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二十五章 思谋(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二十五章 思谋(二)


“委座明鉴。的确是这样!他们也不能保持大规模持续进攻。不过,”薛岳想了想还是下定决心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委座,通过卑职观察,他们抗战之决心对国家之忠诚毋庸怀疑。”

“哦?”委座微笑道,“伯陵从何而知啊!”

“他们打击倭寇从不留情不计后果,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狠毒残忍!可是对险境中友军之救援又不惜一切代价。这,恕卑职直言,这在国内是非常罕见的。因此,卑职才有以上判断。”

“伯陵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谢委座!”说完转身离去。薛岳差点与进门的公子撞上,二人匆忙点头示意。

“像什么样子”委座对公子的举动非常不满,“你什么时候才能稳重一些?”

“对不起!父亲”公子满面通红不是羞愧而是激动。

“说吧!什么事?”委座把目光转向一边。

“父亲,”公子的声音略微颤抖,“成功了!新的稻种培育成功了!我们在成都附近的试验田亩产高达1200斤是以前产量的4倍多。”

“你说什么?”委座噌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又问一遍“你说什么?”

公子又把那个惊人的数字重复了一遍,然后补充道:“这是我亲眼所见。从播种到收割,我全程参与,绝无造假虚报的可能!”

“太好了!太好了!”委座兴奋的搓着手,这个消息太让人激动了。几千年来,粮食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人,这里面当然有制度问题,而且是主要的。但是自己手中一旦掌握这个利器,很多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难怪这些华侨们在他们控制的区域内实行那种匪夷所思的经济制度。原来手中掌握着这样的技术手段。尤其是这件事是公子一手抓的,这件事给公子带来的荣誉、声望、影响有可能,不,一定会超过自己。从长远来看,人们记住他的可能性要大大超过自己。委座兴奋难耐中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嫉妒。

“此事要严格保密!种子的培育方法要作为国家最高机密!”委座明白这件事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力。

“父亲,”公子谨慎地说,“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你说吧!”

“我想在四川湖广等稻米种植区,推广华侨们在河北实行的那种经济制度。”公子有点紧张的看着委座。

“这件事牵连面颇为广泛,应该仔细斟酌!你说说自己的想法。”未做考虑更多的是政治问题。

“他们那种制度是建立在科学技术和生产力提高的基础上的。对农民、地主阶级的利益都有所照顾。政府以国有企业为媒介,从土地上经济上,把这两个阶级分离开来,这样一方面极大缓和双方的对立和矛盾,另一方面,还为地主向资本家转变提供了便利。纵观西洋各国的富强无不是以工商业为基础。我国之所以贫弱,受列强盘剥压榨是一方面,而我们还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才是最大的原因。如果实行这个制度,可以把地主和农民都从土地上面解放出来,这样就为我们向工业国迈进提供的必要条件。还有一点就是,可以极大的削弱G党蛊惑造成的影响。”

“你能想到这一点非常好!”委座满意的点点头“不过有一点你考虑过没有?那就是宋、孔、陈以及咱们家,也就是他们所说的所谓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官僚买办阶层政治势力的呢!”

“这点我考虑过.”公子停顿了一下然后说,“其他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政权。没有政权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为了保住我们的政权,其他都是次要的。再说这次所谓的改革对于他们的触动并不大。相反他们还有机会在其中分一杯羹,何乐而不为?”

“哈哈。”委座放声大笑,“你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你以为他们会满足于分一杯羹吗?不会。他们恨不得把这个国家都变成他们自己的。不过,这件事只得一试。可是国家现在拿不出庞大的启动资金,你有什么办法解决吗?”

“文怡说华侨可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她说,国家没钱,如果向那几家募集,这个所为国有公司早晚会变成他们自己的公司。”

“你看看,还是他们有远见啊!这样,政府一毛不拔不现实,授人以柄不说,日后也不便政府的控制。你作为国府代表进驻该公司,拒绝一切国内私有股份介入。你不要考虑别的,专心致志把这件事做好,其他方面的压力我来为你顶着。”

“父亲…”

“好了!”委座摆摆手。公子眼中些许湿润,转身离去。从青少年时期(15岁)自己就离开中国远赴苏联。一呆就是十二年。儿时对父亲的记忆是非常模糊的。隐约知道他在忙大事。在苏联的时候自己还很有一段时间以自己的父亲为耻。后来,自己也做了别人的父亲,才渐渐体会到父亲的伟大的慈爱。

