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02 这不是特区

枪通条 收藏 8 1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皮卡在高速公路的快车道上平稳而快速地行驶着,已经过完元宵,路上的车不是很多,康饶生比较悠闲地握着方向盘,手指不停地随着MP3的旋律点击着把柄。

和阿欣重新在一起快半个月的时间,康饶生虽然沉浸在一股的幸福当中,却总觉得有点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段时间疯狂地玩和聚会,康饶生一直没有去细想,突然间康饶生脑子里闪过一个眼神,就是那天聚会,那个官员的儿子见到阿欣时候的眼神,那种愣住的感觉不是见到美女的愣,而是一种诧异的愣,康饶生想不出对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这个时候,手机接连震动着,把康饶生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掏出手机,翻看着信息。

阿欣回了条信息:“亲爱的,我起来了,一点的车回学校,想你。”

颠鸡是弟兄们中唯一一个在外地上学的本科生,也给康饶生发了个信息:“兄弟,我晚上的车出广州,常联系!”

前面不远有个服务区,康饶生把车开了进去。趁着停靠在服务区的空隙,康饶生给两人回了短信,舅舅仍然在睡着大头觉,康饶生没有叫起他,自己放松了一下,自己掏钱加满了油,又开始上路,离深圳已经很近了。

“舅舅,出口快到了!”康饶生在见到离XX出口还有一公里的指示牌的时候,拍了拍舅舅。

“恩!不错呀,开车技术有提高!”以前康饶生和舅舅一起出门,舅舅总是在旁边指点一二,这次睡得这么塌实,也是对他技术的一个肯定。

“呵呵,出了高速怎么走?”说话间,车已经拐进了引道。

“左拐,然后再左拐上那条路,一直跑到尽头!”舅舅把副驾驶座上的椅子调了起来,指了指与高速路平行的一条公路,又指了指在高速路下交叉穿过的一条四车道的马路,然后拉下车顶上镜子,照了照镜子,把头发和领带都弄得规规矩矩的。

“来,抽一支提提神!”舅舅掏出一包芙蓉王,弹出一支给康饶生。

“谢谢舅舅!”家里人只有康饶生的舅舅知道他抽烟,所以康饶生也不避讳在舅舅面前抽烟。

“哈哈,果然是去真正学过车的人呀,这么小心?”高速路上跑了三个小时,康饶生为了安全着想不敢抽烟,可把他憋坏了,接过烟把车开到慢车道,把车窗打开,点上了烟。康饶生的舅舅见他这么小心,不由得开起了玩笑。

南方丘陵多,在穿过第三个隧道后,才变得开阔起来,路的尽头,一片蓝色,康饶生有点激动了。

左右两边都是宽阔的工业园区,各厂房之间整齐地排列着,统一的白色调,双车道马路分割,路边还种着一排排的树,绿化搞得不错,没有一根烟囱,园区的尽头是一排排的宿舍楼。

“看到没有,那就是酒店!”舅舅指着远处高出宿舍楼一大截的金黄色欧式建筑说道,楼顶立着“南滨填海大酒店”几个大字。

“哈哈,不错呀,不过金黄色有点俗气!”康饶生历来喜欢淡雅的色调。

“哈哈哈,这两边是高新科技园区,左边是A区,右边是B区!”舅舅有指了指马路两边的工业区说道,

“不错呀,规划得很好,都是些什么企业呀?”康饶生还是喜欢这样排得整齐划一,颜色也统一的规划。

“都是些所谓的高新技术研发的企业!”说话间,车子开到了园区的尽头,一个十字路口上,红灯,康饶生把车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康饶生才发觉原来这里很繁华,宿舍楼靠马路的一边,都是商铺。

“小区不错呀。”康饶生看着左前方几个绿化做得非常好的靠山而建的小区赞叹道。

小区为了和宿舍楼拉开距离,在马路边上做了一个超级大的花园、体育场和游乐场,加上小区的房子都是低层建筑,刚才被宿舍楼档住了,所以没有看到。靠马路和工业区的一边用高大的树木遮挡住工业区的视线,体现所谓的高贵。

“贵着呢!全部都是豪华型的复式结构!以后也搞一套,把你爸妈接过来享福!“

“哈哈哈,远着呢!这边是村子吧?”康饶生指了指右前方,靠着马路一边的是一排“农民房”式的商住楼,下面银行、超市什么都有,与工业区宿舍楼下的商铺形成了一个商圈。

“对,填海新村,旧村子都拿来做海滨旅馆还有海鲜街什么的了,做旅游!”,虽然什么都看不到,舅舅还是指了指村子后面。

“哦,不错啊,就是一个闹市一样了。”康饶生点了点,环境还算不错,规划得很好,生活设施也应有尽有。

“是的,吃喝玩乐,衣食住行,高档低档消费,都有!”

