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三十节舟山之行

acomlf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经过了“战船事件”之后罗承续一时有了很多的感想。但是有一点他突然的坚定了起来。那就是这个腐败的国家并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错,而是整个制度的错误。所以如果自己将来想要过上好日子,那么要么成为一个坏人把悲惨与不公转架到他人的身上;要么就成为一个坏人,把其他的坏人都整倒,然后改变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经过了“战船事件”之后罗承续一时有了很多的感想。但是有一点他突然的坚定了起来。那就是这个腐败的国家并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错,而是整个制度的错误。所以如果自己将来想要过上好日子,那么要么成为一个坏人把悲惨与不公转架到他人的身上;要么就成为一个坏人,把其他的坏人都整倒,然后改变这种制度。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一个穿越者的责任。但是却还是犹豫的。在其他穿越者们看起来理所当然的东西在他看起来是这么的困难。


理由就是怕!他是害怕的,怕受伤,怕残废,怕死;但是他更怕失败,怕许多的人因他而失去生命。大明王朝根本没有到那种推一把就倒下的程度,人民也还勉强能够活下去。这样的大明并不是自己能够轻易的征服改变的。所以他感到难受,难以接受。为什么自己到达了这样一个时代里,而不是未来的几十年里。他又开始迷茫,不知所措又患得患失。一直到到达了他的目的地为止。


因为事前已经知道了舟山的情况,所以罗承续对于水师营边的小渔村的破落有了心里准备。沈家门的港口上有许多木制的码头,这里是后世著名的渔港,也是这时代里著名的水师大营之一。所以相应设施还算是齐全。水师的战船都在港口以西停泊着,而港口以东的一些不好的地段上则停着大量的各种中式战船。这些目前就算是在全世界也非常优秀和强大的战术武器就这样与周边的渔船只隔着几十米的码头。让罗承续非常的不理解。难道都没有一将领意识到防止防御侦察吗?要知道舟山可以说是整个浙地最为富庶的东北方的门户之地。葡萄牙人、倭寇们都是由此而入侵的。而防御的器物居然就这样大大咧咧的放在普通人都能够看得到了地方。


船慢慢的进入了港口,离码头已经越来越近。罗承续看得也越来越清楚。这个时代的沈家门港,海域纵深。当时的今宫下、戚家湾、泗湾、陈家塘、龙眼及小水埠一带,还是个大海湾。巍峨绵延的青龙山,由北向南,直伸水口,遥对着鲁家峙岛,形成天然屏障,挡飓风,阻大潮,港内风平浪静。明上海知县彭长宜巡视水寨时有时《泊沈家门山》诗写道:“岙门深峭海波平,舰频传夜柝声;欲诉离愁未稳,起看残月趁潮生。”这种“岙门深峭海波平”的地理形势,是教场下和半升洞所没有的,故《康熙志》指出:“明季,总哨船驻此。”而后世戚家湾口,位居海湾中央,正是个“分屯里堡三军肃,斗舰云旗五色轻”和“水寨春深坐训兵”的好地方。所以唐顺之经双屿山时也曾吟诗道:“黄头纺百队,白羽扬千旗。”


而在嘉靖一朝由于倭寇之患愈演愈烈,于是嘉靖朝也是明朝海军一个大发展的时期。这一段时间由于涌现了大量的海战名将。如罗承续目前所认为了大明目前最为优秀的海军将领俞大猷同志就是其一。


在这些人材的努力之下,明代的真正的海军(或称其为常备海军,专职海军)是从这时开始建立的。这以前的水军都不过是陆军加舰船。洪武日才的水军等24卫、永乐时的郑和下西洋舰队以及福建五水寨的水军平时都是只有战船,到执行任务时才调各卫所的陆军上船,组成水军。罗承续以为此举与宋朝的“将兵分离”有异曲同工之“妙”。陆军士兵上了战船就能成为海军?不如把鸡放水里看看它会不会游泳好了。


