的在血液中流淌着 。

我是尘世中游离的一条孤魂,无意的遇见了她。那个房间没有开灯,幽幽的清辉透过窗户丝丝的撒进来,貌似迷漫着一种诡秘的萤光,沉重的空气中散落着绝望的气息,似乎还有希望点缀在其中,犹如一朵花蕊,却没有开放的天时地利。古朴的萧搁置在桐木的八仙桌上,每个孔间隔的连在一起,仿佛听到了那凄美的音符飘扬在耳畔,如愿如沐,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扣来开心悬,回荡在内心深处。若有若无的香气,自一朵花中慢慢地散发出来,原来是太阳花。绿叶失去了往昔的生命之色,黄色的花盘逐渐的丧失了生机,点点花粉安然的落定,她们有花的妖艳,却蒙上了疲惫的神色。花瓶是深深的靛蓝,还掩映着纯白,瓶体不满了肉眼难见的小裂纹,好像破镜重圆的完美,看似玩好无损,实际却遍体鳞伤。借着微弱的清辉,我看到了蜷缩在角落的她,刘海凌乱,面色苍白,眼神空洞,如同植物人。轻轻的穿过窗户,带起了阵阵微风,窗帘肆无忌惮的飘动着,惊醒了熟睡中的风铃,清脆的声音突兀的奏响了,她看到了我。

双目而视,瞬间,仅仅是瞬间,我就沦陷在了其中。心灵的窗户隐藏了太多的东西,曾经的纯真,现在无奈的老成;曾经的温暖,现在无奈的冷漠;曾经的希望,现在的失望甚至夹杂着绝望;曾经的理想,现在无奈的迷茫;曾经的坚强,现在无力的脆弱;曾经的微笑,现在唯有剩余的苦楚……深邃的沧桑,竟让我失神,不自觉的忆起了曾经的那片深蓝的天空,多么留恋的苍穹,满载着无尽的期望和梦想,最后却如风逝去,星光如彼岸坠落的烟花,带着绚丽的光彩烙印在我的记忆中,也是唯一可以留恋的那片美丽的星空。


而我只是一朵烟花,半途而废的烟花,同时我只是一株苇草,一直半途而废的苇草。


我们默默对视,唯有轻微的凌乱的呼吸声和有规律的心跳声,安静而枯燥的声音好似要扼住咽喉,跳了八十八下的刹那,她说我喜欢你。神情庄重,眼神单纯,没有包含任何的东西,我冷漠着微笑道,理由。你的眼中残留着破碎的蓝,指向遥远的天空,我的笑声戛然而止,心突然痛惜,无比的痛惜,内心挣扎着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假的,接触她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改变。第一次有人看透我的心里和眼神,而且还是一个人类,我狼狈不堪的逃离了。


第二个夜晚我又如约来到,她好像知道我一定会来临似的,你叫什么名字,轻启朱唇,名字,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语出现在我的脑海中,面朝黑暗的苍穹,我一次次的追问,可是我有名字吗?残存的记忆中依旧搜索不到关于这个名词的任何信息。凄惨的说,我没有名字不过你可以叫我冥。她握紧我的双手,属于人类的温度在我冰冷的躯体上如同血液流动着,久违的一种温暖,她说你的手没有温度,就像死人,你的心已经干涸,如同没有活水注入的湖泊,你的笑容僵硬又机械,所以你是个幽灵,可是又是个留有零碎记忆的幽灵。寥寥数语犹如锋利的剪刀把包裹我的茧子一层层的剥去,**裸的呈现在她的面前。是的,我是生活在无限黑暗,专门出没在黑色梦魇中的幽灵,死亡并不可怕,像我这样生生世世的没有走出轮回才是痛苦的边缘。身边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看着那凄美又柔弱的面庞,心不自觉的疼惜。遥远的天边泛着鱼肚皮,我却消失了。

第三个夜晚,清风依旧,却安静的让人窒息。她的梦境中充满了无尽的黑暗,仍然有白色被黑色的旋涡包裹在其中,我总是轻而易举的走进她的梦境。为什么总是一副冷酷的表情,她问。赠送玫瑰,手有余香,送出快乐,留下忧伤,轻易走失,图留空叹,心酸苦楚,与其在纯真善良中被伤害,何不在冷酷中保护自己,我告诉她。顿时失去了声音,一切又陷入死寂中,唯有两颗奔腾的心在跳动着,在这静的发狂的环境中显的如此突兀。我轻轻的说:“我喜欢风”,能看到它漂泊的心,就像随风流动的浮萍一样,你相信吗?她点点头,我相信。从她眼里我看到了一种从没拥有的信任,莫名的信任,没有任何条件的信任,这样的眼神总是让我深深的沉陷在里面。这样的眼神我以前在哪见过呢?在哪见过呢?倏忽的感觉悄然无声的逝去,却不曾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信任就是如此的纯粹,没有丝毫的杂念。然后她抑扬顿挫的为我朗诵诗歌,…… 。