这个时候,绿灯亮了,康饶生点了点油门继续前进。

农民房的楼后面都是用栅栏围起来的三到五层的小洋楼,统一规划的样式和颜色,绿化也做得很好,房子与房子间隙布置得非常的好,估计那是村民自己住的房子。

“从这里拐进去!”舅舅指了指酒店和村子间的一条村道。

酒店挨着村子,黑色的铁管围栏上装着遮挡视线的绿色玻璃,里面同样是一排高大的树木,村子这边可以看到一个娱乐场、休闲走廊和体育场。

“靠,深圳人就是有钱,露天的塑胶篮球场!”康饶生不禁感叹道,

“呵呵,单是那一片工业区的地出租,就够他们吃的了!”舅舅指了指身后的工业区,“还不算这些出租房、店、旅游和海产!前面的铁门进!“

“哈哈,还有球场呀!”康饶生把车开到了酒店的员工通道,警卫一见车牌,马上就打起门栏,康饶生见里面是一个水泥地的篮球场,还有简易的看台,兴奋地叫了声。

“呵呵,你小子,就好动!”舅舅笑这拍了拍康饶生的肩膀,指了指篮球场边上宿舍楼下的停车位,“把车停那里!”

“喂,我到了,下来开仓库门!”康饶生的舅舅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康饶生把车停在最外面的一个车位,下了车,靠在车上,点了支烟,仔细地观察起酒店来。

侧面看来,主楼是个L型的建筑,一到三楼是正放形的建筑,看来是餐厅之类的配套部门,四楼以上的客房面积只占了主楼的三分之一,外面看起来多是两排结构的房间;四楼的空位上有铁丝网和架高的灯光,康饶生知道那是网球场和露天的休息台之类的地方。一楼对着宿舍楼的地方,有很多个门,上面写着“厨房入口”、“办公室”、“安保部”、“仓库”及“员工通道”。

主楼后面,就是挨着刚进来的村道的地方,有一栋独立的十层的楼房,用走廊和主楼连接,周围有假山,有草地,象是个花园,那楼上写着“桑拿会所”。两栋楼的建筑风格都是以欧式为主。

两栋楼形成了酒店的主体,前面是海,后面是村,左侧是刚才进来的大路和小区,右面就是刚篮球场还有康饶生身边这栋八层楼的宿舍楼。

生活区与工作区有栅栏隔开,中间有一条单行车道。

“怎么样,环境还可以吧?”舅舅夹着烟,待康饶生观察完了,才慢悠悠地从车上下来,问道。

“不错的环境呀,哈哈哈,特区也,我来了!”康饶生走到楼下的垃圾桶边把烟掐掉,伸开双臂,面对着海那一边的大门,喊道。

“这里不是特区,特区远着呢!”康饶生的舅舅从他身边走过,拍了拍他的头,“把自己的东西先搬下来!”

“哦!”康饶生应了一句,解开帆布,把自己的行李搬了下来,又把几袋子的干货也全部拖下来,摆在了地上。

“老板新年好!”员工通道出来一个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后面跟着一个穿身深蓝色制服的中年男子,还有两个穿红衣黑裤制服的年轻人,从衣服上就可以看出级别,唯一相同的是脸上都带着微笑,胸前都有个大大的黄色牌子,上面有个微笑,下面是部门和工号牌。黑西装男子的是金色的金属牌子,深蓝色制服男子的是银白色的金属牌子,员工制服的是黄色的塑料牌子。

“新年好!”康饶生的舅舅笑着和西装男子握了握手,又和深蓝色制服的中年男子握了握手。

“老板新年好!”后面两个员工恭敬地鞠了个躬,康饶生的舅舅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好好!”

