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PK赵本山~!

绥远将军 收藏 1 1145
导读:两月前,买电影的压缩碟,里面夹杂了一个《周立波笑侃三十年》,知道了上海出了一个笑星,此前,只听说过上海有周柏春和蔡嘎亮。周和蔡的表演我完全听不懂,但是周立波的表演,让人能听懂一半上海话。因为有了这一半,周立波才标新立异,把自己的表演称作“海派清口”。   海派清口既不同于东北二人转的“说口”,也不是海外和港台电视节目中的脱口秀,但又和这两种舞台形式有着难以区分的特点。   东北二人转中的说口,也叫“口活儿”(好像后来有人把这“口活儿”一词,又延展到绿坝所禁止行业),其实它就是二人转中的道白。传统的二人转

两月前,买电影的压缩碟,里面夹杂了一个《周立波笑侃三十年》,知道了上海出了一个笑星,此前,只听说过上海有周柏春和蔡嘎亮。周和蔡的表演我完全听不懂,但是周立波的表演,让人能听懂一半上海话。因为有了这一半,周立波才标新立异,把自己的表演称作“海派清口”。

海派清口既不同于东北二人转的“说口”,也不是海外和港台电视节目中的脱口秀,但又和这两种舞台形式有着难以区分的特点。

东北二人转中的说口,也叫“口活儿”(好像后来有人把这“口活儿”一词,又延展到绿坝所禁止行业),其实它就是二人转中的道白。传统的二人转一般都以唱为主,道白仅仅是一种表演中的过渡,是表演中的副产品。现在小剧场中二人转的道白,已经不同于传统的二人转,一个演员上台,很可能从头说到尾,唱反倒显得多余。因为能逗人开怀大笑的,是说而不是唱。赵本山的小品,就是二人转说口中的集中延展和扩充。小沈阳春晚上那几句词儿,已经在二人转舞台上用滥了的,早已不新鲜了。

脱口秀本是国外的一个新闻时评节目,插科打诨,嬉笑怒骂。港台地区很早就引进了这种形式,最为有名的是香港许冠文和黄子华,每天在电视上嘲讽时政人物,挖苦讽刺,惟妙惟肖,堪称优雅的刻薄。据说周立波就是看了他俩的节目,才决定重出江湖的。随后,就有了“海派清口”,而周立波本人,也成了海派清口的创始人。

看笑侃三十年的时候,周立波的那些段子,在二人转中也能找到一些影子,而那些段子,也可以为二人转中所借鉴。比如调侃股票,“周立波进去,周扒皮侧来;杨百万进去,杨白劳出来;拍着胸脯进去,抽着耳光出来;老板进去瘪三出来,人才进去棺材出来;博士进去,白痴出来;小康家庭进去,五保特困出来;拍着胸脯进去,抽着耳光出来;大小非解禁进去,大小便失禁出来……进去的时候想发财,出来的时候想发疯”“股市屏幕碧碧绿。鸟都觉得:共青森林公园到了,一只一只冲上去,结果都死掉了。——我们的股市不但玩人,还玩鸟。连鸟都被你们玩死了,我们还玩鸟哦?”这种调侃放到二人转中,一样会收到满场爆笑。但二人转不会率先调侃股票,甚至不会去调侃股票,股票是上海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在北京,可以有,而东北,则没有。

作为生长在上海的周立波,跟所有的上海人一样,有一种自然的优越感。比如他讲流氓的故事“哥们,你知道中国哪里出流氓不?上海出流氓,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你们东北出土匪。要知道,流氓,是从来不打人的,打人的就不是流氓。我们上海流氓看谁不爽只说一句话:把他做掉!去做的可都是东北人!”

周立波最著名的能表现优越感的语言是,喝咖啡的和吃大蒜的怎么能一样呢?而他对自己的表演定位,也表现出一种优越感,他说“你喜欢直白的可以去看小沈阳,喜欢直白带含蓄的可以去看郭德纲,喜欢含蓄的请看周立波。”

京派文化和海派文化历的竞争由来已久,互相看不上眼又互相影响的历史,从殖民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现在不同的是,加上小沈阳,就等于加上了一个东北文化。其实,每一种方言文化圈都有自己的幽默形式,比如四川的刘德一和李伯清。

如果说,周立波的有些段子郭德纲也可以拿来用,比如,“股票,它是一种涨的时候令你想象力爆棚,跌的时候使你承受力崩溃,(股票是)一种官方允许的,疑似赌博游戏。它与赌博本质上的区别在于,一个归证监会管,一个由公检法抓……”,“赚钱的都是听说的,亏钱的都是自找的,玩股票的基本都被股票玩过!股票就是一种互相玩弄的游戏,可笑的是,被玩者往往以玩者的姿态进入,以伤者的身份逃跑。”京派文化可以容纳也可以理解和接受这种幽默,但是,把这类段子拿到东北二人转中使用,估计未必能激起观众的共鸣,至于爆笑,更谈不上了。

我感觉周立波最可欣赏的是,他能在表演中,说出这样的话,“(上海磁悬浮)市大手笔,一百个亿,解决了三十公里的交通难问题”,“领导怎么会无知呢?当然大多数无知的都是领导……”。最经典的就是对现任总理的调侃“08年年头,总理就说:2008年,将会是最困难的一年。总理说这句话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总理话音刚落,什么都发生了……”,在模仿扔鞋事件时,周立波亦庄亦谐,看不出他的褒贬,建国60年,还从没有过一个艺人能够调侃现任的高层领导人。这在曲艺界,也许这一点点的突破,周立波就拉开了与赵本山河郭德纲们的差距。

王怡先生对此有一个比较贴近事实的总结,“赵本山们就越嘲讽弱者,不嘲讽强者。范伟们就只忽悠江湖,不指向庙堂。郭德纲们也只贬低道德,不贬低政治。”当我们拿着弱者开涮的时候,心里那种优越感越发低贱;当我们忽悠平民百姓的时候,正是我们对社会充满了无奈甚至绝望;当我们贬低道德的时候,我们的心理只剩下欲望和贪婪。幽默和调侃,可以指向庙堂,那时,民众内心的积郁和愤懑有了消解的渠道,这个社会才更有希望。

曲艺需要讽刺和针对社会现象,相声死就死在歌功颂德上面了。而赵本山的“现在农民富了”这句年年说的话,不知道还能说多久。如果周立波能再往前走一步,那不仅仅是走向全国的舞台,而是这个社会也往前迈了一大步。

本文内容于 7/8/2009 12:29:49 PM 被绥远将军编辑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