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43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北地的生活让十四岁的范琥强壮了许多,雕莫皋的家人对这个小奴隶没有丝毫虐待。匈奴人敬重英雄,周宗死得壮烈让雕莫皋心生敬意。对殆察尔奖励给自己的这个小奴隶也爱屋及乌,并不把范琥当牛作马。反倒是范琥年幼执拗,并不领情,离雕莫皋一家远远独自搭一帐篷居住,雕莫皋也不强迫,随他去了。 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北地的生活让十四岁的范琥强壮了许多,雕莫皋的家人对这个小奴隶没有丝毫虐待。匈奴人敬重英雄,周宗死得壮烈让雕莫皋心生敬意。对殆察尔奖励给自己的这个小奴隶也爱屋及乌,并不把范琥当牛作马。反倒是范琥年幼执拗,并不领情,离雕莫皋一家远远独自搭一帐篷居住,雕莫皋也不强迫,随他去了。

雕莫皋的妹妹珂仑年幼时被卓楚从死神手中救回,一家人对拐子感激至深。珂仑出生时左鹿蠡王已从南匈奴分离出来,耳中总是听到的是汉人凶残的事。“亡我祁连山,使我妇女无颜色;亡我焉支山,使我六畜不生息。”老人们苍凉的歌声中唱出的是无限的悲伤。种种传说让珂仑有些好奇,甚至有些害怕的观察着这个年轻的汉人大男孩,虽然论年龄,珂仑比范琥还大一二岁,但范琥毫无表情的脸庞经常会让珂仑觉得像看着一头孤狼。甚至于有些担心这个汉人会不会真的象狼一样在月夜哀嚎。

范琥站在高处,茫然眺望着远方,年轻的心中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重。父亲在眼前死去的情形无时不在脑中浮现,挥之不去。每到痛苦难当的时候,范琥就会想起父亲死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要活下去。”。这句被牢牢记住的话成了范琥撑下去的力量。

目光所及处,一片草长莺飞,范琥蓦然一声大叫,胸中之气喷涌而出,惊得低头吃草的羊群不安地抬起头来,惊得草丛中藏匿的小鸟纷纷飞起,惊得远处的珂仑和父母停下了不停劳作的双手,珂仑掩住了耳朵,把头埋进了母亲的怀中。

耿恭停下马,听到这中气十足的呼喊熟悉而亲切。欣喜得也发出了呼唤“呜…啦啦…呜。”。范琥的喊声戛然而止,这是在秦岭山中常常听到的耿恭的呼喊啊!紧张的范琥只见远处的地平线上慢慢出现了大群自由奔跑着的马匹,两个牧人的身影越来越近。

“大哥!大哥!真的是你吗?”,范琥眼中耿恭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但他还是唯恐被自己的眼睛欺骗。他不止一次的被自己欺骗过,可这次好像是真的,范琥紧紧咬着嘴唇,嘴上的痛感提醒他,耿大哥正真真切切在向他飞驰而来。

两匹马越跑越近,耿恭和范琥几乎同时从马上滚落。哭着喊着,连滚带爬的抱在一起。范琥尽情流下了心头的血泪,耿恭也是泪流满面。一旁的卓楚老泪纵横,看着这对生死兄弟,不由想起了自己战死在西河的父兄,再也不能相见的母亲,日思夜想的小妹月儿,多年压在心中的痛苦一下渲泄出来。将两兄弟搂在怀中,老少三人哭成一团。


“大哥,你见过姐姐吗?”,范琥突然问道。

一听范琥提到怀玉,耿恭心头一阵剧痛。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先转过话题:“三弟,来拜见舅舅。”。

“舅舅?”,范琥奇怪地转过头去。看见拐子含笑看着自己,范琥立刻反应过来,叫道“你是月儿婶婶的二哥。”,马上跪下去给拐子磕头,大声叫着:“舅舅!”。拐子赶紧将他扶了起来。

