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44

翰峰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耿恭一直琢磨着如何才能向於除鞬和云当居次打听到到底怀玉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致于不愿与自己相见。可是自己又怎能靠近二人呢,即便靠近二人,又怎能问得到答案呢,思来想去,想不出任何法子。 正当耿恭苦思冥想之际,於除鞬却先派人招他前去。耿恭喜忧参半,不知为了何事。跟随来人到了於除鞬的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耿恭一直琢磨着如何才能向於除鞬和云当居次打听到到底怀玉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致于不愿与自己相见。可是自己又怎能靠近二人呢,即便靠近二人,又怎能问得到答案呢,思来想去,想不出任何法子。

正当耿恭苦思冥想之际,於除鞬却先派人招他前去。耿恭喜忧参半,不知为了何事。跟随来人到了於除鞬的帐中。

於除鞬神色如常,语音平静的对耿恭说:“你作好准备跟随上路。明日出发。”。耿恭下意识问道:“到哪里去?”。

於除鞬没有答话,凝视片刻。一旁的殆察尔出言呵斥耿恭:“你去准备就是,乱问什么?”,要不是碍着於除鞬在场,估计已是一鞭抽来。耿恭得不到回答,只好应声出帐。

次日大早,耿恭到於除鞬帐外集合。见到二十余驮的各种皮货整齐堆放在一起,稍待一会,雕莫皋吹起角号,约有四十人赶来集合。三声号响后,小王子於除鞬走出帐外,身后紧紧跟着云当居次,只是不知谁又惹恼了这位尊贵的匈奴公主,一张脸板得甚是平整,全非往日的如花笑容。

於除鞬问了雕莫皋一句:“到齐了吗?”。雕莫皋躬身答道:“到齐了。”。於除鞬说道:“出发!”。

雕莫皋大手一挥:“出发!”。人人领命纷纷行动,很快把驮货装在骆驼背上,雕莫皋的长鞭朝空一甩,“啪”的一声脆响。其余人等有的骑马,有的牵着骆驼,人叫马嘶乱了一会就成队出发了,耿恭骑着马跟在队伍最后。

於除鞬回头看着云当只差气歪了鼻子的俏脸,忍俊不禁笑出声来。这一笑越发惹怒了云当,横鞭抽来,於除鞬一闪,身子已跃上马背,招呼一声:“走吧。”。云当闻言大喜,只是怒容不好马上转成笑黡,恨恨说道:“还想不让我去,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於除鞬一鞭抽在马臀,说道:“我好怕。”,马儿得得跑了起来,云当赶紧上马直追。


耿恭只觉一路向南,也不询问目的,只是跟在队伍最后。该吃吃,该歇歇,如此走了二十余日,队伍已从乌伦古河谷穿过金微山到了沙漠边缘。

於除鞬吩咐众人宿营歇息三日,养精蓄锐以便通过艰苦的沙漠七日行程。众人齐声应了,卸下骆马背上货物,搭建帐篷。停当后四处走走,射猎小鸟小兽,以作佐餐之物。於除鞬提醒大家不可走远,只可在附近活动。

云当一路上都在和哥哥闹别扭,听到於除鞬告诉众人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心中不以为然,眼见山色甚是美丽,不声不响骑着马沿乌伦古河上游慢慢走去。

於除鞬吩咐完毕,回头不见了妹妹。忙问有谁见到,雕莫皋答说见云当居次沿着河谷向西而去。於除鞬有些担心,叫雕莫皋赶紧跟上保护。雕莫皋放马追去,不一会就追上了云当。按照与於除鞬的约定朝天射出一支鸣镝,告知已找到云当。

云当本来任马信步而走,眼里天高云淡、蓝天如洗、层林尽染、满目流金、远处深绿的山坡上透出一片片黄枝红叶相间、青山白雪相连的大片色彩,河谷两旁的树木交叉着金黄、橙红、黛绿,烘托着山顶耀眼的雪色,光彩夺目,令云当沉醉在其中。本来没有听到身后雕莫皋的马蹄声,但响亮的鸣镝声起,一下惊醒了沉醉中的云当。云当回头一看,是雕莫皋在后面远远跟随,心知肯定是於除鞬所派,脸上一沉,策马便跑,雕莫皋一见赶紧大叫:“云当居次,小王子叫你。”,不料云当闻言跑得更快了。

