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拓间谍门:铁矿石贸易整肃第一张骨牌

红韧星星 收藏 1 234
导读:间谍案,还是商业案? 对于复杂的铁矿石国际国内贸易而言,这两者或许并不矛盾。 北京时间7月7日晚,《悉尼先驱晨报》在其网站报导,力拓的铁矿石销售团队成员被上海市公安局拘留,四名员工中一人持澳大利亚护照,三人持中国护照。 本报记者独家获悉了四人身份——四人中身份最为显眼是澳籍华人胡士泰。作为力拓上海首席代表、哈默斯利铁矿中国区的总经理,他负责力拓在华矿石的销售工作。据知情人士透露,7月5日当天,随同其本人被相关部门带走的还有他的个人电脑。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另三人中一名为经理刘才魁,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间谍案,还是商业案?


对于复杂的铁矿石国际国内贸易而言,这两者或许并不矛盾。


北京时间7月7日晚,《悉尼先驱晨报》在其网站报导,力拓的铁矿石销售团队成员被上海市公安局拘留,四名员工中一人持澳大利亚护照,三人持中国护照。


本报记者独家获悉了四人身份——四人中身份最为显眼是澳籍华人胡士泰。作为力拓上海首席代表、哈默斯利铁矿中国区的总经理,他负责力拓在华矿石的销售工作。据知情人士透露,7月5日当天,随同其本人被相关部门带走的还有他的个人电脑。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另三人中一名为经理刘才魁,另两位为员工,叫王勇、葛民强。


一名接触过刘才魁和王勇的业内人士表示,刘才魁刚去力拓不久,王勇则是力拓的老员工。


8日下午,澳大利亚外交部长Stephen Smith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胡士泰(Stern Hu)因涉嫌从事间谍活动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而遭中方拘留。但力拓则称,未发现有任何证据来支持中国当局对其雇员发起的间谍嫌疑调查。


力拓墨尔本发言人Ian Head在发给本报记者的书面声明中证实,力拓上海四名员工在上海被中方相关机构拘留并在接受问讯。公司不清楚事件原因,但力拓表示将积极配合中国方所希望进行的任何调查,同时力拓正在寻求对有关事情的说明。


7月8日上午,澳大利亚外贸外交部媒体发言人向本报记者确认澳大利亚政府正在试图通过紧急领事途径与被拘留的澳大利亚人取得联系。但无法对事件原因进行置评。


Smith透露,澳方和中国达成领事协议在本周五之前和胡士泰取得联系,澳方还要求让胡在上海的妻子和力拓相关工作人员看望胡士泰本人。


Stephen Smith同时表示没有证据表明胡士泰被拘和力拓商业事件间存在任何联系,包括之前和中铝195亿美元交易案的流产。


至截稿时,力拓集团总部发言人向本报发来声明称,澳大利亚政府告知了我们这一令人惊讶的消息。我们对支持此项调查的证据不了解。


眼下,确实正是国际铁矿石谈判进入僵持局面之时,中国有关方面突然施出重手是否与此有关?


业内人士表示,种种迹象表明,至少国内铁矿石贸易市场的混乱状况,是引发此一整肃行动的原因之一。


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巧合的是,本报记者多方求证后获悉,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谭以新于7月7日被北京警方拘留,原因是涉嫌商业犯罪。


而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胡士泰与谭以新来往颇多,关系密切。


首钢集团宣传部人士否认了胡士泰被拘留一事和首钢有关,称此事不能随意猜测,对胡士泰被捕一事并不知情。


记者从相关渠道获知,另有一些钢铁企业、钢铁企业国贸公司的负责人被拘留或遭到调查。


一位在铁矿石行业浸淫多年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事态在扩大,需密切关注。”


胡士泰与谭以新


对这一突然发生的力拓“间谍门”事件,一位接近三大矿的铁矿石交易人士对记者直呼“看不明白”——不明白三大矿在华经营这么多年,为何此时首次出现这样的突然事件;也不明白胡士泰和力拓公司,有何必要进行间谍或任何关于商业贿赂猜想的行为。


一位与其打了八、九年交道的钢厂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胡士泰出生于1963年,北京大学毕业,在力拓公司工作了相当长时间,与国内各大钢厂及矿石贸易商都比较熟悉。


