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变脸 第一部 血染丛林战他乡 第五十四章 回忆往事

zhouxuxiang999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李大为得到了王绍成的允许,确实高兴万分,站起身来在窑洞里跳起了舞步,过后,又把挂在墙上的那把二胡拿了下来,坐到王绍成对面笑着对他说:“老王,今天我太高兴啦,我就用二胡拉上一段以表达对你的感激之情,”他说完把二胡“唧唧咕咕”定了一下音,又抬起头来谦虚的对王绍成说,“来延安后因工作太忙,好久都没有拉了,手生啦,拉不好你不要见笑啊。”

“好啊,难得听你拉上一段,今天,我就洗耳恭听啦。”王绍成笑着对他说道。

李大为先拉了一段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王绍成听了过后说,“这曲子太伤感,换别的喜气洋洋的听一下。”

李大为随后给王绍成拉了一段《喜盈门》,王绍成点头称赞:“好听。”他过后突然想到什么来,对李大为说道,“哦,对啦,大为,上次我到延安来,跟你在延河边听到那山岗上放羊老汉的歌声,那首歌真的很好听,你记得吗?”

“哈哈,”李大为笑着说道:“那首信天游当时我们俩就跟着唱的嘛,回来后我谱了曲,现在我就拉给你听听看看走没走调。”他说完就拉了起来。

李大为刚好拉完一段,王绍成就拍着大腿高兴地说:“就是它,多么好听的一首陕北民歌啊。”他说完后就跟着李大为拉的旋律大声地唱了起来:

东方红,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

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呼儿嗨哟,

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李大为也被他的歌声感染了,一边拉着二胡,一边跟着他大声的哼唱起来。

两人无所顾及,在窑洞里大声八气的唱了一会儿,感觉到有些累了的时候,这才停了下来。李大为把二胡重新挂到墙壁上,转身回来坐下时,王绍成对他说:“你小子多才多艺的,又有文化,真是个人才,本来嘛,我心想这次到延安来工作,跟你在一起的时间就多了,早晚我们都会见上面,拉拉话匣子,唠唠嗑,哪想到你小子要下去当战地记者,说心里话,我是不想放你走的。”

“呃,老王,你这个领导干部说话可要算数,不要反悔,你们共产党人说一不二,说出来的话不能收回去的啦。要不然传出去说你们共产党人言而无信说假话这影响多不好。”

“哎哟,看你小子真的还会钻空子。”王绍成瞪了他一眼,过后,脸又温和下来,默默地看着他许久没有说话。

“老王,你怎么不说话了?”李大为见他看自己的那种神情有些反常,便问了一句。

王绍成一时没有回答,表情凝重,过后给他递过来一支香烟,自己随后也把一支香烟放到嘴里点燃,愁着眉头抽着。

李大为把放到嘴里的香烟点燃后抽了几口,见他还是不说话,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只好保持沉默。

香烟抽了半截,王绍成这才开口,他眼睛红红的说:“大为,每当看到你,我就想起你弟弟大红,他跟你一样都是非常优秀的青年,打仗非常勇敢,不怕流血牺牲,他牺牲的那一仗,我们打得很艰苦,大部队的行踪被鬼子发现后,鬼子派了两个大队人马来围追堵截,大部队跟鬼子激战了一个昼夜,到天恢恢亮时这才突出重围,为了让大部队安全转移,我们连奉命留下来阻击敌人,上级要求我们连阻击敌人到中午过后才撤出阵地,当时,我是连队的指导员,我们占领了一个山头,死守前面敌人追击我主力部队的路线,我们在山头上构筑了简易的工事后敌人就从后面冲了过来,我们连先后打退了鬼子的多次进攻,到中午时敌人还是被我们连死死拖住无法前进,随后,敌人恼羞成怒又对我们占领的山头发起猛烈的冲锋,当时,连队的伤亡已经过半,活着的战士个个都挂了花,连长也牺牲了,你弟弟大红的脸上跟鬼子肉搏时也被鬼子的刺刀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骨头也露了出来,流出的鲜血把他身上的衣服染红了一大片,随后,敌人对我们占领的山头又发起了更加猛烈的冲锋,激战中一股鬼子从另一侧摸上山头,有十多个,那时,我正和大红他们班的战士在另一边阻击敌人,看到冲上来的这股鬼子,我只好拿着大刀带着大红和其他战士冲过去跟鬼子肉搏,肉搏中大红用手中的大刀放倒了两个鬼子,我也砍倒一个,其他战士正跟鬼子杀得天昏天暗,这时,在我前方的一个鬼子端起三八大盖就向我瞄准,我的处境非常危急,人也呆了,竟想不着掏出手枪来射击敌人,大红竟然不顾及什么冲过来帮我挡了这一枪------”

讲到这里时,王绍成眼里已流出了泪水,过后呜咽得说不下去。

窑洞里这时静得出奇,想到牺牲了的弟弟大红,李大为也痛苦地低下了头,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片刻过后,王绍成清了清嗓子,说道:“鬼子的枪一响,大红就倒在我的怀里,我这才猛然醒悟,掏枪还击,打倒了前面那个鬼子,把冲上来的这股鬼子消灭掉后,战士们在我的指挥下把身上带着的手榴弹全部甩完,这才把敌人的这次冲锋打退,过后我看了看表,中午已过,我们连已死死拖住敌人7个小时,完成了上级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随后,我背起大红,带着活着的十多个战士撤出阵地,隐入到山上的密林之中。我们在密林里走了一阵,大红在我的背上苏醒过来,他叫我把他放下,在一棵松树脚我把他放了下来紧紧的把他搂在怀里,其他战士流着泪围在他身边,大红的伤势太重,他断断续续跟我说了些话后就------倒在我的------怀里牺牲了。”

李大为没有说话,强忍住心中的悲痛,静静地听着王绍成讲述弟弟大红牺牲的经过。

“几年前在昆明时,我身上有重要任务,搞到药品后急着要走,没有时间给你细说,没有大红冲过来挡鬼子的那一枪,我王绍成不会活到现在,早就光荣啦,是大红救了我的命,我王绍成欠着你们李家一条命啊------”

“老王,你怎么能这样说?”李大为揩着脸上的泪水,打断他的话,“这笔血债是日本鬼子欠下的,我李大为是个明白人,分得清清楚楚,八年抗战,倒下去的何止是我弟弟大红一个?是千千万万的先烈,鬼子最后是打到云南边境,我却在昆明优哉游哉的过着,那时,我------我应该拿起枪上前线跟中国远征军一起打小鬼子报国仇家恨才对,我李大为其实是个苟且偷生懦夫。”李大为说完难过地低着头,胸口一起一伏的。

“唉,一晃,转眼的时间,就过去了这么几年,”王绍成感叹,“我无时不在怀念着他,大红的坟头上应该茅草青青几度枯荣啦,这些年来,转战南北,就是没有时间去他的坟上看看,要是有时间,我带你去看看,给他烧上几柱焚香,摆上一坛好酒让他尝尝,坐在他的坟边跟他说上几句话,这样,我王绍成的心里才会好过一点。”

李大为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说道:“我这个当哥哥的应该去看看他才对。”

两人过后又是沉默无语,沉浸在怀念战友和对弟弟的思念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