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退伍兵进城记 [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27 346
导读: 小江出生在农村,从理论上说是个农民,但他不是农民的后代。 小江的父亲是国营煤矿的工人,从40年代末就在这个国营的大煤矿工作了,一直到后来退休为止,母亲是在大跃进年代从农村征集来为这个煤矿修铁路的工人,在修这个煤矿的专用铁路的过程中,和他的父亲结婚了,没有回到原籍去,就在这个国营煤矿的家属区做起了家属。 后来,因为国家政策的要求,1958年开始的下乡运动,要求工矿家属必须下乡,当时小江的父亲是先进组织的成员,在组织内的会议上被要求带头执行政策,无奈之中,只得表态积极响应号召,带头报名下农村,于是后来就


小江出生在农村,从理论上说是个农民,但他不是农民的后代。

小江的父亲是国营煤矿的工人,从40年代末就在这个国营的大煤矿工作了,一直到后来退休为止,母亲是在大跃进年代从农村征集来为这个煤矿修铁路的工人,在修这个煤矿的专用铁路的过程中,和他的父亲结婚了,没有回到原籍去,就在这个国营煤矿的家属区做起了家属。

后来,因为国家政策的要求,1958年开始的下乡运动,要求工矿家属必须下乡,当时小江的父亲是先进组织的成员,在组织内的会议上被要求带头执行政策,无奈之中,只得表态积极响应号召,带头报名下农村,于是后来就和一些工属户们一起下到了离矿区几十公里远的一个农村地方,小江后来就出身在这个地方。

小江的童年都在这个农村中渡过的,上学上到初三都是在村上的学校校读的书,只是小江和纯农村的同学有点区别,那就是有个国营工矿的父亲,能每月有工资拿回家,在那个贫穷的年代,每月能有猪肉吃,每年还有新衣服穿,一年四季都有鞋子穿,而当地一些纯农同学连冬天都是穿很单薄的衣服,夏天几乎都是赤脚的,有了这样的经历,小江从小就能认识到贫富的差别。

因为那个年代国家穷,教育不发达,加上人口多,那几年又是上学的高峰时期,所以高中收不了那么多的人,小江只在村上的戴帽子中学(就是在原小学的基础上增加一两个老师,在原小学老师进修一下的基础上教学初中知识的中学)所以,中学几乎是没有学到什么东西,高中也没有考上就结束了当学生的生涯。

初中毕业后的小江,只得回乡务农,那个年代没有农民工,没有打工的说法,连个体户都不存在,出路只有在条:考学、招工、参军。

第一条路小江走完了,第二条路还有希望,因为当时重工业厂矿还有允许子弟接班的政策,小江当时什么都不想,也没有想法,因为农村太闭塞了,对外的信息几乎为空白,他的生活只限于周围的几公里,连上县城都是一年中难得的机会,小江的父亲是在煤矿干了一辈子的老矿工,目睹了无数次的煤矿失事死亡事件,他常说煤矿工是埋了没有死的人,下井后都不知道能不能上来呢,所以,在他的内心里是不愿小江去接他的班的。

你还别说,在政策的最后能接班的一年,小江还不满18岁,而重工业厂矿要求是必须年满18周岁以上才行,小江又和这能享受的最后的晚餐失之交臂了,但因为他太年轻,对前途还没有一个完全的认识,也无所谓怎么样,就这样在家务农三年,这时也分田到户了,他向别人学习,犁地犁田都是请组里的乡亲们帮忙的,后来他自己学着做,虽说做得并不十分完美,但也能马马虎虎的胜任农作物的耕作了,用农村的话来说是饿不死了。

第四年,机会来了,小江父亲的单位也几年没招工了,这年要去重庆一个大矿区开矿,要招一部份新工,父亲单位来人要求小江去参加考试,原来不仅是面试,还要参加文化考试,当时小江和耿直的父亲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猫腻,就让小江去了,结果成了陪太子读书的过场,你想,也初中毕业三年的小江,本来学业就是在戴帽子中学完成的,底子就不好,又回家务农三年,突然一下子让他重新坐上考场,大家都能想到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以差7分的成绩落榜了。

那时,也适应了农村生活的小江倒也觉得无所谓的,回乡继续务农,这第二条路又断了。

在那年的下半年,村上的民兵连长来通知他去参加征兵体检,那时中国军队很庞大,有三四百万兵吧,他们村上每年都有二至三个名额,小江想想能免费去体检一下身体也是好事,长这么大还没有去体检过身体呢,于是他就在村民兵连长的带领下去了乡上的医院。

