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二章 穿越 第二十二节 端掉老巢

我爱奇奇 收藏 14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正堂里面依旧热闹非凡,大当家的独自寻找快活去了之后,剩下的土匪们更是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嘈杂声更是响彻云霄。突然门口一人叫喊着:“三当家的,二当家的回来了。” 这一声喊立刻让大堂里面都安静了下来,三当家的一听,回头一看,只见李宝山衣衫褴褛,脸上到处是一块块的黑色,头发蓬乱,神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正堂里面依旧热闹非凡,大当家的独自寻找快活去了之后,剩下的土匪们更是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嘈杂声更是响彻云霄。突然门口一人叫喊着:“三当家的,二当家的回来了。”

这一声喊立刻让大堂里面都安静了下来,三当家的一听,回头一看,只见李宝山衣衫褴褛,脸上到处是一块块的黑色,头发蓬乱,神色慌张,心想:这不是李宝山吗?妈的,怎么这副打扮啊?差点就认不出来了,看样子出什么事了?这么快就回来了?老二还真有两下子,这么快就摆平了“忠义堂”。可是怎么不见老二啊?

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带着种种疑问,三当家的还是立刻带着几个小头目直奔门外,正准备给二当家的狠狠拍上几个您辛苦之类的马屁,却看见外面没有人,只有李宝山一人。

三当家立刻问李宝山说:“二哥在哪?怎么没见人啊?”

只见李宝山立刻往地下一蹲,然后捂着脸痛哭流涕的回答道:“二当家的受了伤,被猎户用弓箭射伤了。正在前面救着呢。哎呀!我苦命的二爷啊!怎么就让这帮天杀的猎户把您给伤了呀?让我替您吧。”

三当家的一听二当家的受了伤,心中大喜:这可是表衷心的好机会啊,自己要赶紧去看看,直接领导受了伤,自己当然要跑快一点,才能显出自己关心领导,时时刻刻把领导放在第一位,领导一高兴,以后自己才能平步青云。尤其是,万一这二当家的伤重不治,呵呵呵,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替二当家的位子了,这可是大好时机,怎么能够错过呢?

看着李宝山悲痛欲绝的样子,三当家的心里骂道:妈的,比老子还会演戏,跟死了你亲爹一样。

不过,鄙视归鄙视,自己的态度还是要表明的,免得二当家的以后追究自己幸灾乐祸。

三当家的立刻装出比李宝山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悲痛样子,仿佛自己亲爹死了一般,眼泪、鼻涕顿时喷涌而出,比电影《大腕》里面傅彪的表演还精湛,想当初三当家的就是靠这一手才爬到今天的位子的,接着三当家的哀号就响彻了云霄,惊得周围得飞禽走兽,或应声而和,或飞奔逃走:“二哥啊,你可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有事,可让兄弟们咋活啊,二哥你这么英明神武,怎么会让几个小猎户把你给伤了呢,一定是手底下着帮子人不用心,才让您老深入险地受了伤,你等着,让小弟明天去抓住那几个猎户,活剐了他们,给你报仇,唉呀,我的亲哥哥啊。”

李宝山顿时被三当家的演技震惊了,原来强中自有强中手啊,李宝山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赶紧制止了三当家的哀号,说:“三爷还是先去看看二爷吧。”

三当家一听,立刻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和鼻涕,向前面奔跑而去,一边跑一边依旧是哀号不止。几个小头目也毫不示弱,紧紧跟在三当家的后面,一面跑一面哭喊着,仿佛一群孝子贤孙奔丧而来,估计二当家的要是还能看见,不被活活气死才怪呢。

来到前面事先布置好的房子,三当家的还未进房就如同死了爹妈一样,将刚才的表演重复了一遍,然后跌跌撞撞撞开房门,看他那架势,别人以为他真是着急二当家的伤势呢,其实这小子心里想:撞开门,声音大,万一二当家的只剩了一口气,这一吓,说不定也吓死他了,就算吓不死,吓个半死也是好的。

李琮等人也跟在三当家的后面,全程观看了三当家精彩的表演,心里不由得赞叹:这个时代真是浪费人才,这小子要是放在现代,肯定是一名角儿,只可惜真是身不逢时啊。

三当家的费力的挣开悲痛的双眼,却发现整个屋子空空如也,没有二当家的,心里不由一乐:难道那小子已经伤重不治而亡,拉出去埋了?

