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依然阴沉,反而体会到一丝春天的感觉,黏糊糊的,心情有些烦躁,这确实是个令人不安的季节。吃过中饭后我这个杨白劳习惯性地打开负责管理的版面,习惯性地查看最近提交的帖子,隐藏隐藏隐藏,全是广告贴。突发奇想:这些发帖员一个月能挣多少钱,以至于令他们如此敬业?

百度一下,结果真有,天涯果然强大,ID为闹市屠隐的网友一个帖子被各大论坛疯狂转载,而闹市屠隐这个ID的个人说明也改为“5月26日,卒.遗产已转,ID待售”。闹市屠隐的帖子《我,曾经是一个职业发帖员 —— 一个论坛编辑的工作回忆录》最初发表在天涯杂谈。在他满含泪水和汗水讲述这个满足广大网友求知欲的故事时,这个满身马甲的职业发帖员也被勤劳勇敢的天涯淫民们掘了祖坟,他的个人简历被贴了出来。身为卧底结果被人肉,闹市屠隐似乎犯了卧底致命的错误,用卧底的马甲把以前犯下的滔天罪行悉数抖了出来,不曾想到为自己今后留下退路,真正把人都得罪完了。到最后这个帖子也没有更新完毕,楼主不得不仰天大笑:


挖坟吧,爆料吧,这下没的看了

祸从口出,这个教训要牢记

现在我得躲几天

只能说一句:“天涯的网友们,你们太恐怖了!”

请各位不要再顶了

我已申请版主将此帖删除


今天将帖子转载在这里,希望准备当发帖员和正在当发帖员的筒子们,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贴小广告是不文明的行为,大家发现后要及时通知城管叔叔,在城管叔叔到来之前要智斗不要武斗,采取智谋设法稳住犯罪嫌疑淫,劝其不要自绝于淫民,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小广告就是过街的老鼠,我们要淫淫喊打,才能消灭这一小撮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无空格产阶空格级万岁,伟大的共空格产主空格义事业万岁!

延伸阅读>>雅虎也有发帖员—饿食伊:雅虎是不是新浪和百度培育出的试管婴儿?

访问网址超出本站范围,不能确定是否安全


我,曾经是一个职业发帖员 —— 一个论坛编辑的工作回忆录



去年,我考研落榜,赋闲在家,专心看起了世界杯。人才市场每周六开放一次,跑了一个月,如预想中一样没有结果。我大读的中文系,但不是纯中文,而是中文系设下的影视专业。这个中文系里的影视专业,是当今高校求全求新、装点门面结出来的一个恶果,而我们则是这个恶果的最后一代牺牲品(在我毕业后,这个试验失败的专业即被校撤销)。呆了四年,影视方面的技能自然无从谈起(老师没一个影视专业的,全是中文系调过来的,大部分摄影机都没摸过),纯中文的素养也很欠缺。在校时,大家对就业前景就很渺茫,所以都以考研作为一种逃避方式。但避难所的空间毕竟有限,而想钻进去的人又是浩浩荡荡,像我这样的就被挤了出来,不得不被推向社会的风口浪尖。


以上这段话,并不是为了声讨我的大,而是介绍一下背景,说明当时我的就业有多困难,也为我后来逼上梁山,进入发帖员这一不为常人所知的特殊职业作一铺垫。

因为对就业的惨淡前景一目了然,所以我也就心灰意懒,呆在家里守株待兔,听天由命。一个大小伙子,呆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只管吃饭造粪,换了我是家长,也要抽他。所以,那时在家里,父母自然是怨声载道,我自己也觉得别扭。对工作,什么志向、兴趣、薪金、发展前景,全都顾不上了,只要有活让我干就行。但就是这样的要求,似乎也是奢求。影视固然是报国无门,纯中文的也干不来(一般中文专业的都是做秘书,这一行当女性为主)。后来知道各个大型招聘会纯粹是变相广告,便把希望寄托在了网络招聘上。那时对网站很感兴趣,于是在网上把简历投向了新浪、搜狐、雅虎各大门户,自然都是石沉大海。但有一

家我们当地的房产网,在我的简历投下去沉了一个月后,居然浮了上来,激起了我枯寂已久的心里的涟漪。


那是在世界杯决赛的前夕,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你好,请你下午到某某网面试。”短短的一句话,却如一声天外惊雷,震得我跳了起来。一个月了,我都把这家网站忘记了,现在突然叫我去面试,真好比收到一个意外的礼物。我是真的高兴啊,倒不是找到了工作,而是我终于可以结束赖在家里饱尝家人冷眼冷语的别扭日子了。接完电话后我就骑着自行车冲出了家,犹如冲出牢笼。


