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03 三个男人一场仗

枪通条 收藏 2 1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康饶生刚下到楼下,手机又震动了,是阿欣发来的信息:“生,我上车了,到校再联系。想年!”康饶生幸福地笑了笑,知道阿欣晕车,一上车就要睡觉,所以回了个信息:“恩,路上照顾好自己,到宿舍再给我信息,想你!” “哈哈哈,女朋友查岗了?”舅舅回头见康饶生跟在后面一边傻傻地笑,一边慢慢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刚下到楼下,手机又震动了,是阿欣发来的信息:“生,我上车了,到校再联系。想你!”康饶生幸福地笑了笑,知道阿欣晕车,一上车就要睡觉,回了个信息:“恩,路上照顾好自己,到宿舍再给我信息,想你!”

“哈哈哈,女朋友查岗了?”舅舅回头见康饶生跟在后面一边傻傻地笑,一边慢慢走着发信息,取笑道。

“呵呵!”康饶生把手机放回上衣口袋,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不回答。

“这么大人了,有女朋友也应该,没事!”黄叔在打着哈哈,然后又一边楼着康饶生叔叔的肩膀低头说着什么。

“中午好!黄总好!”不知不觉已经一点了,不少下早班的员工开始从员工通道出来,见了四人不停地停下靠边鞠躬问好。

走进宽宽的员工通道,有个楼梯口供员工上下使用,靠窗的墙上钉有一排休息的凳子,另一边的墙上是一排排的杂物柜子,给员工放水杯和包包等,走廊尽头是厨房的门,可以看见里面还有一个班的员工在热火朝天地炒着菜,传菜窗口不时往外递着菜。

走出员工通道,是一排排的包厢,吃饭的地方是013号包厢,康饶生随舅舅他们进去的时候,姑丈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

这是一个十人座位的包厢,有洗手间,有沙发和茶几,比较普通。

“姑丈,新年好,怎么不来接我呀!”康饶生上前和姑丈抱了抱打着哈哈,姑丈在酒店主管财会工作,也是康饶生的上司。

“来这么早?会开完了?”叔叔和家里人说话永远都是一脸的严肃。

“全体大会12就开完了,然后自己部门再总结了一下!”姑丈是个不善言辞的人,特别是在叔叔面前。

“好了,阿娜,起菜!”见众人都按主次坐好,对包厢的服务员说道。

“哈哈,靓女的名字你都记得!”康饶生的舅舅双肘撑在台面上,点了点黄叔,取笑道。

“每个员工我们做领导的都要记得,这是领导艺术!”黄叔一脸正经,若有所指地看了看康饶生,康饶生赶紧把脸一紧,直了直身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去你的吧,这个是领班吧?”叔叔对于同学,还是很喜欢开玩笑的。

“对,老总吃饭,都是领班看房,服务员不够级别!”黄叔又是一脸正经。

“中午吃什么?”康饶生的叔叔开始关心起饭的问题来。

“总经理级的工作餐,八菜一汤一饭!”黄叔给大家发着烟,回答道,康饶生摆了摆手表示不会。

“我不管你什么餐,我要海胆炒饭!我就好这口,下多点海胆!超出的金额算你小子请客!”叔叔象个小孩子一样,惹得众人大笑。

“哈哈哈,早就预备好了!”

“阿生啊,你的级别本来不够住管理宿舍的!”黄叔端起刚盛上来的鱼头豆腐汤,喝了一口,没有继续往下说。

“哦,呵呵!”康饶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那有什么,我就一个侄子,我不管啊,他一定要一个人住,要住好,不然怎么写论文?”叔叔还是很疼康饶生的,虽然他一直对康饶生很严格。康饶生的房间就是叔叔授意安排的,不然他的级别不够住管理宿舍。

“我不是这个意思!”黄叔放下汤匙,对着康饶生说,“给你住管理宿舍,不是给你叔叔和舅舅面子,一是让你可以安静写论文,第二呢,你自己说说想法!”

