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下 战争泥潭 第一节

ddtt 收藏 1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5.html




“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悠闲,在敌人防线边上还洗澡洗衣服?” 黄伦旺实在看不习惯青年军的做法就直言不讳的提了出来,雷鸣笑着说,“代理班长都让敌人打伤了,我们一下就没人管了,青年军的班长们没有士官们管理,班长都是训练成绩好和威望高的士兵,军官也都是临时的,以后仗打多了从士兵里提拔,因为没有约束当然要活的自在点,当然这是不战斗的时候,不洗澡怎么行,起了虱子跳蚤就没战斗力,穿的湿的衣服人很容易生病,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持战斗力。”

“你还挺有道理的?” 李志英插了一句把他的话给打断,雷鸣继续说,“来这里不是为了玩命么,今天先休息好了,早晨天还不亮我们就行动,雨没听可以用雨声做掩护,如果天晴了地面水多会起雾,我们还能借助雾的掩护,要开着夜视镜行动,电池消耗光了以后晚上遇到麻烦就不好办,大家先休息,你们俩不用值班。”

“我哥怎么就带这么一群兵?” 李志英发着牢骚。

“你哥是谁呀,看你岁数也不小了,青年军里都是不满十八岁的兵,你哥是那位呢?”莫千钧好奇的凑过去问,李志英说:“营长就是我哥,我就知道他指挥过侦察营和模范营,你们应该认识。”

“是这样呀,你是李头的妹妹?”雷鸣一不叫营长的名字,二不叫营长的职位和军衔,直接叫李头显得非常亲热,其实营长很钦佩这些年轻人,因为青年军的思想教育非常好,都是军政府精心教育出来的后备军,以后他们可有大用,他们不怕死,打仗也不糊涂,他们知道战争是为了什么,他们既为国家也为个人,所以对战争的态度相当积极。

“你们就这么称呼长官的?” 李志英好奇的问。

“那当然不是,当面只能叫长官,叫营长,背后怎么叫还不是个代号,怎么方便怎么叫么,他比我爹岁数都大,不叫他老李头就不错了。”雷鸣说完自己还挺高兴的笑,李志英吓唬他,“我们打完回去还在一个阵地上呆的,你不怕我告诉我哥你们背后这么叫他?”

“那不怕,我奖章比他多,长官一向对有奖章勋章的人十分客气,他向升官得奖赏还要靠我们这些人卖命,要对我们不好他怕呼之不灵啊。”莫千钧马上回答她,雷鸣就问:“你怎么没做指挥官呢,看你岁数也不小了,当个狙击手有意思么?”

“别闲聊,要明天黎明时候行动就早点休息,早早的把事情做完好回去。” 黄伦旺躺在自己的吊床上就闭上眼睛睡觉。丛林作战里帐篷可不如入吊床,吊床省空间也好携带,下雨天也不用挖排水沟,十分方便。雷鸣知道自己站最后一岗,他必须马上睡觉,还能休息六个小时。


“雨季开始了,敌人即将掉进战争的泥潭,有了充足的雨水他们在平原上的简易公路会十分泥泞,我们在半山腰上修的山路排水及时,不容易出现问题,另外山坡上树林茂密,也不容易出现山体滑坡,我们的运输效率会比他们强,他们的燃烧弹在湿润的气候下也不好用,天气会帮我们扭转局面的。” 阮文山在帐篷里看着雨夜里继续施工的部队心里稍微平静一点,虽然入夜前的战斗让部队损失惨重,但是他还是感觉守住防线有成就感。其实敌人没想用装甲部队突破,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部队战斗力提升呢。

“今天损失了多少人员和武器?”参谋长吴庭和问身边的参谋,几个参谋把部队刚交上来的报告进行了统计,资深参谋阮绍光马上回答,“75榴弹炮、85加农炮、100滑膛炮在防御作战中损失一百三十多门,各种迫击炮和无作力炮损失三百门左右,人员损失超过两千,多数阵亡。”

敌人一次连级规模的进攻就让他们血流成河,阮文山听了心里就是一颤,一百三十多门火炮,要按战前的六门制炮连编制,这就是二十多个炮连,近七个炮兵营呀,阮文山叹着气说:“击退一个连需要这么大的代价呀?”

