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狼烟 正文 第五章 小镇枪声(1)

菜刀姓李 收藏 11 4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size][/URL] 第二天一早,保安队的人就来了,一共是6个人,4个镇保安队的,还有一顶轿子和两个临时雇来抬轿的山民。带头的是宋清,他现在是保安队的副队长了。他长得精瘦精瘦的,和其他保安队友一样都穿着一身黑色短打,唯一区别的地方是别人背着长枪,他腰间挎着一把汉阳兵工厂仿制的德国24响。 牧良逢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7.html


第二天一早,保安队的人就来了,一共是6个人,4个镇保安队的,还有一顶轿子和两个临时雇来抬轿的山民。带头的是宋清,他现在是保安队的副队长了。他长得精瘦精瘦的,和其他保安队友一样都穿着一身黑色短打,唯一区别的地方是别人背着长枪,他腰间挎着一把汉阳兵工厂仿制的德国24响。

牧良逢的家在半山腰上,周围只有五六户人家,都是平时以打猎为生的猎户,再加上宋清以前到牧良逢家里,所以熟门熟路。

约翰在屋里看到几个人突然出现,尽管他早也知道镇上会派人来接送他,还是有些紧张,他问牧良逢:“这是你们政府的人吗?”

“你放心,他们我都认识,都是镇保安队的。”

约翰放心了,随便还捣鼓了一句:“政府的人怎么穿这样的衣服?”

宋清先是笑眯眯地和牧老爷子打了招呼:“给老爷子请安。”说着讨好地递给一支烟来:“约翰先生呢?”

牧老爷子没接他的烟,指了指屋里。

约翰就和牧良逢从里面出来。

“约翰先生,我是镇保安队副队长宋清,奉命前来接送您去县城的。县城的技术人员也随后就到,他们会处理好那架飞机的。”

约翰淡淡地说了声说:“谢谢!”又回过头来对牧老爷子和牧良逢说:“爷爷,中国弟弟我先走了。”

牧老爷子有些不舍:“约翰,有时间要回来看我们啊!”

“我的驻地就在领县,有时间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又对牧良逢做了个握拳头的手势:“中国弟弟,你的国家正需要你这样的青年,有机会一定要上战场打击侵略者,报效国家。”

牧良逢地点点头,眼眶有点湿了。

“约翰先生,请您上轿吧!”宋清做了个邀请的的动作。

“NONO,我不坐这个东西。”约翰执意拒绝:“我只是手受伤,可以跟着你们慢慢走的,让别人抬着太不像话了。”

“你伤还没好,不能费力气的,还是坐一回吧!”牧老爷子发话。

约翰这才勉强地坐进那轿子。

“良逢,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镇上玩几天?”宋清看看这个自小一起玩的伙伴发话了。

牧良逢想着还欠柳烟一只山鸡,也想跟着去,但是被牧老爷子制止了。宋清没再劝他,只留下两个保安队友员去看守飞机,其他的人跟着轿子下山去了。

约翰走后没多久,风铃渡镇已是铺天盖地国军战败的消息,武汉已经沦陷,日军正在集结兵力向南开进。这次不用保安队出面干预了,因为这不再是谣言,发布这些消息的人都是官方人士——那些都是从前线溃退下来的国军残兵和伤员。这时的风铃渡早已经挤满了人:从北方一直逃难到此的难民、在武汉就着跟着部队后撤的学生、工人以及那些成百上千的溃兵和伤员。

这天一大早,邻居的周叔花了100法币从溃兵的手里买了一把汉阳造,他背着枪回到这个只有几户人的小村子:“良逢,过来看叔的新枪。”牧良逢刚从后山打了两只山鸡回来,看到那把枪就心动了。缠着牧老爷子也要下山买枪。

牧老爷子动怒了:“那枪是用来打鬼子的,他们怎么卖呢?我们又怎么能买呢?那可是保家卫国的武器!”

周叔本来想过来炫耀一下的,结果被牧老爷子指桑骂槐地抢白了一番,很尴尬地走了。但是牧良逢顾不了许多了:“我也可以买他来打鬼子。”

“你现在还小,再等两年吧!”