仿佛瞬间,又似乎永恒,时间又定格在了日出之前,她欲言又止,紧紧的咬着嘴唇,最后深深的吸一口气,冥,带我走吧!我轻轻的摇头,眼里说不出的悲哀,透出的精光一闪即逝,她没有了任何的话语。

春去秋来,微风拂过,生命的绿色俨然失去了往昔的生机,呈现出萧瑟的橘黄,随风在空中翩跹起舞,吐出丝丝青丝的小草已经化为老态龙钟的皱纹,含苞欲放的鲜花在冷冽的萧瑟中悄然逝去,妖艳的妩媚早已经挂满了倦容,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在第三百六十三天的晚上,月亮隐藏在愁云中,没有丝毫的星辰之光,一切都归于静谧。我们依然相对而笑,氛围依然沉默无比。她突然说:“为什么人活着是这么的痛苦与艰难呢?”我的笑容突然冷却。她继续说:“人到底是为什么而活着呢?” 人活着就是为了死,我冷漠的回答道。“既然让人活着,为什么就不能快乐的生活呢?为什么让人总是怀着希望却在最后生生的扼杀呢?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呢?”她咆哮着,面色凄惨。“人活着就是为了死,也是为了解脱,一个生命的消逝,就会带着痛苦离开,而降生的生命却要承受那份痛苦。死并不可怕,在之上有很多超越它的存在,那种东西让你痛不欲生,深深的折磨着你的灵魂,在心里难以抑制的孤寂。希望总是在无形中被熄灭,最后让你绝望。总以为自己是命运的主人,殊不知只是一厢情愿而已,我们的善良总是被利用,在命运面前,我们只是一枚棋子,我们只能无力的挣扎。”我看着她的眼睛回答着,像一道光芒射进她的心里。她的眼睛一片苍寂,仿若失去了生机。又一个日出之前,我的身影如同被腐蚀了,逐渐的融化,变淡,消逝。死不是结束,是解脱,最后一刻我使劲浑身解数怒吼着。

在冥界有一种说法,只要找到一个和你相似的人,你就可以借助他(她)的灵魂得以轮回解脱,而且可以卸去满身的痛苦,换来你来生的快乐,可是却要牺牲他的一切。三天之后轮回之门就要重新打开,只有用另一个灵魂才能掩饰你的气息,躲避逆天的惩罚,才能换来来世的轮回。不过现在我早已经被她的一切所融化,化为丝丝的疼爱和怜惜,想要永远守护在她的身边,潜藏在她的的影子里,能够形影不离,在她一米的距离之外。

第三百六十四天的晚上,我轻轻的进来,我们换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心跳了九十九下后,听见破碎的声音。装太阳花的花瓶碎了,打破了这死一般的沉寂,地上撒满了碎片,像珍珠一样的泪水。她拾起一粒,这是你微蓝的泪水,放在我的手心,却没有你内心的温暖。她不知道幽灵是没有泪水的,我只是淡淡的告诉她,这是美人鱼的眼泪,她惊异的说:美人鱼是没有泪水的。她不知道美人鱼也是有泪水的,只有在死亡或者爱情中留下。抚摸着她的柔软的刘海,守护在他的身边。

第三百六十五天的晚上,我悄无声息的进来,没有带起风铃的声音。同样的沉默,你好像风一样,总是若隐若现,我怎么感觉到你好像要消失一样,她首先打破沉默。我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德抚摸着她的脸,像深深的烙印在永生的记忆中。她说:“你总是让我很安心。”我微笑着,看着她放松的心情,熟睡的姿势,依靠在我的怀抱中。

第三百六十六天的晚上,房间中弥漫中腐臭的味道,太阳花早已经颓败。她像植物人一样安静的躺在那,我施展秘法用我的灵魂来带来她的快乐。星辰之力融化在她的身体内,我想前世的那片蓝色的是否就是为了今生邂逅,今生的轮回是否为了换来她的快乐,俩百年的执着是否就是为了成全她呢?感觉一片痛觉像我袭来,无尽的黑暗吞噬了我,地狱之门向我打开,那个我心爱的女孩,你可以快乐的生活了,一定把握自己的命运,最后只留下我的微笑。


如果梦幻可以忘却......如果记忆可以忘却.......那么请快乐

本文内容于 2009-7-9 14:53:59 被279570145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