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苏里江传奇 下卷 第四十一章

wb1951 收藏 5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size][/URL] “姑娘,醒醒,姑娘,醒醒!”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爱英被一阵轻轻地、但很急促的喊声叫醒。她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费娅大婶一手拿着一支蜡烛,一手拿着一个包袱;红红的蜡烛光映照在费娅大婶慈祥的脸上,不知怎的,使爱英一下子又想起了乌苏里江西岸的妈妈。 费娅大婶轻声催促道:“姑娘,不要慌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


“姑娘,醒醒,姑娘,醒醒!”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爱英被一阵轻轻地、但很急促的喊声叫醒。她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费娅大婶一手拿着一支蜡烛,一手拿着一个包袱;红红的蜡烛光映照在费娅大婶慈祥的脸上,不知怎的,使爱英一下子又想起了乌苏里江西岸的妈妈。

费娅大婶轻声催促道:“姑娘,不要慌张!时间来得及。列夫他们都睡着了。琳娜昨晚回来了,我将她留下了,你赶紧穿上她的大衣,围上她的头巾,往村南或村东面走,那里有警察局的人!”

在这一瞬间,爱英忽然犹豫了。她含着眼泪轻轻地说:“费娅大婶,我走了,瓦列里、还有列夫他们这些同伙不会给您为难吗?我不能自己一走了之,给您添麻烦呀!”

费娅大婶看着爱英手背上被蜡油烫起的血泡,灵机一动说:“这样吧!我就说是你自己用蜡烛烤断绳子逃走了!瓦列里毕竟是我的儿子,谅他也不能对我太过分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减轻他的罪责;至于列夫和他们的同伙,那就随他们的便吧!”说完,费娅大婶把绑绳伸到蜡烛火苗上烧成了两截。

费娅大婶又慈爱的看了看爱英,微微一笑说:“姑娘,其实,自打你昨天一到我家,我就看着你面熟,又听你操着熟练地带有比曼口音的俄语,特别是你睡梦中喊着玛莎奶奶,又对弗洛伊卡村这样敏感,就更证实了我的想法。”

“您的想法?”爱英不解的问道。

“是的,姑娘,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你就是15年前冬天越江来到比曼,被弗洛伊卡村的安德烈爷爷救了,后来又差点被斯洛夫警官遣送回国的陈爱英小姐吧!”

爱英吃惊的看着费娅大婶:“您是怎么知道的?”

费娅大婶又是微微一笑说:“你的事情当年轰动了全比曼,我家还保存着有你当年在江边会晤厅和同乡拥抱照片的《比曼日报》。你的同乡和斯洛夫局长昨晚也来过了,他们亲口点出了你的名字。何况,我与安德烈爷爷、玛莎奶奶生前时的交情还很深厚呢!琳娜的婚姻还是玛莎奶奶在世时介绍的呢!”

爱英惊愕的大张着嘴,过了好一会儿,才喃喃地说:“原来是这样!”

费娅大婶脸上又恢复了冷静的神色说:“所以,我就更应该救你了!好了,孩子,时间不早了,赶紧走吧!祝愿你早日回到西岸祖国,和亲人们团聚!”

泪水再一次顺着爱英的脸颊涓涓流下。她一把抱住费娅大婶,用泪脸贴在费娅大婶的脸颊上,呜咽着说:“费娅大婶,不,费娅妈妈!您就是我在俄罗斯的好妈妈!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您!”

费娅大婶的眼眶也湿润了,她双手捧住爱英的面颊,在爱英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搂住爱英的肩膀动情的说:“英,我的好女儿,时间不早了,赶快走吧!上帝保佑你脱离灾难,平安的回到祖国!”

爱英迅速的换好琳娜的大衣和头巾,费娅大婶轻轻地打开地窖盖板,两人一前一后、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来到篱笆墙的大门口。费娅大婶先轻轻打开院门,探出头去,时间大约在凌晨2点多钟,夜空还是昏黑色的,周围没有一个人影。西北风小多了,烟泡已经过去,只有周围积雪反射出的光亮,绰绰影影的勉强能够看清道路。费娅大婶用手指着东南方向对爱英说:“快走吧!孩子,祝你一路平安!”

