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抽两把冲锋枪从右边包抄过去,其他的人提供火力掩护,只要小鬼子一抬头,我们就把他压制住。”

“就这么办,李排长你带小东北上!”

警卫排的李排长带着一个叫东北的各提着一把汤普森冲锋枪从右边猫着腰摸了上去,没一会儿,那边就传来了汤普森冲锋枪的怒吼声,小日本已经完全被压制住,没想到他们居然摸到边上来了,立即组织反击。几个日本兵鬼叫鬼叫地从灌木丛里站起来,牧良逢目光如炬扫了一遍,一共是七个日军。七个小鬼子哇哇怪叫着,准备向李排长和小东北开火。

机会终于来了,牧良逢的枪响了,一个最先站起来的小鬼子脑袋怦地一下开了花,还没等小日本反应过来,他的第二颗子弹又顶上了镗——“怦”

第二个日本鬼子又倒了下来。

一百多米的距离,其实天色及地理位置上都有影响,但是百分之百的暴头率是没有问题的。

他从抬枪开火再到换弹射击这一系列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把张团长他们几个看得目瞪口呆。

“神枪啊!我的乖乖。”吴连长发出情不自禁的感叹。张团长也第一次主动表扬他:“好小子有前途,今后就跟着我混了。”

李排长和小东北也正杀得兴起,两把汤普森冲锋枪吐出一道道火舌,加上只是几十米的距离,美国佬的冲锋枪实在强悍,几个小鬼子一下子全部被放倒,剩下一个吓傻了,丢了枪拼了命地往左边开阔地狂奔。

牧良逢的中正式又顶上一颗子弹。

吴连长路过来拦住他:“小兄弟,这个留给我们,我要亲手宰了他。”说着带着几个人追上那小鬼子,一枪托把他砸倒在地。一帮人都围了上去,那小鬼子跪倒在地上哇哇大叫,牧良逢细看一下,小鬼子也就自己上下的年纪,此时被十几个中国军人围住,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警卫里有个有个日语二把刀,帮着翻译了一下:“我投降,求你们不要杀我。”

张团长看看周围的兄弟们:“大家说杀不杀他?”

一个国军兄弟在旁边说:“团长,他还是个孩子把,我们就放他一马吧!再说人家也投降了。”

“放你妈啊!这时候帮着小日本说话,你去问问没有人性的畜生,如果今天换作我们被俘,他们会放过我们吗?”吴连长像一头疯狂的狮子一样地吼叫起来,声音嘶哑而悲怆:“我手下的20多个弟兄,被这些畜生活生生地用刺刀挑了,有一个山东娃也是个15岁的孩子。”

说着吴连长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他把刺刀装上,准备用这小鬼子洗刀。

那小鬼子一看人家要杀他,吓得魂飞魄散,全身瑟瑟发抖,眼睛里充满着绝望和恐惧。

“住手!”张团长吼了一嗓子:“把这小鬼子绑了,一会儿送到师部去,交由师长发落。”

吴连长心不甘情不愿地哼了一声,背着枪调头回汽车上去了。几个人打扫了战场,将日军集中埋了,又把两个牺牲的兄弟分开掩埋好,用刺刀砍了树木临时竖了一块木碑,捡起地上的武器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