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者将2岁女儿倒悬8楼窗外惹公愤

vwb 收藏 0 144
导读:  [img]http://i3.sinaimg.cn/dy/s/2009-07-08/U2036P1T1D18174962F21DT20090708082119.jpg[/img]   疯狂父亲把女儿倒悬窗外 图片来源:天府早报   [img]http://i1.sinaimg.cn/dy/s/2009-07-08/U2036P1T1D18174962F23DT20090708082119.jpg[/img]   消防战士从9楼飞身吊下,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孩子 图片来源:天府早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疯狂父亲把女儿倒悬窗外 图片来源:天府早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消防战士从9楼飞身吊下,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孩子 图片来源:天府早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群众的怒吼中男子被民警带走


■两岁半的孩子头朝下悬在空中,小腿被一只大手抓住。将她倒提在8楼窗外的,是她的父亲


■无数路人在路边抬头仰望,以手拭泪,为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心惊肉跳了一上午


■吼叫、哭泣、呐喊、紧张


■这个上午,在许多人的泪眼朦胧中,一位年轻消防队员的大手从空中伸出,死死抱住了孩子幼小的身体


■这个上午,悲剧只差毫厘


物管报警:他扬言抱起娃儿跳楼


新东方小区紧邻一环路东二段与建设路的十字交会处。窗外,车流如梭,南来北往。


唐先生住在小区3楼。早上7时30分,他起床后发现,楼下几十个人抬着头,集体张望着楼上,指指点点。唐先生赶紧下楼。这一看,他吓了一大跳:8楼窗框上,背坐着一名黑衣男子,怀里紧抱着一个几岁大的小孩。偶尔,男子朝着屋内,挥挥手。


上午8时过,新东方小区物管负责人牟朝刚开车路过一环路,正好也看到了这一幕。


“赶紧报警!”牟朝刚赶紧召集护卫朝事发楼层赶去。他们来到小区6幢一单元803房间外,屋内吵闹声大作。一名女子哀泣着打开房门,一名男子嘶声力竭地吼叫,“你敢放人进来,我就抱娃儿跳下去!”


猛追湾派出所、消防4中队很快赶到。楼下,铺好的充气垫在慢慢膨胀。


焦心,第一次营救失败


消防官兵空降至窗外,被他发现


上午9时过,十字路口渐渐有些拥堵。


在大家的仰头注视下,穿着黑衣留着平头的男子坐在窗框上,把小孩抱在胸前。也许是抱久了,手有些发软,隔一段时间,他就把小孩往肩上一抬。


这个清晨,无人知道他吵闹的原因。昨日上午10时许,记者赶到803屋外时,房门紧闭。屋内依稀传出一阵男女的吼叫。一名物管人员带着民警走来,摇头,“唉,进不去啊!”


几分钟后,房门“嘭”地推开。一名长发女子手指门外,大声吼了一句:“我把门打开了,现在外面一个人都没得,我把他们都喊起走了!”话毕,她朝大家“嘘”了几声。屋外顿时一片寂静。


房门正对客厅。一名消防战士拉着保险绳,悄无声息地空降到客厅窗外。这是消防4中队抢险班班长陈泷。之前,他们曾和警方制定了一个营救方案:由他从9楼下到8楼窗外,近距离劝说。


为吸引男子的注意力,长发女子做了个很好的内应。但失败了。


“走开,你敢过来我把娃儿丢下去!”男子很快发现陈泷。第一次营救失败。


哭泣,孩子像个玩具


被提在空中,小手试图抓住窗框


上午10时,黑衣男子抱累了孩子,开始像扛麻布口袋一样,把孩子扛在肩头。小孩的头支出窗外,小手朝四周抓了几下。“啊……”楼下惊呼一片。


人来人往,素不相识,但此时此刻,空中那个弱小孩子的命运让路人停下脚步。男子的一举一动,都会引发人群一阵高低不同的尖叫。他和长发女子的争吵,没有一刻停歇。女子暴躁得像一头雌狮,不断地从屋内走到楼梯间,然后又冲进屋哀求。


