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权臣 贾似道

吴下的阿蒙 收藏 0 870
导读: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这句话绝对是至理名言。 比如这几十年来,蒙古人和南宋人之间就是一个最大的江湖。 而眼下,郑虎臣和贾似道就是一个小小的江湖…… 一 凡江湖者,必有是非恩怨,必有弱肉强食,亦必有斗争杀戮。 贾似道觉得从离开临安(今浙江杭州)的那一天起,负责押送他的郑虎臣似乎就有意要在他的贬谪路上把这一切都尽情地演绎一番。比如刚刚走出临安不久,郑虎臣就恶狠狠地驱散了随贾似道南下的几十个侍妾;赶走她们之前,还把她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这句话绝对是至理名言。


比如这几十年来,蒙古人和南宋人之间就是一个最大的江湖。


而眼下,郑虎臣和贾似道就是一个小小的江湖……



凡江湖者,必有是非恩怨,必有弱肉强食,亦必有斗争杀戮。


贾似道觉得从离开临安(今浙江杭州)的那一天起,负责押送他的郑虎臣似乎就有意要在他的贬谪路上把这一切都尽情地演绎一番。比如刚刚走出临安不久,郑虎臣就恶狠狠地驱散了随贾似道南下的几十个侍妾;赶走她们之前,还把她们身上佩戴的金簪玉饰通通撸下来据为己有;随后他又故意掀掉贾似道头上的轿盖,让他暴晒在南方七月的骄阳下;而且一路上还让轿夫反复不停地唱一首杭州俚曲:"去年秋,今年秋,湖上人家乐复忧,西湖依旧流;吴循州,贾循州,十五年间一转头,人生放下休。"吴循州指的是多年前被贾似道排挤到循州(今广东龙川)的丞相吴潜,而贾循州指的就是贾似道,因为他此次的贬所恰好也是循州。


上个月他们路过一座古寺,墙壁上又有吴潜的题字,郑虎臣就乐不可支地把贾似道叫过去,指着那些字阴阳怪气地说:"贾团练,吴丞相何以至此啊?"


几天前他们乘船经过南剑州(今福建南平)的黯淡滩,郑虎臣又说:"这溪水如此清澈,贾团练,你为何不死在此处啊?"


贾似道说:"太皇太后许我不死。一旦有诏,我就死。"


郑虎臣冷笑了几声。


从他的笑声中,贾似道听见了隐隐的杀机。


宋恭帝德祐元年(1275年)九月的一个黄昏,他们走到福建漳州城南20里的木棉庵。站在小庵窄窄的庭院里,郑虎臣和贾似道四目相对。就在这一刻,贾似道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团燃烧多年的复仇的火焰。


多年前那个名叫郑埙的地方官被贾似道流放的时候,也曾经用这样的一双眸子看过自己,不过几年后这个人便含恨死在了贬所。贾似道绝对没想到,到头来自己居然落到了他儿子郑虎臣的手上……这真是天道好还,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


贾似道苦笑着把目光从郑虎臣的脸上移开,回头遥望了一眼西天凄艳的晚霞-此刻,夕阳正在以一种绝美的姿势坠落,而他将再也看不见它重新升起。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宋帝国也正在以同样的姿势坠落,而偌大的天下,又有谁能让它再度升起?


没有了。


贾似道曾经努力过,可是他没有成功。后来他放弃了努力,于是人们就把他曾经做过的一切一笔勾销。所以贾似道知道,此刻郑虎臣眼中所燃烧的-除了家仇,还有国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