两天的体检下来,小江也没多想,回到了家里继续过着农耕生活,那时农村穷啊,小江住的还是土墙加茅屋,这是当时在农村很普遍的现象。

半个多月过去了,村民兵连长通知说小江也体检过关了,今年就要被征招入伍了,这个消息让小江感到很兴奋,也让父母很高兴,特别是让组上的一百多口子人很兴奋,原来,这个村民组自从抗美援朝后的30多年间,尽管每年的征兵村上都有名额,但这个组30多年来没有一个被征上过兵的,这个消息对这个组的村民来说,是个天大的好事,大家热热闹闹的为小江祝贺,在那年底小江入伍来到北方的部队

来到部队,小江被分配给师长当公务员,就是勤务兵,跟了师长一年。第二年,师长对小江说: “小江,你文化低,考军校是考不上的,不如去学点技术,以后复员了好有门生活的手艺!”

于是,小江被师长送去汽车连了,在汽车连里学了开车,当时还是用的老解放车,当兵三年后,小江拿了一个汽车驾照复员回乡了。

那是八十年代的事,回到家里,小江找人四处求工作,那时车少啊,都是单位才有车,私人还没有私家车的,几经求人还是没有找到车开,但军队的执照回地方后要在地方车管所换发地方驾照,这个换发就得考试,考试就得出钱,因为利益关系,军本在地方换地方驾照车管所是收不到钱的,得不到利益,所以,小江他们这一批兵在市车管所换照时,有百分之八十都没有第一次换上,得了个实习本;别看这个实习本,就得多花两月的时间和几百元钱才能换上正式的驾照,这就是经济利益的驱动所产生的结果。

现在学车也经很方便就能拿到本本了,那个年代你要有驾照除了技术上能考过外,还得有单位才能行,而且是规定一个单位的一辆车名下只能有两名驾驶员,这些规定限制了象小江这样刚退伍的汽车兵们。小江于是四处求人找关系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有车的单位给掛了个名,换上了这个驾照。

有了驾照但怎么样才能开上车呢,自己买车是不可能的,没这个钱,只有去找人帮人家开,通过朋友的介绍去一个煤炭供销社开大车,小江当兵在北方,平原开车,回故乡后面对丘陵地区和山区的道路很是不适应,好几次都吓得不得了,几乎要放弃开车这个职业了。

这个时候小江和家里的女朋友结婚了,刚结婚那两年,在家呆着,孩子出生了,他想老是在家也不是个办法,就和别人一起想出外做沙发生意,于是和一个熟人一起拉起几十床凉板十来个人去了昆山,期望能够做出点成果来。

不想从未做过生意的小江和另一个合伙人的这次合作很快就失败了,他把凉板让给了合伙人,合伙人转去上海发展去了,小江就在姨妹夫家的帮助下进了昆山当地的乡镇企业:一个机砖厂做苦力,每月辛苦地工作能挣到几百元钱,这样劳作了一年多的时间,回家乡过年时,适逢深圳一个制衣厂来招工,小江的小姨子也报名去了那边,后来小江的妻子也去了深圳打工,小江回到昆山的砖厂,在和妻子的通信中得知,深圳的工资要比昆山要高出三倍左右(1993的的时候)所以,小江辞掉了昆山的工作,一个人背着行李从昆山乘坐火车去了深圳。

小江去到深圳的关外宝安的西乡,妻子在一家小型的制衣厂做工,姨妹在一家大型的外资制衣企业打工,刚到深圳的小江,看到到处都是工地,修厂房,修公路,那些年去过深圳的人都知道,最困难的是住宿,没地住,于是就在工地上的工棚上找老乡搭了几晚上的便铺,不过,幸运的是,一周后他找到了工作,原来姨妹工作那家企业的总经理是原小江服役时那城市的人,在看了小江的证件后,录用了他,为总经理和外方管理人员开专车。

总经理可能是看到小江出身贫寒,面相老实,又当过兵,在城里开过车,所以,录用他为专车司机,开口的工资就是昆山工作时的五倍,这足以让小江卖命地工作。

小江的工作就是早上七点四十到一公里外的外方管理人员住宿地接外方总经理到工厂,来回也就几分钟,员工是八点上班,小江要提前40分钟左右上班,因为早上要把车的卫生搞好了才能去接外方总经理,后来时间长了,小江总结了一个经验,先把车内卫生搞好,接回总经理后,回公司吃早餐,然后洗车,每天都洗,所以,八点员工们上班时,都能看到小江在洗车,总经理也觉得小江很勤奋。

