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体内藏30余根不同类型钢针

vwb 收藏 0 239
导读:  [img]http://i3.sinaimg.cn/dy/s/p/2009-07-08/U2418P1T1D18178946F21DT20090708111252.jpg[/img]   医院专家为马又成进行身体检查,并对之前从他体内取出的15根针进行分析。记者曲鸣飞/摄   [img]http://i1.sinaimg.cn/dy/s/p/2009-07-08/U2418P1T1D18178946F23DT20090708111252.jpg[/img]   寻甸男子马又成3年来一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医院专家为马又成进行身体检查,并对之前从他体内取出的15根针进行分析。记者曲鸣飞/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寻甸男子马又成3年来一直被体内藏有的针困扰着,整夜难眠,对这些针的来源众说纷纭。昨天,医院专家来到他家为他体检。记者曲鸣飞/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着面前的X光片,马又成的母亲泣不成声。记者曲鸣飞/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马又成躺在沙发上,精神状态很差。记者曲鸣飞/摄


困惑、痛苦、纠葛、失眠……2006年结婚不久,寻甸男子马又成的生活因身体中不断“出现”不同类型的针而陷入困境。疼痛异常让他整夜睡不着觉,或抽烟或斜靠在沙发上等到天明。3年来,他一直这样度过很多个夜晚。针究竟从何而来?不断出现的针是否是被人所害……一连串的问题正待慢慢解开时,马又成的不安与流泪究竟暗含着什么样的隐情?昨天,记者随同昆明同仁医院的两名专家再次去到马又成家,希望揭开身体藏针之谜。


谜团一


一谈姐弟情感为何就异常?


昨天下午1点,经过4小时的奔波,昆明各路媒体记者和医院专家到达马又成家。低矮的屋檐,杂乱的房间,3年的不断求医,让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马又成斜躺在房间的沙发上面无表情,专家一到就马上对他进行仔细的检查。厚厚一摞X光片、病历、检查结果,成为专家会诊的唯一线索。


马又成分别在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过3次手术,共从身体的各个部位取出了15根针。而发病之初,马又成的妻子马秋芬还从丈夫的头上和胸部的皮下组织中挑出了3根针。一个小塑料袋中黑色的缝衣针、中空的医用针头,这些都让在场的人触目惊心。针都不长,大多都是整个针长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一。


前几天,马又成和妻子马秋芬大吵一架,马又成让马秋芬“滚”。对生活已经无望的马秋芬带着孩子回到了娘家。昨天,在家长的劝说下,马秋芬回到家中,然而,这个只有20岁的女子,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绝望。“如果他的病治不好,我是不会再跟他过了。”马秋芬眼中噙满泪水。3年的求医,马秋芬几乎借遍了所有亲戚的钱,“我才20岁,实在没办法再借到钱了。”马秋芬哭了,当着马又成三姐马又仙的面。


马又仙对弟弟的境遇也爱莫能助,但是出于对弟弟的疼爱,昨天她还是将家中所有的积蓄700元钱给了弟弟。“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啊!”马又仙同样泪眼婆娑。马又成在谈到姐弟情感时,忍不住落泪。这让先前报道过这件事的媒体同行感到惊讶,他原先面对母亲、亲戚的哭泣表现得习以为常、表情木然,这次面对姐姐,却为什么表现异常呢?


马又成的母亲改嫁之后,这个家庭一下子变成了有7口人的大家庭。马母先后两任丈夫是亲兄弟,重新组合的家庭充满着温情。 马又成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从小就是家中的宝。“他一直都很好,小时候有点娇生惯养。”马又成的母亲说。心疼马又成的一家,还反对他到昆明打工。在马又成的记忆里,他只有一次外出昆明打工的经历,而其他时间仅是在家周围做些活计。除了内向和自卑,村里人对马又成没有太多评价。


谜团二


一化脓红点为何很“新鲜”?


2006年前后,马又成的姐姐们不断成家,这让马又成的心里很不开心。“我很想她们,我心里很孤单。”马又成坦言,姐姐们的不断成家让他变得孤单。2006年,马又成也成家了。结婚后不久,这个在妻子眼中人非常好的他开始发生变化,“他开始病了,而且脾气也变了,我们经常吵架。”马秋芬说。婚后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马秋芬如今已筋疲力尽,面对岌岌可危的婚姻,她还在等待免费手术能还丈夫一个健康,生活得以继续。


然而昨天的检查结果给马秋芬的热盼浇了一盆凉水。昨天,经过两名专家的检查,马又成身体上布满约12个红点,有些已经结疤,而有些确是非常“新鲜”,大部分的针孔位于前胸,而后背只有少数红点。这些红点大部分分布在身体右侧。更让人震惊的是,马又成右肩、右前胸和右大腿正侧的3个针孔下面,轻轻触摸完全可以感觉到他体内的异物。“估计就是针,这3处插得都不深,经过简单的外科手术就能治愈,但是他身体的要害地方是否还有针,还需要进一步确认。”相关专家说。经过检查发现,马又成左髋部一根针还遗留在体内,扎得很深,由于肌肉的运动,还存在游走趋势,“这根针的治疗方法还需要进一步的确定,需要一个缜密的方案。”


让人迷惑不解的是,在右大腿正侧一个化脓的红点,在专家看来脓点形成只有五六天时间。但马又成却说,这个红点已经存在两个多月了。马又成究竟要说明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接下来的采访,类似这样的谜团还有很多。


谜团三


家中不藏针为何村民会去借?