三当家的正高兴得转过身要询问二当家的情况呢,却看见李琮等人拿着枪站在门口,三当家的一看是生人,立刻就去掏枪,却见李琮手一扬,一道寒光闪来,三当家的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插着一把匕首,整个人仿佛被瞬间凝固在那里一样,三当家的手还在腰部握着枪柄,眼睛瞪得大大的,嘴里却不断地涌出一股股的鲜血,心里依旧还在骂道:妈的,上当了。带着对二当家位子的无限憧憬,带着对土匪事业的无限眷恋和强烈的上进心,三当家的也追随者二当家去了,到死,他也没能赶上永远领先一步的二当家的步伐。

刘进和张宏也在瞬间就解决掉了几个小头目,这一下,事情基本上搞定了,“信义堂”的头目被全部干掉了,只剩下了生活在最基层的土匪,只要给这些人许以金饭碗,他们就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了。

李琮还不放心,又让李宝山从大厅里面接连骗出了几拨土匪,带进这个房子里面,然后重复了一次又一次缴枪不杀得动作,只骗得大厅里面还剩下了10多个土匪,依旧在那里赌的昏天暗地。

李琮看到大势已定,于是带领着20多个战士冲进了大厅,大喊一声:“不许动,投降不杀。”

这声喊叫让所有的土匪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土匪们都傻傻的看着这些不速之客,手中的色子停在了半空,谁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如何进来的?但是现在该做什么,大家还是比较清楚的,那就是举手投降了,毕竟20多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他们。

看着土匪们安定下来,李琮对这些土匪喊道:“你们当家的都死了,胆敢反抗者杀无赦。”土匪们在半信半疑中,放弃了抵抗,按照李琮的要求,纷纷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头。

李琮也长舒了一口气:奶奶的,累死人了,可看来这打仗,一定要遵从毛主席的教导,只要有可能就一定要集中优势兵力来干这事情。

人民军的战士们整整忙碌到天明时分,才将土匪的老巢清理干净。

清晨,火红的太阳从天边渐渐升起,李琮站在空地上注视着太阳,似乎若有所思,战士们依旧在不断地忙碌着,清点俘虏,区别死硬分子和一般的喽罗,清点土匪的财产、枪支和弹药,也同时等待着山下的人民军战士将树林里面被俘的土匪押解上山。

一个多小时后,所有的土匪都被押解到了大堂外面的空地上。看着地下黑压压一片的土匪,李琮故意一言不发,而是冷冷的盯着地下的土匪们,只盯的土匪们心里直发毛:这家伙不会是想全部杀掉我们吧。

气氛在李琮故意的制造中变得十分凝重,李琮这样做首先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威严,让土匪们从心理上首先害怕自己,进而敬畏自己,其次是为了自己底下要说的话增加可信度,让土匪觉得自己的话就是一言九鼎,绝对算数。

看着土匪们胆战心惊的样子,李琮开始训话,其内容首先介绍自己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然后着重强调了人民军的优厚待遇和美好前景,最后表示欢迎土匪们加入人民军的行列。

李琮说得唾沫星子乱飞,土匪们半天才缓过神来: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忠义堂”那帮子土匪,老子还以为是官军呢,这“忠义堂”什么时候也敢骑到老子头上拉屎拉尿?

有人不服气的神色立刻出现在脸上:妈的,就那么几十号人,还要让老子给他们当下属,门都没有,想当年哪一次发生冲突,不是我们把这帮兔崽子打得满地找牙,如今,这帮子人好像变了,他们大当家的也换人了,竟然欺负到我们头上了。说什么也不能给他们当孙子卖命啊。

立刻俘虏中有个小头目大胆的站出来说:““忠义堂”的瓢把子,你说得到好,要我们弟兄给你们当兵,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难不成你们要仗着人少欺负人多啊。”俘虏们立刻跟着起哄。

李琮微微一笑,说:“看来这位兄弟是不服气啊,好吧,这样,你们里面选出5个人来,和我们这位连长比武,我们输了,放你们走,你们输了,就要听我们的。怎么样?”说完指了指刘进。小头目一听:还真是天上掉馅饼啊,哪有这样的好事?肯定是李琮口误了。

小头目生怕李琮反悔,当即问道:“此话真的?”

李琮冷冷的回答:“绝无戏言。”

小头目欣喜若狂:“好,一言为定。”

小头目立刻招呼过来5个哥们,看那样子恨不得立刻将刘进撕成碎片,5个打一个,别说打,就是压也把他压死了。

只有黄东和吴德宝以及一干人民军战士在暗自窃笑:这帮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带会儿,肯定哭爹喊娘啊。

经过昨晚的战斗,黄东和吴德宝对李琮佩服得五体投地,更是坚信自己没跟错老大,一出手就把二龙山最大的“信义堂”轻轻松松的给灭了,以前那可是想都不敢想,就冲这一点,那简直是诸葛再生、武侯出世啊。这种老大跟着才有前途了。

五个土匪个个摩拳擦掌,然后围成一圈,准备一起上去按倒刘进,然后享受胜利的欢呼,剩下的就是看着李琮尴尬的脸色,实现他的诺言。

刘进站在他们中间,有些轻蔑的看了看这些土匪,双手十指交叉,揉了两下,只听见手指关节啪啪作响。感觉自己活动的差不多了,然后说到:“来吧。”刘进心里却说:我保证会让你们爽到极点。