车是原装丰田海狮型,车况较好,故障几乎没有,小江很爱惜,保养好,每天就是送外方人员去福永码头或是蛇口码头,下午接回,有时晚上还要去罗湖火车站接没有赶上船的外方人员回公司,平时来了跟单人员还得去机场接,所以,小江对深圳的口岸很熟。

小江所在的公司是一个“三来一补”企业,就是从境外进来原材料在大陆加工成商品后再运出口去境外销售,不要大陆销售产品,是个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有1200人左右,这个企业还是较好福利的,对员工包吃包住,每月的工资是净收入,对于从未拿过千元工资的小江来说,一下子能拿这么高的工资也很激动和满足,所以工作起来更小心勤奋了,他能礼貌待客,服从指挥和调动,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绝对不说,工作上也能为领导分忧一些,所以总经理很看得起他,三个月的试用期后,又给他加了不少的工资。

虽说工资不少,但时间还是长的,从早上7.40正式开动车子接人,到晚上11.00左右把外方人员全部送回宿舍为止,不能离开工厂,没事时就在公司的门卫室里坐也行,睡也行,但就是不能离开工厂,但这些对于当过兵的小江来说,也不算什么,在室内等人还有高工资发,何乐而不为呢。再说既使不在这等让你下班,你又能做什么去呢,说不定还要消费些钱呢。

从这个时候起,小江开始积存钱款,他把妻子也想法介绍进厂来了,夫妻二人在公司总经理的关照下在公司员工宿舍的楼梯间得到了一间单人房,虽然房子小一点,但是单间啊,这对在深圳打工者来说,也是莫大的荣幸了。

夫妻二人就在这家公司打起工来了,妻子因为家里的父母和孩子的事,几进几出,但最后还是在厂里一直陪伴着小江打工。

打工是辛苦的,枯燥的,前三年的时间,小江几乎没有休过一个完整的周日,因为周一到周六正常上班,周日外方管理人员要去宝日高尔夫球场去打高尔夫,小江就得上午送过去,下午五点多去接回来,晚上还要送去宝安的都之都边的俺美料理店吃饭,等这些人吃好喝好了才能送回宿舍,最后才能自己回宿舍休息。

日复一日的机械式的工作到了2002年,广东的经济不太好了,受国际经济不好的影响,一些企业开始裁员了,小江想在深圳能不能买套房子,看过几处,在西乡的龙珠花园看上了一套二手房子,86平方,当时才要1800元一个平方,他动心了,和妻子一商量,妻子不肯,说这边打工太累了,要把钱拿回家乡去,小江还是不死心,又联系了一家龙华的一户人家,这人是个电子工程负责人,先在龙华的小区购房了,后来又在深圳市区买了房,就要卖出龙华的这套房了,小江专门去看过此房,价格比西乡的还要低得多,小江又动心了,他实在是想买,但妻子总是不肯,是啊,这几年打工的钱基本上可以在这买上一套房子,但目前看这里的经济也不太好,工作难找,万一没了工作怎么生活,户口也迁不过来,孩子的学习怎么办?

这些具体的问题让小江夫妻打了退堂鼓,在公司减薪的大形势下,离开了深圳回内地,这次在返乡的路上,到广西的荷池了那龙华的房主还在打电话来,提出可以讲讲价钱,但小江主意也定,谢绝了对方的好意,却不想到因此却推掉了一个成为百万富翁的机会。(三年以后,深圳的房地产炒到了二万多一平料,关外的也到了一万五左右一平米)

回到内地的小江经过在深圳的这近十年的煅炼也经和以前的小江是刮目相看了,他对经济有了一定的认识,因为这么多年来和外国人,香港人广东人打交道,看到了学到了一些赚钱的操作方法,当时回乡时也没有明确的想法,只是想回家再看情况。

回到家里,小江和妻子发生了分歧,小江想在市里买套房子,把孩子迁去市里受好一点的教育,对孩子以后的前途有好处啊;而妻子则是农家意识她想在农村有几十万在手里还算是个有钱人,继续过农家生活,她认为到城里怎么生活呢?

不管怎么说,小江还是坚持要在市里买套房子,他在外面开了眼界,不想就这样在农家呆一辈子,他强力在市区花几万元买了套房子,临江的,地段好,交通方便,同时花钱把孩子的户口迁入市区,进入了城里的学校学习。

那段时间两夫妻争吵得很厉害,看房定房订家俱都是小江一人办理的,给孩子办户口,联系学校也是小江一个人完成,妻子甚至威胁说她不去城里住,她就住在农村的家里。

当然,这只是气话,后来还是随一家人来到市区生活,现在偶尔回老家农村一下,都快快的返回城里了,说不习惯了,小江常常拿此来笑话妻子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