而这一时期新建的海军则不同,船和人始终牢牢地结合在一起,有利于专业的训练和战斗力的提高。这时舰船上还较多地使用了火器,俞大猷主张:“大兵船一只要用佛郎机铳二十门,中哨船一只要用十二门,小哨一只要用八门。”戚继光的战船,用的火器有佛郎机、鸟铳、火砖、喷筒、火箭等,形成百步以内火器杀伤系统,用火器的士卒已占战斗士卒的50%,远较陆军为多。在舰队的组成上,大、中、小各种型号舰册混合编队,互相补充,提高了整体战斗力。但也可以看出这个时代的明军海战依然是接弦战。了解帆船时代海战的罗承续明白佛郎机铳就是西班牙与葡萄牙海军喜欢使用的旋炮。其使用方法也是在接近了敌舰的时候释放,其目的在于攻击敌船上的士兵而不是破坏敌船本身。为已方士兵登上敌船做准备的。西班牙在英西海战的时候依然大量使用这种火炮。可见同一时代里大明与西方并没有太大差距。


由于有了这些将领们对海战当中船的作用的清析认识,使得嘉靖一朝成为了明代海军战船发展的一个重要时代。


如:俞大猷于嘉靖三十五年督率福船16只,苍船、沙船40余只。分为二哨,远哨洋山、马迹等海域。在浙江,嘉靖三十六年设海盐、澉浦、乍浦三关水寨,招募苍山、福清等船78只,官兵2千余人,组成了一支相当规模的水军。在台金严区,嘉靖四十年,戚继光造船40只,分于松门、海门二哨。整个浙江“调发广东横江、乌尾船二百余艘,改造福清船四百余只,雇税苍、沙民船复数百只”。总计约有战船近900只,较原来的439只增加一倍左右。在福建,谭纶于嘉靖四十二年提出恢复五水寨,用船200只,用兵65000人。在广东,俞大猷于隆庆三年(1569年)造船80只,编为西大哨,后又建6水寨,拥有战船260只,可见这个时代里明朝造船实力之强大。可见一斑。


但是现在在罗承续眼里的军港却是一片萧条。自隆庆元年戚继光被调走之后,整个水寨的腐败速度就变得越来越快速了起来。只不过是五六年的时间里整个水寨就完全成了一个兵痞大营了。走私倒卖,欺负渔民等事情干起来是麻利得很。而去年倭寇过来的时候他们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而现在整个码头上三三两两的战舰停在码头边,几个士兵颂拉着脑袋无精打彩的看着。在这里罗承续就看到了十几条大型战船。不过倒是让罗承续一饱眼福,在这里他看到了许多后世所知的明代经典战船。如被官方称为乌艚船的绿眉毛(作战型)。在一个离他最近的码头上居然停着近两只这样的大型战船。与后世的仿古船绿眉毛朱家尖号极为相象,只是比起朱家尖号还多了一层女墙而以。这让罗承续兴奋了起来,毕近后世他也只能够在网上看一看仿古船而以,而现在他却能够实实在在的看到真船,那种兴历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再远一点的地方还停着两只福船,是大明朝真正的战船福船,而不是指福船型的船。不得由于离得远一些就看得没有乌艚船那样的清楚了,而他的望远镜又不好在这样的地方展示出来。只好眯起眼睛来看。


这些战船形的福船上有着大量的火器,离得远了那些佛郎机也不是看得很清楚,但是它们就这样被放置在船舷之上,女墙里边。金色的青铜已经不象是新炮那样的亮了。许多还长的铜绿,可见有多少时间没有保养了。看得罗承续一阵阵的心痛。


再过去就让罗承续呆了,那里有一只非常特殊的船。明代著名的四百料战座船。也可以叫中军指挥船、总哨兵船,因为其在船队里的任务就是充当指挥官的指挥船所用。而中国军队的指挥部一般都称为中军(从古代布阵当中演变而来)。罗承续对于这只船与绿眉毛一样都算是比较了解的中国明代战船船型了。而他知道整个嘉靖一朝五十年也不过造了两只这样的船。居然就有一只停在这里。那这里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显然刚才看到了五只大船应当是目前整个军港里的主力大船了。除去这些之外罗承续还看到了两只八桨船,两只冬船和三只沙船等中型船只,只是没有看到小型的船只。看来可能是与他们所碰上的那三只船一样外出进行“业务”去了。


