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融危机到世界大战 第二卷 护航索马里 第六十六节 脆弱的船长

龙居士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size][/URL] 第六十六节 脆弱的船长 哧——,加装了消声器SVD枪身轻轻的往后一震,屠夫面前五十米处,一个刚刚攀上船舷甲板的海盗,被削去了半边脑袋。连个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仰身掉进海中。临近二处海盗攀爬地,知道有狙击手,不敢露头了。 有海盗注意到屠夫的狙击位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六十六节 脆弱的船长

哧——,加装了消声器SVD枪身轻轻的往后一震,屠夫面前五十米处,一个刚刚攀上船舷甲板的海盗,被削去了半边脑袋。连个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仰身掉进海中。临近二处海盗攀爬地,知道有狙击手,不敢露头了。

有海盗注意到屠夫的狙击位置,洒来一瓢弹雨,子弹在屠夫的头顶,嗖嗖的飞过。有几枚打在身前的钢板上,叮当作响。还有一发跳弹,击中了屠夫的头盔,发出很沉闷的一声。

要不是屠夫及时的将头低下,光这一枚跳弹,就可以让屠夫失去战斗力。

爬在船舷外的海盗,又试探性的露出头,发现狙击手被火力压制,欢呼着跳上船。

局势对兄弟们极为不利,支援过来的海盗,一旦登船成功,接下来便是源源不断的海盗,直到将兄弟们给吞没为止。

照事先的计划,兄弟们要先清理掉船上的海盗,放出船员,让他们开船离开。只要船一启动,海盗们再追击也将是望尘莫及。如果海盗们强行追击,兄弟们可以借着高大的船舷居高临下的从容狙杀海盗。

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船上的海盗还没有被清理干净,附近的海盗就支援了过来。

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候,只见一游艇杀来,喷出五六米长的火舌,怒吼声响彻海天之间。架着快艇蚁骤过来的海盗,被这游艇一冲,如同遇到了洪水,四分五散,七零八落,那些爬附在船舷上的海盗,在游艇的背后攻击之下,无处躲藏,像是迎头遇到一壶开水,纷纷惨叫着掉了下去。

从狙击镜中,屠夫早就看出,那游艇正是“恶魔号”。嘴角微微向上翘,轻笑一声,“这二个疯丫头!”

这一次,“恶魔号”再显神威,虽说只有二百多吨的排水量,但对付这些海盗的小快艇,却发挥了一艘军舰的作用。

海盗们蚁骤攻势为之一滞,屠夫趁机收拾了船上的几个海盗。船舱内的枪声爆炸声忽然停了,全副武装的卫华,握着带血的屠龙刀,出现在屠夫的视野里。打了一个OK的手势。

屠夫立即回复了一个OK。

卫华见了,紧绷的肌肉放松起来,往海面上一望,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这时海面上的局势发生了逆转,海盗们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转向攻击起游艇。如果说二百多吨的“恶魔号”是一只猛虎的话,那么几十艘海盗快艇,则是群狼。猛虎还怕群狼呀。

单纯从火力密集程度上计算,海盗们一人放一枪,就是几百发子弹。实际上这些海盗的火力一点都不弱,全都用的是自动武器,从俄式的AK到美式的M16全都有。有的还有轻机枪,那如泼的弹雨打过来,让人喘不过气。

要不是帘布机枪另人恐怖的威慑力,让海盗们不敢靠得太近,否则的话,十几枚RPG一起射来,“恶魔号”怕是要去见龙王了。

卫华招呼着兄弟们,奔向甲板,给予恶魔号以火力支援。但手中的突击步枪,射程有限,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只到刘疯子从搬来一挺“帘布”重机枪,局面才得以改观。

一挺“帘布”就已经让海盗们魂飞魄散了,这第二挺“帘布”,一发言,再加上刘疯子这个高超的机枪射手,打出去的子弹又准又猛,中之者亡,碰之者伤,海盗们措手不及,一下子就翻了三五艘快艇。

“恶魔号”的驾驶员屠倭,审时夺势,见“费那”号上的战斗结束,卫哥他们用火力支持自己,便驾着游艇向船靠拢,躲避危险。

海盗们痛苦万分,他们不是没有打开过“费那号”上的军火集装箱,也不是没有看到像小炮一样的“帘布”。但是,他们当中,谁也没有用“帘布”重机枪武装自己的想法。因为这枪太沉了。32公斤的份量让他们连偿试的勇气都没有。

现在却被敌人用来收割自己的生命。假如海盗们也装备这样的一挺重机枪,仗会打得到么狼狈吗?

海盗就是海盗,永远上不了台面的。

海盗人虽多,但武器和船只上都吃了亏,而卫华他们人虽少,却兵胜于精,再加上威力巨大的“帘布”重机枪助阵,依托着高大的船舷,反倒有了一边倒的优势。

卫华见刘疯子打得过瘾,又见“恶魔号”靠了过来,摆脱了危险的处境,局势已经稳住了,一时间豪气大发,吼着:“兄弟们,再搬几挺重机枪上来,让这些海盗尝尝,秋风扫落叶的滋味!”