“恩,那我一定不辜负各位长辈的期望,一定做出成绩,争取早日名副其实地住在那里!”康饶生的反应还是很快的。

“哈哈哈,好好好,孺子可教也!”黄叔大笑,满意地说道。

“恩?豆腐有点馊味,怎么会有这么低级的错误?”康饶生咬了口豆腐,发现有点味道,心里想着,边不动声色地把豆腐吐到了骨碟上,偷偷看了看四位长辈,除黄叔外其他三人也不动声色地把豆腐吐了出来。

“阿生啊,这出来工作就不比在学校了,什么苦都要吃,即使知道豆腐是馊的,臭的,你也要敢于去试一试,试了你才知道你是能吃下去呢还是要吐出来,不试就什么都没有,明白吗?”黄叔脸上一阵尴尬,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巧妙地把这一尴尬变成了说教。

“嘿嘿……”康饶生的叔叔朝黄叔坏笑了一下。

“哈哈哈,我说老黄啊,你呀!”舅舅会心地笑了笑,拍了拍黄叔的肩膀,“来,喝一口!”

“好啊,祝舅舅、叔叔、黄叔、姑丈在新的一年万事顺意!”康饶生站起来,给各位长辈敬酒。

“好好,大家都顺意!”

“阿生,敬酒的时候不用站起来的!”黄叔放下酒杯,夹了口菜,对康饶生说道。

“哦!”康饶生又赶紧点了点头。

“什么不要站起来,一定要站起来,才有礼貌!”康饶生第一次见叔叔这么调皮,一个劲地和黄叔抬杠。

“我们这里的规矩就是不要站起来,知道吧!”

“我们家里就要,你吹得我涨吗?”

“你问问阿大(康饶生的舅舅),要不要站?”

“问个屁呀,我说要站就要站,阿生你就听叔叔的,就要站!”

“哈哈哈,吵个鸟,吃菜!”康饶生的舅舅赶紧打着哈哈,夹了只椒盐虾塞到了嘴里。

“好,不说这个,对了,阿生,敬酒还有一个规矩,对于你的长辈和上级,你的杯口要低于对方的杯口,同辈和同级出于礼貌也可以低一点,对于下级和晚辈,你不要让对方太难堪,要主动把杯子举高点!”估计黄叔抬杠就没抬赢过康饶生的叔叔,又继续给康饶生上课。

“恩,知道了!”其实这些在学校的时候,康饶生经常参加学校社团活动和学生活动,一早就知道酒桌上的规矩。

“还要你教,我侄子读十几年书白读的?”这个时候饭菜都已上齐,叔叔扒拉了一大口炒饭,又开始抬杠。

“那你问阿生,我不说他知道不知道?”黄叔这会有点急了,放下筷子,指了指康饶生。

“没有,谢谢黄叔的教导!”康饶生知道叔叔是存心抬杠,所以给黄叔一个台阶下。

“就是!”黄叔的脸色才缓了下来。

“哈哈哈,喝酒!”舅舅又端起了酒杯,又对康饶生和姑丈说,“阿生下午要报到,不要喝了,阿才下午要上班,也不要喝多啊!”

“怕个屁,你黄总敢说,就来找我!喝!”康饶生的叔叔又开始使坏,带着大家连喝了三杯。

“不用了!”见领班要倒酒,康饶生赶紧把杯子捂住,这洋酒真是难喝,四杯下去有点晕了。

“怕什么,下午报不了到明天再报!”康饶生的叔叔示意领班倒酒,领班左右为难地看了看黄叔,见黄叔轻轻摆了摆手,拿起康饶生的酒杯,放到了回收盘里。

“哎,你怎么把杯子拿走了?”康饶生的叔叔此时有点儿醉,估计早上吃饭的时候喝的酒还没醒完全,用半生的普通话教训着领班,就要站起来去拉领班,“你是只听黄总的是吧?不听我的吧?知道我是谁吗?我……”

“好了,好了,我们自己喝!”黄叔赶紧拉住,拍了拍叔叔的肩膀,制止他往下说,在酒店内部,是没有几个人知道股份的分配情况的。

“好,那我们喝!”三人又举杯喝酒,凑在一起说着笑儿。

“什么时候到的?”姑丈在旁边一直没说话,该喝的时候喝,该吃的时候吃,这个时候见三人在吹牛,也和康饶生拉起了家常。

“十一点多到的!”

