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 第三部 驰骋 第二十四章 思谋(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6.html


第二十四章 思谋(一)

“历史真的不是那么好改变啊!”李华雄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感叹道。

“是啊!”刘远洋也是深有感触,“他有自己强大的惯性,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改变的。一些精英级别所谓英雄豪杰,也只是加速或者减缓他的进程,大的趋势很难改变啊!”

“如果要改变的话,恐怕得需要团结更多力量促使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包括我们的敌人。”

“这一步险棋要见到效果,恐怕还得需要一定时间。”刘远洋停顿了一下,话锋一转“华雄你真的要继续劫持更多的鬼子高级军官,扩大狸猫的规模吗?”

“谈何容易啊!”李华雄苦笑这摇摇头,“即便我们有能力劫持,可是从哪里找那么多心理方面的专家。这又不是种韭菜,割一茬儿立刻就能长出一茬儿来。这需要长期对目标进行高强度高密度的引导和暗示,目前来说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再说即使我们有这个能力,狸猫太多了那面出现纰漏,我们无法承受这种状况!”

“这样我就放心了!”刘远洋笑了笑,“说实话,我总觉得狸猫计划有点儿,不那么地道。呵呵!”

“是有那么点儿!”李华雄也笑了,“当初韩龙城和我说这个计划的时候,我也是这种感觉。”

“最近这个韩龙城很活跃啊!”刘远洋意味深长的看着李华雄,“华雄,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但是除非为了我们整体安全之外,我不能允许我们把未来的特区建设成为一个特工密探遍地的地方。否则,我们的一切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呢!”

“大哥多虑了。”李华雄心中大吃一惊,看来真是小看自己这位文官哥哥了,“你说的那种情况不会出现的。你也知道,地方的关系盘根错节,容易产生前些日子发生的那种事情。军队的成分相对简单,而且和地方没有那么多纠葛。很多事办起来更容易一些。”

“虽然我挂着一个军委主席的头衔,但是军队的事情我不想管太多。军情处嘛!职责定位还是限制在与军事有关的方面较为妥当。地方的事情交给国安和警察比较好。”

“好,这方面我会提醒他注意的。”李华雄只得敷衍自己的大哥。

“华雄,”刘远洋似乎看出李华雄的想法似的,“我知道现在你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在战争环境中,采取一些非常手段是必须也是必要的。我担心的是,一旦我们对这些非常手段过于依赖,甚至过于迷信他们的作用,就会对今后的政治生活造成极大损害。建国初期,董biwu董老对当时出现迷信群众运动作用的倾向,导致法制观念和实践的缺失,曾经的提出过自己的强烈担心,并奔走呼号。遗憾的是他的建议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他的忧虑却成为现实——这种倾向导致我国长期轻视法制的恶果。建国后,我们只制订了一部婚姻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基本法律直到建国30年以后才陆续出台。仅有的一部国家根本法——宪法法典却在不到30年中更改了3次。尤其是70年代的2次更改更是形同儿戏。那么,这么多年靠什么治理这么大一个国家。一些单行条例一些规范性文件一些政策,随意性过大有没有连续性和必要的持续性,致使法制废弛。更为严重的是导致人们的法制观念淡薄,道德水准急剧下降。在封建社会,人们还知道父为子隐,子为父隐。可是那个时候的人们,以告密为荣、以诋毁、侮辱、虐待、摧残其他人为乐。不是把所有的脏水都泼给“sirenbang”就可以了事的。我认为那个动乱的年代没有人是无辜的。你改变不了这个社会,但是你可以选择不告密。可以选择不诋毁、侮辱、虐待身边的人。我们渐渐成为了一个没有敬畏感的民族,而一个失去敬畏感的民族是可怕。要不是以D公为代表的革命家们及时拨乱反正,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堪忧啊!后来我们都看到,对于我们这没有多少法制传统和观念的国家,在人民中建立和重树耗费了几乎两代人的时间。有些手段的确好用,效率也高,可是如果不慎重对待甚至失控,贻害无穷,不得不防啊!”刘远洋一番沉痛的话语令李华雄无语。

“很多事,我们都没有经验,正因为这样,我们更应该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失去这种敬畏感,我们会犯很多错误。由于我们所处的地位,造成的恶果就会更大。我们,都好自为之吧!”