公司坐落在我们市中心最高的一幢大厦里,给了我不错的第一印象。等到我敲开门,印象就更好啦——面试我的是一个大美女!倒不是我少见多怪,几辈子没见过美女,而是一位美女给我面试,极大地消解了我的紧张。我这是第一次面试,毫无经验,怯场在所难免,要是再来个大肚子秃脑袋的boss,给我出几道难题,我可就死定了。


美女把我邀请进会议室,第一句话就把我懵了,她说:“你是来应聘做论坛版主的吧?” 论坛?版主?我记得招聘启事上明明是招新闻编辑的呀,怎么变成了招版主?这版主不都是网友当着玩的吗,怎么还有当工作做的?抱着一肚子疑惑,我没有吭声,听她继续说。


美女接着介绍了自己,她就是现任论坛的大版主(这个称号后来还有很多种叫法),网名阿蝶(真实网名比这优美得多,但为了保护隐私,这里都用昵称,以下人称与此类同)。然后阿蝶问我:“你的性格怎样?”

我说:“我在现实中很沉默,但在网上很活跃。”

“对啊!”阿蝶一拍桌子,“我也是这样的!好,你就留下做论坛吧!”

这真是太出乎意料了,才不过对话了两个回合,我就被拍板定下了,一股无以名状的幸福感,充溢了我全身。


接着,阿蝶给我介绍工作的基本流程,为我揭开了这个我闻所未闻的工作的神秘面纱。 阿蝶说,做论坛版主,每天的工作就是发60个帖,而且是连主帖带回帖的60个帖。这么少!我心里升起一个惊叹号。


阿蝶说,你不光要做版主,还要扮演各种网友,要注册许多马甲,你能理解吗?我说我懂,我以前自己发帖时就这么干过。阿蝶一阵惊叹,接着又欣慰地笑了。会议室门外几个女孩听到我这句话,也纷纷投来目光,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变态。其实是我以前在天涯时,要好的网友发了个主帖,叫我拿几个马甲上去给她托托人气,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此时求职心切,也就什么都出卖了。


见跟阿蝶聊得熟了,我试探性地抛出了我最想问的问题:“那么,贵公司,工资怎么算的?”

“转正后,2000,交六金。”阿碟很大方地说。

彻底安心了,2000,对我这种刚工作的来说,真不算低了。我在南京找的几个工作,都是1000出头的。于是,我决定,就这儿了。


但接下来阿蝶的话让我咯噔了一下,她说,每个月,我需要组织网友活动,吃饭、唱歌、旅游,和网友打好关系。


吃喝玩乐,固我所愿。但是要和网友在现实中正面打交道,却让我大为恐惧。我这人,性格内向,不会和人打交道,也怕和人打交道。印象里,大里的一些论坛版主,都是万人迷、社交家、歌舞脱口秀全能者。我永远成不了这种类型,正是因为我有社交恐惧症,所以才躲在网络里。但不容我多想,阿蝶已经把我拉到电脑前,叫我上机操作,正式开工了。


办公室里电脑很多,但人没几个。阿蝶指着我旁边一个小女孩,说:“你认识她吗?” 我本能地回答“不认识”,但定睛再一看,居然是我高中同。阿蝶说:“这里,我们都叫她小熊。”小熊冲我点一点头。我们在高中同过一年,后来文理分科就不在一个班了。高一的时候因为我写文章小有名气,她跟我比较接近,用现在的话说,算是个粉丝。现在过了这么多年了,往事早已被雨打风吹去,只剩下点头之交了。


就在我电脑还未打开之际,又推门进来一个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戴着一幅啤酒瓶底眼镜。阿蝶对她喊:“雨姐,面试的人来了。”我的心又一沉,原来阿蝶不是敲板的人啊,我还以为这块肉已经到锅里了,正准备红烧还是粉蒸,原来它还在猪身上长着呢。于是,我跟着这位雨姐再次进了会议室。


面对这位雨姐,我就全然没有了和阿蝶在一起时的那种踏实感和亲切感,雨姐那双藏在啤酒瓶后面的眼睛审视着我,让人捉摸不透。她面无表情地问我:“这个工作,需要全天坐在这里发帖,你坐得住吗?”


“坐得住!”我心想,我太坐得住了。一时得意忘形,我又画蛇添足地说道,“我平时在家里看书,一看就是一天,从来不出去。”


“从来不出去,”雨姐冷冷地说,“那就是说,你也从不跟人交往喽。"

糟了。我暗暗叫苦,顿时手足无措,说不出话来。

“我们平时要组织网友活动,你的组织能力怎样?亲和力够吗?”

“这个……”我底气不足地说,“锻炼锻炼嘛,锻炼锻炼嘛”

面试结束了,阿蝶和雨姐把我送到门口。阿蝶说:“就是他了,满好的,明天叫他来上班吧。”

雨姐说:“明天不用来,等老总回来再说。”说完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