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高官:日本显然怕中国,日本弥漫起悲观情绪

雷达王 收藏 1 154
导读:《日本新华侨报》6日刊出署名文章说,在金融危机之下,日本社会弥漫起悲观情绪,担心日本失去的不仅仅是早已流逝的十年,而是还得加上一个新十年了。于是,许多日本人忧心忡忡开始谈论“失去的二十年”的问题。   文章摘录如下:   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后不久,日本泡沫经济崩溃,随后就跌入漫长的经济低迷时代。对此,日本把这段时期称为“失去的十年”。前几年日本终于看到经济重现复苏的曙光,以为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不料,因为日本政治家的无为再加上金融危机等外部因素,经济重新跌入低谷,前方视野不明,而首相则像走马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本新华侨报》6日刊出署名文章说,在金融危机之下,日本社会弥漫起悲观情绪,担心日本失去的不仅仅是早已流逝的十年,而是还得加上一个新十年了。于是,许多日本人忧心忡忡开始谈论“失去的二十年”的问题。

文章摘录如下:


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后不久,日本泡沫经济崩溃,随后就跌入漫长的经济低迷时代。对此,日本把这段时期称为“失去的十年”。前几年日本终于看到经济重现复苏的曙光,以为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不料,因为日本政治家的无为再加上金融危机等外部因素,经济重新跌入低谷,前方视野不明,而首相则像走马灯似的频频更换。日本社会弥漫起一股悲观情绪,担心日本失去的不仅仅是早已流逝的十年,而是还得加上一个新十年了。于是,许多日本人忧心忡忡地开始谈论“失去的二十年”的问题了。


7月2日,日本主流媒体《朝日新闻》上发表的该报主笔船桥洋一所写的《危机20年的出口在何方?》就是反映了这种心态的一篇典型文章。


船桥洋一指出,危机的二十年实际是从冷战结束的1989年就已经开始了。那一年日本女性的人均生育率降低到1.57,点燃了人口减少时代的黄色信号,此后人口减少的趋势有增无减。而90年代初泡沫经济崩溃,经济的年均增长率一直在1%前后徘徊。结果,在“失去的十年”之后,象爬行的蛇那样蠕动弯曲地又爬出来了一个新的“失去的十年”。


人均GDP从第4位猛跌到2007年的19位,国际竞争力从第1位摔倒了2008年的第9位。日本政府为了刺激经济水流哗哗地往公共事业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国债高筑,国家的总债务占GDP的比率从71%急剧上升到174%。


到了90年代末,不仅经济发展有气无力,连社会都开始丧失活力。1998年自杀人数突破3万人,此后11年再也没有少于3万人过。每10万人中的自杀人数是美国的2倍,英国的3倍。年轻人的学力也在下降。拿2000年和2006年的统计来比较,科学学习能力从第2位降到2006年的第6位,数学学习能力从第1位降到第10位,读解能力从第8位降到第15位。


船桥洋一还指出,与此同时世界看日本的目光也在变化。他最近访问了新加坡外交部和财政部,当地的高层官员对他说:“近年日本首脑跑到新加坡来时,老谈什么‘自由与繁荣之弧’一类的宏论。显然是在怕中国,显示出一种害怕被动的攻击性。对此,我们毫无兴趣。包括‘自由与繁荣之弧’在内,日本的外交近来都是鼠目寸光的小动作,缺少系统性的、战略性的行动。”


新加坡的高官们还说,日本虽然精于制造业,但是不擅长构筑系统和创立规则。比如说,日本在环境领域方面,技术高,企业强,人才多。可是,在温暖化对策领域,却不见日本起到了带领全世界行动的作用。


对于这些批评,船桥洋一也叹息道,日本没有在培养年轻人方面花力气。在“危机的二十年”或者说“失去的二十年”中,其实最受打击的是年轻人。企业为了保护中老年,放弃了对年轻人的培养,使得年轻人找不到工作或者职业不安定,这是典型的卯吃寅粮现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