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媒体报道:三十年前的今天,中国同越南在边境爆发一场「同志加兄弟」的殊死大战。邓小平动用几十万大军在几千里边界全线出击,在十六天的进攻战役中,攻克了越南的省城谅山和高平及边关重镇老街,歼敌数万,也付出三万多官兵的伤亡代价。土生土长的香港人王志军最近出版《对越战争亲历记》,披露了他当年在攻占谅山的解放军第一百六十三步兵师任尖刀班长所见所闻。


该书指出;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解放军广州、昆明两大军区左右开弓,从广西、云南出兵;广西方面参战官兵三十二万,死伤失踪共两万二千八百余人。越南方面伤亡更重。战后越南方面不断宣传中国军人「烧杀抢掠」,至今号召越南人世世代代永不忘记,但中国方面却淡忘了那场激战。王志军最愤慨的是卡风隧道山上的烈士陵园在中越政府重新友好之后,凭祥到同登的铁路重开,有关当局为照顾双方面子,竟把烈士陵园迁走。有烈士家属投诉一年前河南省洛阳烈士陵园为开发商业墓地,破坏了「革命烈士保护区」。


该书认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迂腐的军纪。因为越南全民皆兵,越军利用民居穿便服杀伤我军。后来一百六十三步兵师上级命令格杀勿论,用火箭筒、喷火枪、炸药包和汽油一个村一个村地清剿越南人。晚上看见站的就是敌人,只管开枪当野猪打。攻陷城市打巷战也不管是民房、邮局,用几百吨炸药将谅山的桥梁、机场等所有公共建筑两千九百多处通通炸平。


解放军撤回是经过同登市,城中机器、粮食、办公设施,能搬的全搬回国了,铁路轨道都拆掉,搬不动的东西全炸毁。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在和平时期很难理解当时打仗「打红了眼」的心态,或许是狠斗狠的心态最终征服了敌人。一九七九年一月邓小平访美,告诉美国总统卡特说要出手教训越南。卡特提醒他美国在越南的教训,邓小平自信地回答道:「那要看是哪家的军队。」


可能中越边境战显示了战争的道理——不择手段取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