爱英又紧紧地拥抱了一下费娅大婶,然后掉转身来,顺着村路往东南方走去。接连走过几个路口,爱英只顾往前走,没有留心后面一个黑影悄悄地跟上了她。爱英凭着15年前的记忆,知道东南方一定有通往城里的公路,只要能走到公路上,即使找不到警察,也能走到弗洛伊卡村或者搭车往城里去,总之,到了公路上就安全了。爱英连走带跑,大约有20分钟,远远地望见前面半公里处是一长排桦树,而在桦树墙中间,隐约有一座公路桥。啊,比曼河桥!爱英心里一阵激动,终于要来到公路上了!比曼河桥,我是多么想念你呀!

这里已经是比亚伊内村的边缘,只有零星的几户散居农舍,窗户都是黑的。周围除了风声,没有别的声音。爱英由于刚才出来走得太急,加上紧张,感到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正想放慢步伐,喘口气,忽然觉得身后传来沉重的喘息声,接着传来列夫淫荡的笑声:“哈哈,琳娜,小宝贝,我等了你多少天了,今天你丈夫终于没有陪你一块走,正好,借这个机会,我陪你好好玩一玩!”

爱英心里一惊,原来是列夫这个流氓跟上来了!而且把她当作了费娅大婶的女儿琳娜。爱英刚刚放松的心一下子蹦到了嗓子眼。她连头也不敢回,放开双腿,没命的向公路上跑去!就在她跑到比曼河桥上时,列夫终于追上了爱英,并冲到爱英前面拦住了去路。爱英听着列夫沉重的喘息声,嘴里喷出的酒臭熏得爱英直想吐。看看已无退路,爱英两眼喷火,指着列夫大骂道:“列夫,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你连你朋友的妹妹都不放过,你这个无耻的淫棍!”

列夫先是愣了一下,仔细一看,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是琳娜那个贱货,平时晚上总是和他丈夫一起行动,对我一本正经的,怎么今晚突然自已出来了……我本想赚点便宜,没想到变成了你,我的中国美人!这下更好了,这说明我俩有缘分!你刚才说什么,朋友的妹妹?哼,瓦列里自己一天在外边不闲着,什么时候想着这帮弟兄了?我在莫斯科时,什么样的美人没玩过?到比曼来过这个不是人的日子!再说,费娅这个老婆子私放人质,这本来就犯了‘光头党’的大忌,我看他儿子如何向弟兄们交代!中国美人,今晚是你自投罗网,就怨不得我了!”

说完,就像恶狼一样扑了过来。两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爱英拼尽全力抵抗着,两人在桥面的积雪中翻滚着,围巾、大衣都被列夫扯掉了,两人滚到桥栏杆边,望着列夫被兽欲催红了的黄眼珠,爱英的气力渐渐有些不支。这时,爱英的一只手握住了桥栏杆,望着桥下冰冻的河面,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跳到桥下摔死,也不能叫这个畜生给糟蹋了!想到这里,她用手紧握栏杆,猛地弓起腿来,卯足了劲,对准列夫的下巴猛地一瞪,只听得列夫一声惨叫,捂着下巴滚到了一边。趁这个机会,爱英站起身来,一只腿跨过桥栏杆,正准备往桥下跳时,只听列夫嚎叫了一声,跳起来,一把死死的抓住了爱英的一只胳臂…望着桥下发亮的冰面,昨晚梦中的场面一下出现在爱英的面前。爱英也不知哪里来的劲,张开嘴用最后的力气喊道:“维克多哥哥,快来救救我呀!”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大声回应:“爱英妹妹,不要怕!我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桥北边一个熟悉的身影,“嗖”的一下,飞到爱英的身边,接着,那身影发出疾如闪电般的拳脚,“啪啪!”只听列夫又发出一声沉闷的嚎叫,就翻滚到一边不动弹了。爱英定睛一看,果然是维克多!只见他穿着一身黑皮猎装,肩背猎枪,腰插匕首,好像一个蹲夜的猎人,比昨晚梦里的形象可是精神多了!爱英一阵激动,顾不得被撕开的上衣,一把抱住维克多,伤心地呜咽了起来。维克多用手抚摸着爱英的秀发,轻轻地拍打着爱英的肩膀,像安慰受惊的孩子一样,笑着对爱英说:“一切都过去了,别怕,没事了,爱英妹妹,有我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