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火线 正文 第十三章 交火

风月彷徨 收藏 14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size][/URL] 看我紧张的样子,众人先是一愣,接着便明白了我这样说的原因,猎人走过来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菜鸟,杀手当然没事,他还在继续警戒。” 听到杀手没出事,我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想到刚才的枪声,我问道:“那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那枪声...” “我正要跟队长汇报具体情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看我紧张的样子,众人先是一愣,接着便明白了我这样说的原因,猎人走过来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菜鸟,杀手当然没事,他还在继续警戒。”

听到杀手没出事,我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想到刚才的枪声,我问道:“那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那枪声...”

“我正要跟队长汇报具体情况”猎人又拍了拍我的肩膀后走到了队长面前道:“刚才的时候有人踩到了我们在周围布下的警戒,但对方很厉害,马上撤了回去,一共两人,应该是敌人派出的尖兵”

“枪声是怎么回事?”队长想了想后问道。

“发觉有人踩到警戒线后,杀手原本想过去抓个活的,但对方很警觉,立马就向后撤了,我开了一枪,但距离太远没能打中要害,不过那家伙腿受伤了。”猎人将情况简单地汇报了一遍。

队长点了点头,然后对马上要去警戒的魔鬼和我道:“你们两个要小心,这次的敌人是极有经验的特种兵,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发动攻击!”

说完望了魔鬼一眼,意思是要他多照顾我,看来队长始终是不太放心我,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

爬上刚才杀手所在的那棵大树,见杀手用树枝伪装了一个极佳的警戒位,恰好能将一个人完全隐藏在树叶之中,从外面看完全就是一丛树叶,这让我不得不佩服他手法的精妙。

杀手指了指远处几个地点告诉我道:“那里有我们布下的警戒线,一旦敌人碰到警戒线这个震动报警器便会发出警报。”说完递给我一个橡皮大小的小东西。

我拿过来仔细看了看,有点像以前听的MP3,不过没有屏幕,背面有一个卡夹可以夹在衣服上。

点了点头后我小心地进到警戒位里,将枪伸到树叶外面,从留出的观察口注意着外面的情况,在我的左侧约五十米的灌木丛中便是魔鬼的警戒位,不过从这边看过去黑洞洞地什么都看不到。

打开夜视仪,眼前的景象立刻发生变化,四周都是一片灰绿色,但看到魔鬼那边可以看到一团人形亮点窝在灌木丛中,身后众人的休息地也可以看到一团团的亮点。

听杀手说我们身上穿着的迷彩加入了特殊物质,一般的夜视仪是无法看到的,但战鹰队特制的夜视仪则不受这个限制。

伏在树顶上,山风吹得更猛,一阵阵凉意透彻全身,我只觉自己如同身处一个大冰窟中,就这样还要一直保持一个姿势不能乱动,渐渐地我便感觉小腿跟胳膊都麻木了。

缓慢地控制小腿上的肌肉一紧一松,这是在训练时“全能”教官教给我的方法,当狙击手执行狙击任务时,往往要一趴就是半天甚至更长的时间,手脚会因为长时间血流不畅而麻木,这个时候为了在应对突发情况时能快速做出反应,便要试着通过控制肌肉的紧缩来缓解血流不畅问题。

终于感觉到小腿又恢复了知觉,我慢慢摸出上衣口袋中一粒浅绿色如同药片一样的东西含在了口中,立刻一股浓烈的苦涩味流入喉中,紧接着是薄荷特有的清凉刺激着我的舌尖,这是天使给我的一种提神药,在犯困时含上一粒能起到很好的提神作用。

看了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我想敌人刚才吃了亏应该暂时不会来了。

就在视线慢慢从魔鬼所在的地方滑过时,我突然注意到一侧的灌木丛微微晃动了一下,虽然幅度很小但我还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

下意识里我将枪口转向了那个方向,由于紧张,扣着扳机的手都有点微微发颤。

就在我忍不住要扣动扳机时,灌木丛再次微微晃动了一下,一个黑乎乎的小脑袋露了出来。

等我看清后不由松了口气,原来是一只类似狗的小动物,不过黑乎乎的脑袋不似狗那样,而有些像是狐狸那样,嘴尖尖的,此刻正从魔鬼躲藏的灌木丛一侧爬出,往前走了几步后一抬头正好对上我注视它的眼睛,小家伙一惊,慌忙跑进灌木丛向密林深处奔去。

真佩服魔鬼,居然隐藏得连野兽都没能发现,要知道野兽的警觉度非常高,任何风吹草动都很难瞒过它们。

这时白毛狼走到树下敲了一下无线麦,示意我到了换班时间了。

重新坐回树下,睡意渐渐袭来,顾不得冰冷的地面,我抚摸着枪管,闻着浓烈的枪油味很快进入了睡眠之中。

感觉刚睡下没多久,两声轰隆的爆炸声响起,我一骨碌爬了起来,便看到队长在靠近河岸一侧故意点燃的火堆旁被炸了两个大坑。

入夜之后队长便在靠近河岸的一侧点燃了一堆火,当时我还很奇怪有火为什么不用来取暖,原来是用它来吸引敌人注意力。

还没等我隐蔽起来,又是接连两法炮弹落下,一阵阵白烟很快淹没了我们隐藏的区域,我只觉得一股像是烂辣椒的辛辣气体冲着鼻腔中猛灌,眼睛酸涩难忍,眼泪、鼻涕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他妈的,是催泪弹!

我用手紧紧捂住口鼻,强忍住想打喷嚏的欲望,此刻对我来说,能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是件多么奢侈的事啊。

密密麻麻的枪声响起,由于眼睛酸涩难忍,我根本看不清周围情况,本能驱使我凭着感觉向着上风口摸去,眼泪模糊了视线使得周围都是雾蒙蒙的。

还好没过多长时间,天公作美,竟然起了风,走出去约有一百多米,我闻到了久违的新鲜空气。

大口呼吸了几口空气,感觉眼睛里的酸涩感稍稍减轻了些,我趴倒在地带上夜视仪,眯着眼重新看向交火的战场。

敌人借着催泪弹的效果发动猛攻,但很显然,他们的夜视设备没法看到我们,只能靠不断发射曳光弹来确定战鹰队队员的位置。

在发射曳光弹的同时也暴露了他们的位置,负责警戒的白毛狼和铁塔离这边最远,因此受到催泪弹的影响也最弱,此刻他俩成了我们这边最强的火力压制,夜视仪中不断有敌人被他俩射出的子弹迎面掀倒在地。

铁塔的的“火神”机枪在起到极大的活力压制的同时,枪口喷出的火舌太过显眼,在黑夜中如同一把火炬一般,使得自己遭到了敌人疯狂的还击,只得不断地变换方位射击,来为我们尽快恢复战斗争取时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