“大哥,你说的我都记下了。”李华雄有一种如鲠在喉感觉,浑身上下不自在。刘远洋的提醒不说醍醐灌顶,也是兜头一盆冷水。他们几个从儿时就几乎以刘远洋的马首是瞻,不是亲生兄弟却情同手足可是。多年来,几个人聚少离多,各自有自己的生活,相互间的接触越来越少。像今天这样的谈话大约快二十年还是第一次。刘远洋对梦魇肯定有所察觉,否则不会和自己进行这种近似摊牌的谈话。政治,就是一个怪物,所有置身其中的人的道德、情感都会被他裹挟一空。

李华雄想得没错,刘远洋的确对梦魇的确有所警觉,别忘了,他身边可是有一个国安部的。虽然他不知道具体细节,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军情处在对特区各级官员秘密展开调查。如果这件事是他们擅自行为倒没什么,可是这种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没有李华雄的指使授意,一个小小韩龙城没有这个胆量。最为可怕的是,这么重大的事情李华雄居然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这说明什么?如果说为了保密的话,那么最起码应该和自己通气儿。这件事传递出一个极为危险的信号。尤其是自己得知狸猫计划后,不知道为什么黑夜中总是被惊醒。太可怕了。这是用在敌人身上,一切似乎都可以理解。但是,一旦军情处或军方失控,一旦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用在内部人身上那后果太可怕了。刘远洋越想越害怕,绝不能允许出现这种局面。必须有制衡力量,否则…他不愿意再想下去了。

“你是怎么工作的?”刘远洋走后,李华雄立刻把韩龙城拎过来。

“国安部的黄建军也是从警卫督察处出去的,我们的工作方法、手段包括理念都几乎是一样的。虽然我已经努力改进工作方法,可是短时间内实在没有…出现这种结果全是我的责任,在今后的工作中一定注意。”韩龙城一脸无奈。

“这项工作暂时先放一放,把主要的精力用在对敌方面。”李华雄也理解他的无奈。

“那以后…”

“等你有了更好的办法之后再说吧!”

“是!”

武汉。

薛岳笔管条直的站在委座面前。豫东的战役的战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一夜之间,魏剑捷歼灭了第14师团主力。丰鸣房太郎少将率领右纵队,急速向16师团靠拢。国军各部不惜一切付出惨重的代价之后,终于阻止住16是团的进攻。魏剑捷的快速纵队向疲惫不堪的的16师团发起致命一击。日军进行了非常顽强或者说疯狂的抵抗。虽然各部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最终还是让16师团一部和14师团右纵队一部杀出重围,逃向山东。不过这也是包括委座和薛岳在内的所有国军将士所能预想和达到的最好的结果了。毕竟,陇海线和豫东暂时保住了。迫使日军只能沿长江向武汉进攻,至此国军摆脱了被两面夹击的危险。也为各部队休整和加强防线创造了机会。魏剑捷的快速纵队也完成了预定战役企图,李华雄最担心的花园口事件总算被自己改变了。

豫东战役刚一结束,薛岳立即被委座招至武汉。

“委座,就卑职看来。所谓的快速纵队的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悍。他们不论从战略思想、战法、技术装备还是官兵的素质上面来看,这都是一支全新的军队。”然后薛岳,详细的为委座讲解快速纵队的战法。委座一边听一边不时插话提出自己的疑问,薛岳一一讲解。听薛岳讲完后,委座久久没有说话。双眼眺望着远处滚滚的长江,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薛岳忐忑不安注视着这位在当今中国独一无二领袖和统帅。

“伯陵,”委座终于开口了,“此种大规模的机械化作战,威力自然强大。他们以区区几千人打得日本人自傲的所谓机械化部队丢盔卸甲。可是,他们这种打法我们是学不来的啊!”委座长长地叹了口气。

委座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口,这样一支部队,幸好是抗日的力量,并且表面上还忠于国民政府。后勤后勤!委座绝对不相信他们说的那样,所有东西都是从日本人那里缴获、补充。他们身上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东西。可是,同样是这支虎狼之师,岂是国民政府能够控制得了的。自己现在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仰仗他们。这不德国人马上就要走了,俄国人?他们提供的帮助都是需要用真金白银来换,失去华侨的支持,自己的流动资金就会失去极大的一块。再说,自己目前也实在是誊不手来理会他们。不过,这样唯一的好处就是G党也没法控制他们。

他们行事一向低调为什么这次一反常态高调进攻呢?为什么他们至身后和周边的日军于不顾,几乎是不顾一切的挺进河南呢?委座一边思考一边在房间内踱步。后勤,还是后勤。他们肯定被后勤所困扰。否则无法解释,他们不顾一切的动作。沿海他们没有对外通道,所以只能依赖陇海路和平汉路才能与外界取得联系。这样的话,国民政府还是可以制约他们的。想到这里围坐脸上露出了微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