渔船很快的就在港口边停了下来。由于这个时候其他的渔船都在外打渔,所以如果他们的渔船停在这里的话那显然会引起他人不必要的注意。而且这里又是明军的水师港口。所以罗承续显然知道这些家伙极度的腐败,还是认真的照着自己订下的计划进行。渔船把他们送到之后就转过头走了。


而罗承续三人则改拌香客带着一些东西向着岸上走去。因为这个时代里来补陀山(普陀山)烧香的人也是在这里下船。


“二公子,那里就是里堡了。”田德良小声的用目光指挥着罗承续看着西边的那个小土石结构的堡垒。由于罗承续已经看过了昌国卫的情况,由于李二狗已经告诉了罗承续明代的这些卫城、所城的布局大体上是相同的,只是规模大小有所区别,包括千户所、百户所、巡检司、寨堡,等等。其布局都是卫城的缩小版,所谓“衢制略仿卫署”。所以现在对于水师的这个里堡就兴趣了了。并且他们的身份也不适合一直盯着这个不算很大的堡垒一直看。所以三个随意的看了看就一直向着堡垒边上的小村里走去。


由于舟山自太祖时代开始陆续的被迁入了入地。所以现在生活在这小村里的人都是对于卫所能够提供一定的支持的人。比如会修船的,会打铁的或是一些有其他手艺的才能够留下来。而自宋以来的沈氏之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至于后世那个天下闻天的渔港里的人民则都是一百多年之后才慢慢的从大陆移民过来的。也就是说这里基本已要没有多少“原住民”了。所以整个小村显得非常的小,不过百来户不到,几百人而以。


进入了小村之后田德良依着他的记忆居然很快就找到了他们要找的那户人家(毕近也没什么人)。


“您二位找谁啊。”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孩子披头散发脸上脏淅淅的站在了两人的面前。让两人吃了一惊。


“请问沈清阳可是住此地。”田德良微笑的说道。


“爷爷去年过世了。您是?”这个孩子怯生生的说道。


“啊!”田德良突然感到一阵难受。好在只是一个远方亲戚,所以还不至于忘形。难过了一瞬之后田德良道:“我是你远方的太舅公(实际上是田德良家族当中有人嫁到了沈家)。”


“太舅公。”孩子好象有点害怕的叫道。


“好好好。你叫什么啊!”田德良笑着说。


“我叫四丫。”孩子居然是一个女孩子。只是由于这个孩子实在脸上不自怎么干净,所以两人都没有想到。


“好四丫,你爹是?”田德良把手上的一些鸭蛋一类的东西都放到了地上。然后小心的拿出一块绵布的手绢出来给孩子擦了擦脸。


“我爹是沈二宝。”四丫道


“哦,那你大伯和小叔呢?”


“大伯和小叔都在营里做活呢?”孩子显然开始接受眼前的三个人,至少开始接受了眼前的这个慈详的老人。


“你们还是进来说话吧。”孩子让三人进到了屋子里。显然屋子的主角也是非常穷的类型,屋子里除去那些重要的必需品之外基本上就没有其他好的家具了。一张四方桌子不知道用了多少年,已经是乌七抹黑了。


石柱拿着屋里的四脚长凳放在了罗承续的面前让他先坐下,引起了孩子的好奇:“你是何人,他为何给你拿座。”


“四丫,此乃是二公子。可是大舅公的大恩人呢!”田德良虽然知道罗承续脾气不错,但是也怕孩子说错话让他不高兴。


“二公子?很了不起吗?”四丫显然很少与外面的人接触,天真的问道。


“小姑娘,二公子啊,可是天上的星宿下凡呢!”石柱黑黑的皮肤给小四丫很大的压力。于是三人一边与小四丫聊着天一边等着重要的人物出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