“我不小了,我都19岁了。”

牧老爷子猛吸了一口烟:“说不行就不行,有些事情我以后慢慢告诉你,现在你做什么事情都要听爷爷的。”

牧良逢第一次看到爷爷表现这么激烈,就不敢说买枪和从军的事了。

“爷爷,我想去镇上。”

牧老爷子沉默了一下,还是答应了:“早去早回,记得不要惹事。”

一听爷爷同意了,牧良逢提起那两只山鸡就跑,身上该带的他都带了,勃郎宁手枪、火铳还有那两只准备送人的山鸡。

镇上果然到处都是溃兵还有伤员,牧良逢见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有的无精打采地在大街上游荡,有钱的坐在饺面铺或茶楼里,看起来一个个人心涣散,士气消沉。伤员被部队和镇上统一集中在了镇上的两个祠堂还有一间临街的民房里。不时还看到一两批军容风纪稍好些的国军从镇东开过来,估计是补充兵力开往前线的。汽车的轰鸣与人的脚步声在青石板铺成的大街毫无节奏地响起,惊得鸡飞狗跳。

牧良逢以前从来没去过茶馆这样的地方,问了一个过路的老头,那老头瞪了他一眼:“这么年纪轻轻就成天想着女人了?”

牧良逢的脸就红了:“不是女人,我……我是去有事的。”

尽管那老头不太客气,但还是指了路:“前面左转,宝庆商号正对面。”

果然有一家漂亮的茶馆,上下二层的房子均是木制,显得古声古色,正中的厅堂前挂着“柳烟茶馆”。

好气派的一个茶馆。

茶馆的大厅里坐满了人,其中一半以上是穿军装的,看着牧良逢进来,一个提把茶壶的伙计就过来招呼:“小哥喝茶?”

“我找你们掌柜的!”

那伙计将他上下打量一翻:“你找掌柜的有什么事?”

牧良逢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是来给她送山鸡。”

“你等着,我去问下掌柜的。”说完上楼去了。过了一会儿那伙计从楼上下来,对他说:“小哥上去吧,我们掌柜的请你上楼。”

牧良逢就上了楼,原来楼上还有三间小雅座和一间单独的房子,柳烟就在那间小房子里等他,明显是一间闺房,里面清新雅致,一尘不染,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柳烟看到他胆怯地进了门,莞尔一笑说:“进来坐吧,难得你还记得答应别人的事。”

牧良逢没有进门,只是把一只山鸡放在门口:“我不进来坐了,我就是来给你送山鸡的。”

柳烟愣了一下,她没想料到这个傻小子会说这话。就站起身来,笑靥如花:“难得你这个还讲些信用,我请你喝茶吧!”说完领着他到隔壁一个靠窗的雅间,亲手给他泡了杯上好的君山龙井。

牧良逢端起一饮而尽,看到他这样喝茶,柳烟咯咯笑了:“茶是要慢慢品的,得小口小口地泯。坐下吧,我再给你泡一杯。”

就在这时,楼下有几个粗野的声音在喊:“柳掌柜下来,我们哥几个请你亲自泡茶。”柳烟没有理会,一会儿下面就传来打砸东西的声音,小伙计在下面哭喊:“掌柜的掌柜的。”

柳烟这才下了楼,牧良逢也跟着下来。楼下正站着四、五个兵油子在砸柜台上的东西,指挥砸东西的是一个30出头的上尉连长。茶馆聊天喝茶的这些军人也安静下来,战争磨耗掉他们的精神,都不想多管闲事。

“他妈的,老子们在前线卖命,让你倒杯茶都这么不给面子。”连长骂骂咧咧地,看到柳烟才收了口。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这是什么地方,轮到你们几个兵渣放肆。”

那连长吊儿郎当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将脚架上了桌上:“什么地方?”

“国军第93师上校副旅长唐松山的地盘,你跑到这里闹事,是不想活了?”

那连长立即有些紧张,站起身上,旁边一个兵说:“连长别听她的,唐松山武汉会战被机枪打成了马蜂窝,还是3营的兄弟帮收的尸呢。”

“老子还真差点被你唬住了,原来是这样。”那连长又神气起来:“这年头,死人是唬不到人的。快点过来给老子们倒茶,否则有你好看。”

柳烟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