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41

翰峰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第十四章 亲人相见 兄弟重逢 也许真是祈神大典的神奇,过了冬天后,单于的病居然大好了。第一件事就是招来於除鞬商议如何对付仍在西域的汉军。单于说道:“龟兹王尤利多首鼠两端,拿下莎车后就不再动作。莎车新王吉数次联络疏勒王忠的使者都被砍了头,看来疏勒王忠是铁了心归附汉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第十四章 亲人相见 兄弟重逢


也许真是祈神大典的神奇,过了冬天后,单于的病居然大好了。第一件事就是招来於除鞬商议如何对付仍在西域的汉军。单于说道:“龟兹王尤利多首鼠两端,拿下莎车后就不再动作。莎车新王吉数次联络疏勒王忠的使者都被砍了头,看来疏勒王忠是铁了心归附汉军了。我准备让你去左鹿蠡王部,一来助他经营西域,联络龟兹诸国消灭汉军。二来你急需为我匈奴立功,以免你叔叔兄长将来不服。”。於除鞬答道:“我即刻启程,前往左鹿蠡王部。”。

单于问道:“启程之日,我派一万骑随你前去。”。於除鞬说:“不可,父亲身边需要多留些人马。我自己去就行了。”。

单于知道於除鞬让自己多留人马是为了应付来自娄渠堂和牙比的不测,但还是担心於除鞬孤身前往。於除鞬已知单于心意,劝道:“父亲不必担忧,左鹿蠡王忠诚可靠,孩儿无虑。”。单于心想须卜居留已无可能再投汉军和南匈奴部,再说有自己让他经营西域的莫大恩惠,当可放心。须卜居留手下已近三万骑,足可够用。不再劝说於除鞬。

云当听说於除鞬要前往左鹿蠡王部,赶紧来找哥哥要求一起去。於除鞬哭笑不得说:“你以为哥哥是去打猎吗?什么事都要跟着。”。云当把脸一板,说道:“我就是要去,姑尤老是缠着我,我去告诉父亲,父亲也不理我,还笑我孩子气。我要躲得远远的,见不到姑尤才好。你还答应过帮我,要么你现在就去杀了姑尤,要么你就带着我。”。

於除鞬正想答应,转念先问道:“你走了,那怀玉怎么办?”。云当知道哥哥已经答应自己,心中一喜,笑黡如花说道:“当然和我一起去。”。於除鞬说:“那……?”,云当见他欲言又止,追问道:“什么?”。於除鞬说:“没什么,你去问问她会一起去吗?”。

云当笑逐颜开的告诉怀玉这个消息时,怀玉面无表情,半天没有说话,也不知听没听见云当的话。自从经历了祈神大典上的惨事后,怀玉已无生趣。若非云当的百般呵护,早已不愿再活在人世。心中只想能再见一见耿恭、母亲、弟弟这些亲人,再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了结此生。也不知耿恭是否还活着,即便活着,自己还有勇气见他吗?……愁肠百结,也不知如何是好?

云当哪会知道怀玉心中转着万千心绪,见她良久不语。扶着怀玉的肩头说道:“咱们是好姐妹,是不是?你会和我一起去的,是吗?”。怀玉望着云当不知愁滋味的小脸,许久终于点了点头。云当清脆的欢呼一声,赶紧去告诉於除鞬这个好消息。


耿恭的日子比起怀玉来有如天壤之别,给当察养马倒也罢了。殆察尔也许受了周宗之死的刺激,常来故意找茬。不是说马瘦了,就是说马驹生得太少了,每到此时,总是劈头盖脸一顿皮鞭抽来。耿恭默默忍受着这一切,默默看着殆察尔脸上那道发怒而扭曲的伤疤,默默念着小时候母亲所教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殆察尔的青花马死了,怒火中烧的殆察尔气得简直要发疯了。他不能忍受耿恭这明目张胆的挑衅,居然敢弄死他的坐骑。

殆察尔命人将耿恭四肢和头颈绑在五匹马上,狞笑着说道:“你弄死了我的马,我也让马弄死你,很公平吧。”。周围的部众都惊恐看着耿恭即将被五马分尸的惨象,没有人敢在殆察尔的气头上出言求情。