直到次日,於除鞬也没见到云当和雕莫皋回来。想到昨夜一直在下雨,虽说不算大,但雨后的河谷总是暗藏杀机。於除鞬心中不由着急起来,急忙除留下两人照看货物营帐外,其余所有人全部向西寻找。

耿恭对曾送药来给自己的云当心存着一份感激,也不愿云当出现什么意外。随着一起向西找寻。走的远了,众人渐渐散开,耿恭发现自己身旁已经没有了旁人。不过对于自小在山中打猎为生的耿恭来说,辨认方向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一桩。

耿恭晚间吃点肉干后靠着树干歇息几个时辰,天色依稀亮起时就醒了。辨明天空中北极星的位置,上马继续向西前进。沿途发现几个零星马蹄印,在雨后十分模糊,若非耿恭追踪猎物习以为常,对足印异常敏感,否则还真不易发现。

耿恭沿着若有若无的马蹄印一直追踪到了一个狭长的大湖,耿恭知道这是到了牧人们传说中的神湖——乌伦托海。只见湖边万木争辉:金黄、殷红、墨绿各呈异彩。林中 灌木叶茂,枯叶朽木上苔藓、野草遍生。林间空地草甸如菌,山花鲜艳。湖水有如一池翡翠,远处雪峰烟云缭绕、若隐若现。耿恭顾不得欣赏这无边美色,着急在湖边察看痕迹。终于找到几个蹄印,但比一路看到的蹄印更加模糊。耿恭心中感到有些奇怪,按理不应如此,难道是湖水涨起冲没过这些蹄印吗?眼下只能先不管是何道理,跟着蹄印向南寻去。


沿湖走出二三里,耿恭蓦然看见湖边一棵树上拴着一具残缺不全的马尸。马尸的后面大半截不知去向,仅余头颈处带着一条前腿还被缰绳拴在树上。被前夜的雨水一冲,本来血淋淋的马尸已是惨白,只见大片的血迹一直流向湖中,景象十分可怖。

耿恭心中一惊,跑上前仔细察看。马尸被水泡得发白,但依然能看出马皮的颜色发黄,耿恭记得云当所骑是一匹白马,见到黄色马皮,放下心来。但当他再看到马尸仅剩的头颈上红、黑、黄三色相间的鬃毛时,心都要从嗓子跳出来了,这分明是怀玉那天所骑的乌孙马。

耿恭按捺住急速跳动的心,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仔细看看马尸身旁并未再发现怀玉的任何东西,略略放心。但从马尸到湖中不远的距离上,依稀可以见到一条宽大的痕迹,像是有重物被拖拽经过形成的。耿恭实在不敢再去设想什么可怕的景象,四下巡察一番,没有更多发现。

耿恭歇息一会,定定神思前想后,没有任何头绪。决定向北再次回到起初发现马蹄印的地方。

回到原地后,耿恭决定继续向北寻找。但是蹄印被雨水冲刷过后痕迹全无,无奈之下,耿恭只得爬到一个高处眺望。此时清晨刚过,太阳已经升起,浓厚的云雾渐渐散去,露出一座座高大的峰顶。耿恭只见头顶碧蓝的晴空中,斜挂着一轮巨大的朝日,远近雪峰,在朝阳下反射出红红的光芒。脚下的白色云海,浪涛般地随风翻滚,时而露出一块块一平如镜的蓝色湖面,时而又露出一片片绿色的林海。迎面而来的彩云,带着反射太阳的霞光,千姿百态,变幻无穷。在与太阳的相对方向,逐渐显现出一个半圆形的巨大的彩色光环,七色俱备,鲜艳夺目。随着云雾的浓淡变化,光环色泽也时深时浅,时明时暗,色彩绚丽,光彩夺目,给人身处仙境的感觉。

终于,耿恭在目力所及处,看见远远的湖水呈现出一片白色,湖畔边仿佛隐约可见有一匹马的身影在活动。耿恭飞快上马朝白色的湖水边奔去。


沿途湖水渐渐由绿变白,后来已变成如羊奶一般的乳白色。正在湖边低头吃草的马见到耿恭骑马到来,也“得得得”慢步跑来。耿恭一见这正是云当所骑的白马,放下心来。这匹白色的小公马估计正在发情,见到耿恭所骑的母马赶紧上来亲热。耿恭放开缰绳,让两匹马一边玩耍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