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四卷 第三章

张单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当年宋朝宗泽的那股闷气他秦海夺是感受到了,而且绝不比他们两人少,以前的秦海夺使出只是虚有其表,可是现在的秦海夺用这招已然是形神俱备,足以发挥出这招的十成威力。

郑恩新见秦海夺这招来的甚是厉害,前者眉头一耸也用大刀划出厉害的招数,一连使出劈、崩、勾、挂四个招数才化解秦海夺的这招“三呼过河”,秦海夺瞧郑恩新被自己的招数所慑心中欢喜,秦海夺认为自己倘若乘胜追击,那么输的必然是郑恩新,故秦海夺步步紧逼欲杀个郑恩新措手不及。

梁中国看见秦海夺这招打法眉头紧锁暗叫不好,因为前者看出郑恩新后退并不是后力不济,独木难支,小部分的原因是郑恩新叫秦海夺用的这招实在太精妙才避其锋芒的,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郑恩新在使用诱敌之术。

梁中国猜的没有错,郑恩新确实是这个意思,郑恩新瞧出秦海夺的武功虽然不是什么登顶高手,但是秦海夺也不是泛泛之辈,郑恩新有把握赢秦海夺,可是倘若一味的和秦海夺死缠硬打那么实在是费力,故要让秦海夺自行露出破绽才行。

秦海夺一路朝郑恩新攻去,前者想来个以快取胜杀得后者透不过气来,可是秦海夺殊不知自己有这种想法已然放了一个错误,在比武当中一方若是用“快”字取胜,那么用的那人的武功必然要比对方高方能为之,秦海夺虽然一招占尽了先机,但是秦海夺的内力毕竟非浑厚之人,连连的快攻要是对方阵脚大乱那还有取胜的希望,可是要是对方在快攻之下依然能保持阵脚不乱,那么只怕胜利要属于对方。

而郑恩新的情况正属于后一种,他虽然在秦海夺气势夺人的进攻下连连后退,可是郑恩新是脚法不乱,身体正立,手中挥舞的大刀是有条有序,秦海夺接连使出了“跳梁小丑”“若犯强汉”“天下大乱”三招。

这三招分别是梁家刀法的二十三式、二十四式和二十五式,一招连接着一招没有任何的跳跃,其中“跳梁小丑”这招指的的日本和英国这些强逼中国签下不平等条约的帝国,表示梁古对帝国的不屑,招数小家子气,简单从正面直击敌人,并没有任何的花巧,其实这招梁家刀法的第二十三式“跳梁小丑”是为了引出下一招“若犯强汉”,“若犯强汉”这招和“汉唐盛世”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大开大合,霸气十足的招数,不同的是“汉唐盛世”这招讲究的是攻防兼备,用的五成守势五成攻势,而“若犯强汉”这招进攻的成分更多一些,是七成攻势三成守势,至于“天下大乱”这招威力更为猛烈,十成进攻只攻不守,,大刀中闪烁的尽是夺人的杀意。

郑恩新面对秦海夺这三招显得是沉着冷静,前者眯眼细看瞧出后者虽然是大举来犯,一副洪水破堤之势有水淹良田千亩的势头,可是重要的是秦海夺的招数也同样如洪水破堤一样拥有的只是短暂的破坏力,是不如持久的,当洪水决堤过后,奔腾的洪水也一定会停息。

当郑恩新不忙不乱的接下秦海夺的致命三招后,前者趁后者力道将生未生,郑恩新趁机反攻,用出他练的刀法——五虎断门刀。

五虎断门刀是少林八发门主要器械套路之一,共有三十个动作,是练武者喜爱的套路之一,郑恩新是个随波逐流之人,他见许多人练这套刀法,于是他也开始练这套刀法,并有所小成,能够拉帮结伙成为土匪的头目雄据五台山。

郑恩新一连用出扎、切、绞、架、横扫刀五种手法反击秦海夺,后者当用完那三招以后有些力不从心,内力有阻滞之处,偏偏要命的是这么关键的时刻,郑恩新的进攻又是以排山倒海之势袭来。

这时的秦海夺已经由全面进攻变成了全面防守,郑恩新的这五种手法是恰到好处击中秦海夺的薄弱之处,秦海夺是脚下连连躲闪,身形左支右绌,郑恩新用出的五招有三招险些击中了秦海夺。

郑恩新的那群手下见到了老大是大显神威,连忙发出怪叫为老大助威,讽刺秦海夺的没用。

梁中国被郑恩新那群的手下的叫声给惊醒过来,他晓得此时的那群土匪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正在比武的秦海夺和郑恩新身上,梁中国望了郑恩新的手下们,他们果然都聚精会神的看着比武,已经没人留意己方没比武的人了。