雷老虎、龙将军齐声应了一声,跟在卫华的身后,直奔船舱。陆战军靴踏当甲板咣当作响。

当兄弟们一个扛着一挺“帘布”,外加一箱子弹出来的时候,费哪号呜咽一声,缓缓的启动了。看来,那二十多个船员,已经从惊恐中醒来,开始有所行动了。

三挺重机枪的加入,火力密集程度立即增加了三倍。弹雨流星般的泼洒过去,打在海面上,激起一片片的喷泉。大海好像沸腾了一样。海盗们小船,既便是没有没击中,也犹如在惊涛骇浪中行驶。

海盗们绝望了,不再追赶。

“**!”龙将军那破锣似的嗓门,在密集的弹雨中挤进兄弟们的耳膜。“兔崽子,你们怎么不追了,爷爷在等着你们呢。哈哈哈……”

“费那号”不断的加速,望着深海驶去!

卫华弃了机枪,抓起屠龙刀,往驾驶室走去。

兄弟们与海盗们的“沟通”结束了,另一场“沟通”正等着他们。

这些乌克兰的船员,虽然母语用的是俄语,但国际通用英语,卫华与他们沟通起来并不困难。

帽子不知道跑哪去了的船长,见安全了,这会儿正叼着一支巨大的古巴雪茄,十分惬意的抽着。这位头发花白的半百老头,脸上刻着半辈子,与大海打交道痕迹。皮肤黑黝,身体干瘦,脸上有些病态的苍白。

卫华提着带血的屠龙刀冲进去,身上还沾着最后一场战半中,与海盗们近身肉搏,留下来的血迹和肉沫。在他胸前的战术背心上,还挂着半截肠子。

一身的血腥杀气,随着他的走动,充斥着整个船舱。

“STOP!(停船!)”

船上猛的跳了起来,问:“WHY?(为什么?)”

卫华一扬刀,贴着船长的肩膀砍去。叫他们停船,是因为屠倭他们要上来。如果不停船,当然也可以用软绳梯上来,但是比较危险。但是此时,乌克兰人就想着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文明的和他们讨论停船的问题,恐怕他们不一定会听。只有用动用恐吓的手段了。

屠龙刀一扬,恐怖的死亡气息弥散开去,比什么都管用。

但是——

有些人是经不住吓的。

这位俄罗斯藉船长,以为卫华要砍他,脸色发白,两眼一翻,昏了过去。扑嗵一声,倒在地板上。

“谁是大副!”

船长一倒,轮到大副主事。

大副硬着头皮,颤颤惊惊的走了过来。

“停船!”

大副十分听话的停了船。

这些船上的水手们,也是十分纳闷,这些救他们的都是什么人呀。说他们是俄国海军吧,又是黄种人,说他们是Z国海军吧,又穿着俄式的海军陆战队迷彩服,用的全都是清一色的俄式武器。说他们是海盗吧,谁见过如此有组织的海盗呢?

在对方身份没有表明之前,船员们是忐忑不安。但又不敢问。只能老老实实的听令,以免激怒这些身份不明的大兵。卫华命令他们不许与外界联络,沿着海岸线向北行驶,他们也全都照办。

一小时后,船上的医生,用惊恐的语调报告说,船长死了。

卫华一惊,心道,不是吧,被我吓死了?曾经强悍的俄罗斯人,为何如此弱不禁风?唉——一个老大帝国,竟是如此的脆弱。怪不得,他们载着满船的军火,都要被50个不入流的海盗所劫了。

“是脑中风!”船上的医生说了死亡原因。

卫华点头,挥手叫他下去。

又过了二十分钟,迎面驶来一艘,没有悬挂任何国旗的不明大型拖船,船舯部那被漆成黄色的巨大起重机臂,十分的抢眼。

大副举着望远境,仔细观察那拖船,辨别来者的身份和目的。

“叭——”对面船上忽然火光一闪,一发子弹撞在大副面前的厚璃璃上。印出了一个浅浅的白色弹痕。大副被吓得后退数步,撞到墙上。

卫华用英语惊叫道,“是海盗!一定是劫船回来,又遇上了我们!先生,为了你们的人身安全,去下面的船舱躲起来。这里的战斗交给我们!”

大副才跳出狼窝,又进了虎口,早吓得没了主意。卫华如此一说,他想都不想,便带着他们的船员下去了。

卫华才屠倭使了一个眼色,屠倭会意,跟着这些乌克兰船员下去,等他们全都“安全”了,用一根铁链将门锁住了。

卫华停了船,出了驾驶室,发现兄弟们都已做好了战斗准备。大笑道:“我们也不是战无不胜的,遇到海盗太强,也只有投降的份!”一挥手,叫兄弟们都收了枪。“我们投降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