“三儿,你那么爱淇淇的,快把她给我啊!”“三儿,求求你了,下来吧!”“三儿,妈答应给我们10万块钱,你下来好不好!”……


楼下街上,路人惊呼不断,劝解不断。一位穿红色衣服的婆婆咬着手指,眼泪不停地掉。


男子声嘶力竭地吼叫,但没人能听清楚他说什么。男子所在的房间,窗门紧闭。透过玻璃,依稀能看到他抓狂的样子。“他说有人用枪对着他。”长发女子说,他产生了幻觉。


孩子开始像个玩具。上午10时20分许,也许抱得太久,气力消耗殆尽,男子一只手抓住孩子的腿,倒提在空中。小孩身上的碎花裙子褪了下来,她的小手本能地伸向旁边的窗框,试图抓住一个依靠。但小手扬了扬,抓空了。窗外的马路上,又是一阵巨大的尖叫声,穿越城市上空。


楼道里的民警、消防战士、护卫队员,本能地冲进房门,却在长发女子的哀嚎声中,集体退出。这个时刻,绝对要保持冷静!


泪眼中,那位战士的身影


8楼窗外,他一把揽住孩子的腰


男子的一举一动考验着大家的忍耐和心理承受力。上午10时23分许,他把孩子的身体拽了进去。一分钟后,两只大手又抓住孩子双腿,倒提在窗外。


孩子的头罩在裙子里,大半个身子露出来,悬在空中。她一直挥舞着小手,希望能抓住一点什么。


有一次,她的左手已经抓住了窗框。但男子把她又往外提了一下。孩子的双手迅速滑过玻璃。她再也没抓住什么。碎花裙的带子随风飘啊飘。


人群里,女人们嚎啕大哭,男人们痛骂不断。


“强攻!”上午10时40分许,派出所民警、消防战士和物管人员紧急商议,决定里应外合,由长发女子在屋内劝说男子,吸引他的注意力,陈泷空降下去后,从外面抢夺孩子。


这个上午,在许多人的泪眼朦胧中,一个身着橄榄绿的战士,吊着安全绳,出现在小区的楼体外。


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这名战士身上。人群中,一位头发花白的婆婆揉碎了手中的纸巾。她双手合十,默默祈福。


孩子依然被倒提着,小手摇来晃去。


像只猴子一样,陈泷再次空降到8楼窗外。


他贴着墙壁,微微弯腰,摸索到了黑衣男子倚靠的窗框旁。那里,有一个专门安放空调外机的台子。黑衣男子的注意力已被屋内的人完全引去。陈泷突然起身,环抱过去,一把揽住了孩子的腰。


马路上,呼喊和掌声响起。


愤怒,难抑愤怒


群众冲进小区,警方将男子带离


但情形依然危险。黑衣男子发现了陈泷,他旋即转身,拼命拽住孩子的双腿,想朝屋内拉。楼道里,一位民警扑上去,抱住了他。窗外,孩子被顺利抢到手。男子这时却一脚踩上窗户,想往下跳。陈泷左手抱着孩子,右手和膝盖并用,奋力地推着男子,用力关窗户。最终,男子被顺利拖进屋中。


楼下欢呼雀跃。陈泷从窗外把孩子交给了民警。


围观的人群冲进小区。他们向男子扬起了愤怒的拳头。警方提前把警车开到单元楼下,6名民警、两名消防队员组成防线通道。男子刚被押解下楼,群众一拥而上。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一位民警赶**出随身携带的警用催泪瓦斯,将群众驱散。男子最终被安全带走。