梁中国见时机纯属,于是拉了拉他身边肖臻的衣袖,示意肖臻可以带着黄凯父女两人走了,肖臻点了点头,遂走到黄凯和黄香素两人的身边,此时的黄凯和黄香素的注意力也是集中在和那群土匪同一个目标上。

肖臻碰了黄凯父女两人一下,黄凯和黄香素如被睡梦中被人惊醒,两人茫然的望着肖臻不知道他是何意,肖臻把右手的食指竖在嘴唇边上,左手指了指自己和黄氏父女,然后又往五台山一指,意思就是要三人往五台山山上跑。

黄香素和黄凯明白肖臻的意思,前者秀眉一皱,指了指梁中国,肖臻瞧出黄香素是关心梁中国的安危,肖臻骗黄香素轻悄悄道:“放心,我和梁中国商量好了,你和黄老师只要顾着跑就行了。”

黄香素有点不相信,问道:“真的?”

肖臻露出自信的笑容,撒谎道:“我肖臻从来也不骗人。”

黄香素还是有点不放心,可是肖臻却不容黄香素说话了,肖臻拉着黄香素和黄凯的轻手轻脚的离开这片树林往五台山跑去。

黄凯认为肖臻是参加过二十九军当过兵的,应该智谋过人,前者看着后者自信的表情料想不会肖臻说大话,故放心和肖臻走了,黄香素本来担心梁中国的安危是不想走的,但是父亲和肖臻却不停的拉着她走,黄香素无法抗拒只能跟他们走了。

梁中国放心的望了一眼离开此处的肖臻三人后就重新把目光聚集在秦海夺和郑恩新的身上,梁中国没有打算着活着离开这片树林,他只想怎么抓住时机救秦海夺剩下都什么不顾了,而那些土匪此刻的注意力仍然还是和先前一样。

此时秦海夺和郑恩新两人的比武正进行到白热化的地步,秦海夺已然和郑恩新拆了五十几招,秦海夺发现郑恩新动作敏捷精灵、刚劲有力、勇猛矫健、神情兼备,使用出的刀法是难度较大,至此秦海夺是彻底服了郑恩新的武功,但是秦海夺对像郑恩新这种人武功高强却为非作歹之人是深恶痛绝,看不起郑恩新的为人。

秦海夺忍不住问道:“真恶心,你用的刀法是什么名字?”

郑恩新冷哼一声把自己用的刀法和秦海夺说了,同时郑恩新也问秦海夺用的是什么刀法。

秦海夺见郑恩新告诉了自己用的是什么刀法,遂也把自己用的刀法也和郑恩新说了。

郑恩新听了以后,冷冷道:“原来是北平梁亮峰那个死鬼的徒弟,那个什么梁亮峰号称北平第一高手,今日我看你用的梁家刀法也不过尔尔。”

梁中国和秦海夺两人心中都感到奇怪,虽然梁亮峰的大名虽然是威震北平,但是他的名字还没有传出北平,这个郑恩新是怎么知道的,两人皆想莫非这个真恶心认识梁亮峰?

梁中国和秦海夺两人都砸想这个问题,但是由于梁中国没有和人比武,还可以一边仔细想这个问题, 一边瞧出郑恩新刀法中的破绽,可是由于秦海夺正和强敌拆招无心想这个问题,这个疑问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就烟消云散。

只听郑恩新冷冷的道:“你这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听好了,今天爷我就好好的破破你的什么狗屎梁家刀法。”

梁中国和秦海夺听见郑恩新这么贬低梁家刀法心中的怒火立即使火冒三丈,秦海夺怒道:“真恶心,梁家刀法玄妙无比,是我秦海夺学艺不精才无法三下五除二就把你给砍死,要是我的师父梁亮峰来了,你现在早就死了。”

郑恩新不屑道:“那个梁亮峰再厉害到最后还不是死在了日本人的手下,好了,爷没空和你说废话了,现在我就取你项上人头。”

秦海夺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真恶心,你这句话暴露出你一个弱点,我看你是无法在说话的时候全力的使出你的五虎断门刀吧。”

秦海夺的这句话挑中了郑恩新的要害,郑恩新哼了一声并不说话,手中的攻势却加紧了,秦海夺心知让自己给说中了脸上是异常的高兴。

郑恩新看秦海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心头的火更大,立即是把内力提升至十成,力求一刀就剁了秦海夺。

秦海夺感觉到自己受到的压力陡然加大,他晓得郑恩新是出了全力,在刚才秦海夺和郑恩新搏斗的时候,秦海夺已然是把梁家刀法的前三十六式都给用遍了,可是仍然奈何不了郑恩新,于是秦海夺决定赌一把走一步险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