“哦,安排房间了?501?”

“是的,你住哪层?”

“805,套间!”

“哦?不是一层只有三间是管理宿舍么?”

“八楼全部是套间,也是管理楼梯上,总监以上级别住。七楼是带家属的,还有几间员工招待房。”

“哦,是这样!收银难吗?”

“认真就行,你读会计的,这点对你不算什么!叫你来不是只做收银的!”

“恩,我明白!”

“阿生,你说是不是要教?”这个时候,黄叔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啊?什么?”康饶生没回过神来。

“你知道要怎么握手吗?告诉黄叔!”叔叔端起一杯酒,灌下肚,指了指黄叔。

“长辈要双手握!”康饶生故意只说一项,不说全。

“还有呢?”黄叔喝了口酒,笑咪咪地就看着康饶生,那眼神简直就是一副等着康饶生说不知道的期待神情。

“恩,不太清楚!”康饶生其实清楚得很,给了他一个台阶。

“哈哈哈,我教你啊,长辈和上级要双手这是其中一个,客户什么的也要看情况是单手还是双手,最好是双手,同辈就不说了,女性最重要,人家不主动伸手你不要主动握,人家伸手了你只能握三分之一,不然就是耍流氓了,哈哈哈……”黄叔用自己的双手边给康饶生示范,边满足地说着。

“就你行,你象他这么大的时候屁都不懂,劲捣蛋!”康饶生的叔叔知道康饶生存心给黄叔台阶下,笑了笑,继续抬杠。

“对,你什么都懂,你这么大的时候就老去扯人家放的牛的鼻子上的圈!”黄叔说不过康饶生的叔叔,开始揭起小时候的丑事。

“哈哈哈,你说我,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爸叫你去打酒,你回到一半就喝了三分之一,打井水充数!”康饶生的叔叔官场上混了二十几年,反应也不慢。

“哈哈哈,你和阿大两个人脱老师的裤子,忘记了?”黄叔又把话题转到学校上。

“切,那时候我读书好,每天都有炒饭吃,还不是拿去和你们两个分?”康饶生的叔叔确实是成绩最好的一个,老大学生。

“哎,你分饭给我们吃,你还怂恿我去偷我妈的柿子!”康饶生的舅舅其实成绩也不差,这下不干了,加入了战局。康饶生在一边偷着乐了,敢情舅舅也干过这样的傻事呀。

“哈哈哈哈哈……”

一餐饭吃了一个多小时,三个人把康饶生和姑丈抛在一边喝酒抬杠,这也让康饶生得已继续询问一点酒店的情况。

三个人一路就象打仗一样。基本上没吃什么菜,最后每个人扒拉了两碗炒饭拉倒。

“放松一下?”黄叔站起身来,有点摇晃,朝桑那部的方向歪了歪头。

“好!才,你去吗?”舅舅也站了起来,做一个习惯性的伸腰动作,问康饶生的姑丈。

“去什么去,上班!”康饶生的叔叔又一脸严肃。

“你们去吧,我要上班了!”姑丈也站了起来,穿好了制服,转身向康饶生,“要不要我带你去报到?”

“不用,我自己去,搞好了去找你!”康饶生跟在后面,出了包厢。

“我和人事打了招呼了,主管是我侄女,这里就我们几个知道你的来历,你有什么事就找她!”黄叔交代了一句,楼着康饶生的叔叔和舅舅,从前厅饶去桑拿部,

“那你自己搞定咯!”姑丈出了员工通道,进了办公室。

“好,我上去拿资料就下来报到!”康饶生见办公室里已经有人在上班了,应了一句,转身上楼去拿资料。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