马又成的母亲、妻子、姐姐都坚称,从2006年开始后,马家家里就鲜有针线。“我的眼睛不好,从那时候起就不做针线活了。”而在马又成的卧室中,马秋芬称,自己的针线放在一个影集盒子中,但当记者追问,盒里究竟是否有针时,她却说,好久以前就没有针了,衣服破了都是用缝纫机来缝补。而村民却说,有时候也会去跟马家借针线。(都市时报 记者侯玉才)


如果家里没有针,那马又成体内的针难道是自己长出来的不成?“人体长出针来没有科学道理,这种现象一般是两种情况,一是别人迫害,而另外一种则是自己的行为所致。”医学专家说,就原因而言,如果是自己造成的,可能是患者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或者家庭变故,因为一系列的心理变化而引起的。昨天,昆明同仁医院的相关专家将马又成的相关材料带到了昆明,今天他们将就如何为马又成治疗召开会议,敲定治疗方案,确定手术时间。


马家人一口咬定非人为


马又成体内有钢针,那是他的大姐马蚕仙亲眼所见事。时间追溯到两个月前的一天傍晚,马又成疼痛难耐,甚至出现昏厥症状。次日,马蚕仙匆匆忙忙从邻村赶回娘家,意外地从马又成头部疼痛位置艰难地取出小半截缝衣针来。“他的头上有个小脓包,正在发炎。”昨天,回忆起之前取出半截缝衣针的场景,马蚕仙还有些后怕,“那是好长一段缝衣针呢!”


当天,马蚕仙亲眼看着从小相依为命的弟弟饱受病痛折磨。马又成说肚子痛,她便顺着他的手势轻柔地检查弟弟的腹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直到弟弟说头也痛得厉害时,马蚕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弟弟的头上来。拨开不算很长的头发,马蚕仙意外地发现弟弟的头右侧一处发根部位有个小脓疮,“难道是这里在作怪?”心里正想着,马蚕仙就听到弟弟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别按了,就是这里最疼。”


马蚕仙随后稍稍控制住指端的力量,突然发现长脓疮的地方似乎有些刮手,“难道是干活时不小心戳了刺?”马蚕仙一面仔细观察,一面叫弟媳拿指甲钳来帮忙。在两个人的合作下,才连肉带血从马又成头部长脓疮的地方使劲拔出小半截缝衣针来。


像这样的钢针,马又成家里不止一根,他家里甚至有一个专门用来装这些钢针的小塑料袋。就在记者采访时,马又成的妻子在扫地过程中扫出一根针来。这些钢针全都是从马又成的身体里取出来的,大概有六七根。其中很多都只有半截,长短不一,但最短的也有一厘米左右。这些针很多都已锈迹斑斑,有两根针的尖端都呈楔形,非常锋利,中间的小孔也清晰可见,和普通医用针一模一样。那么会不会是人为原因将这些生活中常见的钢针刺入马又成体内?


“不可能!”对于记者的猜测,马又成的妻子一口咬定。“平常被针刺一下都疼得受不了,更何况把那么多针刺入体内,肯定不可能!”而马又成自己也矢口否认从未有过针刺入身体时的疼痛感觉。这一点,大姐马蚕仙也推测不可能,“家境那么困难,他不可能先插针伤害自己,再花费大笔的钱去医院做手术。”


针究竟是怎样到了马又成的身体里?都市时报对此事还将继续关注。


对话马又成


做手术见到姐姐就开心


都市时报:你外出打过工吗?


马又成:去过,以前到昆明王旗营附近干过两个月,父亲过世后就回来了没有去了。(马又成的母亲坚称,马又成没有外出打工,只是在家周围干活。)


都市时报:你现在哪里不舒服?


马又成:全身疼,四肢无力动不了。不敢动,一动就疼。


都市时报:你知道你身体里为什么有针吗?


马又成:不知道。


都市时报:你身体里的针会不会是你自己插进去的?


马又成:我不会,我不相信这种说法,我也不知道怎么来的。


都市时报:姐姐出嫁后你是不是很伤心?


马又成:姐姐都很喜欢我,她们出嫁了我也会经常感觉到孤单,他们忙着种田生产也不是能经常见面,有时候很想念她们。一个月的时间我才能见到她们。(马又成突然落泪)


都市时报:做手术的时候你就能见到你的姐姐们,你开心吗?


马又成:我非常开心。做手术的时候姐姐们来了,感觉又回到了从前。


都市时报:现在你觉得家庭的压力大吗?


马又成:没有生病之前,也不觉得很大,但是生病之后压力就很大。医生说我的手术一个月不做就会有危险,我体内有三四十根针,不拿出来的话会很危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