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下:谍战朝鲜 正文 第十三章 屈辱的东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


两个昔日的对手,今天在东京会面,除了一番对过去岁月的感慨,私下里也都为今后的合作心照不宣。龚剑诚比较熟悉这个人,这位私人情报所社长是许多战后日本特工的榜样,他们依靠过去的技能为美军工作,混碗饭吃,比那些改行卖廉价寿司、荞麦面条和生鱼片的人,他们也算有个归宿。

邀请落座之后,两人又叙谈了一些陈年往事,他们是老熟人了,对于三枝正行的历史,早在滇缅战场时龚剑诚就已经很熟悉了。此人日本陆军大学毕业。从一九三八年三月到一九四○年十月,任陆军省兵务局防谍课满洲分部部长。后又历任陆军省中野学校教务主任、兵务局防谍课课长。1945年担任参谋本部情报课大佐,上校军衔。战后协助美国战略情报局从事旅日朝鲜和大陆中国人的情报活动。


“剑诚君,这次您可是高升了,台湾中国大使馆武官处情报主任,可比在大陆的时候风光多了啊!”

三枝故意恭维,实则是为了今后能拉得台湾国民党情报生意透了底。战后的日本经济严重萧条,日本人生活在美国大兵欺压下水深火热之中,是本土的二等公民,所以,这位昔日参谋本部的高级特务重操旧业,建立这个情报网络,也是一种谋生的无奈。

“三枝君,您也是一位中国通了,其实我们都是吃这碗饭的,没有过硬的情报来源,就是当上情报局长,也做不成大事。”

龚剑诚坦率地说,三枝正行感到由衷的高兴。

“是啊,所以我们虽然过去是战场上你死我活的对手,不过今后,说不定是生意上最知道信任的朋友!”

“有这可能!”

“来,剑诚君,虽然西餐厅没有米酒,可是,我让他们破个例,来日本一个多星期了,我来给你洗尘!”

“三枝君太客气了,这顿饭还是我来请。为了今后的合作,我们换个地方好好喝一顿!”


龚剑诚与三枝又去了一家日式高级料理,战后初期的日本,别说是三枝这个朝不保夕的情报服务社长,就是财团的经理,也要节衣缩食,绝对不会轻易带着客人到那种场所去消费。

三枝有些诚惶诚恐,这样的待遇在和美军合作的时候是不可能给与的,战败后的日本人,不管原来多少显赫,在美国大兵的眼里也是狗尾巴草,三枝的情报服务社成立三年多,没少受洋人的气,请他吃饭,那是天方夜谭的事。


两人来到东京新宿,进入最繁华地段的一处“樱之介”四星级日式饭店,在一张靠近二楼窗户的角落找个地方。这里总是贵宾如流,那些仪态俨然的美军军官,手里挎着,怀里拥着风骚的日本歌妓,在这里花天酒地尽情享乐。


龚剑诚望着眼前的情景,不禁为日本落到这步田地感到可耻和悲哀,当年大日本军人耀武扬威开进上海、南京时,何等威风,大概没人能想到会有这一天,男人们舍掉坐怀之爱,让自己的女人去满足美国大兵的性欲,为了生存,整个日本都在忍辱负重、苟且偷生。

三枝在这里感到压抑,那是一种民族自尊的屈辱感。他无奈地低下头,

“剑诚君,您大概对那些卖春的歌妓们感到不齿吧!”

三枝正行看出了龚剑诚对那些陪着美国军人喝酒淫乐的日本女人,有一种反感,不由得感慨却不是尴尬地说道:

“我们已经习惯了,记得早些年,我读丰臣秀吉自传,曾经对他的行为感到震撼,他死后,妻子在大阪城被攻下时带着儿子自杀了,那是我们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是战争时期激励我的一种信念,可是,战败之后,情况就不同了,我开始有了新的认识。”

龚剑诚望了一眼这个当年崇尚战争的日本特工,没想到他对武士道也有反感,他喝了一口清酒,严肃地问道:

“三枝君有何感悟?”

三枝正行吸了一口气,头渐渐低下,他摇晃了几下杯中的清酒,寓意深刻地说:

“您大概知道日本的历史吧,德川家康曾经有一句‘屈辱的忍耐、屈辱的等待’这句名言。”

“我对德川家康很感兴趣,记得这句话。”

三枝点点头,说道:“这是不合武士道传统的观念,可是,在战后我们日本人才真正体会到,我和我的朋友都有共识,认为屈辱的活着,就是为了培养复兴的幼苗。所以在您面前的年轻姑娘,很可能是战争的寡妇,为了遗孤和日本民族而卖春,人们对此都能谅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