“老刘,去把我带来的东西搬仓库去!”舅舅用半生不熟的白话招呼着深蓝色制服的男子,转身指了指康饶生搬到地上的几袋子干货。

“好咧!”老刘带着着两个员工把东西往仓库里搬,从康饶生身边走过的时候,互相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来介绍一下,这个是你黄叔!舅舅和叔叔的同学!”康饶生的舅舅改用山城话,叫过康饶生,介绍着,“阿黄,这就是我外甥,使劲敲打,没事!”

“哈哈,细康子,我和你爸还喝过酒!新年好!”黄叔爽朗地笑着,伸出了手。

“黄叔,新年好!”康饶生礼貌地用两个手与黄叔握了握,身子微微地鞠了一下,这下看清楚那金色的牌子上写着“总经理”三个字。

“黄总,搬好了。”老刘搬完东西,走了过来,点了点头接过康饶生舅舅帝过的烟,点着。

“老刘,你帮这个后生把行李搬到501房间!”黄叔丢给嵌饶生一把钥匙,上面挂着一把房门钥匙和一个圆形的牌子,转身和康饶生的舅舅进了员工通道。

“谢谢啊,我叫康饶生。”康饶生微笑着做自我介绍,无意间看到老刘的眼光里闪过一道亮光,又见两个员工对自己恭敬地笑了笑,不得其解。

“叫我老刘或者刘叔都可以!”老刘招呼过两个年轻人开始搬行李,转头问康饶生,“什么部门?”

“呵呵,收银!”康饶生笑了笑,不作过多的回应,背上书包,拉着行旅箱,挎上吉他盒,提起布包着的长条盒子,就往宿舍楼走去。

“老板的亲戚?只是收银?”老刘貌似很不经心地问,几个人一次就把行李都搬了起来跟上了康饶生。

“呵呵,是啊,收银,同个村的,今年刚毕业,听老板说酒店正好要人,就跟着过来了!”康饶生和舅舅同姓,又是同车来的,太过掩饰了不好,按事先讲好的台词应付着。康妈几姐妹只有康饶生的妈妈跟了外公的旧姓,舅舅和两个姨还是姓康,所以说同村也说得过去。

“哦,那要好好干,不要给你们村里的人丢脸了,不然老板回去一说,你家就没面子了!”老刘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谢谢刘叔提醒,我自己来就好!”康饶生笑着回答,见刘叔要来帮忙提多一件行李,赶紧委婉得拒绝着朝最近的楼梯口走去。

“小康,不是那里!”老刘叫着康饶生,用头点了点前面的楼道。

“哦!”康饶生折回身,跟着老刘继续朝前走,顺便再打量着宿舍楼。

舍楼是单排结构的楼房,靠着酒店一边的是走廊,有玻璃窗可以拉上,下面看起来宿舍面积很大,一楼是员工食堂和小店。有三个楼梯口,两个没有门,一个有玻璃门锁着,把房间按3-4-4-3的格式分开,也就是一楼有14个房间。康饶生跟着老刘走到最前面那个有玻璃门锁着的楼梯口的时候,见楼梯旁边靠着海边的三间房间被改成了游泳场的售票窗口和卖游泳用具的店。

康饶生用那个圆形的牌子开了玻璃门,发现上面有个牌子“管理宿舍”。几个人走了两个来回,把东西都搬了上去。这个时候康饶生才发现,原来这个3-4-4-3结构,前面的三间宿舍是单独进出的,楼道上有铁栅栏门与员工宿舍隔开,还配有电梯。

康饶生有点明白老刘那一道亮光还有两个员工为什么突然对自己恭敬地笑的意思了。

“呵呵!”康饶生用圆牌打开了玻璃门,心里不禁一笑,难道收银也是管理?