“司令官,我们击退的不是一个连,敌人动用的独立重炮营就有五六个,后来补充来的M59加农炮就一个营,另外他们的105毫米炮兵营就有至少三个营,一门105炮一分钟就打四五发炮弹,发射速度快,一开始就封锁了纵深十公里的地区,他们十来个炮兵营对付我们四个左右的轻型火炮营,有压倒性火力优势,我们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敌人的105榴弹炮每分钟就发射七百发左右的炮弹,直接把我们前边的埋伏的部队逼退,所以敌人的十几辆车才顺利的开到我们的防线跟前,在数量和质量不对等的情况下我们没被炮火打退就很不容易了。” 阮绍光对部队太了解,战斗中他对敌人的观察也仔细,几乎敌人的105炮没放过任何可疑地点,只要适合隐蔽一个班的地方都进行轰炸,可见他们作战的谨慎程度,以及后勤保障力度,105炮下午就发射了一万多发炮弹,这是拼钢铁,拼工业实力以及弹药库存。

“不知道漫长的雨季敌人的后勤怎么保障,平原上到处是弹坑,他们的卡车能保证每天运送十万发左右的炮弹么?” 吴庭和是本地人,他太熟悉这个区域的气候特点,离海洋近雨水也多。

他们的猜测相当正确,晚上机场到高地的公路陷入瘫痪状态,八向车道的简易公路上已经在持续的细雨中变的湿滑,所以八向车道就不在有任何意义,去一个方向的车只用一个车道,避免在公路上出现事故,可雨没完没了的下,简易公路就是烂泥路,很多卡车陷在泥坑里,轮胎使劲转动就是出不来,车上的弹药也没法弄下去,半路上空车也少。

雷雨田得到报告以后陪总长宇文陵吃过晚上饭冒雨视察公路,先开始掉进去的车以后公路上的宪兵用V150装甲车以及悍马车帮忙往出拉走不出来的卡车,宪兵们都在卡车后边推,有的搬运石头放在泥坑里修补破烂的公路,宪兵都成泥猴子,雷雨田看着他们都比较心疼,多好的士兵呀,弄这么卖力气的做事的人不多了。

副官给雷雨田打着雨伞,雷雨团从一辆悍马通讯车里拿出电台的话筒,“战区指挥部,我是雷雨田,我现在机场以东的公路上,这里很多卡车掉在泥里出不来,让工兵参谋立即叫来所有的工兵部队,战斗工程车维修车抢修车拖车都可以,全调过来,还有工兵的卡车,要马力大的卡车,过来帮忙把运输车弄出来,速度快点。”

机场内悠闲了很久的工兵可算好日子到头了,大家拿上雨衣开上各种车辆赶往公路上,很多工兵都有履带抢修车,坦克都能从泥里拉出来,卡车算什么。工兵还带来足够的修路的工具,抽水机以及推土机和挖掘机,还有很多自卸卡车。

工兵那都是专业人员,有的卡车直接跟挖掘机去找石头,修路需要大量的碎石头,卡车一车接一车的去拉,工兵指挥官坐着吉普车巡逻,看到泥坑就摆一个路障,后边的卡车立即往下倒一些碎石头,然后由推土机把石头推进坑里,当然抽水机需要提前把水弄出来。

雷雨田看到上百台工兵的车辆都在忙,可还是有很多卡车在泥里出不来,他只好继续调动部队,他用无线电呼叫装甲师,“林飞宇,你现在忙不忙,你最好弄一些坦克修理车以及装甲车过来,很多弹药运输车已经掉在泥里,过来帮忙往出弄,我现在就在公路上。”

无线电传送话音的时候外边的雷声雨声也一起传过来,林飞宇现在就站在一辆M577装甲指挥车跟前,他的装甲师履带车辆最多,很多车上都有拖钩,几十台车辆正忙着往出拉卡车的,卡车还有坏了的,履带车需要一直把卡车拉到炮兵阵地,卸载弹药后再把卡车拉到维修营,装甲师也不是在睡大觉。“我就在公路上,现在沿公路向东派车呢,处理完一段公路上的卡车就继续向西走,我们一会就见面了,现在拉出去五十多两卡车了,该死的天气呀,怎么雨下个没完?”

“不下雨我早回去睡觉了,一起忙吧。”

“老雷,是不是退下去的M-24坦克还在基地放着呢,不如拉出来用到报废,直接把武器拆下来用坦克底盘当拖车,履带车容易在这破路上行走,也可以改成装甲运输车。” 林飞宇想起来陆军部报废清单上的东西,战争初期M-24起了决定性作用,每天坦克发射上百发炮弹,不亚于那些火线上的105榴弹炮,给步兵及时的支援,一次又一次的堵住防线上的缺口,也算是老古董立下汗马功劳,现在出现这么糟糕的情况,老古董还必须继续使用,谁让陆军没有足够的履带车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