“胡士泰还是一个比较容易相处的人。尤其是随着矿业市场这几年的红火,力拓公司层面很多时候在市场上的表现十分强势。虽然他也代表矿山利益,但客观地说,在市场交易过程中还是起到了很大的缓冲作用,也听得进客户们所提的要求和意见。”该钢企负责人说。


无巧不成书。


本报记者在7月8日联系到的多位矿产资源界重要人士,均表示获悉首钢管理层人士出事。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谭以新是在上班时被带走的,大概去了5、6辆警车。


谭的身份是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中首国际)总经理助理、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但首钢集团新闻处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对此事并不清楚。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由于谭以新负责首钢铁矿石进口业务,与胡士泰来往甚密。今年4月初,胡士泰还曾亲自前往首钢总公司,就铁矿石价格等问题与包括谭以新在内的首钢领导进行沟通。


一位了解谭的首钢前同事告诉记者,谭以新四十出头,人很聪明,早前在铁矿石业务上取得了不错的业绩,一步步走到今日要位。


首钢日报一则“旧闻”则显示,在2004年,中首国际曾举行过一次领导岗位公开竞聘,清华大学毕业、硕士学历、商务师职称的谭以新,通过筛选就任投资部的部长。


胡士泰及谭以新两个在铁矿石贸易行业有重要影响的人物出事,在圈子内形成了一种有别于澳洲官方的说法,一条关于力拓与中国买家之间商业贿赂的链条正在铺开。


整治铁矿石贸易序幕?


前述资深业内人士表示,尽管胡士泰贵为市值上千亿美元的跨国公司中国区代表,但他不得不经常亲自到一些三四线城市的中小型钢铁厂做推销,而且大部分都是短期合同,而胡士泰的任务是与中国主流钢厂签订长期供应关系。


一位与胡士泰有长期交往的业内人士表示,胡士泰给他的印象是勤恳务实,对中国市场有深入了解。


记者还了解到,去年年底,胡士泰代表力拓与江西萍钢订了为期近十年、约上千万吨长协矿合约,包括萍钢在内的中小钢企私自与矿业巨头签订长协合同的行为,曾遭到中钢协的强烈反对。


此外,胡士泰还与河北唐山、山西等中小钢厂达成协议。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曾对本报记者表示,坚决反对这种行为。


胡士泰被拘留的大背景正是中钢协准备大力整顿国内贸易秩序。


一位中钢协人士告诉记者,中国铁矿石贸易秩序“比想象中还混乱”,贸易商和钢厂各自为营,也是一个“极其容易被操控的市场”。


在上述中钢协人士看来,如果胡士泰等人被拘留与铁矿石谈判有关,那么“这仅仅是个案而已”,“在每年谈判之初,三大矿山会立即派人了解各个钢厂的生产情况,情报收集活动也相当密集,力拓去年就成立了一对一的调研组,在内地每个地区的钢厂都派驻专门的市场调研人员”。


这是否就是所谓间谍问题的接点? 而在胡士泰被拘留前两个月,一位国内资深矿商建议记者向中钢协反映铁矿石谈判存在内奸,“中钢协要整顿国内贸易市场,重点要先放在严查三大矿山内奸”。


目前,围绕商业贿赂的疑云也未曾散去。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披露了铁矿石长协矿与贸易矿两个市场的诸种内幕,认为这或许就是此次事发的温床。


“这肯定与铁矿石混乱的市场秩序有关,尤其是近年来矿石倒买倒卖的恶劣风气,我之前就预感早晚会在这上面出经济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


由于近年中国铁矿石需求的大幅增加,造就了独一无二的两个市场,即长协矿和贸易矿。二者之间,贸易矿价格通常远远高于长协矿,只是在去年第四季度市场低迷期,才首次低于长协价。


“这就像形成了一个赌场,给出了套利的空间。”上述钢企负责人向记者解释,“尤其是去年最高峰时,长协价现货价差额达100美元/吨。一条船17、18万吨矿石,如果以长协价买入,转手高价卖出,你算算这中间利润有多大?”


这在某种程度上造成“倒卖者”自然希望争取拿到更多的长协矿,由此成就“业绩”和“利益”。


针对炒作进口矿石现象,查惩部分市场秩序扰乱者的意图,也并非无迹可查。6月18日,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马上将对参与矿石炒作者展开抽查,“违反国家规定,就得吃点苦头”。


业内人士透露称,此次首钢铁矿石业务负责人遭捕,也许只是个开始。接下来在山东、河北等钢铁重地,也将展开相关调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