“谢谢刘叔啊,谢谢两位同事!”有电梯搬东西很方便,一次就搬完了,康饶生招呼着三人把东西先堆在门口,发着烟。

“不用客气,以后要你多关照才是呀!”老刘接过烟,见康饶生打着了火,凑上前去点着,轻轻拍了拍他的手。

“刘叔客气了,我新来的,以后要大家多多关照!搬到门口就行啦,我收拾下自己搬进去!”康饶生笑着答谢道,把三人送到电梯口。

“那我们先下去了,要帮忙尽管到楼下仓库找我!”老刘指了指酒店那边的楼下。

康饶生的房间靠着海,他不急着进门,而是靠着走道的窗上欣赏起风景来。这里可以看到酒店的网球场,也可以看到小区那边靠海的别墅区。

酒点门口是个小广场,有点类似家里河边的露台的规划,再前面是白白的沙滩、蓝蓝的海、微微的风,整个沙滩被装点成了夏威夷的感觉,很美。

宿舍楼右边,就是舅舅刚提到的旧村,还有一个小码头,上面停着一排排的渔船。

其实酒店所处的地方就是个小海湾,酒店在湾的最里面,前面有沙滩,两角一边是现代的别墅群,一边是传统的渔村,对比起来真是有趣。

黄昏的时候,要是能和阿欣一起在海边漫步,该多好呀。康饶生闭着眼睛,遐想着。

“叮……”这个时候,手机的铃声把康饶生从美丽的遐想中拉了回来。

“生古,你先收拾房间,你叔没那么快到,等他到了我和他上去找你!”舅舅简要地说完,把电话挂了。

康饶生这个时候才打开房间,走了进去。

天花板是简单的花边装修,有一盏吊灯,还有几盏小射灯,还装了部空调。

玄关处很宽,由储物柜、鞋柜组成和简易灶台组成,不过灶台上写着“只可以使用电器类灶器”。

卫生间在玄关的左边,非常的宽和干净,再装个浴盆都不成问题,看到蹲厕,康饶生终于放下了一颗心。

房间果然很大,墙壁上贴着奶白色的墙纸,地上的确是铺着木地板,高出玄关和阳台十公分,里面放两张双人床都有余。一个当作墙的衣柜把卫生间和房间隔开。房间里摆着张1.5米宽的床垫(康饶生听说是木地板的房间,特意和舅舅要求不要床只要床垫),一个矮矮的木架子的桌子放在床头,一张布的双人沙发,一个正方形的木茶几,沙发对面靠墙是张简易的电脑桌和一把转椅,并列着书桌的是电视柜,上面还放着一台电椅机,电视柜和玄关中间放着一个木制衣架。1

康饶生从舅舅那里嘴里听说过一二,酒店的宿舍楼是自己的,基本可以达到普通员工4人一间的条件。这些是上次酒店重新装修后,把一些好的东西都搬到宿舍,改良员工的生活环境,连木地板都不放过,把所有管理人员的宿舍都装上了木地板。

康饶生把床头那个对着海的大窗户和落地门的窗帘拉开,推开玻璃推拉门,出去就是阳台,大得有点离谱,估计员工宿舍没有这么宽,康饶生量了一下,把沙袋挂上进行鞭腿练习不是问题。从阳台上看下去,鸟瞰着旧村,景色又有不一样,错落的瓦顶的渔村小屋,村边上有着之前建的出租房,一条条的小道都是商业街,有吃东西的,也有卖海鲜海产的,也有卖纪念品的,更离谱的是,有一条小街几乎都挂着“美容美发”的招牌,看来色情事业到哪里都少不了。

康饶生笑了笑,走回房间,用手抹了抹房间的地板和柜子,不见一点灰尘,看来是有人打扫过了,于是把外套脱下,挂到衣架上,走到门口,把水桶提到卫生间,清理出里面的东西,拿出消毒水,先给房间消毒,然后再一样一样把东西摆到房间里,最后在走廊上把箱子擦干净,把袋子叠好放到箱子里,再把箱子放到储物柜。

“生古!”康饶生收拾完房间,正在卫生间洗脸,叔叔和舅舅走了进来。

“叔!来拉,坐会,我马上就好!”康饶生赶紧抹上脸霜,回到房间。

“哈哈哈,和你妈一个样,这么仔细,弄得挺利索!”叔叔到处四周看着房间,打开各个柜子查看着。

“呵呵,时间长了就乱了!”康饶生的坏毛病就是不收拾,要收拾就是大扫除的那种。

“哈哈哈,那笔记本送你的,好写论文!”叔叔指了指电脑台上的箱子,上面写着“DELL”。

“谢谢叔叔!”

“走,去吃饭!”舅舅也四周看了看,一挥手,和叔叔出了门。

康饶生赶紧取了外套,穿上鞋子,关好房门,跟着下了楼。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