而此时,尽管躲进角落,陈泷还是被群众认了出来。一个女孩激动地跑过来,挽住他的手合了个影。随后,他被淹没在人群中。


妻子:他吸毒后,产生幻觉


黑衣男子为何把孩子悬在窗外,他跟屋内的女子是什么关系?昨日上午,在孩子被营救下来后,该女子彻底瘫软。她讲述了前因后果。


该女子自称名叫王兴星,黑衣男子是她丈夫胡滨军,34岁。两人结婚4年,女儿淇淇今年两岁半。她称,两人来自万州,在新东方小区租住了一个多月。丈夫从前开大巴车,现在无业。王兴星向现场的民警解释,前晚她丈夫“溜了一晚上的冰”,即吸食毒品。昨日凌晨5时许,她抱怨说“你这样‘溜冰’要变成神经病!”哪知胡滨军当场就“抓狂”起来,“你和妈都说我要变成神经病”,随后便抱着女儿坐上了窗户。王兴星说,后来丈夫产生幻觉,不停地说有人用枪对准他。


王兴星的右眼有一块青紫的斑痕。她说,丈夫结交了一些“狐朋狗友”后,大约一周前开始接触毒品,继而性情大变,经常对她施以拳脚。她当众撸开袖子和裤子,手、腿上伤痕累累。


昨日,警方在他们家客厅内茶几上发现一个矿泉水瓶,上面插着两根蓝色的吸管,旁边有一些白色的粉末。警方进行了现场拍照取证。


“我要跟他离婚,带着淇淇离开。”在打通了一个亲戚的电话后,王兴星对着手机吼叫起来。


淇淇获救后,被送到了成都市六医院。问她多大了,孩子从被窝里伸出了两个指头。经历了一场浩劫,那双童稚的眼睛,依然大而清澈。


掀开被子,她柔嫩的腿上,却全是黑紫的伤痕。所有人见状,无不摇头叹息。一个好心人悄悄留下了300元。他说,希望孩子早日恢复健康。王兴星称孩子并无大碍。但受了惊吓,需要留院观察。


昨日下午,在猛追湾派出所,胡滨军被带上了一辆警车。整个过程,他只嘀咕了一声,戴着手铐的手有些发痛。对于记者的任何询问,他均闭口不言。目前,警方化验了他的尿液,检测是否吸毒。如何处置,尚无结果。胡滨军的腿上,文着两枚文身:左腿是一个拿着爱心箭的天使,右腿是一个米奇。坐在警车里,他的眼神漠然地扫过。


本报记者 辜波 摄影 卢祥龙


人物特写


看到小女孩在窗外荡来荡去,很难受


紧贴墙壁,脚下狭窄,想的只有孩子———


这是我最险的一次营救


“望子成龙,水中之蛟龙。”解释自己的名字时,陈泷笑了。


昨日中午,洗了澡的陈泷坐在我们的面前,干净清爽。早上7时,他和队友们从浅水半岛解救一个跳楼的人。大约8时过,再次接到新东方小区的报警电话。


解救时,按照预想,由他先下去近距离劝说,哪知根本无法和对方交流。从9楼悬空吊到8楼,这个任务对他来说并不艰难。他说,当时心里没想其他,“一心救人”。后来任务失败,他觉得心里很难受,小女孩就在窗外荡来荡去,自己却帮不上忙,“空有一身功夫。”


再次下到8楼时,情况非常复杂。窗台下只有一个几厘米宽的弦台,他侧着身子,紧贴墙壁,手抠着弦台,慢慢挪动。“惟一担心就是怕被对方发现了,孩子会有危险。”心情复杂的陈泷快速绕到小女孩窗户旁一个放置空调外机的台子上。


看到黑衣男子背对窗外,陈泷迅速起身,一把揽过孩子的腰部,死死抱住。“绝不能放手!”哪知对方发现后,和他死死拽住孩子,两人开始了一场拉锯。陈泷抱住孩子柔软的腰部,奋力往外拉。大概只有两下,加上屋内民警们的协助,孩子被夺了下来。


当时那名男子也站到了窗上,准备跳楼。陈泷没有乱阵脚,一手抱孩子,一手往屋内推人。直到大人、孩子都获救。


据了解,陈泷是达州人,22岁,2004年入伍,去年4月2日进入消防4中队,曾在5·12大地震中去都江堰送过水、参与过一些救援。如今,陈泷担任抢险班班长兼驾驶员,经常带着队员们行走于房梁屋檐。


“这算得上是最惊险的一次营救了。”他长吁一口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