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朝鲜战争(14):上甘岭女兵战地照与钟平均老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76周年前夕,记者偶然得知,南京钟平均老人家里珍藏着多张抗美援朝时的照片,其中一张是目前国内首次发现的反映女兵在上甘岭战地演出的照片。昨晨8时,记者前往南京龙江小区政院新寓钟老的家中进行了采访。


钟老的那张上甘岭战地照片摄于1952年,那一年,她17岁,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名文工团员。看着这张摄于51年前的照片,68岁的钟平均老人双眼炯炯有神:1952年,上甘岭战斗正在紧张进行,钟老所在文工队奉命突破敌人3道封锁线,深入到战斗的最前沿进行演出,当时只有4名女兵,而距敌人最近的时候可以看到敌人钢盔上的帽徽……


豆蔻年华就入军旅


1949年,年仅14岁的钟平均刚刚初中毕业。那时,她的家乡重庆正沉浸在解放的喜悦之中。


钟平均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是学校的文艺活跃分子。这年的12月份,她和班上的同学去报名参加解放军,没想到就被部队挑选上了。在经过短短3个月的集训后,她被分配到了31师文工队。


1951年3月,钟平均跟随部队入朝参战。当时他们第一批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文工团中,只有8名女文工团员,其中钟老的年龄最小。钟老说,在此之前,她对战争的印象,都是从电影和书本上得来的,但一踏上朝鲜的土地,战争就如此残酷而又真实地呈现在了面前,自己感到有些害怕。但是整天在俯冲的飞机、呼啸的炮弹中穿行,上前线为战士们说快板,慢慢地自己不再胆怯---因为志愿军战士英勇无畏的精神激励和鼓舞着她。


火舌曾"舔"着她


从1951年3月入朝参战到1954年5月回国,钟老将3年宝贵的时光留在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提起当年战斗中的生活,钟老神情肃穆。


"比起那些将青春永远留在朝鲜的战友,我现在活着是多么幸福。"钟老说。她拿出一张在战壕中演出的照片,凝视许久,泪水慢慢地流出了眼眶。


她回忆到,1951年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他们在演出后的返回途中,突然遭到了敌人飞机的轰炸。团员们四下散开,躲避着狂泻而下的炮弹。弹片四散而飞,阻隔了大家的联系,大家有的匍匐,有的小跑,向安全地带集合。等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少了3个人。顿时,大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文工团的领导立即派人顺原路寻找失散的战友。当时,负责寻找战友的肖丹(后成为钟老的丈夫)在一个河滩边,终于发现了躺在血泊中的三个战友的尸体。当肖丹把战友牺牲的消息带回来的时候,队员们静默无语,一任泪水横流。钟老说,牺牲的3个战友中,有一个是他们的副班长。


钟老回忆说,在演出的途中遭到敌人飞机的轰炸是常事。有一次,他们正在阵地前沿为战士们演出,突然,一架敌人的飞机俯冲了下来。"轰"的一声,一颗汽油弹就落在了她的不远处。她卧倒在地上,感觉右腿失去了知觉,但此时她一动不动,因为害怕暴露目标会引来敌人更猛烈的轰炸。汽油弹呼呼的燃烧着,火舌舔着她的脚底板,她咬着牙,忍着剧烈的疼痛。眼看火苗就要烧上她的身上,这时,她的一名战友高声叫道:"小钟,不要怕。"说着,这名战友爬了过来,然后,他帮着她一点一点地挪离开了危险地带。钟老告诉记者,这是她在朝鲜战场上最危险的一次经历。


在朝鲜战场上,不仅危险,而且生活还十分艰苦。"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战士们却保持着乐观主义精神。"钟老说。那时部队的供给比较紧张,别说吃肉,就是米面也难得一见。有一次,上级给文工团发下来一根拇指粗、长如一支粉笔的香肠,怎么吃呢?团员们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用这根香肠熬一锅汤。香肠汤熬好后,再放一撮炒面,就是一顿味美的大餐了。好久没有闻到的香味,把大家都吸引了过来。大家围坐在锅边,想吃又舍不得吃,最后,在大家的互相谦让中,这锅香肠汤才终于被喝完。


照片背后的故事


说起那张被《解放军画报》社记者拍下的战地照片,钟老沉默了许久才抬起头来,缓缓地向记者讲述了这张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1952年11月,上甘岭战斗正在紧张地进行,钟老所在的志愿军第31师文工队,奉命到上甘岭战斗前线慰问演出。钟平均所在的演出小分队有十几名队员,其中只有4名女兵。从驻地到上甘岭所在的五圣山有20多里崎岖的山路,有敌人的3道封锁线。演出小分队突破了敌人的重重封锁,深入到战斗的最前沿。钟老回忆说,当时距离敌人阵地最近的时候甚至可以看到敌人钢盔上的帽徽。在一个阵地一个阵地巡回演出后,他们来到了最后一个演出点---位于五圣山脚下的炮兵阵地。演出时,敌人的炮弹雨点般的向着阵地倾泻下来,他们一直顶着炮火坚持演出。


炮声和歌声回荡在阵地上--战争的残酷和音乐的浪漫交织在一起,构成了钟平均老人关于战争最深刻的记忆。钟老回忆说,当时他们正在一门英雄炮前,充满激情地演唱着,这时,一位《解放军画报》社的摄影记者冒着炮火到前沿来采访,见到此情此景,他按下快门,历史的瞬间被定格,从此这个动人的画面不仅凝结成了钟老永久的回忆,也成为关于朝鲜战争的珍贵资料之一。


军人情结永留心中


1954年5月,钟平均从朝鲜战场回到祖国。她继续留在31师文工队,后来又调到12军文工团。1956年,她和同在一个文工团的战友肖丹结为夫妇。1959年,她来到了南京军区前线歌剧团。1970年,她从部队转业到了当时的南京电表厂。1990年,钟老从南京中山集团退休。


钟老说,到了地方上后,一切都和部队上不一样,常常碰到不如意的事情。每当此时,她就想到了在朝鲜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战士和牺牲的战友,她觉得和他们相比,自己要幸福多了,个人的得失又有什么计较头呢?


对钟老而言,战争带给她的最大收获是,自己的心态变得豁达了很多。"能以乐观的态度微笑地面对不如意的生活而毫无怨言,这是战争带给我的最大的一笔财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