委座对这个儿子寄予了太多的期许。对于公子在苏联做人质和流放的十二年生活,委座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和愧疚。年轻人不经过历练怎能当大任。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尤其是政治领袖,你早已不属于自己的家人了。儿女情长、天伦之乐那是非常奢侈的东西。


王文文再次熟门熟路的来到陈诚宅邸。

“陈部长,这次我来是有事相求啊!”王文文展现她迷人的微笑。

“哦?我倒是很感兴趣,在武汉还有什么事是文怡你办不成的?”陈诚饶有兴味的观察这个女人。几乎每次见面他都能给你带来不一样的感觉,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陈部长说笑了!是这样。在香港、武汉都滞留了一批38军急需的物资。现在平汉路通了,是不是请陈部长关心一下。”

“这样啊!不知道是些什么物资?”

“有从国外采购的机器设备,钢材。还有在国内采购的钨、钼、锡、锑矿沙。”

“这就难办了。你知道机器设备好说,钨、钼、锡矿沙那可是国家专控的。我们偿还外国贷款和购买武器都需要用啊!本来你这种收购就是违法的,就不好再让我帮你运输了吧!再说即便你们运过去,自己又没有能力冶炼,万一落到日本手里,可就说不清了。”

“陈部长,”王文文丝毫没有觉得奇怪,早就料到陈诚会这么说,“这次我们的机器设备里面就有这种冶炼设备,而且我们还为国府准备了一套。陈部长您说是我们自己冶炼划算呢还是只卖原矿划算呢?”

“自然是自己也连划算。可是你们有这个能力吗?”陈诚对此表示怀疑,“你们就算运到河北,电的问题怎么解决?况且那里的局势还不稳定,恐怕有点冒险吧!”

“电的问题好解决,您别忘了那里有的是煤矿。建一个小火电站不算太难。至于局势,我们有充足的信心。况且,我们在河北高的动静越大,对武汉会战不是更有好处吗?”

“你们能够为国府提供技术人员吗?”

“没问题!”

陈诚实在是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只好说:“这件事我还需要向委座汇报之后再给你答复。”

“那我就先谢谢姐夫成全啦!”

陈诚面对这个美女实在是没有办法,他知道向委座回报的结果也不会改变什么。华侨们对国家的帮助实在是太多了。听说那个什么杂交水稻也被公子他们弄成了,果如他所说那他就实在是居功至伟。“杂交水稻”,怎么听怎么别扭。希望不是公子为了政绩哄骗委座才好。



保定。第六战区司令部。

“当前,我们面临非常危险的局势”武定国站在军事挂图前,解析敌我态势,“第一,关东军5个混成旅、驻梦日军1个混成旅。已经先后抵达平津地区。随时可以对我军发起攻击。第二,山西境内的日军第20师团、第109师团、驻蒙第26师团,对当面国军都予以非常严厉的打击。现在他们完全有可能腾出手来对付我们。第三,驻山东日军第5师团,也有向河北运动的迹象。”

“是不是可以考虑把河南的快速纵队调回河北。”宋哲元非常谨慎的发表自己的意见。“我担心,一旦山西日军东进,我C集团兵力略显薄弱。”

“现在还不是时候,”李华雄摇摇头,“一来他们河南在那里一时退不回来,二来没这个必要。凭借目前兵力应该可以应对。我现在担心的是你和定国那里。一旦山东日军第5师团和关东军独立旅团对你部夹击,你那里承受的压力会非常大!定国那里要承受第26师团、第109师团还有驻屯军的巨大压力。”

“我也有宋长官的担心!”武定国点点头,“津浦路沿线我们部署了第10摩步师,第112步兵师,第107步兵师。301独立步兵旅、2个装甲战斗群,201独立重炮旅,401独立工程旅。前些日子又加强了114步兵师,我认为兵力应该够了。我那里,西侧是山地东侧是水网地带,日军大兵团不容易展开。倒是你那里,上次战役很苦,114步兵师又抽走,是不是应该补充一些?”

“不用。”里华雄坚定地说:“在C集团的作战方向,都是山地,凭险据守问题不大。即便有装甲部队也没有施展的空间。全歼敌人的可能性虽然不大,但是坚持到B集团转身应该问题不大。况且,108师和84师也得到补充。再说,日军第20师团在山西的消耗也较大,这里还有刘师的雄兵,他绝不会袖手旁观的,不用担心!”

宋哲元和武定国劝不动里华雄也就作罢了。的确,现在哪里兵力都紧张,李华雄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是宋哲元不知道他们手里还握有一支绝对可以惊世骇俗的装甲部队,不到万不得已,李华雄是不想动用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