“住手!”,拐子本来正在给远处一家牧人医治一匹断了腿的马,见到殆察尔率人怒气冲冲朝自己的帐篷而去,唯恐又是去找耿恭的麻烦,赶紧跟在殆察尔的马队后面回来。见到此景,出言喝止。看这阵势心知殆察尔不可能善罢甘休。拐子平静的对殆察尔说:“昨天是我放的马,没注意你的马吃坏了肚子,你杀了我吧,把他放了。”。耿恭挣扎着用力大叫:“是我放的马,和大叔无关。来吧!”,说完眼睛一闭,静静等死。

拐子抽出短刀,直视着殆察尔大声说道:“放了他,我给你的马抵命。”。刀抵前胸,作势欲刺,只等殆察尔发话。

暴跳如雷的殆察尔平静了一些,心想拐子不能死。一来还有用处,二来父亲当察也不会答应。当年他纵马踩断了拐子的一条腿,被当察抽了几鞭的往事犹在心头。扭头看见绑在五马中间的耿恭,殆察尔蓦然想起答应过周宗不杀耿恭几人。匈奴人言出必行,可是就这么放过耿恭又心有不甘。

殆察尔迟疑片刻,终于一摆手说道:“放了他。”。

拐子一看放了人,说道:“多谢!”。把刀往外一挥,就向自己的胸膛刺下……。

殆察尔正想着是否要出言阻止,拐子的刀势却比他的想法快得多,眼见拐子即将血溅当场。只听“当”的一声脆响,一只箭不偏不倚射落了拐子手中的刀。已被放下来的耿恭连滚带爬过来一把抱住了拐子。

殆察尔一鞭抽在身边射箭的人脸上,怒声喝骂道:“雕莫皋,你想死吗?”。

耿恭认出这个发箭救下了拐子的雕莫皋就是被俘当日发箭射落自己的黑脸壮汉。只见雕莫皋翻身下马,跪伏在殆察尔马前说道:“拐子大叔救过我妹妹的命,雕莫皋愿意替他去死。”。说完直起身来,毫无惧色的望着殆察尔,脸上血痕犹在。

殆察尔气上加气,只觉一股怒火上冲,大叫道:“好,我成全你!”,拔刀便砍,雕莫皋动也不动,闭上眼睛,只等刀锋落下。

耿恭冲上前去,想把雕莫皋推开。没等耿恭靠近,又是一只箭射在殆察尔急速落下的刀上,把劲力一带,刀锋险险的从雕莫皋右肩滑过。

殆察尔已经完全疯了,顺着来箭处找寻是谁敢射出此箭,不管是谁,一定要一刀砍死才能解此心头之恨。可等他真正看清楚射箭的人时,却立刻下马跪下行礼道:“小王子安好!”,马上,在场的所有人也随着跪成一片,同声问候道:“小王子安好!”。

正是刚刚赶到的於除鞬发箭救下了雕莫皋。於除鞬说道:“大家都起来吧。”。又对殆察尔说道:“殆察儿头领,今天有我妹妹在,就别当着她的面杀人了吧。”。殆察尔连连答应道:“是…是…”。

耿恭见到云当居次身后骑在一匹三花黄马上的女子时,如遭雷殛,虽然此女一身匈奴贵族装束,可耿恭怎么会认不出来呢?那是他不敢或忘,无数次在梦里见到的少女,是他在世上除了父母之外的亲人,是他未过门的妻子,是与他在秦岭山中缠绵销魂的怀玉。耿恭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张大了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怀玉的震撼丝毫不亚于耿恭,她曾无数次的幻想着再能见到她的情郎。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怀玉却和耿恭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直到看见耿恭“呀!呀!”叫着,向自己的马头扑来的时候,怀玉才有了反应。掉转马头,拼命的抽打着马臀,心里的一个声音叫着:“我终于见到了他……不……不……我不想见他……”。

耿恭怎可让怀玉就此在自己眼前消失,拽过雕莫皋的空马,骑上便追。於除鞬和云当也掉头追去,拐子大叫大喊着:“追回来!追回来!”,叫声中,四匹马得得远去,留下一群人呆若木鸡。

怀玉所骑的马偏偏是於除鞬精心为她挑选的乌孙马。在怀玉疯狂的抽打下离追出的三人越来越远,渐渐在天际只剩下一个黑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