五个土匪立刻同时向刘进扑了过去,刘进微微一退身,向后靠去,后面的土匪一看有机可乘,立刻上前想要抱住刘进,刘进一个快速闪身,闪过土匪的双臂,顺利抓住土匪的领口和腰带,然后一使劲儿,趁着土匪的惯性,将土匪顺势掷出,只听“砰”的一声,这个土匪立刻和前面的土匪迎面相撞,将其压倒在地。另外三个土匪中有两个立刻紧紧抓住刘进的手臂,正面的一个土匪跳起来,挥动右拳,正想狠狠一拳打在刘进的脸上,刘进却比他更快,一脚踢在土匪的肚子上,顿时土匪仿佛硬生生的被人从半空中扯了回去,拳头还伸在半空中,接着“啪”的一声,土匪直接趴在了地上,嘴里吐出了白沫。另外两个土匪一看不妙,死命的拉住刘进的双臂,可他们没想到的是,刘进双臂一用力,竟然将两个土匪同时拉动,然后相互撞在一起,互相碰撞中,土匪们发出“哎哟”一声,土匪们没想到刘进力气如此之大,把两个人同时拉动,立刻疼得把手松开了,趁这个功夫,刘进一击右勾拳打在左边土匪的肚子上,土匪脸上的五官立刻扭曲在一起,捂着肚子就蹲了下去,右边土匪也不甘示弱,拳头也向刘进挥舞了过来,刘进右胳膊用力往上一架,土匪的手臂立刻被磕到了半空中,刘进紧接着又是双手抓住土匪的领口和胸口,屁股向下一蹲,身体向前一拱,然后一个向后转身,将土匪背在背上,紧接着一个漂亮的背摔,将土匪“哐”的一下摔在了地上,顿时土匪只觉得有出得气,没有进得气了。

刚开始被压倒的土匪,从地上爬了起来,立刻向刘进扑了过去,刘进微微一个侧闪身,闪过这名土匪,然后再土匪的屁股上狠狠一脚,土匪立刻向前一个匍匐,飞出了几米远,四肢与大地进行了十分亲密的接触,呈现了一个大字,然后传来了土匪的哼哼韵。

比武就这么结束了,五个土匪都躺在地上不断地叫喊着,似乎已经是痛苦不堪了。而刘进似乎只是热了热身,还没怎么活动呢。这种比武没什么悬念,现代特种兵要是还打不过几个虽然五大三粗、却没受过正规训练的土匪,以后别来这里混了。5个土匪经过不到10分钟的打斗,一个个躺在地上和大地做着亲切的交流。

李琮看到这一切,心想:这个下马威可是立得真好啊。然后笑眯眯的对俘虏说:“还有谁不服啊。尽管可以站出来,我保证会给大家一个公平的机会。”

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俘虏中没人相信李琮那张笑里藏刀的脸,越看越觉得李琮虚伪,5个打一个都没打过,谁还敢要那一个公平的机会啊,算了就认命吧,给谁卖命不是卖命呢。

小头目还有些心不甘的说:“我们大当家的呢?”

李琮义正言辞的说:“那个家伙欺压善良、强占民女,已经被我们给杀了。一些死不悔改的也都一齐就地正法了。”李琮的声音极大的震撼了土匪们的心灵,一些人非常害怕自己也上了李琮所谓的死不悔改的名单,被李琮就地正法,个个胆战心惊。

李琮丝毫不顾忌土匪们的感受,又开始了“阶级斗争”的教育,大肆批判土匪头子的恶行,不停地替这些 被俘的“贫下中农”鸣不平,大肆宣扬土匪头子得残酷统治,没有给所有人以看得见的物质福利。另一方面便大肆吹捧人民军的公平、公正,极力的鼓吹参加人民军的各种好处,暗示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大力拉拢这些土匪兵源。

在李琮金钱加大棒的强大攻势下,土匪们总算明白了,当土匪时没出路的,参加人民军才是“钱”途广大的,跟着眼前这位长官,以后衣食无忧,钱途不愁,只是偶尔卖卖小命罢了,总体上来说还是很有混头的。再说了,原来当土匪还不是卖命吗。相比较而言,当人民军还是很划算的,别看这些人大都是白丁,但是论起生存之道、如何良禽择木而栖,绝不逊于很多读书人。

大多数的俘虏都愿意参加人民军,只有极少数坚决要离开,李琮没有为难他们,信守自己的诺言,让他们离去。这一下,李琮的部队接受兵源150余人,加上原来的50人,现在每个连都有100来号人,真正有了一些连的模样了。弄得这几天黄东和吴德宝整天笑眯眯的,谁不愿自个儿手下多啊,面对着一百人的队伍,呵斥起来也是很拉风的。再说了,收编了“信义堂”的精华后,二龙山就属这里的队伍最大了,这二龙山以后就是人民军说了算,再也不用整天当孙子了。黄东这下子是彻底服气了:以后好好干,争取弄个营长当当。

李琮知道这两个小子心里想什么,不由得生出一阵鄙夷:以后老子要是拉起成千上万的队伍,你们两个就要准备速效救心丸了。可是这装备还是少了点,两百人的部队,共拥有三八步枪20支,汉阳造90支,其他的是鸟铳、火枪、大刀长矛,驳壳枪8支,还有一挺捷克式机关枪,当然是宝贝。

请大家多多点击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