“大哥,咱们逃吧!”,范琥说出了早有的想法。“我要是早点见到你和姐姐,早就逃了,对了,你见过姐姐吗?”。

听到范琥再次问及怀玉的消息,耿恭无法再遮掩过去,只好将见到怀玉的情形给范琥讲述了一遍。范琥见耿恭叙述中含着深深痛楚,不敢再多问什么。

“我先尽力打听怀玉的下落,你暂且安心等我消息,不可妄动。一定要等我来找你,千万记住!”,耿恭吩咐道。范琥重重点头答应。


一个匈奴少女远远骑马跑来,边跑边喊:“大叔!拐子大叔!”。范琥认出少女正是雕莫皋的妹妹珂仑,低声给耿恭说了。

拐子回叫着:“哦!是草原上的月亮花珂仑啊!你长得越来越好看了,比真正的月亮花还美。”。珂仑有些害羞答道:“大叔!一见面就拿人家开玩笑。”。拐子笑着说道:“哪里有开玩笑,小伙子都传遍了雕莫皋有个花儿一样的妹妹,谁都想把这朵花儿娶回家啊!。”。珂仑越发窘迫,眼光扫过范琥,说不出话来。还是拐子又问道:“你爹娘好吗?今年的羊羔子好吗?”。珂仑答道:“自家的羊很好,殆察尔首领的羊羔子被狼叼走了三只,爹爹不敢声张,拿自家的放进去了。对了,爹爹叫我来请大叔去喝酒暖暖身子。”。“好!走吧。”,拐子招呼着耿恭和范琥上马朝珂仑家走去。

珂仑悄悄望了一眼范琥,终于忍不住骑到范琥身边,低声问道:“你…你怎么会哭了?”。在珂仑心中,范琥简直是石头一样的人。见到石头落泪,心中不由大惑不解。范琥愣了她一眼,并不答话。珂仑赶紧快马在前带路。

珂仑的父母在帐外恭候,见到拐子,笑着上前拥抱,连忙请大家进帐。端上羊头、羊肉、奶子酒招待三人。耿恭和范琥还真有些饥渴了,狼吞虎咽吃了起来。珂伦坐在父亲身边,静静的看着范琥饥渴难耐的样子,心中突然觉得这个大男孩不但不再令自己害怕,反而让自己升起可怜之心。珂伦起身倒上一碗羊奶递给范琥,范琥愣了一下,伸手接了,仍旧没有看珂伦一眼。

耿恭没有见到雕莫皋,知道是奉小王子之命去找寻怀玉,也不知有什么消息没有。耿恭的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对大家说什么话也心不在焉,直到拐子在一旁轻轻碰了一下他的手肘,才发现自己把手伸进了酒碗中。

拐子和耿恭本想多等几日,又怕殆察尔生事,第二天便往回走。范琥依依不舍,送出很远。


本章后记:金微山是今新疆阿尔泰山


第十五章 湖怪惊魂 情愫暗生


耿恭和拐子回到营地时已经见到了雕莫皋等人,拐子赶忙找人打听,得到的结果大失所望。雕莫皋与百余匈奴人向南几路寻找都没有再见到怀玉,唯一得到的消息是在金微山的游哨曾经见过。雕莫皋招来见过怀玉的游哨询问,此人说几日前见过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经过,自己壮着胆子上前查问过,但被该女子持有的单于金牌吓退了。眼见着该女子是沿金微山北坡的河谷地南行。雕莫皋知道过了金微山就是大片大片的森林,森林南边有一大湖,西域故老相传那是神仙居所,湖中还有水怪守卫,视为禁地。当下不敢再往南行,回来向於除鞬禀报了结果。

当时一见到怀玉离去的情形,於除鞬和云当一样顿时醒悟过来,那个肮脏不堪的养马奴隶就是自己曾在酒泉见过的耿恭无疑。雕莫皋等人回来后,於除鞬得知未能找回怀玉,心中怅然若失。与怀玉相处日久,直到猛然离去,於除鞬才发现内心对怀玉已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他少年老成,心中所想没有丝毫流露。倒是云当想到不知此生还能否再见到怀玉,着实伤心痛哭了几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